繁體版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 手机阅读

龙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屌破苍穹

屌破苍穹(106)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第一百零六章`救人2019-7-4延禧宫,芷若公主正招集北斗七星剑阵七女议事。当前网址随时可能失效,请大家发送邮件到 ltxsba @gmail.com 自动获取最新地址发布页

    萧炎负手而立,身体挺得笔直不动,目光如炬射出利芒,全身隐隐散发出豪杰霸者的气势。器宇轩昂的他仅仅是站在那裡,便让人觉得有种雄才伟略的光彩悄然流露,整个人是风采奕奕,姿态顾盼自雄,美人公主在侧,好不威风。

    萧炎大声号召:“萧炎在此请求诸位的协助,且随我前去云岚宗救人!”

    北斗七星剑阵七女竟是不约而同,异口同声地回道:“不要!”

    ……萧炎一愣,如洩气的皮球,虚怯的弱弱问道:“为何呢?”

    玉衡位的陈钰琪质问道:“萧炎,你打着营救紫衫龙王护军的名目,实则是为了她的女儿,你既然已有了公主,还贪心不足,想左拥右抱的?”

    萧炎被问到当场哑口无言,竟是忽略了一旁的芷若公主感受,不知她的想法会如何?也不敢转头去看她,这时他身体僵硬,直冒冷汗,感觉肚子裡的酸不停往上翻。

    芷若公主咯咯一笑,银铃般的声音悦耳动听,睁着一双无辜的大眼睛,眼波流转看着萧炎的窘态。她知道萧炎修练焚诀,女人不断也是事出有因,或许是爱屋及鸟吧?对那些女人也只能容忍了。因为,那些都是过去式了,未来,只要有她的太阴坎水之力在,便可协助他顺利融合异火。

    芷若公主跨出一步,吸引众人的目光,笑而不语,意态安详,从容不迫地振袖朝萧炎之处轻挥了三次。

    所有的人一时不解其意,众皆默然,待思考片刻后,方得妙悟其意,默默地点头。唯有玉衡位的陈钰琪神情黯澹,眼光看去芷若公主,当两人一个对眼,芷若公主微笑着点头回应。在那平静的笑容中,洋溢着暖暖的幸福,荡漾出浅浅的甜蜜,她能理解并包容萧炎,拉长眼光,放大格局,并不在男女一事上多做计较。此等有容乃大的恢弘气度,果真有着正宫辅君佐理宫闱,以协坤仪的高度。

    。

    沷怖頁北斗七星剑阵七女皆为云岚宗年轻小辈的一时之选,端是资质优异,美貌过人,与芷若公主情同姐妹互有默契,自是不难猜到其意。

    芷若公主的振袖第一挥,其势平缓,像拨开一片云雾看见漫天银河般,示意着此人不凡,胸怀凌云壮志。

    芷若公主的振袖第二挥,其势挥向萧炎,示意着伸出援手,营救帝国被俘将领一事,我等不可袖手旁观。

    芷若公主的振袖第三挥,其势洒脱一振,随兴而挥,有如挥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般,示意着即将远行。

    众女皆能猜出这两层的意思,却是不解那第三挥之意,而玉衡位的陈钰琪生性机智多谋,心思敏捷,虽已悄然悟出,不捨的滋味难言喻。当前网址随时可能失效,请大家发送邮件到 ltxsba @gmail.com 自动获取最新地址发布页

    萧炎顿然一悟,明心见性,已识得玄机而微笑起。芷若公主这是振袖而舞,随意摆动的姿态优美,像蝴蝶般翩翩起舞,自吋:“她真的很会跳舞。”拊掌称讚叫好,笑道:“呵,这振袖舞跳得极好。”

    芷若公主嘴角噙着澹澹地笑意,眼神直勾勾地注视着萧炎,七天前,她月下舞剑,恰似弱水三千只为博君一悦,七天后,她挥动长长的袖子来向男子振袖示爱。外人不知,她有着能演善舞的天份,这曲折之间,唯萧炎一人能意会,这第四层的意思,他懂。

    北斗七星剑阵七女闻言后,却是个个白眼一翻,跟此无知之徒懒地囉嗦,便自围绕着芷若公主,莺莺燕燕成群叽叽喳喳的,听凭陈钰琪的策画。萧炎则是一头雾水的,被无视地给晾在一边。

    云岚宗的后山某处。

    云岚宗相较于帝国而言,胜势明显,仅凭云山一人就击退了帝国军的主力,此刻夜巡守备平常。相比于其他几处地方的碎碎低语,此处气氛却是显得格外的僵硬与沉闷,这裡是关押重犯的大牢。

    月黑风高,秋风扫动着梧桐树的落叶,漆黑如墨的夜空中,有几道身影摸了过来。

    锵!锵!锵!

    人影闪掠而过,染着鲜血的刀剑碰撞,爆发出一阵火花,锋利刀刃划过肉体时所带起的低沉声响,毛骨悚然的惨叫之声随风而逝。此时它处的一众云岚宗弟子,却都一无所觉,只听到萧炎所发出的一声声长啸狼嚎声。

    。

    沷怖頁众人分工合作,萧炎被分配到的是帮忙遮掩。

    北斗七星剑阵七女快步进入大牢,芷若公主拉着还在狼嚎吼叫不停的萧炎跟进,死寂一片的监牢中,几条寒铁铸造的枷锁锁住了紫衫龙王黛绮丝,整个人昏昏沉沉的,怕是被用过刑逼问情报,看到来人是芷若公主,面露欣喜,却无力说话。

    芷若公主凝聚斗气,用力地挥动闪烁着澹澹蓝色光芒的宝剑,几剑重砍下去,枷锁应声而断,剑身嗡嗡鸣响着。皇后竟将加玛帝国赫赫有名的倚天剑赐给了她,只见剑刃锋利,斩人无血,削铁如泥,刃身近柄部刻有代表皇室的徽章,是一头仰头长啸的异兽惊涛龙兽。

    萧炎贪婪的火热眼神直瞪着芷若公主,也不知是看着美人还是宝剑的,芷若公主馀光一扫,见到萧炎那毫不掩饰的慾望眼神,身体不自觉的轻摆了起来。

    玉衡位的陈钰琪道:“公主,人已救到,当迅速脱身才是,要是对上了云山前宗主,那可就不好了。”这时,大牢另一处,一道苍老声音喊道:“萧炎!”众人应声望去,那人是萧炎认识的葛叶长老。

    萧炎走近葛叶长老等约莫有十人被关押的囚牢,葛叶长老轻声问道:“萧炎,我等不服云山前宗主的号令而被锁在此处,你可否顺道解救我等?”

    萧炎心思一转,葛叶长老此人虽是跋扈狂傲,上门逼着退婚,仗势欺人对他无理,但他为纳兰嫣然出气的疼爱之心却是不假,便央求芷若公主借剑一用。对方虽是云岚宗长老,生死与她无干,但芷若公主对萧炎却是言听计从的,挥舞着倚天剑,手起刀落斩断铁鍊,释放了葛叶长老等人,玉衡位的陈钰琪看在眼裡,生性机智多谋,心思敏捷的她,一念及此渐生。

    葛叶长老离去时,附耳告知萧炎几句,让得他整个人为之震撼,急道:“公主,妳们先带人走,我还有个人要去救。”只见形色慌张,心急如焚,往大牢深处快步走去。

    大牢深处是一处洞穴,萧炎脚步停顿,四处观察并无禁制,心中不自纳闷,如此重要之人怎会如此地不设防备?这时,一道娇柔诱人声音道:“萧炎,你进来吧!”旋即两道石门被一股风属性的力量拖开,将他迎入。

    萧炎迟疑片刻,想到以她之能,无需如此故弄玄虚设计他的,便入洞一探。

    一名姣好身影的极美女子静坐在典雅的梳妆檯旁,轻轻地抚着长髮,眼神宁静地微笑着看着萧炎,这时,有种一种欲语还休的惆怅漂浮在空气中,然而,她那嫣然一笑便是倾国倾城。

    女人精緻无比的容颜,如花般的娇美,彷彿是一大清早刚折下来,插在梳妆檯上一株盛放在午夜的蔷薇,残留着朝露水润润的,自带浓郁花香袭人,充满了迷人的魅惑。

    这是什么情形?她完全不像葛叶长老所说的是被关押着的,出入自如,身上也无任何的枷锁,光凭她用斗气推开那石门,便已知她并无受制于人,萧炎疑惑问道:“妳,不是被关押着?”

    。

    沷怖頁女人却不答话,也不见她如何动作,柔弱的身子像是被风吹起一般,轻飘飘的荡了过来。一身月袍裙袍的洁白衣衫,袖袂飘飘,眼神荡漾着柔情,此时,她的嘴唇细腻而柔软,湿润地微张着,似求索着的唇,像是一朵怒放的鲜花,诱惑着蜜蜂採摘她红脣小口裡的蜜糖。

    萧炎心神晃荡,就在噘了噘血盆大口冲动地欲吻上去,女人娇嫩的玉手盖住了他的嘴巴,轻声道:“有人来了,别说话,收敛着气息。”

    一道白影闪掠而至,身着一套极为朴素的白色长袍,微风拂来,长袍飘飘,颇有一种出尘飘逸气息。云山轻步进入大牢,皱起眉头观看四周,捋着白色鬍鬚微微思索,便往大牢深处而去。

    女人走出石门相迎,恭敬地道:“师尊!”

    云山眼神隐隐有着几分的慈爱,更多的是怀疑猜忌,问道:“妳怎么不跟着走?”

    女人道:“师尊命弟子在此闭门思过,不敢违抗师命擅离,况且,我若离开,师尊必会追了上去。到时,葛叶长老等人若是无法擒拿回来,师尊最恨人背叛,必会大开杀戒以儆效尤,而因此也会责怪弟子而怒之,那弟子岂非有愧师恩。”

    云山笑道:“还是妳了解为师,事发突然,连为师都疏忽了,想不到皇室还有力量反扑,来此救人,此事就这样罢了,为师允妳不会去追杀他们,妳好生在此闭关便是。”

    女人问道:“师尊身上的伤势怕是好的差不多了?”

    云山眼中一道寒芒闪过,捋鬚问道:“韵儿,妳身为本门宗主,最清楚本宗的实力,你认为现今的局势,我宗与帝国相较如何?”

    云韵回道:“过去是不相上下,现在是必胜无疑。”

    云山笑道:“呵,既然如此,此时正是我宗取而代之最好的时机,为师放手一搏,那里不好了。”

    云韵苦笑道:“帝国与我宗的恩怨早已嫌隙难补,十年前的皇帝虽是被蛊惑,无非是想要夺取异火来压制本宗,这是显而易见的居心不良。倚强凌弱,并非不可,世道如此,不好说谁是谁非的。但借助于邪魔歪道,则是不可取的。”

    云山怒道:“住口,云韵,妳身为本门宗主,本就该为我宗设想,将我宗发扬光大视为已任,如此看来,妳已不适合宗主一位,为师在此便解了妳宗主之位,妳在此地好好反省吧!”

    云韵下跪接令道:“是的,师尊,云韵知道了。”

    云山走近云韵,拍了拍她的肩膀,语气柔和地道:“韵儿,妳是为师的众弟子中最得我心的,当初传妳宗主之位,除了妳天资优异,年纪轻轻,斗气便已晋入斗皇强者之列。更是因为妳聪敏灵慧,懂得与帝国斡旋调和,为师这个斗皇若是不在,也可保我宗存续无虞。只是,妳就是太过于温柔善良了,不与人起争强斗狠之心,也因此没有企图心,所以逐鹿天下,有能者代之,这点妳就做不到。为师知道妳性情如此,也不怪妳,等大战一过,为师便把宗主之位复还,妳在此好好待着,安安份份的修练,就不要出去了,这是师命,知道了吗。”

    云韵道:“徒儿谨遵师命!恭送师尊。”

    云山笑道:“呵,很好,为师去也。”

    云山步出大牢,出现等候的两人,也是老者模样,一身云纹白袍显示着他们长老的身份,问道:“宗主,此间之事,该如何处置?”

    云山往大牢看了一眼,问道:“此处逃出的葛叶长老等人若不出来坏事,就不必追捕下去了,嗯,可是知道何人来此劫囚的?”

    云督长老道:“是芷若公主与北斗七星剑阵的七女。”

    云山捋鬚思量,缓道:“既然皇室将我宗一军,把人劫了出去,那就再找个人来替代,云刹长老,这件事交给你去办吧。云督长老,吩咐下去,三日后,请皇室来云岚宗一战,若不来,别怪本宗将血洗帝都。”

    云山少有的激动情绪,握拳擦掌地,恨恨地道:“美杜莎女王,芷若公主,三日后,老夫定将活捉妳们,来慰劳我宗战士。”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