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版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 手机阅读

龙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异常淫物见闻录

【异常淫物见闻录】第六章 神明的肉欲调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异常淫物见闻录第六章神明的肉欲调戏作者:冻住不洗澡于2019/5/31字数:9050异常淫物见闻录6“失眠,往往是缺乏性生活的表现……”

    “fnndp!”郝仁强忍住把上个月的报纸丢到窗外的冲动,眼神游离到自己胸口。当前网址随时可能失效,请大家发送邮件到 ltxsba @gmail.com 自动获取最新地址发布页

    以郝仁的性格,上回失眠,是最后一位住客搬走时,对于未来深深的担忧和不能混吃等死的希望消失,让他难得失眠了一次。

    这回就不一样了,一下子来了四位住客……其中一位还住到了自己的肉棒上……真是造孽啊……趴在郝仁胸口呼呼大睡的雾人萝莉,窄小的子宫含着郝仁的大肉棒不肯松口,随着呼吸一遍一遍地蠕动刺激着郝仁快崩溃的神经。

    没有任何女性交往经验的郝仁,根本没办法将一只萝莉从自己的大肉棒上劝走,当然……最重要的还是自己打不过她。

    最终在长达一个小时和三次中出的交涉后,签下了“睡奸“的不平等条约。

    本着“女神有令,不强奸不算治疗“的邪恶法西斯雾人萝莉势力在强占了大肉棒后逼迫着软弱无力的清政府郝仁进行睡奸,实在是令人发指。

    翻完了最后一页,郝仁合上报纸从头看起。

    夜……真是无比漫长啊……——熬夜一时爽,一直熬夜一直爽。

    处于新时代边缘的郝仁肯定是享受不到信息高速化带来的不良作息时间(毕竟家里仅剩的电视也濒临报废),但上帝给你关了一扇门,也会给你开一扇窗。

    郝仁没享受到熬夜的快感,但小郝仁享受到了,以至于隔天起来,一脸仙骨道风的郝仁吓了莉莉一跳。

    “房东……稳住稳住……来先抬这条腿……”眼瞅着就要嗝屁的郝仁在莉莉的搀扶下下了楼梯。

    要说郝仁虽然当了二十多年的处男,但怎么也算个血气方刚的大小伙儿,实在是这希灵淫国生产的“医疗设备“太过丧病,小巧又淫乱的幼女子宫一晚上就快把郝仁这辈子的精液连带着三魂七魄都榨了出去。

    “作为男性,要懂得节制,我跟你讲,我见过因纵欲过度而死的皇帝可不下百来位,你可得悠着点……”薇薇安把了把郝仁的脉,确定这位房东大人只是虚浮,并无生命危险。

    身为一个不知道活了多久的吸精鬼,对于这种事情可谓是见得多了。

    “臭蝙蝠!要不是你想的馊主意房东怎么会变成这样!以后不要上那个小女孩了,莉莉可以陪你~“忠心耿耿的狼人妹子扶着郝仁在沙发上坐下,拿着毛巾擦拭着郝仁额头上的虚汗。

    雾人萝莉在一晚上的榨精后终于治好了郝仁金枪不倒的怪症,顺带把隔壁昏迷不醒的萝莉塞到了郝仁床底,于是大清早被莉莉查房的郝仁只能落了个拔吊无情的外号。

    “哼!卑鄙的狼人,当时你怎么不去当生命力链接的对象?要是让你上了房东的床,第二天有没有个全尸还是个问题!”薇薇安撇了莉莉一眼。

    “你!”

    “你什么你!”

    “别吵了……”看着这俩活宝斗嘴,从生命线上抢救回来的郝仁觉得自己又要死了。

    这样一整,两个异类少女的精液早餐也就泡汤了,幸好薇薇安还有一手厨艺,让大家没有落得去邻居大爷家蹭早餐的地步。

    凑合着吃了点的郝仁赶忙起身回房,他可没忘记自己今天要干什么。

    “……”薇薇安看了看匆匆而去的郝仁和扒着饭碗大吃特吃的莉莉,叹了一口气。

    推开房门,一个金属箱子正正方方地摆在床上,这正是郝仁努力一晚上的结果,用十发精液换来雾人萝莉今天帮忙干活,不然郝仁可没办法光天化日地把昏迷不醒的萝莉给抱到王八坨子去,没出村口就得被抓起来十年以上最高枪毙了。

    作为奥数生物,雾人萝莉可以自由地在所有物质及元素间进行转换重构,时空淫物管理局虽然听起来非常不靠谱,但至少技术是靠谱的,在昨晚雾人萝莉的演示中,这帮家伙的科技水平少说领先了地球百万年以上,榨精技术也是。

    郝仁注意到这款金属箱子的外形正是昨晚报纸上的一款热卖的商品,不过由于是黑白印刷的,导致真皮箱子变成了金属箱子,皮革的纹路印在不知名的闪亮金属上,有一种怪异的美感。

    。

    双手一拉,机械锁自动解开,昏迷不醒的小女孩正躺在里面,独立的循环系统保证了她的生命安全。

    轻轻一提,反重力系统使得几十斤的金属箱子轻如鸿毛,正适合郝仁携带。

    趁着两个异类少女纷纷回房,郝仁拎着箱子匆匆离开家门。

    “诶哟郝仁这么早,拎个箱子干啥去啊~“得,正撞上隔壁老大爷出门晨练。

    “咳咳……找工作找工作,这不是最近生意不景气了嘛!”郝仁摸了摸头上的虚汗,跟着老大爷往村外走去。

    “找工作好啊!别跟我家那倒霉货一样往家里一蹲就知道吃饭!”老大爷愤愤地讲着。

    两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正到村口,就见一辆破烂大巴乡亲们围着看热闹,一辆警车停在一旁。

    “真是造孽哟~听说这开公交的老赵昨晚女儿给人拐了,连车都开到了咱村。”

    别人不知道怎么回事,郝仁可知道的一清二楚,老赵的女儿不仅被自己拐了,还被自己上了。

    “这也太畜生了,要是让我知道谁干的,非扒了他的皮不可。郝仁啊,你今儿个怕是去不了县城了。”老大爷语重心长地拍了拍郝仁的肩膀。

    “没事!没事!我走着去!走着去!”说者无意听者有心,郝仁赶忙摆了摆手,拎着箱子急匆匆的沿着大路飞奔而去。

    郝仁也想自首,但就如电影里的那样,警察是解决不了超自然事件的。解铃还须系铃人,只有上虎山,啊不异常淫物管理局驻王八坨子分部一趟了。

    “这傻小子,县城离这儿十几里呢……”——“我渴了!”郝仁手里的金属箱子发出清脆的萝莉音。

    “机器人也会渴的吗?”郝仁根本不信这个淫荡机器人的话,包括标点符号。

    “你这是种族歧视!机器人也是有人权的!”手中的金属箱子立刻分解,重组成了和昏睡萝莉无二的样子。

    把昏睡萝莉往郝仁怀里一扔,雾人萝莉撅起无内裤的小屁股正对郝仁裆部。

    “现在!立刻!马上!在到目的地为止你都要在我小穴里射精!一刻都不能停!”光天化日之下,清纯可爱的萝莉撅着屁股向郝仁求欢。

    “想得美!不干!”一想起昨晚的经历,郝仁就一阵肉疼,呸,郝仁岂是如此之辈,怎能与萝莉于大街上交合,床上也不行,犯法的。

    郝仁抱着昏迷的萝莉迈步就走,仿佛没有看见眼前的诱人景象。

    “主人~主人~人家的小穴真的好渴~求求你插一下人家嘛~就一下就一下~“雾人萝莉抱着郝仁的裤腿不放,湿漉漉的淫穴在地上拖出一条淫水来。

    “不行就是不行,赶紧变回箱子!”郝仁使劲拽了拽,也没能把雾人萝莉从裤腿上拽下来。

    “哼哼~主人还是没有注意到呢~“雾人萝莉抬起头,眼中闪烁着狡黠的光芒。

    “注意到什么?”郝仁心中暗叫糟糕,自己一届凡人,雾人萝莉若是真想强上神仙也救不了。

    “生命链接本就是涸辙共沫之技,单方面地将一个人的生命力续接给另一人,若是接收方半死不活还好,如今你的生命力恢复,她的生命力则会成倍地被你掠夺,现在算算不出一分钟她就要变成干尸!”雾人萝莉点了点空气,一条昭示着生命的细线如血管般在郝仁和昏睡萝莉之间连接着,一股股原本微不可查的生命力从细线上涌来。

    郝仁摸了摸昏睡萝莉的脖子,心跳的脉搏已经衰弱到难以辨认。

    “救她,我知道你能做到!”阴霾立刻笼罩了郝仁的面庞,老好人也是有限度的!

    雾人萝莉乖巧地脱下郝仁的裤子,小嘴含住才疲软几个小时的大肉棒,一舔一吸,大肉棒立刻违背主人的意愿在萝莉的嘴穴里膨胀起来。

    “救她!”不论再爽,人命关天的大事郝仁绝不含糊,立刻把坚挺的大肉棒从萝莉嘴穴里抽出来。

    “好啦好啦~多大点事,看你生气的样子!”眼看郝仁脸色跟霜冻了似的,雾人萝莉赶忙从郝仁怀里接过濒死的萝莉,刚刚口交完的小嘴亲吻在一起,略显苍白的俏脸顿时红润起来。

    雾人萝莉抱着濒死萝莉往地上一趴,撅起的小屁股正对着大肉棒,两个稚嫩的小穴紧贴在一起,大有你不插我不走之势。

    “看什么看,机器人干活也是要付费的!”一行字浮现在空气中。

    郝仁从没有想过,自己有一天要为了救人而插穴……“不要担心,只要你插进来,我们一行人就是隐形的~“又一行字浮现在空气中,挑逗着郝仁脆弱的神经。

    两个萝莉小穴紧紧贴合在一起,一不留神就会插错,郝仁握着大肉棒,颤颤巍巍地抵上了雾人萝莉的小穴口。

    ““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酒肉穿肠过,佛祖心中留““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等等字样在郝仁心头漂浮着,眼睛一闭,狠下心来缓缓插了进去。

    熟悉的感觉再度缠绕在大肉棒上,柔软又紧致,富有弹性的穴道贴合在大肉棒表面挤压蠕动着,爽地郝仁立刻缴械。

    。

    “秒射男(`′)ゞ“空气中的字样表现了雾人萝莉不屑的嘲讽。

    “要是不插进子宫里射,萝莉的小穴可受不了这么多精液~要是溢出去的话,我怀里的小可爱也会怀孕哦~“紧紧贴合着性器交合处的萝莉小穴磨蹭着露在外面的肉棒根部,虽然郝仁确实中出过昏睡萝莉,而且幼女性器官未成熟也不会怀孕,但他下意识忽略了这点。

    主动插进雾人萝莉的小穴里,大肉棒在层层软肉的纠葛下抵进着,浓厚的精液涂抹在路过的穴道上。

    郝仁哪敢享受那么多,抱起两只深吻在一起的萝莉,大肉棒随着步伐一步一抖地抵着萝莉子宫口爆射——郝仁算是发现了,只要是涉及性的事情,自己的体力和精力就会源源不断地涌上来,但是一旦停下来,所有的消耗就会一并返回。

    摸着王八坨子电线杆把大肉棒从萝莉子宫里努力抽出来的郝仁在昏迷前终于意识到了这一点。

    ………………伴随着奇怪的声响,郝仁努力睁开眼睛,却被光芒刺地发痛。

    “你醒啦~手术很成功,你已经是女孩子了~“满脸色气的渡鸦145趴在一边捂着嘴巴轻笑道。

    这还了得!被告知痛失小兄弟的郝仁立刻挣扎起来,却被紧紧地束缚在手术台上。

    郝仁赶忙低头一看,小兄弟确实看不到了,取而代之的是渡鸦145的纤手握着个飞机杯帮大肉棒做榨精spa,日子过得非常滋润。

    “瞧你吓的,果然男人都是靠下体思考的动物……愣着干嘛,没见老娘口渴了!?”渡鸦145捏了捏郝仁惊慌无措的脸,加速撸动起飞机杯来。

    郝仁刚刚射了一路,又被这一吓,大肉棒一时半会进入了当机状态,任凭渡鸦145手法精湛也榨不出来一滴。

    “哟~你这么早泄也有射不出来的时候?哼哼~一定是享受过我的足交就再也没办法在其他地方射精了吧~我就说我的足交技术可是星域顶尖的存在~“渡鸦145捏着飞机杯自豪起来,仿佛这根被自己足交过的大肉棒是世间珍宝一样。

    其实还是萝莉小穴爽一点……郝仁心中莫名嘀咕道“轰隆!!!”一道足有水桶粗的雷光正对郝仁脑门劈来,却被渡鸦145一只手拦住。

    磅礴浩瀚的能量在这纤纤玉手前宛若草履虫一般不堪,甚至连微风都未掀起一股就湮灭了。

    “检察官手册第一款第一条:“不可冒犯神“,你刚刚是不是在偷偷打老娘的注意?”渡鸦145目光一凝,一只手握着飞机杯挤压着大肉棒,一只手掐住郝仁的脖子,作势要将郝仁和小郝仁一网打尽。

    “没……唔……唔……呃……”纤纤玉手掐紧郝仁的脖子,堵死了他狡辩的余地,四肢被束缚在手术台上的郝仁只能像鲶鱼般挣扎着。

    “我怎么就这么命苦呢~好不容易找个手下,还老是想上我~你说我应该怎么惩罚你?罪大恶极的渎神者?”渡鸦145手上又加重一份力气,勒地郝仁进出气儿都没有了,一张脸瞬间变成酱紫色。

    渡鸦145翻身到手术台上,魔法袍下的丰满娇躯压在郝仁身上,松开飞机杯改用大腿根部夹着,双手掐住郝仁的脖子,似要让他做个风流鬼。

    郝仁心里暗骂几句,却也生不出半分怒气,好似全身力量都涌向了大肉棒,似要一股浓精射破这飞机杯,穿过着神明内裤(如果她有穿的话)和神明小穴,直直射进神明子宫,让这无上尊贵的存在怀上凡人的孽种。

    所谓匹夫一怒,血溅五步,天下缟素,今日是也!

    如此念头一出,一时之间殿堂内雷霆大作,狂舞的神雷充斥着空间的每一寸,却不得进渡鸦145分毫,连带着身下的郝仁也保住了一条命,只能慢慢在窒息中死去。

    “啊~“渡鸦145一张嘴,一具娇小的身体被机械送了过来,满溢着浓精的小穴口被渡鸦145一口含住,可不正是榨了郝仁一路的雾人萝莉么。

    被郝仁射的满满当当的萝莉小穴被渡鸦145吸吮着,一股股包着萝莉体温的浓精在神明嘴穴里流淌不止。

    渡鸦145的俏脸埋在被郝仁抽插了一路的雾人萝莉小穴口,两条腿夹住飞机杯上下撸动,一对巨乳压在郝仁的胸膛上随着下身对飞机杯的撸动而跳动着。

    眼瞅就要归西的郝仁哪受得这么香艳的场面,大肉棒对着飞机杯就是一轮爆射,滚烫的浓精满溢出来黏在神圣的大腿上,体现了人类最后的倔强。

    沾着满嘴浓精的女神松开小嘴,轻伏到耳边缓缓道:“你现在脑子里的每一个肮脏的,冒犯的想法,都要换成一发浓精谢罪~你有什么意见吗?”

    郝仁射完一发,渡鸦145掐脖子的力气就减去一分,让郝仁勉强能够呼吸。

    一道光幕印射在女神的跳动的巨乳上射精次数:17,郝仁低头一看,紧致的魔法袍早就变得松松垮垮,光幕正随雪白巨乳的起伏着,郝仁顿时冒出乳交的念头。

    射精次数:18渡鸦145的力气又重一分,刚吊起一丝命的郝仁只能默默求着小郝仁赶紧再射一发救救自己的狗命。

    在神明娇躯下勉强求生的郝仁哪还记得什么救昏睡萝莉一事,沉沦在快感和窒息的地狱里,意识越飘越远——郝仁静静地躺着,心中没有一丝波动……在半梦半醒之中,他似乎感觉到有一阵不同寻常的轻风拂过脸颊。

    这阵风清新而微凉,完全没有现代城市里那种由人类活动带来的粗粝感,这阵风让几乎要睡着的郝仁一下子清醒过来,他猛然坐起身子——然后躺椅直接收拢就把他给夹起来了。

    但他已经看到了周围诡异的情况。

    极目远眺,一望无际,视线中只有盖过小腿的绿色野草无边无际地蔓延开来,比城市中更为清爽的夜风阵阵袭来,脚下的草原也如同波浪般不住翻滚。郝仁抬头看向天空,那是他在城市中从未见过的、繁星密布干净澄透的夜空,星光是如此密集明亮,以至于他在夜幕下都能看清草原上的景象。

    这要么是死后世界,要么就是濒死幻觉,郝仁努力掐了一下自己,惊讶于自己的意识如此清醒。

    。

    “喂……醒醒……”冰凉的小脚踩在脸上,郝仁猛地睁开了眼睛。

    一只软若无骨的萝莉脚丫在郝仁脸上踩着,露出裙下被舔的干干净净的萝莉小穴来。

    交完公粮(某种意义上)的雾人萝莉又被丢回给了她名义上的主人:郝仁,而罪魁祸首则翘着二郎腿在躺椅上翻看着一面光屏,时不时拿起满是浓精的飞机杯品尝两口。

    “你来的目的,是为了救她吧?”渡鸦145见郝仁醒来,不动声色地关掉了“高价出售检察官精液“的帖子,昏睡萝莉的身体远远飞来,悬在半空之中。

    “二十次中出或者三次精液浴,小本生意不二价,你是现付还是分期?”渡鸦145懒洋洋地躺着,甚至都未清理私处沾染的浓精。

    “能便宜点不……停停停有话好好说,我分期,分期……”一门光束炮在郝仁下意识讨价还价的瞬间抵在了脑门上。

    郝仁想了想,觉得自己在这些超自然神明眼中的唯一价值就是胯下的肉棒以及产出的精液,除此之外不过是可以随手碾死的蝼蚁罢了。

    雾人萝莉趴在郝仁胯下舔舐着坚挺的大肉棒,时不时用嘴穴深喉吮吸,保证它在接下来的交合中保持最佳状态。

    华丽的殿堂自主变换起形态,露出那些藏在诡秘花纹背后的机械,一个似是实物又似投影的古怪星云占据了大厅中的大部分空间。

    “这是本宇宙的世界树系统,现在将世界的因果线拨回她与你相遇之前,如此后面发生的事情都会消失并重置,当前宇宙内除了我和你,不会有第三个观测者出现。”渡鸦145指尖流淌这细丝般的星光,以人类无法辨识的速度操作着。

    郝仁瞪大了眼睛,他本是希望渡鸦145能解除秘术,还昏睡萝莉一个自由,在此之前他以为渡鸦145以及所谓的时空淫物管理局虽然如神明般强大,或许还是某些个生命的造物主,但不曾想是能够将宇宙如玩物般操作的角色。

    将宇宙重置,听起来都已经超越了一般科幻小说的范畴。

    随着某个操作的执行,庞大的星云开始收缩聚合,逐渐归化为一个点,最后变成一个在物理学上的零维。

    随后,似光又似雾的波纹从不可见的点中涌出,在郝仁眼中既如光那般快,又如云雾那般缓,割裂了现实和概念,郝仁仿佛看到了一切,又似什么也没有看到……只是念头一滞的功夫,一切光与影都消失不见,仿佛若从未发生过。

    “欢迎来到新的宇宙~“渡鸦145向失神的郝仁招了招手。

    “你……你刚刚做了什么?”郝仁拍了拍自己的脸,不敢相信心中的念头。

    “如我所言,重置了这个宇宙,把一切变到未发生之前“渡鸦145耸了耸肩,就像刚刚踩死一只蚂蚁一般淡然。

    “这也太……不可思议“郝仁顿时觉得人类的词汇根本不足以形容这样的伟力。

    “不可思议的事情还多着呢……赶紧的,现付五发中出,后面每星期交五发“渡鸦145一副城里人看土包子的神情,大大咧咧地躺着。

    二十发精液换一次宇宙重置?这么赚的买卖全宇宙可仅此一家,郝仁顿时觉得渡鸦145是个有良心的神了(一点点),更何况自己的精液也不要钱。

    郝仁挺起大肉棒就朝渡鸦145走去……然后差点被雷劈个半死……“你干嘛?”渡鸦145白了郝仁一眼,撤掉给他保命的防护罩。

    “你这人心思怎么这么淫乱?谁跟你说是中出我了?真是的……”

    “那是……?”

    “是中出她!”渡鸦145一挥手,昏睡萝莉立刻被脱光了衣服。

    郝仁脸色顿时黑了下来……他来救人不是为了救完以后又害人的!这违背了郝仁的信条。

    “生气了?想要个理由是吧?”渡鸦145难得正经瞅了郝仁一眼。

    “说!”

    “很简单,她是我的分身,一直都是,在你从我这里出去之前,老赵并没有什么女儿,自然也存在什么十岁出头就会开公交车的天才,整件事就是我一手策划的~不管你是留着我当泄欲的肉便器,还是像这样傻傻地来找我救人,我都不会亏~这个答案你满意了吗?”这番话却不是出自渡鸦145之口,而是这位从头到尾一只昏睡着的萝莉睁开了眼睛,以渡鸦145的声音和口吻称述了一切。

    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这一切都只是渡鸦145的玩弄罢了。

    “很生气吧?这种被玩弄感情的滋味?是不是很不甘心?来来来~分身和我的感官是同步的哦~强奸这个分身的小穴,我的小穴也会感觉到,往这个分身的小穴里射精,我的子宫也会高潮~“渡鸦15的萝莉分身掰开自己的小穴,诱惑着郝仁。

    郝仁鼓了鼓劲,还是释然了,渡鸦145虽然玩弄了凡人的感情,但毕竟人家是真神,凡人的感情值几个钱?

    更何况自己这一路上享受到了不少快感……郝仁挺起大肉棒,苦笑着抱起萝莉分身插了进去,这几天别的没学会,日萝莉是比谁都有经验他了。

    “没意思~真没意思~苦大仇深地强奸我多好~没点志气!”看着郝仁抱着萝莉努力耕耘的样子,渡鸦145一只手按着小腹,面色潮红地感受着同步过来的大肉棒抽插。

    大肉棒熟门熟路地在萝莉分身的子宫里抽插着,郝仁早该想到的,雾人萝莉能承受大肉棒抽插也就算了,一个正常人类萝莉,应该连龟头都很难插进,当时怎么会如熟女般对整根大肉棒进行子宫榨精。

    “顺时针对着子宫颈日,那是我的g点!”渡鸦145一边享受着一边对郝仁的技巧指指点点。

    “你没吃饭吗?萝莉子宫都能把你吸的死死的!再给我按摩一下乳房!”

    “射精的时候嘴上也别闲着,把大肉棒往子宫里插到底!亲我!把我的嘴穴也服侍一……唔~“郝仁抱着萝莉分身趴在地上猛干着,渡鸦145也好似一只娇小的萝莉被不可见的大郝仁抱着抽插一样,一举一动都反馈到了她身上。

    连高潮时的潮吹和失神的表情都一模一样。

    但神明分身哪是这么好干的,不出两回合郝仁就缴了五次械,把萝莉小穴射的满满当当的。

    郝仁充分懂得见好就收的道理,第五发精液射完就匆匆抽出大肉棒,留下渡鸦145和萝莉分身在高潮中同步抽搐。

    “哈……呼……呼……勉……勉勉强强算及格吧……”渡鸦145在高潮中缓了好一阵,一挥手把被中出完的萝莉分身招到身边,倒着抱起来舔舐起萝莉小穴口满溢着的浓精。

    “好吃~自己榨的精液就是好吃~来来来下一个下一个~“渡鸦145抱着萝莉分身和萝莉小穴深吻着,挥挥手又召唤了一个新的萝莉分身。

    “二十发是每人二十发~这一型号的分身我有一个班呢~“满嘴浓精的渡鸦145奸笑着。

    郝仁顿时眼前一黑,感觉自己就像被抓到农场里的奶牛一样,无尽的悲剧在等着他。

    第二只萝莉分身乖巧地趴在地上,撅起小屁股等待着大肉棒的插入,渡鸦145也抱着萝莉分身趴在地上撅起翘臀……这位神明大人非常喜欢角色扮演……“把我抱起来干,还有~内射的时候叫妈~“怀里的萝莉眉眼如丝地迎合着抽插,造物主可不就是所有生命的母亲吗——一个还算精壮的男人,被一堆相貌一致的娇小萝莉合围抱着,下身粗大的肉棒正插在其中一只小萝莉的子宫里射精。

    几个萝莉负责帮助受精萝莉扭腰,几个负责推动郝仁抽插,还有几个则用小手撑起郝仁的嘴巴,露出机械般的笑容。

    “来~对~再往我子宫里射一发~3~2~1~茄子~“早已沉醉在交配欲中的渡鸦145扭着腰叉着腿,淫水顺着大腿流了一滩。

    “哼哼~上次忘了给你办淫物调查员证,这次给你补办,一次奸淫这么多神明分身,你也算是星域里的第一位了~“渡鸦145淫笑着用这张图片给郝仁办了证明,还顺手上传到了公网上,只见点赞数以千兆每秒的数量在疯狂飙涨。

    郝仁只能麻木不仁地在萝莉分身的操控下点着头。

    “来~把这份合同也签了~“渡鸦145把法师袍一撕,光屏正印在一队酥胸上。

    现在郝仁看着眼前的合同陷入了呆愣状态,合同上的文字倒挺好理解,就是内容让人无所适从,标题一行大字是《希灵淫国时空管理局见习审查官入职协议书》,下面副标题写着《希灵神系加盟协议》,副标题下面的真·副标题写着《淫国民事部门临时工相关文件》,再往下还用蝇头小楷写了一行已经不知道算不算标题的字:第一百零六次修订版,再订版,又订版,最终版,绝对不改版,哪怕淫国主母下令都不准再随便改的版——淫国国父手谕,各办事处谨遵。

    再往下是合同正文,通俗易懂地写着一些员工须知和出勤制度什么的,上面写着新员工入职之后等同于地区级圣子/地区级主教候选/地区级先知/地区级街道干部/地区级片警等等一大堆身份,后面备注说明这是根据新员工所处文明形态而定,为方便新员工准确进行自身定位而注明的东西。

    再往后就是更毁三观的福利制度,这个希灵神系的最高主神明确规定,皈依地方主神的新晋审查官(换算到某些文明体系里就是先知,种族中第一个觉悟的感召者)享有员工福利,包括逢年过节有米面粮油,过年领年货,每个月有消费卡补贴,根据所处文明环境不同,由当地责任神自行安排以上福利……由于光屏滚动太快,即使渡鸦145有着傲人的巨乳,也只能在长达上百页的合同里看到一星半点。

    渡鸦145俯下身,巨乳靠在萝莉分身的背上,张开嘴穴抱住萝莉分身为郝仁套弄几下,大肉棒就又到了射精的边缘。

    渡鸦145伸出纤手捏住大肉棒根部,把这根粗大的生殖器从娇小的萝莉子宫里一点一点抽出来,对准自己的嘴穴。

    “射精的时候要叫我什么?”渡鸦145捏住鼓鼓的大肉棒根部。

    “……妈……”

    “乖~“浓稠又滚烫的精子喷涌向渡鸦145的嘴穴,如水枪般灌满了神明高贵的小嘴。

    郝仁淫物调查员的合同,就随着这发口爆精液签订,在诸神的见证下于无限星域之间永存。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