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版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 手机阅读

龙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大食代(重口虐待食人)

【大食代】第九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2019-06-01当柳思芮进到包间的时候,正好是两个姑娘的剥皮秀进行到一半的时候。当前网址随时可能失效,请大家发送邮件到 ltxsba @gmail.com 自动获取最新地址发布页公司里的人气氛正浓。

    即便排风系统工作到最大,屋子里还是充斥着血腥味。

    她只看了一眼,就退出去了。这种场面还是不适合她的加入的。

    于是我让人拉着她的手把她拉进了包间。然后请她坐到了离我最近的位置上。

    “受不了血腥么?”我问。

    “不,没有。孙总,其实我在外边等会就好。”柳思芮有些局促的说到。

    我笑着对她说:“很快就好了。你在这你稍等一下。”

    于是我再次来到萝莉莉的旁边。

    萝莉莉看着我“主人,那是我的接班人吗?”

    “不是的,你想多了,她只是过来咨询些事情。”我亲了亲她的额头。

    “她~好漂亮。”她看着柳思芮说“让她做主人的性奴吧。”

    “她再漂亮也取代不了你。”我摸着她的头说到。

    萝莉莉笑着“主人,有你真好。”

    我又亲了她“你最后的时刻我会陪着你的。”

    “好。”

    抚摸着这具熟悉的躯体。这乳房,这阴道,这皮肤。陪伴了我多少个日日夜夜。现在要毁灭她了。

    萝莉莉很安静的享受着我的爱抚。

    因为我一直在跟萝莉莉做爱。剥皮进度明显慢了。

    她只是后背和两只手臂的皮肤被剥下来了,前胸和两腿,阴部还都好好的待在自己身上。

    反观安梓然就快的多了。她全身的皮肤都已经脱离了身体,那一大堆人皮好像一条名贵的围巾搭在安梓然肩膀上。再看安梓然那半小时前还光滑细腻的身体现在除了双手,双脚以级头部,其他地方都已经是血淋淋的了。尤其下体,刚刚被厨师用刀子剜掉阴道连同会阴与直肠,又掏出了卵巢子宫,曾经少女的桃源秘境现在已经变成了一个可怖的血洞。只剩下那曲线明显的身材还在顽强的证明着她的女性的身份。

    这会厨师已经剥完安梓然的身体。用剥皮刀分离开最后一点皮肉以后,一具无皮的女体就这样展现在大家面前,那曲线玲珑的线条,配合上血淋淋的无皮身躯,非常的有视觉冲击性。同事们很多正在拿着手机给安梓然照相。只是安梓然不可能配合大家了。她那被汗水打湿的头颅,已经低的不能再低。只是偶尔的抽搐证明她还不是一具尸体。

    很难想象到目前为止安梓然还活着。只是这种情况下,活着可能真不如死掉。

    她现在就像一个破了窟窿的水袋,大量的鲜血从她血肉模糊的下体中喷涌而出,流满了她脚下接血用的血盆,并喷的地上到处都是,屋里也是血腥味直冲鼻子。

    厨师把那一把缎子一样的人皮放到一个盆里,另有服务小姐拿去做熟皮处理了。

    至于脸皮的剥除又是一个细致的工作,只有等到女肉畜死亡以后才能做。因为随便一点失误,哪怕是肉畜表情的变换都会毁掉整张皮肤,这种损失是很大的。

    这会再看安梓然,反而好像穿了一件红色的连体衣。只有乳房是黄白相间。

    她就这样安静的吊在处理架上,低着头,被汗水打湿的头发散乱的贴在脸上。

    额头上的汗珠不停的顺着曲线优美的脸颊流下,在下巴尖滴落,掉在自己失去皮肤的黄色乳房上。血液不停的从覆盖着白色脂肪的身体各个部位流出。腹部微不可查的起伏,证明她确实还活着。

    我回头看了一眼柳思芮,她故作镇定的脸上泛着一丝潮红。局促不安的坐着。

    于是我回到自己的座位。

    萝莉莉剩下的剥皮工作就交给主厨了。毕竟主厨还是比较熟练的。

    而安梓然那边另有几个厨师照料她。

    一个厨师把手伸进她的胯下。没有了阴道和肛门的下体伸进一只手毫无障碍。

    新一轮的折磨开始了。不过马上就会结束。

    安梓然浑身抖动着。她似乎再一次爆发出了活力,失去皮肤的大腿居然尽力的向里夹,这是多么顽强的生命力。只不过却是徒劳。她的呻吟声好像梦呓。

    厨师把手顺着安梓然胯间的血洞伸到安梓然的肚子里,看他的力量,似乎抓到什么,来回拉扯,应该是肠子,安梓然的反抗好像暴风雨中的蝴蝶。这并不是什么实力均衡的比赛。

    “啊~啊~啊~”安梓然的呻吟打着颤。

    只见厨师绷着胳膊,在曾经是阴道的下体向外用力的拽出一把肠子。安梓然再次昂起头。啊!伴随着少女最后的叫声。已经极度虚弱的她只是一瞬间就花光了自己的力气,再次萎顿下去。这次安梓然再也不会痛苦了。

    安梓然紧绷的下体并没有造成多大阻碍,那蜿蜒曲折的肠子连同她的膀胱,肾等等下水连同已经有些凝结和另一些新鲜的血液,便随着厨师的拉扯一起顺着她的裆部,从肚子里掉出来。乱七八糟的内脏肠子就这样挂在这个女孩的胯间。

    厨师又抓起那些暴露在空气中弥漫着血腥味的肠子,再次用力的下拉。每拉一下安梓然都随着抽搐一下身体,但她的眉头早已舒展开,仿佛又变成了那个总是挂着恬恬笑容的少女。那样的笑靥如花,如此天然,美极了。

    最后厨师随意的割断了那些连在安梓然胯间的内脏筋肉,一坨坨的肠子终于掉进身下的盆里。

    安梓然最后一次昂了昂头,张着嘴,好看的眉头似皱非皱。却再也没有喊出来。

    这时,她那失去了皮肤,血淋淋的身体,再配上那被自己汗水打湿,沾着自己秀发,正在承受极度痛苦却依旧美好的娇美面容,这还真是人见犹怜的一个极品肉畜。想想还没有好好享受她的身体就这样杀掉还是有些浪费的。

    “越是残忍,越是快乐。这,是真的吗?”看着这血腥的一幕,我感慨到。

    “可能比这更加血腥的此时此刻也随处都是吧。”柳思芮随着我的话说。

    “哦?那你还习惯这种生活吧?”

    “这里有女人选择的权力吗?”她反问我。

    “别人确实没有,但你是可以选择的。不是么?”我说。

    柳思芮笑了笑,“我也没有。我们这些女孩子都很单纯。只要能让男人满意,即使被玩弄,被虐待,被杀害,也是开心的。这是对女人的诅咒,没人可以逃脱。”

    “可能因为还没有人找到逃脱的道路吧。”我说。

    “这条路即使有现在也早已遍布女人的尸体了。”柳思芮说“我很羡慕那些在被虐杀时找到快感的女人,至少她们是快乐的。”

    厨师拿着刀顺着安梓然胯间深入,在腹腔里搅动几下,能看到安梓然的肚皮时不时被厨师的手顶的一鼓一鼓的,然后便掏出了心肝脾肺等。安梓然就这样经历了从一个少女变成一块肉的过程。当那颗还在顽强跳动的心脏被厨师顺着少女的下体掏出,落入盆中和各种内脏肠混在在一起时,安梓然终于彻底死掉了。

    是啊,安梓然,一个邻家小妹,一个不到20的少女,一个曾经的学霸,一个公司的优秀员工,但这都不能掩盖她还是个女人。当男人对她有想法时她就要履行女人的义务:变成肉畜。这便是女人了,无法逃脱的宿命。

    “知道么,我们姐妹经常开玩笑说,每当万家灯火时,就是女人们的地狱大门打开时。男人的快乐伴随着女人的死亡。”

    “你们说的没错。这个世界已经把男人和女人变成两个不同的物种了。”我感慨到。

    “对于你们男人来说,需要考虑的很简单,吃不吃女人,吃哪个女人,仅此而已。而对于女人,就是生与死的选择了。是放纵自我追随心灵,还是遵从生命努力改变。两者都是本能,又有几个女孩没有对此迷茫过呢?就像哈姆雷特说的,生存还是毁灭,这是个问题。”

    这时的安梓然被厨师用水冲净了,露出白色的脂肪层和少量的肌肉,乳房上的黄色乳腺也清晰可见。一个厨师抱起她,从剥皮架上放下来。把她放在案板上,用斩骨刀呼啸着切去四肢和头,又顺着她胯下的缺口填入蔬菜米粉以及各种调料,然后放在一个透明的压力蒸笼里蒸制。其他厨师则继续剥她手脚以及头部的皮肤。

    。

    刚刚还活蹦乱跳的一个女孩就这么变成了一盘烤肉。

    公司其他人早已看的口舌生津,摩拳擦掌,准备着品尝一下这个清蒸公司里的邻家小妹的味道了。平时大家对安梓然的非分之想就不少,今天终于如愿以偿,不仅操到还吃到了日思夜想的小妹子。

    看着刚才还和大家做爱的腼腆的安梓然,现在却成了失去四肢的一块性感蒸肉。大家也是兴致高涨。几个男同事,把公司里有姿色的女同事按到桌子上,掏出自己的家伙,再次交合起来。

    还有人用皮带抽女同事的屁股。也有女同事主动给做深喉服务的,不一而足。

    “那你决定好生死了吗?”我问柳思芮。

    “我没有决定生死的本领。我只想让自己死的更有价值一点就可以了。”

    “你的身体很美好,献给交易,还是献给感情,你要考虑好。”

    “感情,谁又能保证不是一厢情愿?”

    “说的好!但你有没有想过,你的导师是院士,这个案子很大,其实不用你操心,凶手也一定会绳之以法。”

    “不,我要亲自捉到他。所以需要一些人的帮助。”

    “一些人?不止我?也许你的肉不够分。”我调侃到。

    “不,只有你。我相信有你足够了。当然我还有更大的底牌。以后我们也会有更多的合作。”

    “哦?那能否先透露一点?”

    在安梓然的身体一点点被蒸熟的同时,萝莉莉这边的工作进行的也很顺利。

    安梓然的痛苦已经结束,萝莉莉的苦难还在继续。当然,对于一个合格的肉畜来说,是苦难还是享受,又有谁说的清楚呢?

    当厨师用刀剥她乳房的时候,那两个乳头随着皮肤的剥离左右晃着,离开主人随着皮肤一点点的向下滑动,直到双乳变成两坨红黄相间的血肉之花时,那带着乳头的一层乳皮也贴到主人的肚皮上。

    萝莉莉嘴里叼着毛巾,紧皱的眉头很能引起别人的性欲。不一会萝莉莉的身体就变得鲜血淋漓。曾经白嫩的乳房被黄色的乳腺代替,乳头那美丽的一点红也消失不见。

    萝莉莉好像脱掉了一件名贵的绸缎礼服。那礼服已然脱离了她的身体。全都挂在她的胯间。挡住了自己的私密地带。

    厨师故技重施,再一次拿出抽肠器,那抽肠器的倒勾上面还挂着安梓然的一节肠子。现在这骇人的棍子又要品尝萝莉莉这个少女肛门的滋味了。

    厨师到了一些润滑液在手上,然后在萝莉莉的身后,把手伸到她的屁眼里摩挲,以便把润滑液涂匀,这也是最后的温柔了。萝莉莉的剥皮方式是从后背向前剥,由腰间下刀,向两肋割开,一直到腋下,下面是从臀瓣中间下刀向两边剥。

    这样可以最大限度的保证人皮的完整度。所以萝莉莉的屁股那里是没有皮肤的阻碍的,她的皮肤都挂在前面。这样,厨师对她的肛门以及阴道下手也变得异常方便。

    不过这样好多同事就看不到了。于是好多人举着手机绕到侧面,一边欣赏一边录像,生怕错过什么精彩环节。

    厨师的按摩润滑工作做的差不多了。萝莉莉也是被厨师按的性欲高涨,大口的喘息,呻吟声在自己的喉尖时不时的冒出,淫水也是再一次滴滴答答的顺着那点稀疏的阴毛滑落。

    这时厨师拿出那个看着就让人菊花发紧的抽肠器来到萝莉莉身后。萝莉莉的恐惧的看着那个带勾的木棍,呻吟变成了恐惧的味道。她夹着自己的屁眼一边哼哼唧唧,一边试图躲闪,那样子好玩极了。厨师无视了萝莉莉的所有反应,对于他来说,再美丽性感的女孩也不过是用来展示自己厨艺的食材。那棒子对着萝莉莉的肛门一点点的插了进去。

    当倒勾的位置也顺利进入萝莉莉屁眼的时候,一切都已经不能挽回。萝莉莉再次发出呻吟。她的浑身都在颤抖,那醉人的呻吟声也是因为恐惧所发出的。一旦抽肠器插进肛门,所有的一切都不可逆转,她的肠子必定会被抽离体外。刚才安梓然如何被抽肠的她是知道的。所以她必然是有些害怕的。那抽肠器越插越深,在萝莉莉的挣扎扭动下,感觉差不多已经完全贯穿她的直肠了。终于厨师停了手。

    终于到最关键的时刻。只要轻轻的向外一拉。萝莉莉的肠子就会从肛门拉出体外。

    萝莉莉的身体早已抖如筛糠。大颗大颗的汗珠从萝莉莉额头激出,顺着她好看的尖下巴滴到没了皮的血乳房上溅起一蓬蓬血色紫罗兰。等待死亡的过程最是难熬。

    大家也是瞪大眼睛看好戏,生怕错过什么精彩环节。

    终于随着厨师的用力一抽,随着大家“哦!”的一声惊呼,随着萝莉莉最后一次凄厉的惨叫,天崩地裂一般,一条洁净的少女肠子还挂着丝丝粘液,蠕动着被厨师从肛门里拉了出来,好像一条长长的红色蛇鞭插进她的屁眼里。她的身躯伴随惨叫疯狂绷直,她的嘴已经快要把毛巾咬碎了,血液从她没有皮肤的身上激射出来。

    大家本来是里三层外三层的围着,这时候也不自觉的后退了几步?

    萝莉莉那秀丽的脸蛋汗如雨下。仿佛被淋了一场雨。

    血液不停的从下体喷出。肛门变成了一条扭动的血肠,又腥又臭的少女直肠就这样暴露在大家的视线中。

    屋内一下子安静了不少,随着抽肠结束,一下子又变得乱哄哄。

    同事们挤到跟前拍照,厨师也只好维持下秩序,“大家稍微离远一点看,一会会溅出很多血,别溅大家一身”

    。

    我也说“大家都退后一点”。

    大家也是心满意足的向后退开。

    留着萝莉莉一个人在场地中间抽搐。

    于是厨师先用水冲干净直肠上的血液和肠粘液,然后拿出剪刀剪掉了她的直肠。这让萝莉莉再一次痛苦的惨叫,但声音已经犹如在梦中了。

    现在的萝莉莉只有一节肛门直肠留在体外,厨师再次拿起剥皮刀。开始分离萝莉莉肛门处的皮肤。

    厨师的刀工了得,他把皮再一次剥到肛门以后,贴着萝莉莉那被拉出体外的直肠顺着肛门旁边的括约肌一刀插入。疼得萝莉莉浑身抽搐到一起。

    虽然有皮肤挡着,具体的看不清。但是大家光想想那刀尖切阴的感觉也能让人菊花发紧了。

    不一会,肛门以及直肠便随着厨师的刀子分离到萝莉莉体外。萝莉莉已经欲死欲仙。厨师没有点怜香惜玉的意识。剜掉肛门以后继续向前一刀又一刀的切着萝莉莉的阴道。萝莉莉的鼻涕眼泪几乎是激射出来的。汗水已经顺着下巴流成了一条线。和血水一起顺着大腿,顺着暴露在外的肛门阴道,顺着飘荡荡的人皮流到地上。

    只见厨师蹲在一个女孩的屁股后面,拿把刀不停的忙碌。女孩的身体随着厨师的操作来回的摆动着。血液不停的向下流着。

    当阴道与直肠随皮肤一起剥落时。萝莉莉像泄了气的皮球,彻底瘫软下来。

    剩下的工作就变得循规蹈矩了。

    萝莉莉完全没了生气。任凭厨师用刀剥下她大腿上的皮肤,她连眉头都不再皱一下了。

    和刚才的挖阴相比,剥皮真的算得上和风细雨。

    现在曾经的女孩已经完全变得秀色可餐。

    我深深的呼了一口气。

    永别了,萝莉莉。

    “我们是一个组织。”柳思芮说“这个组织的人你已经见过两个了,死了两个。所以暂时我还不能死去。但我有另外的能力,你一定喜欢。我能复活你的女儿。”

    “什么!”我惊讶到。

    厨师举起刀割掉了萝莉莉的头。

    2.与此同时,在千里之外奢华的澳门皇冠赌场。

    苏靖正亲眼见证着一场华丽且香艳的赌局。

    她跪在林董的身边穿着干练的职场装,衬衣的扣子半开着露出丰满的乳房,她双手托在胸前,手里托着几个烟蒂,以及散落的一些烟灰。

    而在她的正前方,两个赤裸的女孩身上披着薄纱被绞索吊在空中,好像被恶魔挟持的赤裸仙女,在空中扭动着曼妙的身姿。拇指粗的绳索深深的勒进少女那细嫩的脖子中。这两个少女,一个是白人模样的女孩,一个是苏靖的亲姐姐苏安。

    两个女孩细嫩的脖子几乎要被勒成两段。她们的脸涨的成了紫色,身体直直的,但这并不是全部。在少女最私密的下体处,一根样子狰狞的有少女胳膊粗细的铁棍立在地上直直的插进两个少女的阴道里。把空中的少女和地面连在一起。如果不仔细看,还以为是一根棒子贯穿了女孩,把女孩变成了糖葫芦。其实铁棍并不深,只插进两个女孩的阴道,顶在子宫壁上分担着她们的体重。两个女孩双腿紧紧的扣住铁棍。铁棍还是一丝丝的向身体深处滑动着。这种动作让两个女孩不至于立即被吊死。却大大增加了女孩们的痛苦。她们大大的张着嘴,用尽力气在绳索的缝隙里艰难的呼吸。她们夹着腿用尽力气来防止铁棍贯穿自己。她们的脖子正被逐渐勒断,她们的子宫正被一根粗头铁棍贯穿,子宫内脏的撕裂感让她们痛不欲生。他们眼中含着泪水,这是一种生不如死的体验,却不停的激发着她们生存的欲望。

    苏靖抬头,看着大屏幕上精确记录的两个人的血压,心跳,脉搏。那决定了谁是这场游戏的胜利者。胜者将会为自己的老板赢得这场赌局。是的,少女们的痛苦对于一些人来说不过是场赌博游戏。

    而谁胜谁负对苏靖来说意义早就没那么大了,因为无论如何,他的姐姐苏安都注定会死。因为她只不过是肉畜,甚至不如肉畜。肉畜的肉还会被自己的主人,或者买主吃掉,而她的肉,很可能是拿来喂狗的。在姐姐之前,已经吊死六个肉畜了。老板们可不会吃这么多。对赌博的老板来说,她只是这个奢华世界里的一个玩具,还是一次性的那种。至于她的肉,老板家的那几只藏獒可是经常啃女人蹄子的。

    。

    想到那几只藏獒,苏靖好像条件反射一样,一阵肉疼。仿佛自己正躺在藏獒们的狗食盆里被几只狮子一样的恶犬撕咬分食。

    她可是亲眼见过那几只藏獒分分钟撕开自己亲妹妹的肚皮,那还是她亲自把妹妹绑起来,送到藏獒院子里的。她清楚的记得妹妹那急促的呼吸不停的在她耳边回向,迷蒙的双眼充满情欲的看着那些恶犬。当她躺倒在院子中间时,两腿间的桃花源早已泛滥,按耐不住的藏獒们已经开始不安的冲击铁链。于是就在被一圈巨兽包围的院子中,苏靖将手指探入妹妹的阴部。妹妹瞬间就潮吹了。带着微骚的淫水喷了她一脸。苏靖拼命的啃咬着妹妹的桃花秘境,用尽全力的抓着妹妹的乳房。直到精疲力尽。在环绕着恶犬的地上,她们经历了一生中最疯狂的高潮。

    最后她亲自用刀在妹妹那白净的肚皮上打了个十叉,让血液在腹部蔓延,以便这些牛犊一样的獒可以第一时间找到正确的位置。那些两天没吃到肉的恶犬在撒开锁链的一瞬间就把妹妹扑进怀里,不负众望的撕扯开妹妹柔嫩的小肚腩。那层薄薄的柔脂凝肌,只在一瞬间就被钢锯一样的牙齿撕咬成碎布,肌肉也混着鲜血乱成一团。但鲜活的内脏才是藏獒的最爱。就像扯开热腾腾的包子皮,来吃里面的肉馅一样,藏獒们争抢着从妹妹的腹部掏出肠子以及内脏吃。妹妹被捆住手脚躺在地上,亲眼看着藏獒吃狗粮一样,不停的把沾满血肉的狗嘴伸到自己肚子里扯出自己体内不知名的器官,血液混着热气沸腾的肠子脱出体外,被巨大的猛兽你撕我抢。妹妹被撕扯的失去自我,左右晃荡。藏獒们用狗爪子按住妹妹的大腿,把肚子上的皮肉撕的更开些,以便吃到更深层的东西,直到它们扯掉乳房,咯吱咯吱的啃着肋骨,咬破了腹腔膜,掏出心肝脾肺,妹妹才彻底死去。当妹妹的肚子变得空荡荡后,藏獒们又撕下她水滴一样的漂亮乳房,用宽厚的大爪子按在地上,撕扯着吃掉。大腿也被藏獒们撕扯的七零八落。最后整个身体都被几只藏獒扯成好几段,头也被啃的只剩骨头。一个少女不出一会就成了一片碎骨。妹妹没有躲避没有痛哭,更没有惨叫。她从头到尾都是微笑,忘我的迎合着那些藏獒。

    她叫它们獒主。

    而她则被林董按在桌子上,一边看着妹妹被撕开,一边被林董插入。

    她忘情的呻吟,只有在这个时候林董才会有兴致干她。

    苏靖回想着以往,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下体又喷了好多淫水。每一次,自家的姐妹被她亲手处理掉时她都会潮吹的不能自己,事后即便想想也能获得高潮。

    现在她身体不停的颤抖,不受控制,面对姐姐的死亡她的情欲高涨,下体不停的分泌着爱液。无论什么都可以让她产生性高潮。曾经的一幕幕经历在她的头脑里转来转去。她在幻想中不停潮喷好像自己已经完全成了一个下贱的母兽。她没有穿内裤,爱液阴湿了她的丝袜,让她的双腿都黏黏腻腻的。她相信,现在只要来个人轻轻的在她的桃花秘境上摩挲两下,她就能潮吹掉自己的所有力气。

    女人,在死亡面前还真是义无反顾。她这样嘲笑着自己,身体仍然情欲高涨的燥热着,只可惜现在在绞索架上的不是自己。她多希望自己也可以享受这致命的高潮。当然这不会太久远了。苏安是她最后一个亲人,她很清楚,林董喜欢的并不是她的厨艺,只是她那种处理掉自己亲人时欲罢不能的样子而已。现在只剩下她自己了。林董再也没有留着她的理由,恐怕她的末日就在眼前。

    他无奈的摇了摇头。双腿已经发软到快要无法站立。把自己奉献出去真的这么好吗?自己还真是个下贱坯子。

    这时候,甲子艾过来拍了拍苏靖的肩膀。这个动作把她拉回到现实。“准备处理女畜。”

    “哦,好。”苏靖魂不守舍的迎合着。双腿之间爱液已经不受控制的潮喷了。

    她差一点就跪在了地上。

    再看大屏幕上,白人女孩的心跳已经超过170了,姐姐的心跳更是达到了200.而她们的血压却在极速的下降着。

    “开始大出血了。”台下一些人议论着。

    “子宫彻底被撕下来了。”另一个人说。

    苏靖也看向台上。

    两个女孩的阴道里顺着铁杆先后开始向外冒血。血液顺着铁杆向下蔓延。滑腻的铁杆变得更加便于穿刺。于是向身体内挺进的速度更快。很明显,两个女孩的大限到了。

    通常来说,绞刑和穿刺,都是用来屠宰女畜的手段。

    而一般接受绞刑的肉畜通常是支撑不过一分钟的。甚至有些绞刑可以瞬间拉断女人的颈椎达到秒死的效果。

    如果用这种方法来赌博,就相当于打扑克玩抽牌比点大一样无趣。而且赌一晚上估计要死几十个女人。

    至于穿刺,因为穿刺杆和厨师的关系,区别很大。过于锋利的穿刺杆可以轻易的刺穿心脏等等脏器,不锋利的又可能造成撕裂伤,内出血。而一个成功的穿刺,女畜甚至可以在穿刺杆上活过一天。

    不过现在,把两种屠宰方法结合起来,就变成了一种酷刑。

    这个绞刑台是经过巧妙设计的。女孩脖子上的绞索只承受女孩50%的重量,一旦超过就会下降。而下面的穿刺杆有两米高,是圆头无尖的。女孩剩下的一半体重就要靠这个插在自己阴道里的穿刺杆来维持。

    而圆头的铁棍,会因为女孩自身的重量慢慢的撕裂子宫,穿透内脏。

    女孩会在这双重痛苦中慢慢的死去。

    这个过程通常会持续5分钟到一个小时左右。

    今天的两个女孩已经在上面坚持了20分钟了。

    很明显,铁棍在姐姐的身体里撕开了子宫,造成了大出血。

    姐姐那美妙的的双眼开始翻白,大张着嘴,俏皮的吐着香舌。两个圆润白嫩的奶子随着身体抖动一颤一颤的更加的撩人。修长的美腿再也无法夹紧铁棍。勒住粉颈的绳索不停下降,铁棍长驱直入。终于穿过所有内脏把她顶了个对穿。铁棍把姐姐脖子顶出了一个鼓包,却被绞绳卡住。

    姐姐的脸憋成了紫色,嗓子里发出咯咯的声音。

    姐姐要输了。

    而这时那个白人女孩,明明还可以坚持,身体却怪异的抖动几下,停止了呼吸。

    姐姐的铁棍也一下子突破了脖子的舒服,从姐姐的嘴里穿了出来。

    前后只差了几秒钟,姐姐赢了!

    “哈哈哈哈,这次我又赢了啊。”林董笑着说。

    “林董,你这次的肉畜质量不错。这个妞体力真是超群啊。”旁边的马董附和着。

    林董旁边跪着一个颇有些姿色的女人,穿着得体的l套装,齐耳的荷叶头显得很是干练。她半低着头,双手在胸前托着,手心里散落着烟灰。

    林叔吸掉最后一口烟,并没有往女人手心里丢,而是按在女人的乳房上,女人并没有喊叫,她仍旧安静的跪在那里。但是从紧绷的身体上可以看出他正在承受痛苦。林叔在她乳房上左右撵了撵,把烟蒂丢在她手心,然后摆了摆手,让她退下去。

    “那么咱们继续吧。”然后招了招手。

    而这时,甲子艾过来在林叔耳边耳语几句。

    林叔啪的拍了下桌子:“妈的,他管不好儿子却让我来擦屁股。”

    然后又想了想。转身对马董说:“马董,不好意思,今天只能先到这里了。

    咱们回头再来玩。”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