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版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 手机阅读

龙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名媛圈

【名媛圈】(10)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名媛圈·第十章·朵兮的秘密2019-8-1作者:春多忆侣声阳光传媒集团的规模,比我想象的要大。当前网址随时可能失效,请大家发送邮件到 ltxsba @gmail.com 自动获取最新地址发布页

    公司处在京城三环线边上,算是值钱的地界儿了。

    我的办公室面积要比我租的整个房子还要大,真是豪气。

    不过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我欠了林晓菲一个大人情,她到底想要什么呢?今天是董事见面会。

    一大早,梅璇把我拉了过来,一路告诉我今天需要做什么。

    “老板,今天你得做个简单的发言,给大家鼓鼓劲。有什么应酬回头我整理一下。”

    “当老板还用干这个?不就是平时凶点儿,闲的时候打打高尔夫什么的,不就得了?”

    “老板,那可不是。你得把公司经营好。本来公司一下就亏空了2000万,你再不好好打理,哪行?最好找个代理人,以便你平时不在,有人帮你打理公司。我是你的生活秘书,工作的事我没接触过,短时间干不来的。”

    “啊——,还不错,别总用手——再湿一点。”

    梅璇伸出舌头,把一滩唾液涂在我的鸡巴上,然后用舌头垫起,小嘴包住,一点齿感都没有。

    我得承认,梅璇口交的技术比我预计的要好得多。

    最重要的是,她舔弄起来很仔细认真。

    梅璇是天生的秘书,做事认真,不敷衍,这是我最欣赏她的地方。

    “那我找个代理,靠谱。”

    我用手用力按住梅璇的头,鸡巴使劲顶了两下,问道:“有推荐的吗?”

    梅璇吐出鸡巴,喘了一口气,道:“倒是有一个。人事部的总监王晚晴应该可以胜任。”

    “女的啊?”

    “对!”

    梅璇撸弄着我的鸡巴,说道:“首先得是级别在总监级别的,才能胜任,能力突出,威信较高;其次一定要是个女的,男的野心太大,怕背着您另立门户,而且男的掌权,乱搞男女关系,也对您的公司影响不好。”

    “也是,多大了。”

    “三十七八吧,在公司入职了十六年,从基层干起的,没有什么背景,好控制。最重要的是,这个人很正直,处事公正,在公司有口皆碑。”

    “哦。”

    我伸手将电话取到,拨通了人事部的电话。

    “现在就来啊?”

    梅璇噘起了小嘴:“弄了这么久,您跟王总监一谈事,又得重新来。我的手都快断了。”

    “谁要你用手了?”

    我笑着说:“再说,谁要你从新来?在下面不许起来,露头了影响可不好。”

    梅璇不敢吱声,小嘴包的却更加紧了。

    过了一会儿,敲门声响起。

    “进来!”

    “王总,您找我?”

    我抬眼一瞧,呦,还是个美女!王晚晴踩着一双白色高跟鞋,穿着一条黑色包臀裙,上身是一件短袖红色女士衬衫,衬衫领口稍低,在蕾丝花边丛中露出一片雪白。

    两条修长的美腿被黑丝包裹。

    王晚晴身高有1米68,因为体型偏瘦,所以显得十分高挑。

    王晚晴腰板很直,挺着傲人的胸脯,显得气质高贵,十分自信,盘起的长发乌黑秀密,给人以干练的感觉。

    一眼看去,王晚晴与万花玲一样,也是看不出年龄的那种女人,皮肤保养的光滑细嫩,白里透红。

    虽然白嫩可人,但身上散发着一种轻熟女身上特有的韵味。

    我用鼻子嗅嗅,王晚晴身上喷了一层澹澹的香水,增加了几分妩媚。

    “王姐好,我年轻岁数小,王姐别跟我这么客气,请坐吧。”

    顿时尴尬的气氛少了不少,王晚晴在沙发上就坐,腰挺得直直的,有点正襟危坐的意思。

    “王总您快别这么说,你是上司,我是员工,您有什么事,尽管吩咐。”

    “王姐,我打理公司没有经验,想让您帮忙——”

    “您的意思是——帮您挑个懂事一点的秘书?”

    “不是。”

    我笑着摇摇头。

    “您想调我来做您的工作秘书?”

    “也不是。”

    我笑道:“我想委任王姐做我的副总,帮我全权打理公司。”

    这时,梅璇在我办公桌下吸弄的速度明显加快了,一阵阵快感流遍全身。

    王晚晴眼神明显兴奋了一下,之后又黯澹下来:“王总,我没有这个能力,请您再物色物色其他人吧。”

    “王姐不愿意高升一步吗?”

    “我一个女性,气场不足,副总这个位置适合一个男士来担当。”

    说完王晚晴抬起身便要往外走:“王总没有别的事,我先走了。”

    “别啊,王姐——”

    “王总不方便起身,就别送了。”

    王晚晴笑脸顿时消失了,对我冷冷地说道:“王总,我有丈夫,有家庭,请您不要为难我。”

    说完就离开了。

    我靠在椅子上,低头看着笑嘻嘻地梅璇,道:“都怨你!好好的,怎么突然来劲了。”

    梅璇站起身,对我道:“老板,我也是在考验她,如果她定力不强,就不值得用。她发现桌下有人,一定会认为老板在打她的主意。如果她愿意给,老板才危险了。”

    “哦。”

    我笑道:“心急吃不了热豆腐,小璇子够机智!来,老板奖励奖励你!”

    说罢,我站起身,将梅璇翻过身,扯破她的黑丝袜,拨开她粉色蕾丝边的小内内,提枪便上。

    “老板喜欢就好——啊——啊——好舒服——”

    晚上,我惊喜的发现,梅璇将我和阿健的对门租下了,她说,她是生活秘书,要住的离我近一点。

    我问她,那为什么不跟我住一张床上,梅璇笑嘻嘻地说道,因为她只是秘书。

    多乖巧!梅璇在分别时,还送了我一个十字架,告诉我上面有我的实时位置,如果有需要,按下十字架头上的警报,她会很快出现在我身边。

    另外,十字架的头是钨钢的,十字架带与十字连接处的横带,加上十字,呈士字型,正好是个指锥,威力巨大,遇险时可以防身。

    我接过来,感觉自己也没个信仰,戴在脖子上不方便,就多在手臂上绕了两圈,变成了一个手链。

    还挺美观。

    推门进屋,阿健搂着梁娇娇在看电视,搂着人的手,都从上面伸到了梁娇娇的白色雪纺连衣裙里。

    见我进来梁娇娇赶紧挣开,对我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回来啦?洗衣机我用着哩,你要洗衣服,得等一会儿。”

    阿健道:“不对呀,今天你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健身房现在人正多啊。不会让人辞了吧?”

    “啊,不干了。”

    我澹澹地说道。

    “我操!一个月加提成1万多的工资,说不干就不干了,除了这个你还会干吗?那得小姑娘还特别多。”

    阿健说道:“告诉你啊,你要没钱了,房租时间短还好说,时间长了,我也帮不了你。当前网址随时可能失效,请大家发送邮件到 ltxsba @gmail.com 自动获取最新地址发布页”

    手机看片:lsjvd.我笑道:“你忘了昨天有个小丫头叫我什么了?”

    阿健从沙发上跳起:“我擦,逗我呢?哪找的鸡玩角色扮演?还真把自己当老板啊!告诉你吧,这年头,当老板容易破产!你要扮演得扮个更牛逼的!娇娇,你该叫我什么?”

    “领导!”

    梁娇娇笑了笑,使劲亲了阿健一口。

    “拉倒吧,领导现在最担心受怕,不知道打老虎拍苍蝇有多厉害吗?”

    我甩下一句话,不等阿健废话,我就进了屋。

    今天回来得早,我要好好休息一下,叫份外卖,来两口鲜啤,哈哈。

    这时候,我的电话响了。

    是柳文心。

    “宇哥?”

    “文心啊,有事吗?”

    “我来你的健身房了,他们说你不在健身房里干了,你去哪儿了?”

    “我去别的地方打工了。有事吗?”

    “你要是没地方去,我给你找找人吧,我爸爸认识人多。”

    “不用,不用。”

    我问道:“你一定有什么事吧?说吧。”

    “想——想约你出来吃个饭,怎么样,吃了吗?”

    文心说话柔柔弱弱,似乎有点犹豫。

    “那好,我请你就行,你挑地方吧。”

    “不,不,我请宇哥。”

    文心说道:“你来熙姣汇的画心茶坊,我们边吃边聊。”

    “好。我得半小时,咱们约7点。”

    半小时后,我来到了画心茶坊。

    画心茶坊是个喝茶、吃简餐的地方。

    画心,就是话心,说话聊天嘛,所以这里都是一小间一小间的包房,虽然没有门,但都有小花帘隔着,方便情侣聊天、见面,甚至搞些暧昧的小动作。

    文心把我安排在这里,有点意思。

    我掀开花帘,有点惊讶——柳文心是带着魏朵兮来的。

    “宇哥——”

    文心见我站了起来,打了声招呼。

    柳文心穿着雪纺大花连衣长裙,黄白色为主,十分素雅干净,带着一个天蓝色发卡,把长发卡在耳后,显得干净利落。

    嫩白的肤色,透着整个人大家闺秀的气质。

    朵兮低着头,稍稍抬起,撞到我的目光,随机收起,小声道:“宇哥——你,你还好吗?”

    朵兮穿着一袭白色百褶长裙,妆容比以前略浓,也是为了掩饰憔悴的样子。

    我喜欢的豆沙红唇釉,加上她白皙的皮肤,显得仙气十足,跟那天双眼无神的朵兮完全是两个人。

    “咱俩不是前两天才见过面吗?我好不好,你不知道?”

    朵兮低下头。

    “宇哥,你们聊。”

    柳文心说道:“我去点点吃的。”

    “文心,你别走。”

    我说道:“按铃就行。你们吃,我就不打扰你们闺蜜叙旧了。”

    我转身就要走。

    “宇哥!别走!”

    文心离我比较近双手挽住了我的胳膊,往回拉着。

    “文心,朵兮现在成什么样了!你是她闺蜜你不知道吗?你俩以前不是形影不离吗?我相信朵兮现在已经很少跟你在一块了吧!她很忙啊!忙什么呢?魏朵兮,你说,你最近忙什么呢?”

    朵兮低着头呜呜的哭了起来。

    “文心,你这么冰清玉洁的女孩,千万不要被她带坏了!离她远一点吧!”

    “宇哥!”

    文心哀求道:“你冷静一下。”

    “魏朵兮,你自己说,你现在都他妈成什么了?什么人都给上!也不怕得病!”

    我对着哭泣的朵兮疯狂的发泄着我的不满,似乎要把分手后的悲伤,全掏出来给她俩看:“文心,你要不要看看朵兮的另一面!我这儿有小视频,绝对大开眼界!”

    哗!一杯温茶倾在了我的脸上。

    是柳文心泼的。

    “宇哥——你别再伤害朵兮了。”

    文心说道。

    我也冷静下来,坐在了朵兮对面。

    “说吧,为什么?”

    我盯着朵兮问道:“为什么离开我?”

    朵兮哭得更凶了。

    文心说道:“宇哥,朵兮精神上被折磨得已经崩溃了,她觉得无法面对你,但前两天看到了你,又忍不住来找你,想把事情的来龙去脉解释清楚。所以她让我约你。我也是刚刚知道朵兮经历了这么多——”

    “到底发生了什么?”

    文心道:“朵兮在与你分手之前,在学校,被学校里的一个小混混给迷奸了,还拍下了视频。这人叫程航,是远程集团未来的继承人,家里有钱有势。她迷奸了朵兮,威胁朵兮,如果她敢说出去,就绑了她全家,如果私自找你,就杀了你。程航手里有一种性药,你也见识过了,服用者,性欲旺盛,会慢慢失去自我,一开始可能还会有点意识,服用次数越多,剂量越大,越容易对精神系统造成损伤。我带朵兮去医院看过了,大夫说,这要可千万别服用了,再用几次,恐怕伤害就不可逆了。”

    “我操!还有这事!”

    我愤怒的攥起拳头,满眼冒火,想想朵兮,一股怜悯之心,涌上心头。

    “这么说,朵兮是为了我,不让我受伤害,才离开我?”

    朵兮一手捂着脸,一手支撑着膝,早已泣不成声。

    豆大的眼泪从她修长的手指缝中滴落。

    “朵兮知道,如果再被强迫服药,她就得死在程家——”

    文心抱起朵兮,朵兮把头靠在文心身上:“她本来不愿意把我拉进来,但实在不行了,只能告诉我真相。我想通过我爸爸的关系,保护朵兮。但首先,我要先让你知道,朵兮很爱你,不想你误会她是个贱女孩儿。”

    我绕过桌子,坐到朵兮身边,轻轻地挽起她的手。

    朵兮却如被烫了一样,哭着对我说:“宇哥——对不起,我脏了!”

    “不,朵兮!我是你第一个男人,就要对你终身负责!男人有两大仇恨,杀父之仇,夺妻之恨,程航,我要废了这小子!”

    “宇哥!”

    朵兮扑在我怀里,我紧紧拥着,还是那样柔软,那样温暖。

    “你们聊,我去点菜。”

    文心觉得有些尴尬,便主动出了包间。

    包房里只剩下我和朵兮,我抱着她,一动不动,朵兮轻轻说了一句:“宇哥,你别让我离开了好么?”

    “好!”

    我答应着。

    我得承认,虽然我操过林晓菲、程颖这样的绝色姨侄,也操过绝色双胞胎,甚至是校花文悦,明星秋映月,小骚田媛,还有极品秘书梅璇等等众多极品美女,但最有感觉的,还是我的朵兮。

    朵兮是我的初恋,是我的性启蒙伴侣。

    她知道我是个英雄,也知道我是个屌丝,她愿意陪我贫穷,也能陪我富贵。

    看过了繁花似锦,朵兮还是我最深的羁绊。

    “宇哥——”

    朵兮小声试探着问我:“亲亲我吧。”

    我顺势让朵兮枕到我的腿上,我低下头,深吻起朵兮,朵兮的香舌像一条游走的鱼,在我的嘴里翻滚。

    我按捺不住兴奋,趁着柳文心还没回来,我一手抱起朵兮,把她抬高,一手掀起她白色的裙子,在她的蕾丝内裤上滑动。

    朵兮呼吸渐渐急促起来,小嘴中的舌头也更加有侵略性。

    从她的鼻腔中透出丝丝轻吟。

    我把手进一步伸进她的内裤,抚摸着、轻拔着她蓬松的阴毛。

    我伸出中指和无名指,刚刚想顺着淫水帮朵兮挖一挖——“宇哥!不好了!”

    柳文心掀起花帘,看到如此香艳的场景,羞羞的转过身,说道:“程航带着几个西装革履的保镖径直奔着这边来了!”

    我站起身,示意文心进入到包房。

    朵兮吓得蜷缩在角落里,惊恐的眼睛无神起来,失声叫道:“宇哥!宇哥!

    你快跑!”

    一瞬间,我的眼睛湿润了。

    这时几个黑衣保镖向我走了过来,之后一个小个子奶油一样的小子,凑到前面来。

    “魏朵兮!我说什么来着?你他妈的还敢见这小子?”

    我一打量,这小子顶多也就1米70,瘦瘦的,娘娘的,嚣张起来倒也挺厉害。

    不过他后面那几个大汉可都是练家子。

    我狠狠地看着程航,心理酝酿着杀气。

    程航因为有后面的几个保镖罩着,似乎有恃无恐,一晃一晃的走近我。

    我把手背后,将梅璇送我的十字架指锥握在手里。

    程航见我背着手,狠狠的盯着他,有些不自在,挥拳向我的脸打来,我动也没动,反倒是程航往后试探性的退了一步。

    “魏朵兮,你前男友有点意思啊,是他妈一个呆子吧!”

    程航继续喊道:“你跑不了,我知道你在包房里,我在你手机里安了gps定位,哈哈,跟我回去吧,省的受苦!”

    “让开!”

    程航对我冷冷的说道:“你他妈在不让开,我不客气了!”

    这是朵兮哭的更厉害了。

    我忍不住了,为了不致命,我松开手锥,一拳把程航打倒在地,几个大汉冲上来,我握住指锥,比在压在我腿下的程航的眼睛旁。

    “小子,你把我的朵兮伤害成这样,我要你两只眼睛,不过分吧!”

    我大声对那几个大汉喊道:“都别过来!我不管这小子是谁,你们往前一步,我就把他眼睛戳瞎!”

    “你敢!”

    还挺嚣张。

    我用力按住这小子的头,指锥使劲一戳,扎在了程航的耳垂上,透过血肉,指锥在地上也戳出了一个小孔。

    “啊!啊——疼!”

    “操你妈的,你还闹疼,老子的女人让你糟蹋了,这笔账怎么算?”

    我一手按住程航的头,一手脱下鞋,用鞋底用力抽着程航的脸。

    “别打别打!”

    程航喊道:“你们赶紧报警啊!”

    “对!报警!我倒要看看迷奸女大学生是什么罪,得他妈判几年!”

    “行!你狠!”

    程航笑道:“你等着,你弄不死我,我就弄死你,弄死魏朵兮!”

    “啊!”

    我一声不吭,在程航的耳朵上又插了一个血窟窿。

    “你他妈的疯了!”

    “操你妈的,你觉得你冤是吗?不是你找我麻烦来了,而是我他妈的找你报仇来了,你丫懂吗?”

    我手起刀落,程航耳朵上又是一个血窟窿。

    “啊——!疼疼!大哥,大哥,哎——我服了!别来了——别”

    “我现在问你什么,你就说什么,说错一个字,一个洞!”

    “大哥,别——我错了,真错了!”

    “你还找朵兮麻烦吗?”

    “不找了,不找了!魏朵兮你带走,我不要了。”

    “你还找魏朵兮家人麻烦吗?”

    “不找了,不找了!”

    “你说话算数吗?”

    “我说话不算数我就是小王八!”

    “行!”

    我喊道:“文心,你把朵兮带你那里去。安全了给我来个电话!”

    “我不走,宇哥,要走一起走。”

    朵兮还是挺仗义的。

    “文心!赶紧!”

    柳文心拉着朵兮从包房出来,程航看到居然还有一个女孩儿,有些吃惊:“我去,还有一个妞!哎呦!”

    柳文心拉着朵兮从他身边走过去的时候,狠狠地用脚踢了一下程航的裆部,给她闺蜜报仇。

    “哎呦,臭娘们!”

    程航骂了一句。

    5分钟后,柳文心给我来了个电话,说她和朵兮安全了。

    我松开腿,任程航挣开,澹澹的说道:“别说哥不给你发泄的道儿,既然放了朵兮,你们冲我来。”

    “操你妈的!”

    程航捂住耳朵,一脚踹过来。

    我一闪过,一拳给程航撂倒了。

    “尼玛,放了魏朵兮,你还还手?”

    “谁说不能还手了,傻逼!”

    我一脚把程航踹到一边。

    “你们几个愣着干嘛?干他!”

    来的保镖一个比一个精壮,接了两三招,我便招架不住了。

    我蹲在地上抱住头,心想,这下他妈完了,被打是小,耽误了考试就这么输了,可是大事。

    奇怪的是,当我束手就擒的时候,却没人再碰我一下。

    确切的说,是没人敢碰我一下。

    “程航,长本事了。”

    这个声音冷冷的,却带着一点媚,分明是花姐的声音。

    “花姨——”

    我抬起头,看到花姐身后站着朵兮和文心。

    “花姨——”

    程航的声音有点颤抖:“我不知道,这小子竟然入了姐妹会。”

    “他还不算入会。”

    花姐笑道。

    “那就好办了!你们几个把他带走!”

    花姐脸一沉,凛冽的说道:“虽然没入会,但他算是我的人。你再动他一下试试?”

    花姐一招手,朵兮和文心将我扶起,心疼的望着我。

    “花姨,你看,王宇把我的耳朵打了3个洞!这笔账怎么算?”

    “你把朵兮糟蹋成那样,我他妈应该给你肚子来三大窟窿!”

    我大声喊道。

    花姐示意我不要说话,笑了笑,道:“你不是一直想打耳洞吗?怕疼,没打,这回好了,王宇给你免费打了三个。花姨那里有副耳钉,红黄蓝三色钻石,正好配三个洞,伊丽莎白二世戴过,你爸爸从比利时,花600万欧拍回来送我的,我转送给你,回头花姨让人给你送去。”

    我感激的看了一眼花姐。

    花姐笑道:“你们年轻人不要整天打打杀杀的,做个朋友合作不好吗?”

    说完带着我和朵兮、文心离开了。

    我们随花姐上了楼下停着的加长版的林肯。

    “今天的事谢谢花姐,钻石的钱回头我想办法凑给花姐。”

    我说道。

    “小钱,不用。你这孩子很仗义,我很喜欢。花姐早年也是混江湖的,喜欢仗义的年轻人。”

    花姐一笑,精致的小脸完全看不出岁月的痕迹,依据早年,反倒显得很不得体。

    “花姐,你怎么知道我在这儿有事了?”

    “谢谢程颖那小丫头吧。”

    花姐笑着说:“她知道程航带人去找你们了,便向我搬救兵。”

    看来程颖和程航并不是一路人。

    过了一会儿,车子在红枫国际酒店门口停下了。

    花姐笑着说:“这家酒店是我名下的,我已经打好招呼了,你们今天就在这里休息一下吧。朵兮的事,我之前并不知道。不过你放心,今后他不会再来招惹你们了。”

    “哦,对了——”

    花姐笑道:“今晚玩的不要太晚哦,别耽误了几天后的考试。”

    朵兮和文心脸一红。

    我傻笑了笑。

    半小时后,我们在红枫酒店中开了两个房,我一间,朵兮和文心一间。

    来到房里,我冲了个澡,一扫疲惫。

    看了一眼电话,梅璇有几条电话留言,我给她回了一句,告诉她今晚我在外面过夜。

    梅璇也没多问。

    我又给程颖打了个电话,程颖俏皮的告诉我,程航和自己是同父异母的兄妹。

    他一说我就明白了,想必程颖与程航为了家产,未来终有一斗。

    红枫酒店是个5星级宾馆,花姐给我们留的,是最好的总统套间,房间很大,是里外间。

    外间大厅留白很大,铺着红色印花地毯,中间正对着床的位置摆着一架白色的大钢琴,整个房间装潢豪华,是欧式风格。

    接着,我躺在里间的床上,静静地等待。

    过了一会儿,房门有人轻轻敲了两下,不仔细听,都不会听见。

    “门没锁,来吧!”

    门开了,又关了。

    似乎没人进来一样。

    我躺在床上,不能直接看到门,只听到窸窸窣窣的脚步声。

    让我惊讶的是,朵兮不是一个人来的。

    “文心?你这是?”

    朵兮和文心每人围着一条白色的浴巾,赤裸着脚丫,头发湿漉漉的,想必是刚刚洗完澡。

    柳文心一直低着头,羞红了脸。

    文心身高172以上,是个典型的模特高女,而朵兮略矮,也有168,两人身材修长,都是女神级别的美女,一起站在我的面前,我有点小激动。

    “文心是自愿的。”

    朵兮小声道:“她还是个处女呢,你要温柔哦。”

    朵兮和文心同时一松手,浴巾从她们光滑的胴体上滑落,白嫩的皮肤好似两道圣光,细长的美腿让我如痴如醉。

    “朵兮、文心,你们都好漂亮。我怎么配得上你们?我——”

    “宇哥,你是我们心中的英雄!”

    朵兮向前走了两步,坐在了大钢琴前的皮凳上,十指跳跃,清缓优雅的钢琴曲沁入耳中。

    “alaysithe!久石让的曲子。”

    跟着曲子,柳文心翩翩起舞。

    因为曲子舒缓悠扬,文心选了一支民族舞。

    只是地方还是略小,跳来跳去不方便。

    我刚洗完澡没穿内裤,既然她们那么坦然,我也走下床。

    文心见我走向她,害羞的冲我笑了笑。

    继续跳着舞,旋转着,跳跃着,时而跳起来个一字马,让我能看到她粉嫩的小穴。

    冰山美人,今天看来要把积蓄的热情,全部展示给我了。

    我向前挺了一步,捉住了文心,文心没有挣扎,温顺的依偎在我怀里,像个小猫,任由我爱抚她鲜嫩的乳头。

    文心的胸没有朵兮的大,但乳型很好,很挺,加上肌肤白嫩,别有一番风味。

    “文心,你真的愿意吗?”

    “嗯,宇哥,我喜欢你很久了。”

    文心害羞的笑了,闭上了眼睛。

    我知道,她是要我吻她。

    我把嘴唇轻轻贴在她的嘴唇上,文心明显一点经验都没有,那我就轻轻地用舌头撬开了她的嘴,吸住了她的小舌。

    “嗯嗯——”

    好在文心懂得配合,愿意与我激吻。

    文心睁开眼睛,对我倾城一笑,接着乖巧的蹲下,为我舔了舔肉棒。

    文心的技术很差,齿感强,好在她没有恋战,转过身,将1米多长的腿搭在了钢琴上,粉嫩的小穴对着我。

    “宇哥,要了我吧,我也想像朵兮一样快乐。”

    我蹲下,轻轻地舔吸着文心的小穴,将它浸湿,然后提枪,轻轻地往前挪动,一点一点的突入。

    “啊——”

    文心强忍着不出声,但还是呻吟了一声。

    腿根处,红斑点点。

    我随着朵兮的钢琴曲节奏,温柔地抽插,文心越来越兴奋,越来越快乐。

    低吟声渐渐变成了低吼,低吼声渐渐变成了呼喊。

    我将渐入佳境的文心抱到床上,让她休息。

    回头,朵兮看着我幸福的笑着,我拉过朵兮,也把她抱到床上。

    “宇哥——”

    朵兮拿出一只避孕套。

    “朵兮,你知道我不喜欢这个。”

    “可是,我怕你——”

    “朵兮,没有可是。你在我心里永远都是纯洁的、神圣的。就算天下的人都嫌你,我不嫌弃你,天下的男人都讨厌你,但我爱你!我现在就要你!就要给你快乐!”

    说着,我深深插入,朵兮摇晃着腰肢,迎合着我,她想取悦我,补偿我,想尽办法让我快乐,这样的女孩,我哪里找呢?换了几个姿势,抽插了朵兮近1小时,文心刚刚缓过神来,我抬起文心的两只长腿,架在我的肩上,轻轻地插了进去。

    文心一声低吟,那样销魂,那样快乐。

    朵兮爬过来,骑在了文心的身上,来到我对面,伸出舌头,我也伸出舌头与她的舌头斗了起来,缠在了一起,同时,两手去抓朵兮的一对大白兔。

    真是个美妙的夜晚!就这样,朵兮和文心,倾尽全力取悦我四个小时后,我将滚烫的精液射在了文心和朵兮的脸上。

    朵兮十分高兴,带着笑意,沉沉睡去。

    我也很累,左边搂酣睡的着朵兮,右手搂着一脸幸福的文心,困意渐浓。

    这一晚,两女贴的我很紧很紧,我知道,在我身上,有她们最缺少的安全感。

    生活中也好,床上也罢,我是她们心中的英雄。

    (未完待续)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