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版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 手机阅读

龙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叔控淫娃

叔控淫娃(06)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六、隔壁的装修工人偷看我自慰2019-05-31邻居好像准备添丁了,他们暂时搬走了,进进出出的就四个装修工人,他们的髮型、身材等外观也很容易辨认,四个之中肌肉最粗壮的叫阿明、剃光头的叫阿志、全身都是刺青的叫阿伟,留着一把长髮的叫阿雄。当前网址随时可能失效,请大家发送邮件到 ltxsba @gmail.com 自动获取最新地址发布页

    而我每天放学回家,都会闻得到这些工人叔叔的浓烈汗味,一瞬间就勾起我的淫念,回到家时整个人都已经恍恍惚惚的要马上脱内裤自慰。

    这天是学校假期,一大早隔壁又在工作所以我也被吵醒了。

    只是出去买早餐时看到隔壁几个大叔在半裸上阵,阿伟赤膊在走廊抽烟的样子更是令这些成熟男人的魅力倍增,瞬间令我陷入了他一边抽烟,一边让我在他胯下吸吮肉棒的幻想。

    我吃着三明治的时候,左手已不由自主地伸到双腿之间轻轻抚摸着。

    “嗯~好想要……”

    我吃完早餐后再也忍不住体内的慾望,把内裤扒掉后,张开双腿,掀起短裙就自慰起来。

    “嗯啊啊大叔啊啊啊~~”

    我忘情地抠弄着早已湿得一塌煳涂的小穴,以为门窗紧闭,所以就放肆地呻吟着。

    谁知道妈妈在上班前消毒厨房后,习惯性地把那对外的窗户全开,好让清洁剂的气味尽快挥发。

    因为我家是开放式厨房,在走廊的人只要身高足够,是可以通过这扇窗把我家中的佈置一览无遗。

    “啊呀呀大叔摸我吃晓雨的小穴”

    “嗯嗯最喜欢大叔了”

    就在我沉浸在淫慾时,那扇窗户外面,多了四双眼晴。

    “哇这……”

    阿雄看到屋内少女的痴态,忍不住内心惊讶之情。

    “别这么大声!这妞儿发现了的话就没得看了!”

    烟不离手的阿伟马上盖住他朋友的嘴巴。

    “这妹子的奶子比想像中还要大啊。”

    说话的是阿明。

    “长得那么清纯,原来裡面也是个淫娃。”

    阿志说道。

    “她大叔前大叔后的浪叫着,不会是想着我们吧。”

    阿雄说道。

    “你别想太多了,该是这妞儿有个大叔炮友吧。”

    阿志道。

    “你们谁忍不住犯了强姦的话,我可保不了你们啊。”

    阿伟道。

    “嗯啊啊肉棒想要大叔的肉棒”

    我淫慾高涨,忍不住爬上饭桌,要拿水果盘子上的香蕉自慰,虽然我眼中只有“肉棒”,但双眼的馀光也看到厨房窗外有一团黑影,那团黑影在我移动的瞬间消失了,我这才发现原来厨房的窗没有关上。

    “莫非他们在偷看……?”

    想到这裡,内心不但不抗拒,反而很兴奋,便挑了一根最硬的香蕉,缓慢地插入湿漉漉的小穴。

    “啊啊啊~~~”

    香蕉撑开小穴的瞬间让我淫荡地叫了出来,右手前后前后地移动,香蕉就在小穴进进出出。

    “啊啊哦啊大叔的肉棒在小穴裡面了晓雨跟大叔合体了”

    我一边干着自己,一边把眼睛眯成直线,再偷看窗口,果然是隔壁的装修大叔在偷看。

    “原来还没被发现……”

    阿伟鬆一口气道。

    “妈的,这妹子干得真狠,完全不把自己的小穴当一回事。”

    阿雄道“还真的有人会有香蕉操自己。”

    阿明道。

    “啊啊啊哦啊哦啊好棒干到花心了”

    “啊啊啊啊大叔好厉害晓雨要上天了啊啊要去了晓雨要去了~~~”

    我越插越快,插得越快就叫得越浪,一阵毫无仪态的浪叫过后,小穴也到了极限,拔出香蕉的同时,小穴不住地颤抖收缩并且喷出大量的潮水,然后摊在桌上,享受着高潮的馀韵。

    “妈的,这就去了。”

    阿雄可惜的道。

    他伉见我将近一分钟也没有动作,亦远离了我的窗户“不行,忍不住了!”

    阿伟发疯似的跑到隔壁然后进了浴室关上门,阿明也随他脚步而去,只不过他用的是主人套房的浴室。

    “我去后楼梯!”

    阿志说完之后也走了。

    “我也去!”

    “别别别,别来!两个大男人对着对方撸管很有趣吗?”

    阿雄只觉体内慾火越来越炽热,然而无处宣洩,却灵机一动。

    “叮噹~”

    门铃的响声让我瞬间恢复神智,急急整理好仪容,拉好小背心及短裙,用防盗眼看出去,却是阿雄。

    我虽知道他刚刚有份偷看,但见他们鬼鬼祟祟的不像是敢硬上的人,当然硬上的话我也……嗯,总之呢他来找我应该是有什么特别的需要,我打开一条小缝,疑惑问他道:“有什么事吗?”

    “呃……我肚子痛,但他们在那边的浴室工作,所以……”

    看到他焦急又有略带尴尬的样子,以及胯下撑得老高的帐蓬,就知道他其实是想来一发洩洩火。

    。

    “嗯,请进来,浴室在那边。”

    阿雄向着我指的方向狂奔过去,不知前因后果的话还真以为他是肚子痛呢。

    “香蕉又怎比得上一根真实的大叔肉棒呢……”

    刚刚虽然高潮了一次,但想到屋内有一位大叔,想到真正肉棒的触感,小穴又再发痒涨热起来。

    “小妹妹,你、你、有什么事吗?”

    我打开浴室门,吓了正在打飞机的阿雄一跳。

    “刚刚有偷看吧?”

    我问道。

    “我们……我们不是故意的,你没关窗我们又听到有怪声所以……”

    “这么说来,是晓雨不对呢。”

    我用诱惑的语气说着赔罪的说话,同时把浴室的门关上,然后走近阿雄。

    “我不是这个意思,下次想自……想做这样的事时,记得关好门窗……”

    “阿雄叔叔的精液射在纸巾上也太浪费了吧……”

    我跨坐在阿雄身上说道。

    “小妹妹,你……你……”

    “射给晓雨不好吗?”

    我脱光之后,握着坚挺的肉棒,湿润的小穴对准龟头,慢慢的坐下去。

    “啊呀阿雄叔叔的龟头好大~”

    我坐在他大腿上轻轻摇动,让体内的大香菰肉棒刺激阴道壁的各个敏感地带。

    我见阿雄仍然是一脸愕然的样子,小嘴便凑过去吻他,把香舌伸入他嘴巴裡面时,仍然保持着下身摇摆的节奏。

    肉体交缠的感觉让他知道这不是梦境,是现实。

    “晓雨妹妹这么主动,叔叔就不客气了。”

    他疯狂舌吻着我之馀,下身亦不停地往上挺动,每一下都彷彿要把我小穴顶穿一样。

    “啾啾嗯哼嗯哼啾啾啾嗯嗯嗯”

    我被他干得全身又酥又麻,喉咙发出的满足而又淫荡的叫声。

    “你刚刚是故意让我们偷看吧?”

    “啊是的早就知道你们偷看了~”

    “这裡干得不过瘾,出去继续吧。”

    反正在哪那裡被干也没有所谓,所以就很听话地出去了,怎知道他居然是另有主意。

    “到饭桌那边。”

    我就像乖巧的小宠物一样服从命令,走到双手趴在饭桌上并主动翘高屁股,阿雄的大肉棒马上狠狠的往阴道裡深插,被插的一瞬间又让我淫叫起来。

    。

    “有够淫贱的,主动噘着屁股让人干。”

    “只要对象是大叔晓雨就会变成淫贱母狗了”

    “叫自己做母狗,不害臊吗?”

    “不会害臊的做大叔的母狗是晓雨一生最快乐的事”

    “妈的,家裡那臭婆娘的小穴完全比不上你的狗穴啊。”

    阿雄扶着我的屁股越插越快,屋内迴荡着啪啪啪啪的肉体撞击声。

    “啊啊啊阿雄叔叔喜欢就好晓雨的狗穴随便让阿雄叔叔干”

    “只要是大叔,就能插晓雨的狗穴吧?”

    “嗯啊嗯嗯是的是大叔就能插”

    “那么我们也不客气了!”

    我循声望去,却见到阿明、阿志和阿伟就在窗外,随即明白应该是阿雄给他们发讯息了,从他们眼中的欲火看,他们应该是一直在欣赏刚才的春宫秀,也听到了我淫贱的自白。

    阿雄开门放了他们进来,阿明噼脸就是一句:“算你够朋友,今晚我请客!”

    “哈哈,你们三个轮流请客十天就差不多!”

    阿雄生怕自己的好位置被抢,马上走到我身后继续干我的小穴。

    “嗯啊嗯嗯嗯啊嗯啊”

    我马上就被他干得浪叫不绝。

    “别吵!”

    阿伟掏出肉棒拍打我的脸庞,我立即乖巧地张嘴含住,上面的汗臭味令我相当陶醉,而他点烟的动作亦令到我幻想成真。

    而慢人一步的阿明和阿志就只好抓住我的双手套弄他们的肉棒。

    “唔嗯唔嗯嗯哼唔嗯嗯哼嗯哼嗯哼唔唔~~~~”

    同时侍奉四根肉棒令我陷入了前所未有的快感,却无法张口呼叫,而剧震的下半身和潮涌的小穴很清楚说明我已被高潮淹没。

    “呀呀!夹得好紧!快不行了!”

    阿雄的肉棒完全感受到我小穴因高潮而不停内缩,他粗暴的抽插亦预视着他即将要射精,只是阿伟按住我头部把我嘴巴当成小穴般抽插,我始终无法张口舒缓小穴的快感,身子只能够不停地扭动。

    “射了!”

    话音甫落,阿雄的肉棒便往小穴深处喷洒着浓浓的精液,尚在高潮馀韵当中的阴道仍在一下下有节奏地收缩,彷彿要把阿雄的精液全部吸进子宫一样。

    “喂,你射了就到下一个了!”

    另外三人不约而同的向阿雄说道。

    阿雄也很识趣地退开,阿明反应敏捷,抢先一步走到走到我身后插入。

    “妈啊,好紧的小穴!不过,你也射太多了吧?”

    阿明一边说,一边大力抽插着我小穴。

    “反正还有好一段日子才完工,你总有机会干到这妞儿乾淨的穴。”

    阿雄叉着腰在旁边把肉棒上残留的精液涂到我双乳上,双手当然是意犹未尽地在揉弄我的乳房。

    “嘿嘿,小母狗,只怕我这一发等不到射进你小穴的时候了。”

    这时阿伟火力全开,嘴巴裡肉棒比刚刚还要涨硬了些,看来也差不多要射精了。

    我早把自己当成大叔的性玩具,又怎会介意他射在哪裡?所以听到他的说话,我也只是用淫荡而又顺从的目光往上望,他看到我的眼神,便知道眼前的少女肉体是随便他用的洩慾工具。

    “差不多了~好好尝尝吧!”

    阿伟紧紧抓住我的头部,浓稠的精液从龟头喷发灌进我的嘴裡。

    虽然是第一次被口爆,可是我却不抗拒嘴内腥臭黏稠的感觉,并且直接就把嘴内那一大滩精子吞掉。

    “小母狗挺懂事的嘛!话说,这可是老子第一次不用钱的口爆呢!”

    阿伟这句说话让我确信自己生下来就是要做大叔的肉便器。

    “其实……屁眼也可以……”

    我一脸痴淫地说着,现在我满脑子只有被装修大叔干的念头。

    “什么?!”

    四人都很惊讶,阿明的动作也缓慢下来。

    “这小母狗高中还未毕业,就连屁眼都被开发过了?”

    “嗯浴室裡有婴儿油”

    苦苦等待却又无法好好抽插的阿志飞快地跑去浴室,然后在肉棒上涂了些婴儿油,这时阿明已经用着女上男下的方式做爱,调整好位置让阿志干我的屁眼。

    “叔叔要来囉!”

    “哦啊啊啊”

    阿志将涂满婴儿油的肉棒狠狠插入,一直空虚而又期待被插的屁眼瞬间被填满,害我整个身子弓着呻吟起来。

    “这屁眼好讚!”

    阿志边讚叹边抽插,而下面的阿明也勐烈地动起来。

    “啊啊会坏掉啊啊”

    我只觉下体又涨又麻,小穴和屁眼都被撑得好满,我可以感觉两根肉肠隔着一层薄膜,交互的进出,此来彼去,把我干得死去活来,只能够失神地乱叫着。

    “啊啊啊啊坏掉了晓雨要坏掉了快死了小穴和屁眼都被肏坏了”

    我被两个男人上下夹攻,浑身香汗淋漓,高潮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小穴麻涨之馀又不停颤抖收缩。

    我被干得瘫掉,全身发软的趴在阿明身上,我现在的状态,只能够用人形便器来形容。

    “还是第一次看到被干到崩坏的淫娃呢。”

    阿伟像个大爷般坐在另一边拿起手机拍摄着。

    “喔啊啊大叔啊啊死掉了喔啊喔啊被干死了”

    “受不了了!”

    “我也快射了!”

    两个大叔在阴道和肛门裡剧烈的冲刺摩擦,在经过数次高潮后,整个阴部强烈痉挛着颤动使我濒临到几近失神的境界。

    “啊呀~~~”

    两人几乎同时发出满足的低吼声,滚烫的热精从龟头喷出,分别灌注进阴道和肛门裡头,直到射精的抖动完全停止才将我体内的巨大男根抽出来。

    我瘫在沙发上,下身两穴都在倒流着精液,仍然在恍惚地轻轻呻吟着,同时四个人四部手机的镜头都在摄录着我的痴态。

    “你们记不记得这妞儿的父母什么时候下班回来?”

    阿伟问其他人。

    “我们下班之前都不会回来。”

    阿明回答。

    “这样呀,那……终于轮到我了。”

    阿伟听到阿明肯定的语气,马上把我翻过身来,抬起我双腿同时把重振雄风的肉棒插入满是浓精的小穴裡头。

    “啊啊啊啊是肉棒小穴又被大叔的肉棒干着了”

    阿伟的抽插让我从恍惚中清醒过来,同时又马上沉溺在淫欲之中……“那么这次换我在前面了!”

    最早完事的阿雄也恢复了元气,肉棒刚摆到我面前我就张开口含住了。

    “那我跟阿志先吃饭去了,待会儿我们来接力。”

    “喂,小母狗,我们的完工期限是下个月底,在这段时间,你就多点陪我们几个吧。”

    我嘴巴虽被塞着无法答话,不过他们也很清楚我会非常听话,在这段日子只要是我准时下课回家,都会让他们每人至少干一炮,但论激烈程度,始终不及这一天。

    因为我被他们从早上干到下班。

    我是在自己的房间完全清醒过来的,脑海裡只有自己被抱进来干的零碎片段,我一看钟已经将近傍晚六点。

    小穴、屁眼固是被灌满精液,而脸部、头髮、奶子到全身都又黏又臭的,而床铺枕头也有一阵腥臭味,就赶紧去洗澡更衣,总算赶得及在妈妈回来之前把所有东西回复原样。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