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版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 手机阅读

龙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what if ?

what if ?(098)韵妤的抉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2019-06-05第二部逐鹿中原第一章文静结婚了(5)韵妤的抉择“老师午安!”秘书抬头朝我笑了笑道:“何p今天门诊比较晚,还没回来,请您稍坐一下。当前网址随时可能失效,请大家发送邮件到 ltxsba @gmail.com 自动获取最新地址发布页”

    “没问题!”我提着餐盒步入明桢办公室──时间已经12点55了,行事曆显示她等等1点半还有一场研讨会要参加。

    我将餐盒放到小茶几在双人小沙发上坐下。明桢对患者们的爱难以言喻,每个早上虽然几乎都有超过50位病患挂号看诊,明桢还是耐心地检查病人们身上每个角落、细心与他们谈话,不放过任何一点线索和治癒的机会。她的细心解释与用心治疗让每位病人似乎都看见了曙光。

    她是病患眼中的天使,家属心目中完美的良医,但我担心长期过度劳累会影响健康状况,只要时间允许,我都会为她准备简单又符合营养需求的午餐,到医院盯着明桢吃完才离开。

    叩叩叩叩叩~清脆又急促的高跟鞋声从门外响起。顺着鞋跟声望去,正好见着那双交叉繫带的金色鱼口高跟凉鞋。

    “何p那我先去用餐…”秘书起身微笑地拉上窗帘转身往外走去。“我帮您把门锁上!”

    “锁不锁没关係啦!他们爱看就给他们看!”明桢笑着朝秘书道:“这是我老公,有什么不敢给人看的!呵呵呵……。”

    “先吃吧,等下还要忙…”我伸手准备打开餐盒道。

    “等下再吃…”明桢把手上大包小包资料放在办公桌上道:“人家要老公先喂饱小嘴……。”

    “坏女孩…”我笑着张开双臂道。

    “人家都湿透了…”明桢撩起长裙跨坐到我身上道:“谁要我们家老公长得这么帅、性能力这么强,害人家整天都一直想要想要……。”

    明桢没说错,她真的完全湿透了。没穿内裤的女医师扶住粗壮勃起的阴茎缓缓坐下,将鸡蛋般龟头纳入温暖湿滑的蜜道之中;明桢也说错了,她是个只要开始做事情就一定全心全意、全力以赴的人,尤其门诊时她是绝不会分心的。

    小穴又深又紧,明桢对性爱的需求很大,每天中午只要有机会一定会拉着我来一次,忙碌完一天工作晚上临睡前也一定要再来一发。

    明桢在职场上沉静内敛,她喜欢的性爱就如现在这样──双手搂住我、脸颊倚在肩上,看似完全没动作地静静坐在我身上──但事实上阴茎已像有了自己生命似地正在她体内左冲右刺、来回搅动,大龟头也一下噬咬粉嫩花心、一下子吸吮娇羞的子宫口。

    “舒服吗?”明桢抬头在我脸颊上吻了一下。

    “会不会太刺激?”我轻撩整理她的髮丝道:“等下妳还要开会,太激烈等下满脸汗珠披头散髮就不好了……。”

    “有什么关係?”明桢撒娇道:“中午休息时间我和我老公做爱,谁管得着?”

    “啊…乳头好胀、好兴奋唷…”明桢故意用鼻音撒娇道:“亲爱的老公帮人家把胸罩解开好吗?可怜的奶奶闷在裡面快疯了……。”

    “好老婆别那么任性,晚上回去再好好疼爱她们…”我安慰道。说我家老婆是全国最美豔医师绝对没有过奖──168公分身高、54公斤体重,虽然生了孩子还维持着三围35f、25、36的魔鬼身材,加上那戴着黑框眼镜充满东方传统古典与知性美的脸庞,吹弹可破的小麦色肌肤,就算封她亚洲最美豔性感的女医师也不为过。

    “诶!你今天怎么这么不认真?怎么这么不疼老婆?哼!”明桢捏了我一下不依道。

    “老婆大人饶命呀…”我笑着拍一下她屁股道。

    明桢嘟起小嘴,使劲夹了夹肉杵道:“早上起来就觉得今天要排卵了,明桢把花心打开,好老公让人家再怀一个好吗?”

    “爽够了吗?”我偷偷一瞥牆上的时钟问道。

    “嗯,高潮好几次了…”明桢脸红道。明桢与其她姊妹高潮时呼天抢地不一样,最近她高潮时都静悄悄的,几乎很难从外观察觉她已经冲顶了。

    “宝贝我来囉…”我放开精关道。

    “呼…”长长的射精完毕,明桢睁开美目长吐一口气。“子宫都快满了……。”

    “帮妳拿纸擦擦……。”

    “没关係不用…”明桢回神起身道:“我要把他们全部锁在身体裡慢慢吸收……。”

    唉,人美就是这样,只不过是个起身转头的动作,那姿态真是回眸一笑百媚生呀!

    “我先去开会囉!”明桢忙着抓起桌上文件道:“午餐我带着开会吃。”

    “等等!”我拉住明桢,替她擦去额上湿湿的汗痕,拿出口红为她妥善画好脣形道:“中午跟老公做爱是妳的自由,但妆花了去开会就不礼貌囉!”

    “谢谢最可爱的老公!”明桢不顾刚刚才把口红重新涂好,又在我脸颊上香一下道:“人家的脚指甲油想换颜色了,晚上老公可以帮人家涂吗?”

    “那有什么问题!”我轻拍一下她那结实有弹性的臀肉道:“快去开会吧!

    记得吃午餐唷!”

    “报告是!”明桢眨了眨眼,俏皮地瞪着5吋高跟鞋步出实验室而去。

    “对了,还有文件的事!”我勐然想起道。

    “我已经签好了在桌上夹子裡,你直接拿去!”明桢的声音转过门角。“你们讲好就好,我没有意见。”

    叩叩叩叩~高潮完的高跟鞋声轻飘飘地扬长而去。

    。

    “嗯…呼呼…喔…呜噜…”秀琪舒服的银牙深深咬入口中塞着的橡皮球中。

    她刚结束每日锻鍊从后山跑完步回来,我原本只是坐在大落地窗旁沙发上看书,秀琪打个招呼进房间没多久腰上围了条碎花长裙又绕了出来。

    我还只想说她怎么动作这么快,定睛一看才发现她给自己塞上了口球──原来她进房间只是为了褪去短裤。

    我当然明白她的意思……。

    轻熟少妇细嫩水润的肌肤上还残留着滴滴汗珠,有如方蒸好的馒头般诱人,汗湿润泽的秀髮绑成马尾,正黏附在布满汗痕的美背上,运动型小可爱将一对乳肉丰腴地挽起,没有多馀脂肪的小腹上浮着浅浅脐凹,运动完微咸汗水气味中混杂着秀琪特有体香。

    腰身虽不如少女那般纤细,但长期锻鍊后却呈现一种特殊健美的性感。秀琪走到我面前撩起碎花长裙,除毛后的阴埠上毛孔均已收束,光滑细嫩有如幼女般柔顺。微分双腿间两瓣粉红阴脣晶莹透亮,有如沾满露珠的水蜜桃般可口诱人。

    此时无须言语…既然已经自己戴上口球就表示没打算帮我口交…那就直接来吧……。

    我起身秀琪便躬身双手自动前撑在落地窗框上,狭窄紧密的阴道被粗壮的肉棒撑开,两人下身间瞬时涌起浓烈的交媾气味。

    秀琪一隻手反捞住我的颈子,两条丝毫没有赘肉浮脂的长腿高高踮起,涂满蔻丹的十隻长趾鸟爪般地扣在地面上。

    我双掌扣住柔若无骨的蛮腰,进出的巨杵上沾满晶莹的蜜水,随着动作不断打出白色泡沫。龟头也深入花心,菰稜绕着娇羞的子宫颈,画着圆圈用不同角度勾引挑逗嫩肉。

    咳咳…两声乾咳响起……。

    听到妈妈的声音,已经濒临高潮边缘的秀琪再也难掩兴奋直接攀上巅峰。

    小穴内迴光返照似狂夹紧束,我也发力推送肉棒死命抵上蜜道最深处,瞄准花心热腾腾的浓稠精液激射而出……。

    韵妤羞红了脸走到餐厅中岛旁。

    秀琪颤抖激喘了半晌才从我下身退出,长长的睫毛上下搧动,彷佛对母亲使了个眼色。

    “别找我…我才不帮他清理…”韵妤操作起咖啡机道:“赶快进去洗洗冲冲,还有正事要讨论。”

    秀琪回头心满意足地望了我一眼朝自己房间走回去。

    啪~~正要下楼的香澄错身而过时冷不防在秀琪屁股上拍了一下,发出清脆的声音。

    “好翘的屁股!”香澄笑着称讚道:“我也想要这样的屁股。”

    “那跟我一起健身呀!”秀琪笑着答道,颈间还挂着湿漉漉的口球。

    “你们呀…”韵妤扳起脸递过咖啡脸道。

    “秀琪姐这个年纪本来就很需要的呀…”香澄在中岛旁坐下道。

    “家裡有小孩子…”韵妤道。

    “呵呵呵…”香澄望了望韵妤眸子故意逗她道:“那是要请明桢姐召开家庭会议订定一下公约囉?…规定一下只有初一十五可以在客厅、还是初二十六才可以在餐桌旁……?”

    “小澄妳…”韵妤明知对方是故意,还是有点不知所措道:“还…还是要做好防护措施啦……。”

    “干嘛想那么多…在那边老师也从来不做什么防护措施…”香澄拿起糖罐搅弄笑道:“哎呀,干嘛想那么多把自己搞得那么烦恼,一切都是缘分,大家开开心心在一起才是最重要的。不是吗?”

    “嗯…嗯…”韵妤不知该怎么应答。

    “没事啦…”香澄拍拍韵妤道:“来吧,讲正事吧!”

    “各位董事…”韵妤开场道:“本公司董事共7人,今日出席有林家泰董事、黑田香澄董事、安秀琪董事及本人廖韵妤共4位,另外何明桢董事、安瑞琪董事及林文静董事长3位不克出席,均已依法提出授权书授权林家泰董事、安秀琪董事及本人代理,因此出席已达法定人数,本席宣布开会。”

    接着是报告事项。

    “以上是截至昨天收盘为止公司的情形,请问各位有没有什么疑问?”韵妤道:“还是秀琪有什么要补充的?”

    “哇~不计资产,现金就将近6亿美金了!”我叹道。

    “嗯,几轮量化宽鬆下来市场上资金水位一直都很高、金资充沛”韵妤说明道:“外面是不断有风声说美国联准会要缩减资产负债表,但目前市场上还看不出来,研判道德喊话的成分比较高。”

    “这几年我们基金膨胀这么快”我翻阅报告讚叹道:“韵妤妳这是怎么办到的?”

    “嗯,全球总体经济上虽然各国都只是缓步成长,但在个别企业股票表现,或是外汇、黄金市场波段上都有剧烈波动”韵妤朝香澄笑了笑道:“只要有准确情报,沉得住气,克制自己的贪婪和害怕,换谁来操作都可以有这样表现。”

    “我…我不行…”香澄吐吐舌头娇笑道:“我胆子最小了…我…我会睡不着……。”

    。

    “其实不是这几年,是过去几个月我们的资产负债表上现金快速增加了5亿美金”韵妤说明道:“因为目前市场上没有好的投资标的,所以暂时保留在现金部位。”

    “啊?是中乐透吗?”我讶道。

    “是一种叫虚拟货币的东西叫做比特币”韵妤解释道:“过去几年依林董事长指示,公司从150美元起到500美元间,陆续购入了30万单位比特币。”

    “30万单位?”真是令我乍舌的数字。关于虚拟货币狂飙的事最近我也有所耳闻,只是没想到文静这么早就开始佈局。

    “是的,因为初期市场上交易量很小,我们只能见机行事;同时因为购入成本低,澄县在报告上可能您也没注意到…”韵妤续道:“我们从5000美元起已先出清了10万单位,平均价位是5120美元,这也就是各位手中报告上所述,过去三个月本公司现金部位快速成长到6亿美金水准的原因。”

    “那后续如何处理?”我好奇问道。

    “林董事长指示下阶段在1万美元位置开始抛货,每上涨500美元抛货一次,到1万5千美元全数出清。”

    我快速心算一下道:“20万单位,那就是…25亿美元!!”

    “是的…”韵妤平静道。

    “嗯…我没有进一步问题了…”我脑海中一片空白道。

    “好,接下来请看讨论事项…”韵妤报告道:“第一桉,请同意授权以本公司取得韩国ps一席董事为目标,以本公司现有存仓虚拟货币为担保,独力或与其他国际公开发行或私募基金进行合作。接下来部分请秀琪董事说明。”

    “ps?”我疑问道。

    “让我一次说明吧…”秀琪道:“在文静董事长指示下,本公司从2015年底起陆续购入韩国ps──浦项钢铁公司──股票,目前约持有该公司股权1%。由于该公司不仅是纽约股市上市公司,在日本东证也有上市;前段时间奉董事长指示,我已于日本东京与持有该公司股权的日本及欧美基金会商,在本公司所持有的虚拟货币担保下,取得超过3%投票权授权书拿下一席董事没有问题。”

    “浦项钢铁?!”我讶道。

    “是呀,就是那家浦项钢铁,老师您忘了吗?”香澄笑道。

    “为什么要取得浦项钢铁一席董事?”我问道。

    “ps前几年股价很糟,市值蒸发了将近30%,ps是世界第四大钢铁公司,更是韩国指数成分股。世界各国只要发行韩国股市基金,就一定要纳入ps,但这家公司实在股价太差、很多基金都是套在75美元上下,让各国基金经理人苦不堪言…”秀琪解释道:“本公司从40美元开始承接一路到最低30美元,目前持股均价是38美元。这次我们以仓中虚拟货币担保,就是用取得一席董事、让股价回到80美元以上,来号召各基金一同加入我们的计画。”

    “从财务上我们可获利超过1亿美元”韵妤补充道。

    “恕我外行人说外行话…相对其他投资标的,ps不是个好的投资标的吧?况且,如果纯粹为了投资,为何要出头去取得1席董事?而且还要动用财务操作,用已经确定获利的虚拟货币担保去融资?”我心中一值想不透关键在哪裡。上次在东京谈到浦项钢铁是在讨论直接还原法炼铁的时候,说这家是目前全世界唯一拥有能大规模量产直接还原铁技术的公司。

    “傻瓜老师,您以为用嘴巴说说就可以学到finexe技术吗?”香澄瞪我一眼道:“如果事情像看paper那么简单,那ps就不会是全球四大钢铁公司之一,finexe技术也不会是他们家独步全球的绝活了。”

    “嗯嗯…”我知道内情不单纯,但这些女人一副早就计画好、胸有成竹的样子。“那我没其他问题了。”

    “好,那本桉就照桉通过…”韵妤主持若定道:“下一桉:本公司基金受益人条件确认桉。这桉是否也请秀琪说明一下。”

    “好的…”秀琪道:“依本公司基金现行之受益章程,受益人採表列法,也就是本基金现有的7名董事。”

    “所以问题在哪?”我问道。我多多少少明白这个基金的来龙去脉,心知除了我以外其他人对受益资格都不会也不能提出意见。

    “这个桉由是林董事长交办的,由我来说明吧…”韵妤接口道:“目前基金的受益人是採表列法,照这种方法,董事长结婚后也仍然会是本基金的受益人。”

    “这样不是很好吗?”我回应道:“以我所知,当初设定这个基金的目的就是为了保障大家在这个世界的生活,所以将大家都列为受益人。”

    “您说得没错…”韵妤道:“但董事长认为当她结婚后就不应继续具备受益人身分。”

    “为什么?”

    “基金受益章程在受益人资格一条已叙明…”秀琪说明道:“受益人须为林家泰先生本人,或其配偶或继承人,或以永久共同生活为目的与林家泰先生共同生活之人。”

    “那有什么问题?”

    “林董事长婚后就不符合以永久共同生活为目的与林家泰先生共同生活之人的条件”秀琪道。

    “那有什么问题?”我豁然开朗道:“反正我们不主动去改变受益人,文静就可以继续保有受益人身分了。”

    “问题就在这裡了…”秀琪补充道:“如果文静姐继续表列为受益人,那…那就可能发生两个状况:第一个状况是,如果文静姐有了小孩的话,未来有朝一日当文静姐往生时,她的孩子就会透过继承成为受益人。”

    “那有什么问题?”不待她继续说,我立刻接口道:“基金能有今天规模都是文静和韵妤妳们两人努力的结果,让她的孩子继续当受益人有什么不对的?”

    “请让我说完…”秀琪打断我道:“董事长的第二个意见是认为,婚姻没有保证永恆久远的,今天她虽然离开我们去追求个人幸福,但也不保证婚姻能够永恆持久。依照基金章程现行条文,未来如果不幸董事长离婚时,这个金受益身分将有可能成为财产分割的标的──也就是说如果不幸董事长未来要离婚时,她的配偶将可以要求分配基金受益权。”

    。

    “不能这样说呀…不能凡事都往坏的地方想…”我抗议道:“不能因为可能发生但还没有发生的事情,剥夺掉文静的权益。”

    “这个桉由我也赞成…我相信如果老师您打开明桢姐的授权信封,她应该也会投下赞成票”香澄抢白道:“或许韵妤姐、秀琪姐妳们的感受跟我们会不太一样,因为你们是从这个世界到那边去的,即便在那边受了什么委屈,妳们也会很清楚知道──妳们的本体是在这个世界,这个廿一世纪台湾的开放、民主、自由的世界──所以受了什么委屈都只是一场梦,只要早上醒来──恕我无礼这么说──妳们就是活在一个男女平等、拥有相同自由与权利,可以自由掌控自己人生的世界…甚至我说得粗俗点,只要早上醒来,妳们就回到这个生活中有空调、不用怕热,生病有健保、不用担心会病死,收集资讯有网路、不会与世界变化脱节──妳们不用担心喝了一口不乾淨的水就死掉,不用担心念了再多书还是只能尊奉长辈命令一辈子在家裡操持家务、相夫教子,默默无闻死在家中。”

    香澄顿了顿续道:“我们来之前都是有觉悟的,我们过来的时候也已经不是青春年少的傻姑娘。我们决定过来的时候都已经是当人家奶奶、外婆的人──我们知道过来要重新开始,要重新面对一整个人生──那样很难、很苦、很痛,所以有的人选择过来再试一次,看看再一次会有什么不同。但也有的姊妹觉得好不容易过到这个岁数,再也没有勇气重新再来一遍。”

    “既然决定来了,就是鼓足勇气再活一次人生…如果文静姐不要,就随她去吧…”香澄笑道:“不管今天在这做了什么,等等在那边醒来还是要面对老姊妹们问东问西…很多时候在这边做了什么并不重要,重要是如何面对那边…既然文静姐想要裸身出户,我们就尊重她吧……。”

    “但这样…还是不公平吧?”我微弱反驳道。

    “世间哪有什么真正的公平?妳生孩子的时后老公陪着做月子,我生孩子的时后为什么老公就在外地?妳的房间为什么就有窗户,我的房间为什么就没有?

    每个人想要的、追求的不一样,哪有什么公平不公平?一切不过都是在人心裡面,姊妹们相处几十年求得不过就是和谐二字…”香澄道:“大户人家人多嘴杂,长年下来虽然难免累积了许许多多恩恩怨怨,但像我们家这样已经是非常和乐的了。既然文静姐决定裸身出户,想必也是深思熟虑后的结果。她从来就不是一个冲动的人,做决定一定会把前因后果、各方人情事故考量详细…所以…就不用替她担心了吧……。”

    我琢磨一下香澄所说,顿了顿问道:“那要怎么保障文静后面的生活呢?”

    “是不是这样建议──首先依照法律规定公司发给董事长一笔资遣费──这是法律规定的,董事长也没有理由拒绝,但发多少钱可大可小,这部分上面老师您可以决定要给多少数字。过去十多年来基金从无到有都是董事长的功劳,想必无论您决定给多少,大家都没话说…”韵妤看我跟香澄都没有反对意思,续道:“我的第二个建议就是续聘董事长为公司顾问。毕竟这么多年来都是靠董事长提供的关键决策资讯,基金才能成长到今天…况且…这几年我观察下来,基金除了要支持大家这边的生活开销之外,还有很大部分是为了佈局某些事情──就像浦项钢铁的事,要不是这次小澄和秀琪告诉我前因后果,我也只是单纯当作一项投资标的看待──我相信目前基金的投资标的中,一定也有董事长已经佈局的部分,未来类似的考量一定也会更多不会更少。”

    “我明白了…”我望望香澄回顾韵妤道:“就照妳这两个建议做,金额就照国外同等级规模基金经理人的年薪加红利计算。虽然我不知道那是多少数字,但应该一年几百万美金跑不掉,这样我可以接受。”

    “这样很好,但还是请老师跟文静姐当面谈…”香澄肃色道:“如果文静姐还是坚决不接受,也请老师强硬要她接受…这是底线了,不能退让……。”

    “嗯…”我颔首答应。

    “好,如果各位没有进一步修正意见,我们就照修正条文通过”韵妤宣布道。

    “最后一桉是选举新任董事长…”韵妤宣布道:“请问各位有无讨论意见?”

    “请让我补充说明…”秀琪道:“由于董事会7名董事依法都有权被选举为董事长,同时由于7名董事目前投票权重相同,所以今天採取直接投票、得票数多者担任董事长的方式,不另外计算权重。”

    “谢谢秀琪的说明…”韵妤出示3个信封接口道:“另外由于今天有3位董事请假缺席,但3位都已经完成票选并选票密封委託投票;同时由于她们3位已经自行圈选投票,今天在此我们就不提名董事长候选人,而是由各位董事直接选举。”

    “不过…”韵妤复道:“我建议选举家泰老师担任董事长,也希望各位能支持。”

    “呵呵,谢谢妳…”我笑着回应道:“但我是国立大学教授、明桢是在公立医院服务,依公务人员服务法我和明桢都是广义公务人员,依法不能担任营利事业负责人或代表人,即使是非营利事业,也要先报请服务单位同意才能出任负责人或代表人。”

    “老师说得没错,依法老师和明桢姐目前都不能担任董事长!”秀琪帮忙说明道。

    “我还在念书,不要看我…”香澄挥舞小手拒绝道。

    众人目光一同望向韵妤……。

    “不要看我…我…我做不来…”韵妤摇头道。

    “就只有韵妤姐妳最熟悉业务,而且这段时间妳代理得也不错”香澄道。

    “不…我不行…不行…我承受不了那种压力…”韵妤显然陷入某种情绪中,加强拒绝力度道:“还是请老师暂时卸下公职身分担任董事长就好……。”

    “韵妤姐…您冷静点…请平心静气听我说”香澄轻唤道:“每个人都有每个人要扮演的角色和承担的责任,老师目前不是和离开教职的。”

    “我不行…”韵妤再次拒绝道。

    “韵妤姐妳冷静点…”香澄突然话锋一转问道:“您还记得您与文静姐最初怎么认识的吗?”

    “记得…”韵妤突然冷静下来道:“那是我第一天上班,文静是我第一个客人。”

    “然后呢?”

    “她就问我怎么开户,办好手续后她就告诉我她想买哪支股票…”文静回忆道。

    “嗯,接下来?”

    “印象很深刻…那支股票连拉6根涨停,她的10万1个星期就变成15万…”

    文静腼腆道:“我吓了一大跳。”

    “那接下来文静做了什么?”香澄追问道:“妳什么时候发现事情不太一样的?”

    “她要我第6天开盘就挂涨停全部卖出…但那天盘中过后涨停打开,那支股票就一路跌、几乎跌回起涨点…”文静娓娓道:“那时候我只有她1个客户是我自己的,其他几个客户都是长官pass给我处理的。大概是第3个月吧,我发现她的帐户已经有500多万,回头检查才发现她几乎买到快60支涨停。”

    “那妳怎么做?”

    “我有点想跟但不敢…我那时手中根本没有钱,而且或许是怕被发现什么的,接下来她的往来就没有那么频繁,也没有每次都正好买到涨停…”韵妤陷入回忆道:“那时我不敢问也不敢告诉同事长官,只是偷偷猜说可能她有特殊背景或是某个主力作手的人头,所以才会那么准。”

    “后来呢?”秀琪也没听过这段故事,好奇问道。

    “大概是一年半左右,那时候文静已经累积到大约4000万了……。”

    “所以妳就去找文静告白吗?”秀琪故意半开玩笑道。

    “不…是文静主动找我…”韵妤道:“我脸皮薄不敢主动去拜访她…是她主动约我见面。”

    “中间妳们都没有见过面吗?!”秀琪讶道。

    “没有…那时候电脑系统还不发达,所以公司也没有特别注意到这个客户投资特别精准,而且文静标的后来比较分散,同时都持有10支左右,虽然不见得都是那种飙股,但拉到1个月左右时间看获利都有20、30%…那个时代股市主力当道、股民大家都是跟着消息面走,股价上下起伏全看有没有特定人在背后炒作,消息快的抓到几根涨停也很常见,所以文静的操作不会特别醒目,但时间一拉长到一年以上就看得出奇特的地方…”韵妤回想道:“那个时代大家都是追着消息面跑,但没有人能像文静那样──虽然不见得每支都可以卖在顶部,但一定可以在上升波中抓到一段,并且一定能在到顶前退场。所以当文静主动约我的时候我很兴奋,那次她只问我说有没有跟着她做,我诚实告诉她说──很想但是没有──文静就建议我开始做代操,由她提供建议,但绝对不可以洩漏消息来源是她。”

    “那妳什么时候知道的?”秀琪追问道。

    “什么什么时候?”韵妤刚回应就明白女儿的意思,道:“喔…我懂妳意思了…后来就如妳们所知道的,到一定规模后文静就找我出来自己做。其实从我转做操盘后,慢慢手下也累积出一批人,文静的资讯很重要、贡献了我们绝大部分获利,但我们自行研究、操盘的成绩也愈来愈好。”

    韵妤看着女儿眸子道:“妳问我什么时候知道,其实我知道的时间差不多就是妳知道的时间。董事长以前从来没跟我提过,其实后来也是我自己发现的,她从来没有明说。”

    “或许不知道比较好…”香澄评论道:“我想文静姐也是担心蝴蝶效应,韵妤姐妳知道的愈多,历史改变的可能性就愈大。毕竟我们都不知道历史的演变是不是注定的,还是某个部分一个小波动、一个小小的决策改变,最后会演变成两个世界历史走向的巨大转变。”

    “这种事情没有人能预料的,但要说未来就是一成不变走下去,从逻辑上也很难让人信服…”我思考道:“从系统上看,扰动愈少就愈可能照原本路径走下去。”

    “没错,所以我不能说换成老师未来的历史路径就会改变,但我还是请韵妤姐您勉为其难承担起董事长这个职务…”香澄话锋一转语带玄机道:“各位有没有想过?如果这个基金不是只为了供应过来的姐妹们生活,而是像韵妤姐、秀琪瑞琪这样,给从这边过去的人安家呢?如果从这个角度看,董事长就非韵妤姐不可了,只有您才是这边世界的代表。”

    待续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