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版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 手机阅读

龙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我的淫妻梦

【我的淫妻梦】(18)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公媳合家)我的淫妻梦:18作者ean2019年7月4日十八章一个漂亮的女人站在面前你可能只会感觉到她的美,然而如果有人告诉你,这个女人你只需要努努力就可以脱光她的衣服,任你予取予求。最新地址:xunshuge.com

    这个时候,她散发显现出来的就不仅仅是端庄的容貌和优雅的气质,而是一个女人对男人最原始欲望的魅惑。

    当我走到婉宁母亲面前的时候就是这种感觉:刚才她还是长辈,知性优雅,端庄大方,浑身透露着成熟女性的风韵与亲和力。

    可现在再看,无论是白皙的肌肤,丰满的双峰,还是红润的朱唇,裸露的小腿,甚至自然披散的秀发都好像在给我展示着异性原始的魅力。

    脑子里有个声音在不断诱惑:这个美妇将来会一丝不挂地跪在地上用她的小嘴儿舔弄你的鸡巴,她身上的每一寸肌肤都等待着你的探寻摸索,你们的身体会紧紧结合在一起去享受最深入的交流和快感……这些念头不断刺激着我的大脑,像是让我的眼睛多了一个脱衣服的功能,婉宁母亲今天上身是一件米色针织开衫,下面一条宽松的酒红色长裙,原本只是衬托的皮肤白皙无暇,这时看到,脑子里总是忍不住想象衣服下神秘的风光旖旎。

    刚才商量好的是我进屋和婉宁母亲解释让她回公司的理由,可进了屋以后整个人都是懵懵的,嘴里的话都说不流利,婉宁母亲还以为我是太担心父亲情况,还出声安慰我。

    “其实我这里已经没什么大事了,明天周末正好让小峰回来陪陪我,小飞你就和宁宁一起回家里看看,也好安心。你们都是懂事的孩子,回去陪陪你父亲也是应该的,如果没什么事你就和宁宁再回来,要是比较忙你晚些再抽空回来这边。”

    还没想好怎么回答,倒是婉宁接过话头:“妈,你这行动还是不方便,需要个人照顾,顾飞家公司那他回去也帮不上忙,让他留下来多伺候您几天,也替我好考察考察他,嘻嘻。”

    “臭丫头,也不害臊…”

    “哈哈,我看小飞这几天照顾的你不是挺好的嘛,你也挺喜欢他的,正好我俩各自出力嘛。我去给小峰打个电话让他晚上回来,我和顾飞就先回他家一趟,周日再让他回来。”

    “多待几天也没事,我这自己慢点就行,在人家那收敛点,别没个正经。”

    “哼,你女儿我可是贤惠又大方,聪明又可爱,懂事还……”

    “滚滚滚…赶紧去给小峰打电话吧,别自己吹自己了。”

    就这么我又迷迷煳煳地跟着婉宁回了她的房间,房门关上,婉宁给邓峰打电话说了情况,邓峰那边也应承下来。

    房间里安静下来,我一边想着婉宁母亲,一边想着回去的事,不知该怎么开口。

    婉宁却突然把手穿过腰带伸进我的胯下,握住了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坚挺的肉棒,嘴唇在我耳边吐气如兰:“老公刚才在想什么坏事儿啊?”

    我感觉包皮被慢慢撸开,婉宁的手指在我龟头上按了一下,然后用指甲轻轻从龟头滑到包皮的褶里,然后慢慢地帮我套弄。

    “嘶——啊~”

    剧烈的刺激,让我全身抖了一下。

    “有没有想过我妈的奶子?”

    “有没有想过我妈像我这样帮你?甚至用嘴?”

    “有没有想过把我妈衣服脱了,看她一丝不挂的样子?”……婉宁每问一个问题,就会用指尖从龟头滑到包皮一遍,然后每一句话都像一幅画印在我脑子里,身体和想象的巨大刺激让我舒爽的要爆炸一般。

    想一下,清纯可人的女儿握着自己的鸡巴,一边帮你打飞机,一边帮你幻想她美艳母亲的身体。

    我不知道其他男人会怎么样,但是我心里只剩下那句最粗鲁的脏话:“我想肏~你~妈!”。

    感觉我的阴茎硬的像铁一样,然后听到婉宁口中传来那句勾人心魄的问题。

    “想不想肏我妈?”

    是个男人应该都知道我会怎么回答吧。

    “想!哦~老婆,你真是个妖精,我想射了,用嘴帮我一下。”

    我用手放到婉宁的后脑,微微用力按向我的下身,婉宁却嘻嘻一笑挡开了我的手。

    “你先去跟我妈说会儿话,回来我再帮你!嘻嘻。”

    我穿的是一条宽容的运动裤,此时裆部支起一个非常现眼的帐篷,想到这样去见婉宁的母亲,心里有点犹豫又有点期待。

    “老婆,不好吧?我们慢慢来,太急了,万一你妈觉得我品性有问题,咱们以后怎么办?”

    我努力思考着借口,突然想到当初我让婉宁去勾引父亲的时候,她心里是不是也像现在一样,羞涩,害怕,担忧,期待…我以为婉宁会跟当初的我一样劝我,可明显女人放开了比男人要刺激的多,她直接隔着裤子揉了一下我的肉棒,声音如同带了魔力问道:“你不想试试母女花么?”

    轰的一声,我感觉爆炸一样的欲望袭来,心跳加快,呼吸粗重。

    噢,我的婉宁,你不但是妖精,还是等级最高的九尾妖狐!试问,一个清纯可人的女儿,一个成熟美艳的母亲,同时任你索取,有人能拒绝这巨大的诱惑么?我不能。

    又听到婉宁接着说:“先让我妈看看我老公的资本啊,咯咯,你个坏老公,也会害羞的哦。”

    “老婆,你现在变得好淫荡。”

    婉宁右手手背轻轻从下巴沿着脸颊滑动,眉眼生春,声音腻的像掺了蜜。

    “你不就想我这样么?”

    说完这句话又变回正常的样子,继续催我:“赶紧去嘛,总要有第一步的。

    你去了,我回头可以给你奖励哟。”

    就是嘛,一个大男人磨磨唧唧的,去就去!我这属于正常生理反应,又不是立刻要发生什么,被看到,也就尴尬一点,为了将来的幸福生活,值了!起身往婉宁母亲卧室走去,进屋的时候,正好她正支着床想要坐起来,见到我说想去客厅坐坐,我赶紧走过去玩扶她胳膊。

    在医院的时候,虽然大部分时候都是婉宁扶她母亲上下床,可偶尔婉宁回去休息,我也会帮忙,所以正常的肢体接触两人都已经习惯了。

    只是这个时候我的肉棒直挺挺的支着大帐篷,婉宁母亲又坐在床边,我往旁边一站肉棒的位置正好对着她。

    这是婉宁提出那个想法后,我第一次摸到她母亲的皮肤,感觉比之前更软更滑了。

    婉宁母亲肯定看到了我下身的样子,两人都没有说话,不过我能感觉到她的胳膊相比平时有些僵硬,我也小心翼翼弯着腰,尽量避免下身碰到她。

    可我心里却止不住地春光旖旎,眼角偷偷观察婉宁母亲。

    皮肤好白好软,奶子真大,凹陷的锁骨窝好性感……手上的每一个神经似乎都比平时敏感了无数倍,每一次和婉宁母亲皮肤细小的摩擦都让我心中的那份欲望更加膨胀。当前网址随时可能失效,请大家发送邮件到 ltxsba @gmail.com 自动获取最新地址发布页

    一路魂不守舍地搀着婉宁母亲来到客厅,不知是我精神不集中,还是婉宁母亲身体晃了一下,路过茶几准备坐上沙发的时候,我感觉一阵大力撞来,心里没有准备,我身体一歪直接躺在了沙发上。

    婉宁母亲被我一拉也倒在我怀里,软玉生香,手里一片软腻,原来手就搭在了她的胸前,真的好大好挺。

    不过我没敢用力去捏,只是轻轻触碰着,但是胯下的坚硬却死死地贴到了婉宁母亲的臀部上。

    婉宁母亲轻轻“啊”

    了一声,随即我们两个都陷入了沉静,可能是十几秒,也可能是几分钟,时间的概念这个时候被我弄丢了,似乎彼此瞬间都懵了一样,就保持着这么个姿势没有动。

    “顾飞!顾飞?你进来一下,我有个东西找不到了,帮我找找。”

    我此时终于缓过神,赶紧扶了婉宁母亲坐好,站起来有些紧张地看了看她,脸上微微有些红晕,正视前方没有看我。

    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扭头回应了婉宁一句。

    “哎,来啦。”

    刚进屋,房门就被婉宁关上,胯下的要害又落入她的“魔掌”,婉宁假装恶狠狠的说道:“臭老公,这么不老实,我只让你去聊会天,你就把自己未来丈母娘抱在怀里了。”

    “不小心摔了一下,不是故意的…”

    我心里一紧,正要解释。

    突然发现婉宁一脸坏笑看着我,意识到自己被耍了,上前搂住婉宁的腰搔她痒。

    “哼,小坏蛋,敢戏弄老公,看我打你屁股~”

    说着把婉宁翻个身,伸手啪啪两下打在挺翘的臀肉上。

    “老公~我错了~饶了我吧,以后再也不敢了…”

    哼哼,确定了一家之主的地位以后,重新把婉宁翻过身,在她的脸前褪下裤子说道:“那还不快点将功补过…嗯~老婆你舔鸡巴的技术越来越好了。”

    婉宁顺从地低头含住我的肉棒卖力吞吐,小手还不断揉搓着蛋蛋,时不时会还会按一下蛋蛋下面一点的地方,每一次口交的时候婉宁的手按到那个位置,都会让我感觉更强烈。

    舔了一会儿,婉宁吐出肉棒改用手帮我上下套弄,然后出声问我:“我妈皮肤好么?”

    在这淫靡的气氛里,我整个人好似来到了一个不同的空间,思维想法都和平时大不一样,听到婉宁的话,我回味着刚才抱着她母亲身体的感觉,迷迷煳煳地说道:“好,又白又软。”

    婉宁用舌尖不断轻扫龟头和冠状沟,一圈下来之后抬起头又问我:“舔得你舒服么,老公?你努努力,以后就可以让我们母女两个一起给你舔哦,想不想看我妈跪着给你舔肉棒的样子?”

    。

    沷怖頁“嘶~老婆,你就是我心里的妖精,太折磨人了。”

    “你教我的,要喊出来啊,小点声别让我妈听到了,嘻嘻。”

    情欲里语言和文字都是让人迷醉的春药,从听觉视觉和想象中,把你全身的欲望都勾引出来,每一句话、每一个字都像是在挑逗性爱的细胞。

    “嗯~阿姨,我想肏你,想把你脱光了抱起来肏,把你跟婉宁迭在一起肏~哦——”

    嘴里说着疯狂的话,婉宁在我胯下更加卖力地舔弄,时不时还抬头妩媚地看我一眼,很快我就在巨大的刺激里爆发出来。

    把婉宁的头紧紧贴住我的腿根,控制肉棒不断挺动,在她嘴里射出一股股生命的精华,我知道那个美艳的身影彻底在我心底扎了根。

    “啊!嘶~”

    婉宁突然用牙齿在我龟头上像锯子一样拉了一下,刚射过精正是最敏感的时候,突然间疼痛又酸爽的刺激让我忍不住叫出了声。

    婉宁站起身一脸诡计得逞的样子,我原本还想埋怨两句,却看到婉宁张开嘴让我看着我在里面射出的浓浓精液。

    然后喉咙鼓动——咽了下去!这是婉宁第一次吞精!视觉和精神上的巨大冲击简直让人发狂,哦~感谢上帝,我太爱这个女人了!她简直就是为我量身定制的天使!不!是魔鬼!我抱住婉宁的脸颊,疯狂地吻上她的红唇,舌头肆无忌惮地撬开贝齿寻找婉宁嘴里的那条小舌。

    勾引,追逐,交缠…等一切安静下来,突然想到刚才我叫的声音肯定被婉宁母亲听到了,算了,高中班主任说过追女孩子要:胆大心细脸皮厚。

    那追未来丈母娘脸皮更不能薄了吧。

    女人叫床能让男人身酥心麻,不知道男人叫床有没有这个效果……两个人整理了一下衣服,这时候反而觉得有些害臊,又打闹了几下,还是被婉宁推着在前面回到客厅。

    婉宁母亲正坐在沙发上看一部最近很火的都市剧,我们出来的时候也没有注意一眼,不过我总觉得她的脸有点红,眼神里也多了一些其他的味道。

    三人都没有提刚才的事,我和婉宁也坐了下来一起看电视,很快两个女人就着电视剧情叽叽喳喳讨论起来,彷佛刚才的事没有发生过一样,光看这个场面,婉宁和她母亲更像一对闺蜜不像母女。

    傍晚的时候,邓峰回来了,这段时间我对他母亲的尽心照顾好像起了点作用,之前的那种敌视感觉弱了很多,不过也就是从中立敌视变成了中立友善,唉,终归是往好的方向发展吧。

    给顾瑶打电话说了情况,就拉着婉宁坐上回家的飞机,归心似箭。

    人有时候很奇怪,如果自己关心的人出了什么事或者意外,哪怕自己什么忙都帮不上,也想站在旁边陪伴着,好像只要陪在旁边,事情就会往好的方向发展一样。

    我这时基本就是这种感觉,一心想着回去看看到底是什么情况,其实我心底也知道,就是回去了我也帮不上忙,也看不懂,说不定还会添乱。

    不管怎么样,下午六点半飞机降落,我和婉宁又回到了暂别将近一个月的家乡。

    回来之前没有跟父亲说,一来不想让他分心,二来也想给他个惊喜,让他换换心情。

    “先给周姐打个电话吧,问下我爸现在在哪?”

    等挂了电话,从周姐那了解到父亲今天刚从客户那回来,事情不是很顺利,那边一口咬定公司产品有重大质量问题,要求赔偿损失,中止供货,态度很强硬,这会儿父亲还在公司呢。

    我们两个商量了一下,决定直接去公司。

    到了公司楼下,我电话突然响了,拿起来一看却是婉宁?我疑惑地看着她。

    婉宁脸上又是一朵红云,娇羞地说:“不是说了给你奖励么?在楼下等着,电话别挂!”

    我立刻明白过来,婉宁这不仅是要给我父亲惊喜,也是要让我惊喜啊!兴奋地拿出蓝牙耳机连上,嘴里也不断夸赞婉宁:“老婆,你简直太伟大了!简直就是我跟我爸的救星!阿门——”

    “滚滚滚,我…我要不要跟你爸说你在下面?”

    “说吧,越早摊开越自然,而且,你不觉得很刺激么?我这也算是千里送老婆,礼重情义更重。嘿嘿”

    婉宁作势又要掐我,被我一跳躲了过去,恶狠狠瞪了我一眼,脸上带着红晕上楼去了。

    看着婉宁进了电梯,我想了想,决定从楼梯慢慢上去,一来不容易被人发现,二来有情况的话,我可以更快地到达现场。

    很快,耳机里传来叮的一声,应该是电梯门开了,然后是婉宁隐约的脚步声,接着是和人打招呼的声音。

    “周姐好!”

    “婉宁啊!这么快就回来啦?顾总在办公室呢,这会儿应该不忙,你要不要过去见一下?”

    “嗯,那我先去给顾总报个到,咱们回头再聊。”

    “好好,你去吧,回头联系。”

    “哒哒哒…”

    又是一阵脚步声。

    “咚咚咚…”

    “进…”

    “砰”

    轻微的关门声后,耳机里安静下来,直到我拿出手机确认是不是电话被挂的时候,耳机里才又传来父亲的声音“你怎么回来了?小飞呢?”

    “我跟顾飞都很担心你,他…在楼下呢。”

    “公司这边没什么大问题,已经快解决了么,你妈那还需要人照顾吧?”

    父亲的声音越来越近,还夹杂一下东西砸落的响声,应该是婉宁把挎包放到了父亲的办公桌上。

    “我妈那没事儿了,就是需要静养,这两天小峰在家照顾着。你…脸色怎么这么差?”

    “可能是坐飞机累的吧,歇两天就好了。小宁!别…小飞他…”

    父亲说话的时候,我突然听到了解皮带的声音!对,亲爱的,我爸很累了,需要你去抚慰,这个奖励我好喜欢!“你知道的——他不介意——而且——喜欢这样。”

    “呼~婉宁,你真美…直到现在我还不敢相信,竟然得到了这么圣洁的身体!我的…我的鸡巴就这么被你含在嘴里。这种感觉真是太美妙了!”

    父亲的声音像是催化剂,迅速改变了耳机里原来的氛围。

    我的脑袋和阴茎同时爆炸一般:婉宁现在正跪在父亲办公室的地上,用她的红唇和嫩舌安慰着父亲这些天的操劳。

    父亲一手抚摸着婉宁娇嫩的脸颊,一手按着婉宁的后脑,尽情享受着未来儿媳妇的小嘴儿给他的第一次服务,也许是因为距离太近,这个画面在我脑中格外清晰。

    淫妻的快感有个传导的过程,第一时间是属于自己的女人被别的男人享用身体时那种扭曲的冲击,然后是想到自己和老婆做爱时舒服的感觉,最后又想到现在这种舒服和愉悦正被其他男人享受,最开始的那种扭曲的快感会成倍地增加,让人发狂。

    婉宁是不是像舔我肉棒的时候那样,先用舌头把鸡巴的每一寸都舔一遍,然后再整根吞进嘴里,一边用舌头刮扫龟头和冠状沟,一边不断吞吐肉棒,手还揉捏着蛋蛋,父亲肯定爽飞了…慢慢地我已经不满足于想象,打算亲自去看一眼,想着大不了就好好摊牌嘛,都已经到这个地步了,三个人关系总不能再倒回去吧。

    。

    沷怖頁这么想着,人已经来到公司门口,摘了蓝牙耳机因为总觉得戴着被人看到别扭。

    公司里还有不少人在加班,不过看起来也不像是特别人心惶惶的样子。

    给周姐打了招呼,站在父亲办公室门口的时候却有些犹豫,仔细听了一下什么都听不到,思虑再三终于还是敲响了房门。

    “咚咚咚…”

    没有回应,我又接着敲了三下,房间里传来父亲的声音“谁?”

    “是我啊,爸,小飞。”

    “哦,进来吧,门没锁!”

    拧开房门走进去,看到父亲靠在自己的座位上,却没有婉宁的影子,我看了眼父亲右后的小门。

    父亲因为经常加班就在自己办公室弄了个小隔间,里面放了张床,平时累了会在里面休息。

    可能听到我来了,不好意思就躲进隔间去了。

    如此想着心里却有些失望,终究没有亲眼看到她跪在父亲胯下的样子。

    “不是说了不用回来么?公司没事你在那好好照顾小宁妈妈就行。”

    “回来看看嘛,你就不想见见我这个儿子,嘿嘿,我跟顾瑶也担心你,看一眼回去跟她讲讲,我俩都放心不是。这几天有邓峰帮忙照顾,没事的。”

    有意无意地,我和父亲都没有提起婉宁,好像她从来没有走进过这间办公室一样。

    和父亲随意说着话,觉得父亲虽然脸色比平时憔悴了一点,不过依旧很精神,而且话里的语气依旧自信,这让我放心很多。

    正准备找借口先出去给婉宁和父亲提供空间,突然发现父亲脸上的表情不太对,像是在极力忍耐什么。

    看了眼办公桌,我感觉心口如同被无形的锤头砸了一下,心跳立刻混乱起来,一个念头浮现在脑子里——婉宁正跪在办公桌下给父亲口交!就在我眼前,隔着一张桌子的地方,婉宁跪在地上嘴里含着父亲的鸡巴!嘶——深吸口气,平缓下激动,真的是太他妈刺激了!和父亲聊了半天,俩人都刻意回避着婉宁的话题,女主角却就在眼前,当着男朋友的面给未来公公口交!真不该把蓝牙耳机摘了…突然心里又生出一丝恶作剧的念头,舔了这么久父亲没有射出来,婉宁嘴肯定也酸了吧,要不要再聊一会儿,看他们两个能坚持多久。

    又想想还是算了,婉宁本来是为了让我让父亲高兴,别让她一会儿跪的膝盖都酸了。

    琢磨了一下,开口道“爸,今天别加班了,咱们回家一起去吃个饭吧。给你员工也放个假,他们最近也累了吧?”

    “嗯,是,最近确实都比较紧张。这样,你去跟周雯说一下,今天大家休息让她安排个地方聚餐,完了找地方玩一下公司报销。”

    “行,那我就不过来了,在外面等你~们”

    最后一个们字声调很轻,但我相信父亲肯定听到了。

    来到外面和周姐说了父亲的交代,周姐和大家宣布以后一片欢呼,原本周姐还说要等我和父亲一起。

    我跟她说了我们要家庭聚餐,她也不再多问。

    等人都走了,看着空荡荡的公司,走过去把所有的灯都关了,包括走廊里的,很快周围就陷入一片昏暗之中,只有父亲的办公室还亮着灯光。

    婉宁和父亲这时在干嘛呢?父亲肯定忍不住已经干上了吧?不知道是在办公桌上,还是在隔间里,趴在门上听了一会儿,好像听到了隐约的呻吟声,仔细听又好像没了。

    这种想看看不到,想听听不着的状态让我抓狂,好几次握着门把手,想要进去又松开了,正当我心急如焚的时候电话突然响了,拿起来正准备挂断——这时候我可没心情和别人聊天。

    可是看了眼来电显示——仙女老婆!心里好似有了某种预感,心情激动地接通电话,婉宁的声音显得有些空幽,没有等我说话:“到办公室玻璃这来。”

    然后电话就挂了。

    人对未知到底是恐惧还是兴奋?说起来还是源于潜意识里对结果好坏的判断,那么此时对于我来说,除了兴奋还有别的么?办公室靠近走廊的一边是一整面玻璃墙,从地面大概20公分的地方开始,往上都是磨砂的钢化玻璃,里面是一整扇百叶窗。

    一阵稀稀拉拉的声音传来,透过磨砂玻璃可以看到里面的百叶窗在慢慢上升,然后办公室的灯光突然暗了下去,好像只剩下办公桌上的台灯还亮着。

    两个人影透过磨砂玻璃显现出来,因为光线昏暗,更加看不清人的样子,只有两个黑色的人物轮廓。

    这两个人影慢慢地靠近,变大直到变得和婉宁与父亲的身材一一对应,他们已经隔着玻璃站到我面前。

    没有了繁杂的衣物装饰,只剩下简洁的人影线条,外套应该是已经脱掉了,这样反而更加凸显出婉宁身材的修长柔美,父亲的影子也显得非常挺拔坚实。

    看着站在一起的两个身影,我的心在颤抖,那份熟悉的酸涩畅快又出现了,我明白婉宁和父亲要隔着玻璃上演一场我期盼已久的交融。

    动了!修长柔美的那个影子拉过身后影子的手,放到自己胸前,然后扭过头两个人影的面颊紧紧贴合在一起!我的心里在呐喊:他们在热吻!父亲的手正在婉宁的酥胸上享受着最美好的柔软!然后两个人影像是陷入了疯狂,不断地扭动,缠绕。

    透过人影可以看到父亲的手在婉宁的身上四处逡巡,然后是一件件衣物的影子飞起落下,不知有意无意,落下的衣服都堆在玻璃墙角,透过下面20公分的透明玻璃,可以看到这些衣服有毛衣,皮裙,西裤,衬衫,打底裤…等一条黑色蕾丝内裤也落到墙角的时候,我知道里面的两个人又一次坦诚相待了,不同的是,这次他们知道我——婉宁的男友父亲的儿子——就站在玻璃的另一边看着他们。

    两个人影停止了动作,似乎在犹豫,可终究还是欲望战胜了一切,随着一根棍状的影子从背后没入前面那个属于婉宁的人影,她的头勐然仰起,修长的脖颈和整个人影连在一起,优美的曲线像一只正在优雅啼鸣的黑天鹅——原来婉宁被父亲肏的样子还可以如此之美!接下来父亲向后拉过婉宁的手臂,撞击!撞击!

    再撞击!这最原始的动作满足着两人的欲望,也满足着我的欲望,褪下裤子握住肉棒,对着婉宁和父亲做爱的影子撸动起来。

    欲望越来越强,这薄薄的玻璃已经不能阻挡婉宁发自喉咙深处的愉悦,隐约的呻吟声传到耳边,这次我很清楚不是幻觉,听着女朋友被父亲肏的发出如此哀婉悠扬的娇啼,心里酥爽地想大声吼叫。

    一边快速撸动着肉棒,我心里突然在想,不知道在儿子面前肏着未来儿媳妇,父亲是什么感觉?如此青春洋溢的身体,打破禁忌的快感,想必是非常极致的享受吧。

    也许是被我看着太过刺激,也许是之前已经被婉宁舔了太久,刚刚十分钟,属于父亲的那个人影开始剧烈地勐插起来,婉宁的呻吟也跟着急促和响亮起来,几十下以后,伴随着她“啊”

    的一声悠长的尖叫,只见后面的人影紧紧贴着婉宁的下身不再抽送,父亲把脸贴着婉宁的玉背就这么抱着,下身不断地前顶,像是要把肉棒捅进阴道的最深处。

    彷佛调整列车瞬间熄火,最后慢慢回归平静,但是两具肉体似乎还在微微地抽搐着……我也忍不住加快手上的动作,激动着射出万千子孙,边看着女朋友被别的男人肏边打飞机,对于淫妻癖的我来说,真是一种精神和肉体双重极致的享受。

    玻璃上的两个人影又温存了一会儿,然后分开去收拾散落在地面的衣服,看来他们不想被我看着梅开二度了。

    拿起手机给婉宁发条微信:“我在车库等你们。”

    “嗯。”

    这次没有等很久,不一会儿就看到父亲和婉宁两人从电梯走了出来,俩人看到我,脸色明显还有点不自然,尤其是婉宁眼神慵懒,脸色还带着潮红,更显风情。

    我也没有想着去开解,慢慢来,次数多了,总会习惯成自然的。

    上车的时候婉宁要坐副驾,被我挡着说道:“哎哎,领导都是坐后面的,别来前面凑热闹。”

    “谁是领导?别乱叫”

    婉宁看了眼车里的父亲说道。

    “看到后面那个没?我家老爷子,经济大权在手,一家之主,是领导吧?”

    “那我呢?怎么也成领导了?”

    “都把一家之主睡了,肯定也是领导了啊,不然吹个枕边风,我这个小兵还活不活了?”

    我小声奸笑着跟婉宁说。

    “呸呸呸…就知道你没正形,坐后面就坐后面,待会儿气死你。”

    婉宁气呼呼地打开了后车门。

    “领导们,咱们去哪吃饭啊?”

    出了车库我见父亲和婉宁还是不说话,主动问道。

    “周姐说,清水路那新开了一家日本料理挺好的,要不去尝尝?”

    婉宁接过话头。

    “好。”

    父亲的回答简单扼要。

    e,反正我的意见也不重要,走着。

    在路上的时候,我心里一直想着婉宁刚才的话,想知道她怎么气我,说不定没气到反而让我爽的不行呢。

    所以我车子开的很慢,眼角的余光一直看着后车镜,注意车后面的动静。

    婉宁抬头瞥了一眼,车镜正好和我目光相对,白了我一眼,然后换成娇媚的眼神。

    正当我暗自窃喜:婉宁用被父亲占便宜的方式让我生气,这个跟肉包子打狗有什么区别?呸呸呸…我可不是狗,嗯,应该说想用水把鱼淹死。

    可是婉宁却停止了动作,重新正襟危坐俨然一副成熟职业女性的形象。

    好吧,这个欲擒故纵是让我有点气,擒就擒了,还纵个屁啊…好烦发明这个成语的人……不过跟我斗,哼!等到了餐厅,三个人尴尬的气氛才有所缓解,开始聊一些轻松的话题,这家餐厅味道确实不错,食材也很新鲜,尤其婉宁和父亲胃口大开,好几次我都差点说出来:“果然两位领导刚才累坏了吧”。

    不过最后也只是趁着吃东西的间隙给婉宁发了条信息。

    “亲爱的,多吃点,不然回去“干活”

    的时候没力气/奸笑脸”

    “菜刀、匕首、手雷、炸弹……”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