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版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 手机阅读

龙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前妻事故

前妻事故(03)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2019-05-31(3)几局终了,小花和昆哥他们就没有赢过一盘。当前网址随时可能失效,请大家发送邮件到 ltxsba @gmail.com 自动获取最新地址发布页果哥翘着烟说:“阿昆,情场得意,赌场失意,这球打进了一共就5万哦。”

    “什么五万?”花问道。

    “一局500,光头翻10倍就是5000,你们两个人就是1万,3局光头,其他5局算2000一个人,加这局一共盘合计5万5,给你打个九折5万整呀。”;果哥轻描淡写的说到;阿昆这时也有点傻眼了,没想到一盘没赢,而且还忘记了剔光头的规矩;“咣当。”一声,强子打完最后一杆,把杆往桌子上一丢,“给钱吧,看得老子上火,老子先要去找个骚货灭灭火。”说着掏了掏他的鸡巴;“这样,我现在手边没有这么多现金,万先给,另外帮小花再出5000,剩余的2万,我一周之内给强子,如何,果哥?”

    “日妈,万了了可以,至于花妹妹的账,我们自己找她收,你不用管。”阿果吐了口烟圈说。

    花一听,求助似的看着昆哥。花由一个寡母抚养长大,自己工作虽然有收入,但都是为结婚凑的嫁妆,万还真是舍不得,而且自己刚刚买了套小房子收租,目前和母亲住的房子还在还月供,2万虽然不多,但马上拿出来还真没有。

    昆一看就明白花的意思,轻轻拍了拍花的肩膀,然后说:“果哥,小花一个小姑娘你就别难为她了,她的账我替她给,但我手边确实没有现金,你给兄弟3天时间。”

    “可以,三天,一天一万利息,一共给5万,你这个钱算利息了。”

    “你们这是敲诈。”花脱口而出。

    “敲你妈的屄。”建国突然反手给了花一记耳光。

    “不要动手。”昆哥说,反手把花拉回到自己背后。

    “哥,1天1万确实高了,你给兄弟指条明路。”昆挺了挺自己的腰。

    “这样,小花确实长的白,兄弟们最近都累了,想放松下,让花陪我们一起耍几天,你去筹钱,好久有钱好久给,一分钱利息不要,也别说哥欺负你,一天倒给花一万,如何?”阿果终于说出了他心底的真实想法。

    “不行。”花坚决的说道。

    “别个有老公的。”昆哥也替花园着场面。

    “放心,我们不是逼良为娼的人,就是单纯的一起吃吃喝喝,还免单,当然男女之间在一起身体的触碰少不了的,但不经过花同意,我们绝不搞强迫,就像今天一样在洗浴中心耍或去唱唱ktv,酒吧蹦蹦迪,而且也不是连续的,只要花有空,愿意给面子出来就行了,你女人不也和我们一起耍吗,你不放心可以一起。”

    果哥说的很简单。

    昆哥虽然知道阿果他们经常弄女人,但也不能一下拆穿,大家都没面子,想着首先过了今天再说。

    花也知道不能答应,但现在骑虎难下,有机会不给钱也是可以的,况且如果只是唱歌,大庭广众之下这些人不敢乱来。

    昆一看花比较犹豫,就说,果哥我相信你,你保证不乱来,不能伤害小花。

    果哥一听这是同意了,就对亮子说,去倒几杯酒进来,我要和我的小花妹妹喝一杯,说的时候偷偷对亮子眨了下眼睛。

    。

    一会亮子就让服务员端了5杯红酒进来,大家都端了起来,阿果走过去挽着花的肩膀做,来为我们认识干一杯。花自讨酒量可以,也没把这杯酒放在眼里,而且也不想把关系搞的太僵。大方的端起了酒“妹妹不懂事,果哥以后多关照。”

    花说。

    “放心,你这个妹妹我认定了,以后和阿娟一样叫我果哥,有人欺负你,你就说我是阿果的人,我看那个狗崽子敢不给面子,亮子拿瓶酒来,我和妹妹单独喝一杯。”

    一饮而尽后果哥拉着小花坐在沙发上问东问西,比如工作呀,身高呀,毛茸茸的大腿直接贴在花的腿上,右手直接抱着花,搂的很紧花的右边奶子直接压在了阿果左胸上,花试了几次也没挣脱,也不好撕破脸,毕竟这帮人自己也得罪不起,只好对果哥说,“哥,今天我和朋友来的,喝了这杯我就出去一下哦。”

    酒端来了,阿果递了一杯给小花,看着小花扬起雪白的脖子一饮而尽,胸前大开,直接把酒泼在了花的胸上。然后拉开花的领口,直接上手伸了进去,一把抓着小花的奶子一边说,不好意思妹妹,我帮你擦一下。花刚想叫,嘴一张就被阿果的嘴堵上了。阿果的口臭让花好一阵反胃,但被阿果的左手死死的压着动不了。

    几分钟也许十几分钟,花感到一阵阵疼痛又一阵舒爽,随着阿果的大手开始掐、捏、抓、揉着奶肉和奶头,小腹开始燥热,下面开始流水。脸色也开始越来越红,花迷迷糊糊想刚才喝的酒应该有问题。

    阿果一看时机成熟,一把撕开了花的浴衣,挑起红红的奶头对建国说,“你看这小娘们的奶头还是粉红的,日她的人应该不多。”然后手的虎口捏起奶肉,花受到刺激本来平常有点凹陷的奶头直接立了起来。阿果摇了摇花的奶子,然后捏起乳头左右上下拉扯,雪白的乳房随着牵引的方向转动,淫荡的氛围在空气中传开,几个男人饶有兴致的看着花逐渐迷离的神情。

    阿果左手把小花的头转过来压向自己然后张嘴堵了上去,亲的又狠又毛躁,右手往下伸进了花的内裤里面,一把覆盖了花的黑森林,花流下的水正好成了润滑液,阿果用单手搬开花的大阴唇,食指和拇指一下掐住了小花的阴蒂,小花呻吟了一声,但马上用双手抓着果哥的手。

    阿果拦腰把花抱到自己怀里,大嘴顺着脖子往下亲,雪白纤细的脖子一路留下阿果的口水。阿果的鸡鸡立马坚挺了起来,抓着小花的手按在了自己勃起的鸡巴上,然后笑着对建国说,这小妞真太妈爽,皮肤又滑又嫩,这奶子又园又白,还很坚挺,一摸我就知道是个雌,我要好好的开发下。

    阿昆一听,这你妈是要霸王硬上弓呀,而且在自己看的店玩强奸可能还轮奸,以后还有哪个客人敢来消费呀,而且强奸的还是自己女朋友的小姐妹,虽然自己女朋友不是什么好货,但这个小花是正经女孩子呀。如果不制止的话,不定闹出多大事情呢,那自己能逃脱的了干系吗?

    于是,对果哥说,“阿果,我敬重你是大哥,但账归账,人归人,账我阿昆认,人你刚才也说了,别人不同意,你不能强来,亲亲摸摸玩玩就算了,别人还要嫁人的。”

    。

    阿果一脸淡漠,飘出一句,“放心,我今天绝对不用强,但这小骚货我太喜欢了,这样搞的我不上不下的,也不合适,而且你看这小骚货也发情了,我也需要满足她呀,别让她以为咋们兄弟不行。”

    昆一听,这尼玛还是要上的节奏呀。

    “这样,果哥,我这楼上有包房,也有兼职学生妹,我给你找两个,单我全包了。”

    “钱,咱们兄弟不缺,这样,我今天也不日她,咱们说的算数。”

    “你楼上安排一个套房,这小妞我带上去玩一个小时,让她用口给我弄出来就行。”

    昆想这也没办法,好歹不在大厅里,但如何保证阿果不日进去呢?便提出来说到:“果哥,我肯定相信你,但我也要保证好交代,我和你们一起去,就咱们三个人怎们样?”

    “好,只要你怕刺激就行。”阿果同意的说道。

    这样就昆哥把衣服给小花勉强盖好,扶着小花,阿果大摇大摆的在前面三人上了楼上的包房。

    小花中了春药,虽然意识清醒但基本站都站不起来,在上楼的过程中都全靠在阿昆的身上,衣服也在上楼的过程中逐渐散开,雪白的奶子直接放到了阿昆的手臂上,阿昆也管不了这么多了,想先上楼再说。

    三楼都是包房,楼梯有服务员,不是人带基本不准上来,一到三楼阿果一下从后面把小花的短裤连着内裤扯了下来,服务员在旁边虽然带女人上来日的事情看的多,但这样在走廊上就开始脱女人裤子的事情也是头一次见。而且是这么一个漂亮的女人。

    阿昆知道这样的事情不可避免迟早的事情,也没管。阿果于是从后面欣赏着小花裸露的屁股一扭一扭的走进房间。

    阿昆把小花丢在床上,看着阿果。

    阿果从洗手间倒了杯水泼在小花的脸上,看这小花有点清醒了,然后说道:“来,小骚货,爬过来,给你好吃的。”

    小花迷迷糊糊,但内心燥热,渴望有人做爱,看着阿果一脸凶悍的表情,也不敢反抗。坐起来,想走过去,但脚下一拐,无力的跌坐在了地上;阿果走了过去,直接脱下了短裤,露出了又黑又长的鸡巴,拿起来直接轻轻打到小花的脸上。“来,哥哥请你吃鸡鸡。”

    “好好用上面的嘴吃,否则我让你下面的两个洞都塞满。”

    小花现在完全被阿果的匪气吓到了,而且也被春药弄的欲火焚身,虽然知道自己不愿意和眼前这个男人发生关系,但今天逃掉的希望很渺茫。

    于是,在昆哥眼前的是漂亮的美女,眼神迷离的光着屁股慢慢拿起了阿果的黑鸡巴添了起来。阿果一手抓着小花的奶头,一手拿着手机拍照和录影。

    阿昆看的欲火焚身,一手慢慢摸到自己的下体,一手也开始拍照。时间过去的很慢,阿果的鸡鸡在小花的口里变的又长又硬,阿果弯下腰和小花亲了起来,捏着奶子的手也在小花胸前来回搓揉,充血的奶头越来越硬,小花的呻吟声也从若隐若现变得轻声低吟。

    阿果抬头对阿昆笑笑,然后指了指在自己胯下的女人。阿昆把心一横,三下五除二脱下裤子,走过去把小花的手放在自己的鸡鸡处上下套弄。阿果从小花口里拉出了下体,然后把位置让给了阿昆,自己转到小花身后,抬起小花的屁股,舔了起来,一会用牙齿咬鸡迈一会用舌头舔阴蒂,搞的小花娇喘连连,阴道收缩。

    小花突然爱上了这种感觉,虽然知道自己是有男朋友的,但这种对现实的背叛和肉体的沉沦确带给她连连的快感,她甚至希望后面的男人赶紧插进来,越粗暴越好。

    昆哥也没客气,顶替了果哥的位置后,直接把鸡巴插入了小花的口中,双手捏着花白嫩的奶子,然后再捏着奶头,把奶头拉长反复搓揉。

    果哥拿出一点白色的粉末放在花的鼻子上,花吸入后一阵头晕目眩,阿果抬头拿起自己的黑大的鸡鸡放在了花的阴道口反复摩擦,刺激的小花反手抓住了果哥的鸡鸡想送进去。

    “小骚货,是不是想哥哥日你呀?”花感到一阵羞辱,闭口不说。果再次把鸡鸡捅到小花的阴蒂上加大力度摩擦,然后反手抓住花的头发拉向自己,小花的翘臀缝夹着黑哥的鸡巴。

    “说,小骚货,想不想哥哥大鸡巴日你?”花刚想张口,果哥的黑鸡鸡已经一插到底了,感受到子宫都被顶到了,花一阵满足一阵内疚。

    阿果像骑马一样,抓着花的头发,不停的抽插,阴道内白色的浆水在阿果的黑鸡巴上特别明显。阿果自己吸了口白色的粉末,闭眼了一会,然后重新动起来,也越加兴奋,抽插的力度越来越大,单手拍打着花翘起的屁股。房间内汗水和尿水混到了一起,阿花看到他的昆哥正拿着手机拍下了这一切。

    (未完待续)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