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版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 手机阅读

龙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象拔蚌 店里很热

象拔蚌 店里很热(02)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作者:最爱曹妈妈2019-06-05“好看吗?”

    “咳!”

    小朱尴尬的咳嗽一声,感觉转身逃了,心理乱了:“晕,自己竟然在李姐面前拿她的内裤仔细看,真是丢死人了!”

    到了空调前,小朱背对着妈妈,忍不住的把妈妈的内裤凑到鼻尖:“真香!”

    他心里是这样想的吧,不止是香吧!还有骚,风骚味儿!刺激男人性欲的,人妻独有的温婉的风骚味儿!当小朱回来的时候,妈妈正弯着腰继续挑选象牙蚌。当前网址随时可能失效,请大家发送邮件到 ltxsba @gmail.com 自动获取最新地址发布页

    小朱站在妈妈身后,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

    现在的妈妈,可是一丝不挂!不对,还有丝袜呢!反正,现在妈妈的屄上再也没有遮挡了,挺翘的丰臀,裂开的臀瓣,夹的私处更加的丰满突出。

    这一次是完全的全像!妈妈的阴部白皙乾淨,肉鼓鼓的,像肉馒头一般高耸。

    虽然阴唇边沿和股沟有些微微的黑色,那是长期不见阳光的自然表现,但是相对于白嫩的大腿根形成对比,显得更加突出和风骚,吸引着目光。

    弯着腰,妈妈的双腿自然不是并拢的,而是两边分开,这就更加显露,方便小朱欣赏只有我爸爸这种成功人士才能欣赏的贵妇美屄!妈妈似乎并无所觉,这样噘着屁股好几分钟,才又挑选了两只象牙蚌,满意的直起身。

    这足足让小朱欣赏了几分钟,一个人妻贵妇的屄,已经深深印进他脑海抹不去了!那两只有活力的象牙蚌喷了妈妈一身,奶子上,小腹上,还流进了股沟里!“把这几只包上!”

    小朱接过象牙蚌,妈妈转身去了会客区的沙发。

    当小朱把象牙蚌包好,回到会客区。

    再一次眼珠子都突出来了,今天真是惊喜不断,买彩票一般!只见妈妈正在擦身子。

    她奶子上,小腹上,屄上都是水!小朱进去的时候,妈妈正在擦她的屄。

    这本就让小伙热血沸腾。

    更何况,妈妈这擦屄的姿势,实在是淫荡销魂。

    妈妈以前是文工团出身,唱歌跳舞,武术柔术那是都会几分!此时正躺在沙发上,两条美腿两边噼叉着分开。

    完全180度直直的噼开,这对妈妈一点难度也没有!但是,妈妈擦个下体,至于这么大动作吗?这不完全把自己屄给露的不能再露了吗?尤其妈妈有一双美腿,年轻时,就修长光洁,充满青春气息,如玉如雪。

    现在年纪大了,腿略丰腴了些,少了青春,却多了温软熟韵,如玉如脂。

    如果是少女的肌肤是玉,那也是翡翠般的冷玉,成熟人妻的肌肤如玉,则是和田般的温玉软玉,更加的耐看细致。

    尤其是妈妈的大腿比年青时多了温软丰腴,但大腿的张开的腿筋紧绷出沟壑,显得风骚而欠肏。

    妈妈看小朱进来,盯着自己两腿之间看,嗤嗤一笑,也不躲闪,反而把毛巾拿开,双手两边伸直,抓住高跟鞋的鞋跟,笑道:“怎么样?姐以前是文工团的舞蹈演员,这噼叉标准吧!”

    小朱红着脸道:“标准!标准!”

    妈妈骄傲的道:“我还以为有时间没练,不行了呢!”

    我去,妈妈这标准不标准的有什么要紧。

    这没穿衣服呢!再说了,妈,标准不标准你可以问我爸啊!再不济问我也行啊!小朱,这外人问的着吗,这吃大亏了!妈妈似乎还閒不够标准,双手抓着高跟鞋,还压了压,美腿颤了颤。

    真是骚极了!妈妈妩媚的横了一眼,问道:“好看吗?”

    “好看!”

    小朱脸红着盯着妈妈的阴部回答道!妈妈笑道:“是吗?不准骗我,我包里有相机,你给我拍个照片,我自己看看!”

    “哦!”

    小朱呆呆的拿来相机,那时还是胶卷的,靠!竟然还是单反,还是能同时装两个胶卷,能拍八十几张的相机。

    妈妈竟然还保持着噼叉的姿势,小朱激动的鸡巴都硬挺了,把妈妈这样的样子拍进了相机。

    不同的角度,拍了三张,妈妈竟然还眯着眼冲镜头笑。

    小朱离近了,不由自主的相机对准妈妈的阴部:“李姐,能不能?”

    妈妈笑道:“可以,把光圈调一下,不然拍不清楚!”

    咔嚓!“再来一张!”

    妈妈纤指竟然轻轻拎住自己阴唇,把阴唇拽的长长的,两边分开,小穴的尿管,湿湿粉肉,翕动的肉洞都暴露出来,被小朱清晰无比的拍进胶卷里!“好久没拍照了!”

    妈妈笑道:“再给我拍几张,等我换个姿势!”

    说完,妈妈翻身趴在,美腿继续噼叉开,小朱又拍了几张。

    然后妈妈站起身,金鸡独立,一手抓着高跟鞋鞋跟我上一提,一个标准的站立侧噼叉,轻轻鬆鬆就完成了!小朱赶紧的拍下来。

    妈妈手环住噼开的玉腿反手抓着鞋跟,另一手扶牆,美腿被压着继续下噼,在小朱惊讶的嘴张的能吞下鹅蛋的惊歎中,高跟鞋踩到牆,两条美腿竟然噼开270度,紧绷的腿筋,让妈妈的屄往后异常的突出,这姿势真是太骚,太浪,太他妈淫乱了!小朱前后左右咔嚓了十多张!妈妈得意的笑道:“怎么样?李姐的功夫没白费吧!还行吧!”

    “行,太行了,李姐,你太厉害了!”

    小朱兴奋的手都哆嗦。

    妈妈很高兴,放下腿,从会客区走出来,装作弯腰挑水产,翘着屁股,眼波妩媚的看着小朱,小朱又是一阵拍!妈妈风骚的拿起一只象牙蚌,还做了个对准阴部的动作,真是淫荡,都被记录到胶卷里了。

    “小朱,看看外面有人吗?”

    小朱以为妈妈害怕有人路过,看到她的裸体,害臊!忙出门看看。

    有个毛人啊!周二,中午一点多,不是都在上班就是午休,外面气温三十七八度,热的要命。

    就是鬨市区,大街上也没几个人,更不要说着偏僻的地方。

    放眼望去,前后左右,能看到的地方连个活物都没有。

    小朱道:“没人!”

    妈妈道:“真没人,看仔细了,前后左右都看看,一个人都没有?姐要是走光了,你可要负责!”

    “都没有!”

    小朱道:“李姐,你在屋里怕什么?”

    “行,真没有,我就放心了!”

    妈妈笑道,说完踩在高跟鞋,莲步哒哒,向着门外走去。

    小朱都惊呆了,这是要乾什么。

    直到妈妈赤身裸体,只穿着丝袜高跟鞋,走到店门外的,马路上站定!小朱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一个贵妇人妻,性感女神,烈日当空,一丝不挂,站在马路边的柳树下,这也太大胆,太孟浪了,太风骚,太淫荡了!妈妈笑嘻嘻的看着小朱,娇嗔道:“别愣着,快,给姐拍几张。屋里光线不好!还是外面光线好,拍的清楚。快点,别看了,一会有人来就不好了!”

    “哦!”

    小朱这才回过神来,傻不愣登的拿着相机开始拍,这心脏狂跳。

    我去,这副厅级乾部的老婆就是不一样,不但奶大腰细人淫荡,胆子也大,大街上拍裸照!这太刺激了!而妈妈的大胆,注定要出乎小朱的意料。

    本来大街上光身子就大胆,妈妈还做着各种动作。

    比如站立噼叉,笔直分开的美腿,中间屄穴在阳光下要多清晰有多清晰。

    这种动作在大街上做出来,真是淫乱到极点了!尤其是背景是大马路,这要是拍成照片,觉得让人兴奋不已!妈妈这算是中国最早的露出街拍吗?看样子妈妈也是个内里很躁动的女人,做的事很前卫啊!美腿噼叉着搭在大树上,妈妈脸色晕红,却还伸出一手,拎起一片阴唇,拽的长长的,把小穴半开,粉肉半吐。

    妈妈另一手半掩小嘴,有一种犹抱琵琶半遮面的人妻风情;眼眸烨烨生辉,媚波流转,又有一丝俏皮儿;一手拎着半片阴唇,又格外的风骚大胆!看得小朱大气都喘不上来了,脸红到脖子!此时他已经无法思考,只知道一个自己高不可攀的人妻贵妇,在自己眼前完全打开自己的私密,以一种极度淫荡大胆的方式打开了自己!现在他本能的按着快门,甚至还近距离给妈妈拎着阴唇,半边打开的小屄嫩穴来了特写。

    小朱真是一个特别敬业的摄影师啊!妈妈小腰下压,把刚才在会客区里270度分腿的淫乱姿势,在大街上又来了一次。

    换了背景,果然这姿势更加让人热血膨胀啊!小朱已经有些语无伦次:“李姐,你太厉害了,太美了!”

    “嘻嘻,那是!”

    妈妈骄傲的说:“我以前可是文工团的台柱子,全团我舞跳得最后!姐,再给你来个厉害的。”

    说完妈妈小腰往后一弯,在大街上就来了一个标准的铁板桥!这动作,必然两腿大分,妈妈的玉腿如同“门”

    字型打开,往上往前顶起的腰身,把人妻美屄给顶的格外突出,真是太淫荡了!在快门的咔嚓声中,妈妈等小朱拍完,一腿抬起,继续变化动作,来了个空中侧噼叉!我肏!妈妈真不愧是当年文工团的舞蹈主角,这种高难度动作,真是信手拈来。

    这不穿衣服,可是比穿衣更好看养眼!说实话这些照片,我后来都忍不住做了电脑的桌面和屏保!我大学的同学们可都是好生养眼!妈妈在大街上,大大方方的摆着各种姿势,有高难度的,有风骚的,有俏皮的,有优雅的。

    现在那些网站上的什么自拍,外拍,露出,比妈妈可是弱爆了。

    妈妈一脚勾住一个树枝,然后轻轻一跃,另一腿也骑在另一个岔开的树枝上,两腿架着树上来个个噼叉大分腿。

    我擦!真是没有最淫荡,只有更淫荡!“小朱,姐这个姿势,厉害吧!”

    。

    “厉害!”

    “好看吗?”

    “好看!好看极了!”

    咔嚓!咔嚓!哒!拍了两张,一声响,小朱悻悻的道:“李姐,胶卷用完了。”

    不知不觉,两卷胶卷,八十几张拍完了,妈妈光在大街上裸着屄就拍了十多分钟,还有些意犹未儘呢!不过,此时妈妈,也从风骚的兴奋中,清醒了些,想起自己是个正经的人妻呢!老公还是国营大公司副总,自己竟然让人拍裸照,还自己剥小穴,真是有些丢人!“嗯,完了!”

    妈妈羞红着脸道,那就回屋吧!小朱哦了一声,有些不舍失落!跟着妈妈回屋了!话说,二十年前的人,还真是老实呢!要是现在的话,妈妈早给人摁在大街上,大鸡巴肏的管爸爸之外的男人叫“亲老公”

    了!可能老实是一方面,另一方面妈妈是高乾贵妇,身份差距蛮大的,让小朱不敢有想法吧!用现在话说,他就一屌丝,他能欣赏到妈妈这样的女神级人妻的裸体,还能拍淫照,就已经满足的不行了。

    此时空调上的旗袍内裤也乾了,妈妈优雅的套回身上,期间又免不了让小朱欣赏一番贵妇人妻优雅风骚的穿衣风光。

    妈妈系着扣子,脸色微红的道:“小朱,你别往心里去,李姐就是好久没拍照了。没别的意思!”

    “嗯!我知道!”

    小朱听着妈妈说的话,明知道妈妈是他高攀不起的,但是心里未尝没有一丝侥幸。

    可是真从妈妈嘴里说出来否定的话,小朱还是有点失落!看小朱有一丝落寞,妈妈有些不忍,又道:“怎么了,不高兴?等两天,照片洗出来了,姐送你两张做纪念!”

    小朱立马兴高采烈道:“真的!”

    “嗯!”

    妈妈,你搞什么,这种照片能送人吗?妈妈说完就有些醒悟,这种照片拿能随便送人,脸一下又红了,但是都答应了。

    妈妈拿起象牙蚌,就往外走。

    小朱道:“李姐慢走,欢迎常来!”

    妈妈却一回头,媚笑道:“这么不欢迎我,赶我走啊!”

    晕,这人妻就是不一样,脸皮厚实多了,这么块就恢複了!“没有,哪有啊?”

    妈妈美眸眨了眨,笑道:“你不说,我还忘了,不是说要给我量胸围吗?嗬嗬,要不要现在量啊!”

    小朱尴尬的笑笑:“李姐,我开玩笑的啦!”

    妈妈看看小朱,笑道:“我可没开玩笑,怎么不敢啊!”

    小朱不知所措的摸摸鼻子,妈妈嘻嘻笑道:“我一个有老公的人妻都不怕,你怕什么?又没人,胆小鬼!不就量个胸围吗?怎么你还想摸摸李姐的奶子啊!”

    小朱闻言差点吐血,回道:“没,没有,我哪敢啊!”

    妈妈一本正经的道:“其实,我真想知道那里有没有大,最近我也感觉似乎大了呢。正好没人,一个人也没法量,小朱你就帮李姐量量吧。”

    正值盛夏,大中午的,大街上本就没多少人,这家店又比较偏,街上前后都不见人影,只有知了嗷嗷的叫。

    店里就小朱一个人值班,看着妈妈傲挺的大奶,小朱咽咽喉咙道:“好吧!”

    小朱找来软尺,妈妈媚眼含丝的,笑着举起双手,嘴角勾着妩媚的弧度:“来吧!”

    双手放在脑后,让妈妈的双峰显得更加的挺拔高耸,小朱忍不住喉咙动了一下,脸红的低头,妈妈笑道:“别害羞,来啊!”

    小朱拿着尺子不知所措,妈妈噗嗤笑了:“愣着乾嘛,先量上胸围。”

    小朱不好意思的问道:“什么是上胸围?”

    妈妈哈哈笑了:“上胸围,就是奶子最高的地方,你可以理解为从奶头绕身子一圈的长度。”

    小朱闻言不敢动手:“李姐真量啊!”

    “量啊!”

    小朱咬咬嘴:“量就量!”

    反正占便宜的事自己,又不吃亏。

    小朱笨拙的把皮尺从妈妈身后绕过了,路过腋下,手背就碰到妈妈软软的,香喷喷,带着温温体香的肉儿,虽然隔着衣服,但是丝绸很薄,让人遐想,小朱脸又一红。

    手指拉着皮尺,顺着妈妈柔软的形状,掠过峰顶。

    碰触到奶尖,硬硬的感觉,让小朱手不由的颤抖。

    同时妈妈也是身子微微一晃,小嘴张开,吐气如兰,眼睛有一种媚态,小朱的手停在妈妈乳头上,妈妈没有催促。

    此时妈妈的胸前两点更加的翘挺,不知道什么时候变得更大更挺也更硬了,顶的丝绸布料明显的似圆柱般的突起,很高,有两厘米多。

    从布料透出一种诱人的微红色,让小朱心颤不已。

    最后咬着牙才把手移开:“上,上胸围102”

    小朱喘着气说道。

    妈妈也有点气喘道:“还真大了一点,比以前大了两厘米!”

    “哦”

    小朱依依不舍的鬆开手。

    妈妈抿着小嘴道:“该量下胸围了。”

    “下胸围?”

    小朱一愣。

    妈妈笑道:“不量下胸围,怎么确定罩杯啊。”

    “下胸围,在哪?”

    妈妈回道:“就是在奶子下面绕一圈。”

    “哦!”

    手在妈妈身后绕一圈,最后在奶子下方彙合,就不可避免的,手托着妈妈的大奶了,沉甸甸的温香软肉都压在手上,爽啊!估计当时小朱应该是这样想的吧!“下胸围是多少?”

    “看不到啊,李姐!”

    小朱尴尬的道。

    妈妈的大奶实在是太大,太雄伟了,完全压着小朱的手,都没办法看皮尺刻度:“等我鬆开皮尺。”

    妈妈道:“鬆开,看得就不准了。”

    “那怎么办?”

    妈妈道:“我来帮忙。”

    说完妈妈双手捏着自己的奶头,把两只大奶子往两边拉。

    我去,这举动真是太风骚了。

    两只柔软的大奶被拉的往两边,长长的如同钟乳型,漂亮而淫荡。

    这简直要命啊!小朱这样方刚小伙,没有立马把妈妈扑倒,真是自製力可以了。

    小朱红着脸道:“下围是80。”

    “果然,又大了一点!”

    妈妈笑道。

    此时小朱微微弯着腰,夹紧双腿。

    妈妈笑道:“这么了?”

    “没什么?”

    “直起腰来!”

    “李姐!”

    “直起来!”

    妈妈轻喝一声,颇有几分贵妇的威势。

    小朱只好直起腰,只见他下身裤裆高高的,连翻的挑逗,小伙子已经憋不住,小帐篷快支破了裤子了。

    妈妈娇笑道:“我当是什么事,不就是鸡巴起来了吗?多大事,姐又不是没见过鸡巴起来的样子!都是大人了还什么羞啊!”

    这话说的小朱这腼腆小伙更加羞红了脸!妈妈感到很好玩呢!笑道:“不过,没看出来,小朱你人不大,貌似那里的尺寸不小啊!”

    “没,没有!”

    妈妈媚眼一眯道:“对了,明天我要去买条裤子。正好你再帮姐量一下腰围,臀围了。一事不烦二主,就请小朱你帮帮忙了。”

    “没事,没关系!”

    小朱红着脸回答,拿着皮尺准备测量。

    妈妈嘻嘻一下:“隔着衣服怎么量啊,会不会吧不准啊,要不要姐掀起衣服啊!”

    说完,妈妈掀起旗袍裙摆,捧在怀里,雪白的肚皮,风骚的内裤,高耸的肉丘,内裤里鑽出来的丛丛屄毛都一览无遗。

    我去!妈妈呀,有必要把衣服掀起来吗?你那丝绸旗袍,布料薄的可以忽略不计的。

    能有多大影响,误差能有一毫米不?对于精度按半厘米算的皮尺,根本没必要,好不!“哦!”

    小朱羞涩的双手颤抖着从妈妈的腰间穿过,环住,期间手指不可避免的碰触少妇温软的腰肉。

    那触感如电,让他不由的哆嗦。

    长这么大,他估计是第一次,碰触女人这敏感的软肉吧!皮尺最后在妈妈风骚的肚脐处彙合,手背触碰着妈妈紧绷细滑还有点软的小肚子肉,感受着成熟女性独有的温软,那种触感,很美妙,很舒服!“腰围,腰围是6,64。”

    小朱说话都有点颤抖了!“嗯!再量一下臀围!”

    小朱把皮尺往下滑,期间不可避免的碰触到妈妈弹手的臀瓣,细滑的大腿。

    最后皮尺交彙于妈妈的屄上,手指感受着妈妈似乎从屄里喷出的热气,小朱手都酥了。

    指尖和屄毛摩擦,那种感觉没法说,妈妈的脸也有些红热!要看皮尺刻度,不可避免的就要离的很近,几乎要把脸凑到妈妈的屄上。

    小朱感到温热,鼻尖传来芳香还有特殊的味儿,好闻的人妻骚味儿。

    呼吸间,把妈妈屄里喷出的热气,似乎吸入了自己的胸肺,那种刺激,正小伙的鸡巴在裤子里焦躁跳动,难以自持!小朱忘了看刻度,鼻尖和妈妈的屄毛碰触,大嘴贪婪的呼吸着妈妈屄穴喷薄的气息。

    就这样妈妈撩着裙摆,小伙弯腰对着她的屄,急促的喘息。

    时间好像静止,一分钟,两分钟。

    妈妈才羞羞的道:“小色胚,看够了没有,小心人家老公打你哦!”

    小朱这才咳了一声,不舍的道:“李姐,你臀围是96。”

    “嗯!”

    小朱抬起头,满脸的不舍,近距离欣赏别人老婆的美屄,这种机会可是不常有啊!不能多看一会,真是可惜。

    妈妈放下裙摆道:“姐大腿比较丰满,买裤子,最好也量一下腿围。”

    小朱道:“什么是腿围?”

    妈妈道:“就是量大腿根的周长。”

    量大腿根,看着妈妈雪白的大腿,小朱忍不住咽了咽吐沫:“好!”

    妈妈一手扶着桌子,一脚抬起,另一手抓住高跟鞋跟,往上一掰,一个风骚性感的战力噼叉完成。

    。

    旗袍下摆滑到一边,妈妈下身完全暴露。

    小朱呆住了,不知道妈妈这时要乾嘛?妈妈笑眯眯的横了小朱一个媚眼,解释道:“站着我怕你量不准,看尺子不方便。这样的话,应该方便测量,比较准确!怎么?这样不行吗?不方便!”

    “行!行!”

    小朱连忙点头,这样太行了:“方便,方便!”

    这种站立噼叉,让妈妈的大腿根紧绷,大腿根突起的跟腱直直的牵着高鼓的阴阜,似乎把妈妈阴部屄门拉的更加的紧绷突出,在噼开的大腿之间,显异常显眼淫荡。

    小的可怜的蝴蝶小内裤,似乎就只遮住一小从屄毛和阴核一般,细细的带子勒进肉缝里,勒的两边肉鼓鼓如鲍鱼般,比周围皮肤微微显黑的肥肉从细带两边突出来,肉上还有稀鬆的屄毛,风骚极了。

    不仅如此,连两片肥美的阴唇也从两边舒展开来!这比不穿内裤还淫荡!我要吐血了,妈妈,真的有必要量什么腿围吗?就算要量,有必要这样的姿势吗?

    小朱激动的把皮尺绕在妈妈的大腿上。

    妈妈笑道:“有丝袜会不会不准?要不要脱掉?”

    我又要吐血了,丝袜的厚度,能有多大影响?“嗯!”

    妈妈骚骚的道:“姐,手空不开,你帮我脱!”

    小朱闻言激动不已。

    那时候的丝袜,还不流行现在的连裤袜。

    长丝袜多少长筒丝袜,或者吊带袜,长度有到大腿,也有勒到大腿根的。

    妈妈那天的丝袜就到大腿根,丝袜根部的鬆紧几乎就是贴着股沟!小朱兴奋,忐忑,颤抖的伸出手指,慢慢的向着妈妈股沟伸去,无可避免的要碰到妈妈隐私的股沟,甚至阴部。

    他不知道为什么妈妈,允许他这样。

    因为自己不管怎么看,都不具备让妈妈红杏出牆的条件。

    可是这明明就是在勾引他。

    奶子给他看了,屄给他看了,全身一丝不挂的给他看了;奶子给他碰过了,腰被他碰过了,屁股也被他碰过。

    现在还差女人最淫荡的屄,离他的手指也越来越近,他很想触摸,又怕自己理解错了,妈妈不高兴!因为他和妈妈的身份实在差的十万八千里,妈妈在他心里是高不可攀的女神,高高在上。

    妈妈温婉成熟,妩媚风情的气质,绝美的容貌,风流的身段,无不在他第一天来这家店上班,第一天看到妈妈,就被深深的吸引,沦陷!对于都没谈过对象,青涩的小朱来说,妈妈就如同美丽的罂粟花一样,让他上瘾。

    明知道妈妈是别人妻子,还是不能自拔的深陷。

    他知道自己和妈妈不会有任何交集,唯一的就是能远远的看着妈妈,然后极力向对待顾客一样和妈妈聊上两句,他就满足了。

    但是今天这一切都打破了。

    自己似乎,手指伸一伸就能碰到这高贵人妻的美屄,做梦都像碰一碰的屄。

    但是这要碰了,她会不会发火,拂袖而去,以后再也不来了。

    从此以后会不会消失在自己眼前?慢慢的小朱的手指碰触到妈妈的股沟,两人都轻轻的颤了一下。

    妈妈无语,小朱亦无语,时间好似停止。

    好一会,小朱才道:“李姐,我动了!”

    “嗯!”

    小朱手指弯曲,往丝袜的鬆紧里勾,弯曲后的手指,往上顶了一些,手指的关节轻触到妈妈的阴唇。

    “哦!”

    妈妈吸了一口气,脸色有些晕红,却没有说话!小朱手指又动了动,手指头鑽进了丝袜的鬆紧。

    蕾丝边的鬆紧勒着小朱的手指,把它紧紧的陷进妈妈软滑弹手的温香腿肉中。

    那里的肉细细的,软软的,滑滑的,热热的,弹弹的。

    总之说不出来,女人大腿内的接近屄的肉和其他地方,即使同是大腿的肉都不一样,有一种说不出的触感。

    摸着特舒服,特别的不一样。

    小朱的手指顺着蕾丝鬆紧,来回滑动着手指。

    妈妈的脸色更加娇羞,没有拒绝,过一会还问道:“舒服吗?”

    “嗯!”

    小朱点点头,开始把更多的手指塞进妈妈的丝袜里,这样不可避免的,手指的关节和手背一次次碰触妈妈的屄。

    啊!爸爸啊!你可知道,你老婆,我妈妈的大腿给人摸了,不仅如此,现在屄给人看了,还给人摸了!过了一会,妈妈才显现几分人妻的矜持:“好了,别摸了,赶快脱!”

    小朱嗯了一声,手慢慢的往下褪妈妈的丝袜。

    这哪是脱,简直就是摸妈妈大腿。

    一个丝袜脱半天,一寸一寸的,双手来回摸妈妈的大腿,好几分钟才把丝袜褪到小腿。

    丝袜推到小腿,两人似乎都鬆了口气,又似乎都有点不舍。

    妈妈道:“现在给姐,量量腿围!”

    皮尺环绕妈妈的大腿根,不可避免的又碰触到敏感的地方,最后皮尺在妈妈的屄上彙合,小朱喘息着看着妈妈的屄,手指拿着皮尺,指关节来回动弹,碰擦这妈妈的私处。

    好一会才恋恋不舍的道:“李姐,你的腿围是48。”

    “看清楚了吗?别看错了!”

    看看红着脸道:“看错就麻烦了,要不你再看看!”

    “好我再看看!”

    好一会,才结束!妈妈落下另一条玉腿,一时间两人不知道说什么。

    就这么结束,似乎都有些意犹未儘。

    要说,还是妈妈这样的熟女,更加的脸皮厚一点,很快妈妈道:“对了,还要量一下腿长!”

    说完妈妈躺在沙发上,两腿玉腿举天,然后轻鬆的往两边一分,标志的一字马噼叉开来:“来,小朱,帮李姐量量腿长,这个姿势应该更方便测量吧!”

    当然方便,不要太方便。

    小朱连忙羞涩兴奋的点头:“嗯!”

    “你量准一点,慢慢量,仔细点,别着急,姐不急!”

    “嗯,知道了,李姐!”

    皮尺从脚拉到屄,小朱摁着皮尺摁在妈妈的股沟上,几乎光明正大的在摸妈妈的屄。

    妈妈只是娇喘,没有任何反对。

    量完左腿量右腿。

    我就奇怪了,有必要吗?难道两条腿还不一样长。

    反正是反複量了好几遍,务必把腿长量的很精确,同时妈妈的屄也湿了,小朱的手也湿了!量完之后,妈妈并没有收回双腿,依旧噼叉着美腿,还不愿结束,继续让小朱欣赏着自己的人妻美屄。

    然后妈妈道:“小朱,你在帮姐量量裤裆吧!买裤子裤裆也很重要!”

    “哦!”

    小朱当然愿意,就是不知道怎么量,问道:“裤裆怎么量,量哪里?”

    妈妈红肿脸道:“就是量人家的屄的宽度。”

    然后妈妈双手掰着自己的屄,等着小朱量。

    我去,这...这...,爸爸你快来啊!你老婆让人量她的屄有多宽?哦,爸爸,你别过来了。

    我怕你受刺激,休了妈妈。

    妈妈现在的姿势不适合让自己老公观瞻。

    等一会小朱量完了,你再过来吧!顺便问一句,爸爸,妈妈屄宽多少?你知道吗?估计这个问题爸爸肯定很受打击,会怀疑人生的一边地上画圈圈。

    自己老婆屄宽多少?爸爸真不知道?当然这个估计很多人不知道!只是妈妈屄有多宽,很快小朱就会知道了!听到妈妈让他量自己的屄,小朱激动不已。

    别人老婆的屄,自己可以用尺子来量,精确的知道别人老婆的屄有多宽多长。

    估计对方老公都不知道,自己却能知道,真是兴奋刺激啊!小朱仔仔细细的测量着妈妈的屄,过程简直不可描述,反正是反反複複把妈妈的屄翻来覆去的摸了好几遍,摸了好几分钟。

    摸得妈妈的屄水淋淋的,摸得自己的手汁水滑腻!我敢说妈妈的屄,爸爸都没这么仔细的摸过!量过屄有多宽,妈妈又羞红着脸道:“小朱,再给姐量量裤裆有多长?就是量量姐的屄的长度!”

    “好嘞!”

    小朱兴奋的答道。

    妈妈纤手拎着自己的两片阴唇,往两边大大的剥开,娇羞的道:“姐已经把屄剥开了,这样量的比较精确!”

    小朱自然不反对,量的过程中,还亲手扯妈妈的阴唇,翻弄着她的小穴。

    爸爸快来啊!你再不来,妈妈的屄都让人翻弄好几遍了。

    阴唇都被人来回拽的长长的,当玩具玩了。

    不对,我又说错了。

    爸爸,你千万别过来,不然你看到妈妈亲自剥开自己的小穴,让人摆弄着玩,还让人测量自己的屄有多长?我怕你受不了刺激,爸爸您虽然心脏很好,但是我觉得这刺激还是太大,为了家庭和睦,您还是出个差比较好!总之从今往后,爸爸,这世界上多了一个比你还了解妈妈骚屄的男人。

    妈妈的屄有多宽?爸爸你不知道吧!这个小朱知道!妈妈的屄有多长?爸爸你也不知道吧!这个小朱还是知道!妈妈的阴唇可以拉长到几厘米?爸爸你更不知道吧!这个小朱还是知道!爸爸你别生气!原谅妈妈吧!毕竟你和你的女秘书不清不楚的,妈妈也没有说过什么!这个为了家庭的安定团结,爸爸,你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吧!反正妈妈的屄就是让他欣赏欣赏,顺便拍几张照片,然后让他量量尺寸。

    我觉得没什么,人家这没准是做个学术研究。

    以后没准写个研究报告《研究李荣老婆骚屄,论欠肏人妻的特征!》搞不好还能获个国际大奖。

    妈妈这也算是为科学献身啊!嗬嗬,说着玩的!小朱那种文化还写不出来这个有水平的论文。

    但是有这样的文章吗?没有!不过n年以后我写一片类似的论文,不叫《研究李荣老婆骚屄,论欠肏人妻的特征!》,而是叫《深入研究李浩妈妈的骚屄,总结欠肏骚屄妈妈的屄穴特征!》哦,扯远了!继续说小朱测量我妈骚屄的事。

    小朱测量的正儘兴,桌上的电话响了。

    小朱不能不接:“哦,王老板,要十斤螃蟹啊!好!”

    妈妈也惊醒!感觉自己今天好孟浪啊!做人正经人家的人妻,自己今天竟然让人看自己的骚屄。

    不仅是看,还自己噼叉,用这种淫荡的姿势让人仔细的看,真是羞死了。

    而且还不仅是看,还让人拿尺子量自己的骚屄尺寸。

    这哪是一个正经人妻乾的事啊?哎呀!小朱会不会误会自己是一个淫乱的女人啊!而且妈妈感觉有些对不起爸爸!虽然爸爸和女秘书的事,让她心里不爽!

    可是毕竟没有证实!而且自己不高兴归不高兴,毕竟和爸爸是有感情的,还有我,还有幸福的家庭。

    自己做的这事真是欠考虑!妈妈羞愧的收拢双腿,忙把衣服整理好!小朱接完电话,妈妈已经穿戴整齐,羞着脸准备走了。

    小朱感到很懊恼,特么的!王胖子的电话来的真不是时候,小朱心中愤愤的想。

    “李姐,这就走了,外面热,在屋里凉快一会吧!”

    妈妈红着脸道:“不了,我还有回家,准备接浩浩放学!”

    “哦!”

    小朱鬱闷的回道快出店门时,妈妈回头道:“小朱,你别误会啊!姐!今天就是让你帮忙量量尺寸,是为了买裤子!”

    “嗯!”

    小朱点头应着,看着妈妈远去!抬起手,手上依然湿滑,有着妈妈骚屄的气味!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