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版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 手机阅读

龙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冷美人的危险性游戏

冷美人的危险性游戏(03)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翻译冷美人的危险性游戏(3)2019-7-3大叔走后,我没有摘去眼罩,在黑暗中贪婪地呼吸着,感受房间里弥漫着的精臭味。最新地址:xunshuge.com

    胡乱把早已被淫水浸湿的内裤褪到脚踝,一只手大力地抓揉乳房,一只手快速地在充血胀大的阴蒂上摩擦。

    由于大叔视奸和语言带来的双重刺激,只是几秒钟我便达到了高潮。

    然而简单粗暴的阴蒂高潮只是开胃菜,我摘下眼罩,捧起沾满大叔精液的胸衣,一边幻想着大叔强奸我的场景,一边抠挖着早已泛滥成灾的小骚穴。

    那个下午,我高潮了七次,直到小穴发酸肿胀,手指也因为泡在淫水胸太久而灢掉,我才意犹未尽地停了下来。

    这次,我没有把大叔的精液吃掉,而是任由精液在我的胸衣上板结,黑色蕾丝的半杯内衣被斑驳的精痕衬托得更加性感,并散发着一股浓烈的腥味。

    我将内衣被喷射的杯面朝上,摆在了门口的茶几上。

    我相信大叔回去一定会和其他外卖小哥交流,而这个精迹斑斑的内衣就是最好的证据,也是怂恿外卖小哥行动的最佳鼓励。

    也不知道是大叔的经验交流起到了作用,还是放在茶几上我那被射满了精液的奶罩给力,很快那些外卖小哥们就活跃了起来。

    有些胆子小一些的,对于听来的故事大概还有所怀疑,将外卖放在茶几上以后仍是不敢进门,只是趴在门口上偷窥,虽然我看不见,但他们那粗重的喘息声让我知道,他们肯定在欣赏我裸露的娇躯。

    对于这种有色心没色胆的小哥,我也起了调皮的心态,不再只是老老实实地躺在沙发上让他们瞧,而是双手紧紧攥住我那两颗硕大的乳房,让乳肉从从指缝间渗出,将本来浑圆的乳房蹂躏成各种形状。

    通常进行到这一步,我都会听到大量口水吞咽和解开裤子拉锁的声音,心中的成就感别提多么爆棚了。

    之后,我会用一只手的指尖轻轻刮擦我那异常敏感的乳头,轻微的痛楚和如遭电击的快感会让我忍不住呻吟出声。

    我轻咬嘴唇,用另一只手隔着内裤摩擦我的阴蒂,随着动作幅度的加快,我会弓起小腿把整个下半身支起来,让那些窥视者看得更加清楚。

    这些不敢进门的小哥一般都射得很快,我也会随着他们的喷射而一起高潮。

    而那些胆子大的外卖小哥则不满足于只站在门口观赏,他们会像大叔一样走进门,站在沙发前,看着我撸管。

    对这些胆大的小哥,我还是保持一贯的装睡姿态,毕竟如果真的面对面,难保他们会做什么。最新地址:xunshuge.com

    特别是有几个色胆包天的家伙,他们不只会看会撸,还会趴在我耳旁说些贱货、骚逼、母狗之类的话,更把不知多久没有洗过的肉棒伸到了我的面前。

    我无法看到肉棒的大小,但光是那些羞辱的语言已经让我面红耳赤、身体发烫了,伴随着话语而来的口中的热气吹进我耳朵里,再加上距离我冷艳面庞只有不到一厘米的肉棒持续散发出来的浓郁气味,让我的小逼里像钻进了一群蚂蚁一样奇痒无比。

    我只能死死地咬住嘴唇,尽力不让自己呻吟出来,等到他们离开后再疯狂地自慰,忘我地浪叫着,将一直隐忍的快感通通宣泄出来。

    尽管我装睡的程度已经有些掩耳盗铃的意思,而他们也跟我保持着同样的默契,都停留在视奸的程度,没有太过激的举动,还会给我留下些小礼物。

    。

    沷怖頁除了我点的外卖,不进门的小哥会为我额外送一杯奶茶或者豆浆,当然,里面混有他们的精液;也有恋足的小哥,将注意力都放在了我门口的鞋柜上,我的每双高跟鞋都没躲过一劫,被从里到外射了个一塌煳涂,我第二天穿的时候还能感到精液粘稠湿滑的触感;进门的小哥大多会像大叔一样,把我扔在地上的奶罩舔舐一番,再把罩杯里射个满满当当;那些色胆包天的甚至会射在我躺着的沙发上,我不知道,一转身沾满了我整个胸口…当然,他们留下的每滴精液我都没有浪费。

    坐在沙发上,闻着属于我的物品上散发着的强烈雄性气味,我总是忍不住疯狂自慰。

    手指就像黏在了小穴里一样,明明已经高潮到虚脱还是不想抽出来,最后再将他们留下的精液一滴不剩得舔食干净。

    时间一长,谁胆大谁胆小,谁爱射鞋子谁喜欢奶罩,我一看外卖员照片便知,而我仅存的那点警惕心也一扫而空,直到那个晚上。

    那天我到家的时候已经接近夜里十点,六个小时的高铁让我着实有些饥饿,可是很多我常吃的快餐店已经打烊,无奈之下我只好选择了家门口的一家鸡蛋灌饼。

    那个摊主是个那个五短身材的中年男人,有着老光棍共有的邋里邋遢,衣服一个周不带换的,一双布鞋穿到露了脚趾,稀疏的头发永远油腻腻得贴在头顶,让我不禁为食品安全感到担忧,有好几次他口中的飞沫喷到了饼上,我提醒他,他却不以为意,反而龇着一口黄牙说不干不净吃了没病。

    我直接付钱走人没有拿食物,这也是我几乎不点他家外卖的原因。

    看到app上显示骑手配送后,我像平时一样脱光了衣服躺在沙发上等待。

    不一会我就听到了敲门声,“樊小姐,在家吗?外卖我放门口了啊!”

    从来人的声音我推断他的年龄在四十开外,听起来不像是平常给我送餐的那几个小哥,不过想想倒也正常,总有新来的送餐员嘛。

    不过声音尽管陌生我却是绝对听过的,“会是哪一个呢?不知他是胆大的还是胆小的类型,一会一定要上app看看送餐员照片。”

    尽管这种挑逗游戏我已经驾轻就熟,但遇到新情况,心里仍满怀期待。

    我听到他在门口观望了两三分钟,才蹑手蹑脚地进门。

    虽然他是个新人,却是和那些常来的小哥一样大胆,我心想大概我已经成为这个区域快递小哥口中的热门话题。

    他径直走到沙发前,上来就把肉棒掏了出来,一种股肉棒长时间没有清洗过的骚味顿时弥漫在空气中。

    我被他的大胆吃了一惊,然而比起他接下来的动作,都算不得什么了。

    他蹲下身子,两只大手直接抓住了我的乳房下缘,那带有粗糙老茧的手掌在我那柔软白嫩的大奶子上摩挲时,我不禁起了一片鸡皮疙瘩,惊吓之余一波快感迅速袭来,淫水瞬间就涌了出来。

    。

    沷怖頁他没有打飞机,就是紧紧攥住我的乳峰不放,喷吐着热气的脸慢慢靠近,突然一口咬住了我那颗早已涨得像红枣一样的乳头。

    “嗯~~~”

    我遭此突袭没来得及反应,直接张口浪叫了出来。

    他听到我的呻吟竟是没有停止对乳头的吮吸,反而得到鼓励一般,开始用舌头不断搅弄,粗短的胡茬扎在我敏感的乳肉上,让我既有点疼痛,又兴奋得连理智都有些消退,满脑子就剩下了一堆淫乱不堪的幻想。

    我用力把腰向上拱起,胸前的肉弹将外卖员的嘴巴塞得更满了一些,他感到了我的变化,将我的乳头吐了出来,沾满了他口水的乳头变得顺滑无比,他一只手掐住了乳头,在上面灵活的挑弄着,另一只手则隔着我的白色蕾丝内裤,不断刮擦着阴蒂和穴口。

    他的爱抚让我不停发出淫浪的呻吟,但我仅存的理智告诉我应该让他住手了,可还没等我张口,他那只蹂躏我乳头的手竟然停了下来,双手一起把我的内裤给扯了下来。

    我当时大脑一片空白,心想这次玩脱了,八成要被这胆子大如牛的家伙给强奸了,我还不知道他是谁呢!正在我有些后悔的时候,却发现他没有爬上我身体的意思,而是将我的内裤捧在手中,似乎是在品尝着我淫水的味道。

    我听到他吧唧嘴的声音,彷佛是老酒鬼喝到了陈酿一般,心中的危机感顿时少了几分。

    品嗅完淫水后,他把我的内裤套在了鸡巴上,一只手开始快速地撸动起来,另一只手则顺着我的小穴底部向上滑动,我那幼滑的阴部何曾被如此粗糙的大手抚摸,淫水不争气地汩汩流出,全被他用指肚挖走,送到了嘴里。

    随着他的喘息声越来越粗重,我知道他应该快要爆发了。

    果不其然,没过多久他一直骚扰我小穴的手就一把抓在了我的大奶子上,喉咙里不断传来低吼,他射出来了,听起来喷射量还不小。

    我的奶子被他掐得生疼,带来了一种别样的快感,再加上幻想着他喷射的样子,让我也同时达到了高潮,只是可怜我刚买的小内裤,才刚穿一次就要被他给射得乱七八糟。

    喷射之后,外卖员没有离开,而是起身走入了里屋,接着便传来了翻箱倒柜的声音。

    “不是吧大哥,玩儿玩儿就算了,你还打算来个顺手牵羊啊?”

    逐渐恢复理智的我被他的举动搞得有点摸不着头脑,忍不住在心里吐槽。

    过了能有十几分钟,大哥才从卧室走了出来,关上了房门,离开了我的家里。

    确定大哥离去,我连自慰都顾不上,摘下眼罩就跑进卧室里查看经济损失。

    然而,眼前的景象让我惊呆了:本来躺在内衣筐里的内衣、内裤被铺了一床,好几件奶罩的海绵垫上都布满了牙印和口水渍,几乎每件上面都沾到了精液;放在床头的面部补水精华盖子也被打开,闻一下就知道里面的护肤品已经和精液完美地混到了一起;卧室里的洗手间中,牙刷头湿湿的,也不知是口水还是精液,漱口杯下还压着一张字条,看笔迹是用我的眉笔写的:“樊美女,没想到你平时一本正经的,玩起来居然这么骚。你嫌弃老子的口水不是?这次就让你喝老子的口水,抹老子的精液!”

    看着字条我如遭雷亟,转身跑到客厅里拿起手机查看外卖员信息,结果上面赫然显示:商家自行配送。

    竟然是他!那个鸡蛋灌饼摊的老板!我说那声音怎么竟有些熟悉,肯定是平时和外卖小哥闲扯时听说了我的故事,才有了这次的报复!!然而让我无语的是,就算如此我的内心竟没有生出一丝反感,反而因为自己勾引了这个本来让我厌恶的男人,产生了一种反差的快乐。

    由于刚刚经历了高潮,又经历了震惊,我的骚穴已经不再饥渴,我一边坐在沙发上不断回味着这次的游戏,一边抓起鸡蛋灌饼送向嘴边。

    刚咬了第一口,一种熟悉的腥臊味传到了我的鼻子里,白浊的液体顺着我的嘴角流了下去。

    “这个老光棍,到底要射多少精液啊!!!”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