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版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 手机阅读

龙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NTR之天使折翼

NTR之天使折翼(06)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ntr之天使折翼(六)转正2019-7-30高寒的阴茎硬得生疼。当前网址随时可能失效,请大家发送邮件到 ltxsba @gmail.com 自动获取最新地址发布页

    他现在满脑都被肉欲占据,只可惜无处发泄。

    “对,就是这样,将两腿再分开壹些。”卧床上,在佟雪莹的指挥下,沉萱俏生生地分开着双腿。单薄的白色蕾丝肚兜贴附在她苗条的身躯上,饱满的胸脯上,仅有五指宽度的薄纱面料遮挡着,能清楚看到面料下粉嫩的乳晕。

    “这样可以了吗?”“对对对,就是这样,高寒,拍照吧。”毕业后第壹份回归本职的摄影工作,拍摄女友的性感艳照。

    而且绝不只是艳照而已。

    ……“客户要的比较急,整套写真集壹共要拍摄300张,咱们今晚要全部完成。”半小时前,沉萱怯生生地说明着情况:“而且是有要求的。首先就是由妳亲自拍照,然后半小时前,我已经服用了女性用催情药,这对拍照有帮助……就是这样。”这份催情药既然是用于女性,自然和伟哥不同,它不会让女性“壹柱擎天”,而是始终处于壹定程度性欲的煎熬之中。它不至于让服用者渴求赶紧找个男人扑过去,但阴部瘙痒难耐,内心空虚无比,这壹切仍是免不了的。

    ……“高寒……嗯……”沉萱背靠着床头,向床尾分开着双腿,高昂着修长的鹅颈。滴滴汗水正顺着脖颈流下,她的面颊和锁骨更壹片绯红,因为性欲亢奋,她并不难摆出这样羞耻的姿势,并眼神朦胧地望着爱人。

    “宝贝,萱萱……妳表现得很好。”高寒站在床尾,持着单反相机,清楚拍摄着女友分开双腿的媚态。她薄纱制成的丁字内裤早已被淫液浸透,甚至几乎要陷入两瓣阴唇之间了,这还是她被命令禁止手淫了,两瓣阴唇呼吸似的缓缓颤动,就那么壹点点将内裤布料吞了进去。

    “那是,我们亲爱的萱萱绝对表现完美。”佟雪莹笑着,把玩着高寒完全硬挺的阴茎,然后再壹次地,将它含入口中。

    她坐在铺着柔软地毯的地面上,修长的美腿伸向侧方,阿宏作为丈夫正趴伏在地上,不停用鼻子嗅闻妻子的脚心。

    “再换个姿势吧。”吞入吸允几口后便吐出了高寒的阴茎,佟雪莹笑盈盈指挥道:“趴过来,屁股朝着我们,腰部尽量向上挺,就是这样……”“这样?”沉萱喘息着趴过身子来,脑袋朝着床头,向高寒的方向高高翘起双腿,并继续向两侧分开。她挺起腰部,苗条紧致的腰条,并依照指示略微侧首。汗水密布在她的背嵴上,她的耻骨紧贴着床单,挺翘的臀瓣向上耸起,已完全被浸湿至透明的丁字裤,则完全陷入臀瓣之中。

    “对,就是这样,这种后入的姿势~”佟雪莹笑盈盈地,轻轻撸着高寒的阴茎:“高寒,妳想插进去吗?”何止是高寒,阿宏也眼睛壹眨不眨地盯着沉萱。因为丁字裤紧连着肚兜,在这种挺起腰条的姿势下,裆部布料紧勒着阴唇,更不时产生摩擦的效果。

    “想,我想……”但佟雪莹忽然攥紧了他的阴茎:“可惜呢,妳不能插进去……”,尤其他实在已积累了太多的欲望!

    “雪莹,好痒啊……”沉萱耐不住发出声音:“我是不是吃多了……真的好痒……感觉好想要……”让她始终保持拍照姿势真的太难了,催情药的效果比想象中强许多,卧室里暖色的灯光下,沉萱白皙玉凋般的身躯上闪烁着迷人的光泽。汗水布满她的全身,胯下更已浸湿了床单,她因快感忍不住摩擦双腿,而这壹幕幕都被高寒亲手拍摄了下来。

    “可喜可贺,我们拍满三百张照片了。”按三百次快门并不需要太久时间,但对于高寒而言,却彷佛是永恒般的漫长。

    究竟过去多久了?

    卧床上,沉萱近乎全裸,薄纱般的肚兜内衣完完全全地贴附在她布满汗水的胴体上。她平躺在卧床上,面颊红润,神色迷茫,双腿自然向两侧分开,始终没有手淫,而阴唇已红肿起来,闪着黏滑的光芒,完全无法被丁字内裤遮掩。

    她依靠着床头,望着床尾的壹幕,表情中蕴含着壹丝酸楚和渴望。

    “呃……雪莹……呃呃呃……啊……”高寒靠墙而坐,勃起的阴茎被完全吞没于佟雪莹的口中,被她吞吐吸吮着。

    快感如潮水般向他涌来,但他却偏偏无法释放,甚至快感愈演愈烈,不断折磨着他的大脑。

    值得壹提的时,佟雪莹壹边吸吮高寒的阴茎,壹边不断看向自己的丈夫。她的连体式黑色情趣内衣完全没有包裹臀部,壹对雪白丰腴的臀瓣,此时正被高寒不断抚摸着。阿宏塞着束口球,正贪婪又羡嫉地望着他们,阴茎里同样充斥着精液,却在贞操环的束缚下完全无法勃起。

    过得片刻,佟雪莹吐出高寒的阴茎道:“阿宏,想要吗?”阿宏说不出话,双手亦被缚于身后,只能不断点头。

    佟雪莹满足地笑着,偎依进高寒怀中,抬起壹条腿,轻轻踏上丈夫的裆部:“是这里想要吗?”她的脚踏的的是丈夫的脐下三寸,虽有贞操环阻隔,也能刺激到他的阴茎。

    阿宏连连点头。

    佟雪莹抬腿,脚尖扫过丈夫的小腹、胸膛,最后直至面颊:“想舔吗?”阿宏连连点头。

    “那就舔吧。”得到妻子允许,阿宏可算从束口球中解脱了出来,虽然双手仍被绑缚身后,却迫不及待地含住佟雪莹的脚尖吸吮起来。佟雪莹咯咯地笑着,壹只手轻轻撸着高寒的阴茎,壹只手开始轻抚自己的下体,然后转过头来,与高寒接吻起来。

    “啊……啊……啊……”卧床上,精疲力竭的沉萱看着这壹幕,发出声音。

    情侣被强占的概念是相互的,佟雪莹玩弄高寒的阴茎,和他接吻,这同样令沉萱睁大了眼睛。她背靠着床头,催情药的效果仍在持续,她忍不住摸向自己的下体,她终于忍不住了,哪怕佟雪莹早有要求她禁止手淫,但她也终于忍不住了。

    “高寒,快看!”佟雪莹在高寒耳畔说道:“快看妳们家萱萱在做什么。”没有反抗的概念,壹切都是逆来顺受,高寒几乎被手淫的快感完全俘获了。

    这可是他第壹次被壹个女孩手淫,还有接吻,他现在满嘴都是佟雪莹口中的香味,她壹定喷了清新剂。

    然后他看向床头。最新地址:xunshuge.com

    在经过许久之后,沉萱到底再也忍耐不住,自行将手指伸向了阴唇附近。她迷茫地望着高寒,面颊红润无比,眼睛中隐含着醋意,然后令纤长的手指抚上自己的阴唇附近。

    “啊!”她发出壹道响亮而舒爽的声音,这声音和不久前高寒在俱乐部里听到的壹模壹样。

    于是,每个人都在进行着自己的娱乐。佟雪莹偎依着高寒,接吻渐渐步入至舌吻阶段,并始终玩弄着他的阴茎。阿宏在舔着妻子的脚,顺着佟雪莹的美腿缓缓向上,并逐渐集中到她的大腿内测。沉萱瘫软在卧床上,望着这全部的壹切,轻抚自己淫液横流的私处。

    “高寒,对我,妳不用客气。”佟雪莹轻声说道:“记住,妳只是单纯不能射精罢了……”她按住丈夫的头,让他持续亲吻自己的大腿内侧,并用双腿夹住了他的脑袋。

    高寒从身后抱住她,脱下了她的内衣,摸上她饱满圆润的乳房。两个男人壹前壹后地共享着她的身体,佟雪莹情欲高涨,侧首望向床榻上的沉萱,朝她轻轻壹舔红唇。

    “我的身子……真的好热……”仔细想来,这何止是此时积累的情欲,更还有不久前演出时被诱引出的。但沉萱当然对高寒保密着,并被眼前的淫靡气氛感染,缓缓挪动屁股坐到床头,然后继续分开双腿。

    她壹只脚踏上高寒的肩头,壹只脚踏上了阿宏的肩头。

    女友的脚心真的好软,好热,然而高寒却不能去碰她。他也没空去碰她,他全身都被佟雪莹控制着,哪怕沉萱的脚心已紧紧贴上他的后背,他的精神仍被放在和另壹个女郎的亲热上,低头吸吮佟雪莹圆润的乳房。

    “高寒……高寒……”沉萱俯瞰向男友,左脚踏在他的后背上,右脚则踏在阿宏的后背上,后者还在忙于亲吻自己妻子的大腿根:“妳喜欢雪莹的身子吗……”高寒感到有些不对劲,他的理智终于回归了些许:“萱萱……我憋得好难受啊……”即使节欲环也无法抑制住他积累了整整三十天的欲望,须知那可是每日服用大量保健品后的程度,高寒的阴茎硬挺着,弹动着,龟头隐隐渗出透明的液体。

    所谓精虫上脑,高寒竟真的开始感到头昏了,他靠着墙壁缓缓软倒下来,开始感到视线模煳,这怎么都像是过度服用万艾可后的不良反应。

    只听得佟雪莹的声音彷佛来自天际:“累了就休息壹会儿……”高寒的眼皮开始垂下,最后能看到的景象,沉萱在卧床上已脱光了全部的衣服,同样苦受服用的催情药物影响,正忍不住轻抚淫液横流的下体。阿宏已经爬上了床,明明阴茎仍被贞操环牢牢约束在三厘米的长度上,却拦不住他贪婪地望着沉萱,然后壹口咬在了她饱满圆润的乳房之上。

    伴随着沉萱极其高亢的呻吟,高寒彻底昏迷了过去。

    ……精虫上脑。

    精虫上脑的男人,神智是混沌不清的。

    高寒不知自己在混沌中沉寂了多久,等他睁开眼时,入目是壹片熟悉而又陌生的天花板。

    他回家了。

    从床上坐起来,看看时间,已是星期六清晨五点,他竟壹觉睡到了天亮。

    “……沉萱?!”回忆起昏迷前的壹切,高寒瞬间蹦下了床。

    他竟直接在拍摄艳照后的失控现场昏迷掉了,当时沉萱正被性欲煎熬着,自己理智不清,正跟佟雪莹纠缠不已。阿宏爬上了床,打算用口活亵渎沉萱,那么然后呢?!

    手机里并没有未接来电,就在高寒刚检查到这壹步时,门外似乎响起了什么声音。

    现在是清晨五点时分,除非六旬老人,除非去厨房喝水,否则没谁会这个时间起床。高寒听到的还是咯咯笑声,他连看清自己正穿着什么衣服都来不及,便壹把推开了门。

    “高寒?”“妳醒了。”两名女郎正坐在客厅中闲谈。其中壹人身材分外高挑,瓜子脸,黑丝长袜,正是佟雪莹。另壹人穿着及膝的米色连衣长裙,梳着大家闺秀式的长发,笑容温婉可人,可不正是沉萱吗?

    “妳们两个……”“变态醒了就好。”佟雪莹笑着站了起来:“妳小子没忘了吧,王总的交代,允许妳们两个暂时壹起同居了。来吧萱萱,跟妳家变态老公打个招呼吧,我就不当电灯泡了?”沉萱手里正端着茶杯,她俏脸略红,不太敢看向高寒:“早上好。”“早上好。”高寒同样傻乎乎地打了这个么招呼。

    确实尴尬,这还是他们与王海涛签下合同后,整整壹个月以来,罕有的第壹次在完全私密的空间中碰面。尤其就在昨天晚上,他们受命于公司指示,更在宾馆中度过了激情的壹夜。那可是史无前例的事件,过去多少年里,沉萱何曾以那样性感的内衣示人?

    佟雪莹起身后果真立刻出门了,高寒这也才后知后觉地想起,他们都住在同壹栋楼里。

    “坐下谈谈吧,寒。”沉萱的表情还算是平静,平静中带着壹如的羞涩:“妳这死没良心的。”……接下来截至清晨七点之前,对于高寒来说,大致算是听了壹场工作汇报。

    过去这壹个月里,沉萱的工作,就是为将来的工作打下基础中的基础。她被安排了壹张生活作息表,里面详细规划了她的三餐饮食,以及每日必须的运动量和运动类型,比如瑜伽和健美操。

    “公司确实是把我们当艺人看的,所以这就涉及到培养我们完成各种工作的……能力。妳作为男人,知道强撸灰飞烟灭的道理吧,这对于女人来说也壹样,哪怕我们的……能力普遍比男人高得多。”所以沉萱也需要每日按时按量服用保健品,滋阴补肾,现如今壹个月下来,她的精气神的确比从前清爽了许多。不仅如此,她还被要求和健身男女壹样按时服用些许蛋白粉,系统化的正宗韩式美容保养更是不由分说。

    “今天是周六,咱们并不需要上班,但是妳也知道,其实我们的工作就是壹切跟着客户走。妳现在还没接触到客户,是因为我也还没有,这得在过了试用期后才会开始……很有趣吧,这种事居然也有试用期壹说,其实就是让我在生理上做好准备。”沉萱说完这番话后,将刚倒好的另壹杯热茶递给高寒。

    “养生的,喝点吧,补肾……”……这或许就是最后的片刻幸福时期。

    高寒还是从沉萱口中得到试用期这个说法的,壹共三个月,在这个阶段里,两人其实都尚未正式展开工作,也就是如劳务合同规定的那样,向爱好ntr的客户提供各种相关服务。

    沉萱目前的试用期状态,主要工作就是调理身体,用公关部同事们难得透露出的意思,就是让积蓄的性欲达到淫娃状态,并且有足够体力支撑足够强度的性爱活动。

    高寒对此不置可否,因为从表面看来,沉萱真的并没有什么不同。

    同居生活也就此开始,但即使王海涛破例允许了这壹点,合同的另壹项规定仍需要遵守。他们两人处于分房而睡的状态,高寒有且只有那壹间卧室,而沉萱则住在壹片愈百平米的私密空间中。高寒被禁止踏入,沉萱也受限于规定,不可告知其内部的情况,大概那里连接着异次元通道吧,高寒开玩笑道。

    在接下来的这两个月里,每逢星期五夜间时分,沉萱都会前往艾曼纽庄园壹次。

    沉萱并没有向他透露艾曼纽庄园的秘密,高寒也假装不知道。他后续从佟雪莹口中得知,沉萱的表演主要是为了两种目的:确实满足客户们的欲望;以及进行调教,让艺人们在目不视物、耳不能闻的状态下,尽情接受男人们的抚弄,释放平日里积蓄的欲望,并逐渐沉迷至肉欲的深渊中。

    虽然沉萱从未透露过庄园的存在,也依旧鲜少告诉高寒自己日常工作的细节,但正因如此,谁都知道这当中隐藏着许多的秘密。

    两人之间形成了壹种默契,晚饭过后,高寒乖乖回屋做出通宵游戏、电影的架势,沉萱也自行回到她的房间中。然后每逢周五晚餐之后,沉萱便出门了,然后高寒悄悄尾行在后,前往几公里外的广渠路88号,观看沉萱每周壹次的倾情演出。

    每壹次的内容倒都是壹样的。

    那位挂名艺人助理的日韩混血青年,将近乎赤裸的沉萱用绳艺捆绑起来,再任由观众们抚弄把玩。这两个月里,高寒没有错过任何壹场演出,他非常分明地观察到,随着演出次数增加,沉萱的快感真的是愈发强烈了。

    但这壹切在平日生活里并没有显露出来。

    沉萱依然是平日里的模样,笑容温柔,举止高雅,穿着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的衣服,不漏给外人哪怕半条胳膊。她甚至和高寒壹同参加了毕业后的首次同学聚会,壹切如常,她依旧是男生们心目中的女神,高贵而不可攀。

    这些人哪里能想到,每个周五的夜晚,他们心目中的女神,连壹只胳膊都未曾露给他们看过的女神,却会被浑身赤裸地捆绑着,任由壹群男人抚摸把玩得淫水横流,高潮连连?

    所以从表面上看,高寒也依旧对壹切都壹无所知。

    正如他也基本确实如此。

    但平静的日子终有结束的壹天。

    试用期该转正了。

    ……清晨五点,高寒睁眼起床,关上闹铃,下床撒尿。

    撒尿进行时,尿量很足,如泉如瀑,尿色泛黄,排出毒素。

    阴茎自然是勃起的,同阴囊壹样充满了鼓胀感。

    换上公司派发的柔软的贴身透气男士平角底裤,来到床边的跑步机和运动单车前,进行体能训练。

    手机看片:lsjvd.十五分钟后,出了点汗,轻食沙拉配鸡胸肉做早餐,壹杯牛奶。

    根据公司体检报告和处方,服用各种维生素,以及精氨酸、蛋白粉等,再吃壹粒公司自研自销的特殊保健品。指纹打卡,确认服用,否则公司无法生成新的体检报告和处方单,更无法为已购买药品开发票报销。

    继续健身半个小时,洗壹个淋浴,穿上宽松的运动长裤和衬衫。刚好沉萱也推开了她的屋门,已在屋内梳妆整齐,披着乌黑亮丽的长发,穿着壹条垂至膝盖的红色风衣,尽显苗条体态。

    高寒望向她的美丽的裸足:“不穿袜子吗?”高寒恋足的癖好早就被他的实际行动曝光了,而同这两个月里,沉萱的心性也确实变化了不少,其中之壹,就是并不吝啬于满足男友的恋足癖好。他们诚然不能进行任何形式的亲热,但如果只是泛泛程度的碰触和单纯过眼瘾,尚不在合同约束范围之内。

    沉萱赤足走向餐桌,露出温婉的微笑:“今天打算穿靴子,丝袜怕打滑。”早餐进行时,但今天是格外特殊的壹天,两人胃口都比较有限。高寒之前的鸡胸肉吃得便比较少,沉萱的健康养身餐同样如此,只是照例,她在基本饱腹之后,又从药品柜中取出了自己需要服用的保健药品。

    阿胶,冬虫夏草,乌鸡白凤丸,公司自产的荷尔蒙激素,再加上壹小勺蛋白粉,等。

    “萱萱,今天都能有什么事,妳知道吗?”高寒权限不足,真的是只能询问沉萱。

    沉萱喝完了瓶装的荷尔蒙激素,想了想,又取出壹个全新的白色瓶子,吃了壹颗胶囊:“主要还是向客户们展示自己吧,反正具体业务方面,王总不是早就交待过了么,然后咱们只要跟新部门的人打好关系就行了……”高寒还没来及看清新药瓶是什么,药柜已被关上,沉萱伸出手道:“上班吧,老公?”于是高寒按捺着激动的心情,以及晨勃至此地阴茎,与沉萱携手走向玄关。

    ……周壹清晨,上班高峰期时分,位于国贸的堕天使大厦再度迎来密集的人流。

    这是壹栋与众不同的写字楼,每壹位到此上班的女郎都是如此的年轻靓丽,人们甚至无法发现超过十个数的中年妇女,就连男性均龄也在四十岁以下。

    这当中有壹对情侣十分明显。女郎年纪二十出头,长发垂腰,气质文雅纯美,红色风衣垂至膝盖,窈窕动人,踏着壹双黑色高帮牛皮靴,路行风生,气势自显。

    旁边的男青年也是人中龙凤,精神奕奕。

    “艺人部沉萱,以及公关部高寒,请到十三层找安岛先生报道,您的艺人助理李京哲已在那里等候。”听从前台的指示,高寒紧紧牵着沉萱的右手,和她壹同踏出十三层的电梯大门。

    在壹间铺着深红色地毯的会客室中,他们见到了未来新的直属上司,安岛高雄,壹名四十多岁的光头男子,穿着黑色的短袖体恤,双臂肌肉发达,双目炯炯有神,气势沉稳。在他旁边站着俊秀的李京哲。

    “王总将妳们调到我的部门啦……”他让高寒与沉萱坐下,自己坐到茶几对面的沙发上,从李京哲手里接过平板电脑:“沉萱是吧,我手上有妳最新更新的资料,妳是昨天刚做过的体检?”沉萱略微有些脸红,点头道:“是的,黑岛先生。”高寒沉默地坐着,望着手持平板电脑的安岛,表情略有些紧绷。

    似是猜到了高寒的心思,安岛头不抬眼不睁,忽然咧嘴壹笑:“高寒小子,跟我壹起过来看看,妳媳妇昨天在艺人部都忙了些啥!”高寒闻之大喜,恰好看到沉萱露出混杂着惊慌、讶异和羞涩的表情,不禁更激动了:“好的,安岛先生!”他绕到茶几另壹端,坐到了安岛高雄身旁。

    当前展示的页面是基本资料,页眉处有切换页面的选项卡,基本资料的左上角显示着沉萱的头像照片,壹如她在大学时的清纯美丽。

    姓名:沉萱年龄:22岁身高:165体重:50kg性经验:无罩杯:b+健康指数:a+性欲指数:b+已解锁项目:无试用期评价:服从性满分,执行力80分,承受力满分,敏感度70分,待开发潜力s级。

    该艺人已绑定公关部员工高寒,处女,性经验无,接吻历史无,易敏感耐受型体质。

    推荐调教策略:破处项目延期,优先开发其他类别项目。

    高寒瞪大眼睛盯向解锁项目壹栏,那上面更新了显示内容,尽管仍是灰色未解锁状态,但栏目已将内容都显示了出来,从左至右,分别是接吻、口交、乳交……“好啦,到此为止啦。”安岛高雄壹直在关注高寒的表情,看他还要细看,忽地息屏了电脑:“妳小子坐回去吧。”“呃,这就完了?”高寒有了发愣,他可是注意到照片集选项卡了,想也知道是这段时间以来,沉萱独自在艺人部拍下的各种性感写真艳照。但还没等他……“当然完了,高寒小子,这本来就是给我看的东西。”安岛高雄哪里不清楚高寒的心思,笑吟吟道:“现在坐回去,老子给妳们统壹交代工作。”高寒于是灰熘熘地坐回到沉萱身边了,沉萱有些嗔怒,有些羞涩,但并没有什么过激反应。这三个月以来,她每周五晚前往庄园演出,平日在公司接触各项事务,已经渐渐将这种事情看澹了许多。

    “鄙人安岛高雄,契约派遣部总经理。说白了,现在的客户早就腻歪了av,因为大家都知道,其实女优拍片时壹点都不舒服,甚至还很遭罪,壹切都只是在演戏而已。但我们契约派遣部不同,我们追求的是求真务实的精神,客户享受,妳们同样也享受,明白?”安岛高雄壹看便知有日本黑道气质,他分开着腿,单手挥舞着平板电脑。

    “咱们的游戏很简单。首先,客户们都知道,他们玩的每壹个女人都是另壹个男人的女友或者妻子。我们派遣部首先就是把这壹点公开化,客户们就是来玩人妻女友的,就是来和绿帽龟公壹起众乐乐的,所以妳们两个都是要露面的,这个要清楚!”他停止挥舞电脑,语气平静了些。

    “咱们客户都有自己的想法,都有自己想要的玩法,所以我们就得配合他们。

    所谓契约派遣,就是客户相中艺人后,定制娱乐项目,他们想怎么玩,咱们就怎么配合他们。只是当然,他们也并不是可以随便提出任何玩法,如果是艺人实现不了的项目,或者不在公司的规划范围内的项目,当然是不能实现的。”说到这里后,安岛高雄略有些口渴了,喝了壹杯白水。

    “还有什么问题吗?”现场于是沉默了许久。

    高寒轻舒气道:“问题肯定是有的,但还是不问了吧,请问黑岛先生,我们今天都要做些什么?”“叫我高雄桑就行了。”安岛高雄摆了摆手,笑道:“咱们先把妳们在契约派遣部的档桉做好。”……转正之后的工作开始了。

    高寒早就知道,这是壹个抛弃了尊严的工作。

    “准备好了吗?”“准备好了。”“那我们倒计时开始……”摄影棚里,高寒双膝跪在红色的地毯上,全身赤裸,阴茎充分勃起并高高昂起着。他的生殖器已被剃毛,卵蛋上壹片光洁,能清楚看到节欲环正紧紧锢在阴茎根部,令他如何都不可能射出精液来。

    “注意题词板……”“三……”“二……”“壹……”摄影机开机,高寒稳稳当当地跪着,面对摄像头和题词版,激动地念诵起来。

    “各位尊敬的客人大家好,我叫高寒,今年二十二岁,中国传媒大学毕业生,摄影专业。我有壹名女朋友,她叫做沉萱,今年也是二十二岁,依然是处女。我非常爱我的女朋友,将来壹定会娶她为妻,但与此同时,我也愿意将她无私分享给各位尊敬的客人们。”“正如各位可见,我已经戴上了节欲环,这意味着如果没有主人允许,我根本不可能射精,会始终处于性欲的煎熬中。事实上,在过去的三个月里,我已经饱受煎熬了。而在未来的至少五年里,我也会壹直处于这样的煎熬中,除非哪位主人偶尔大发慈悲,让我能射壹次精。”“与此同时,在未来的至少五年里,我心爱的女朋友沉萱,我心爱的妻子沉萱,可以充分地享受性爱自由,与任何除我之外的男性、女性等任意性交。所以各位尊敬的客人,请妳们壹定要待我疼爱沉萱,让她享受到我如何也不可能让她享受到的性爱欢愉,谢谢!”“与此同时,在各位尊敬的宾客疼爱沉萱同时,我作为沉萱的男友和丈夫,壹定会为各位全力提供壹切支持。以上!”终于说完了,高寒站了起来。

    “辛苦了,辛苦了,高寒,稍微休息壹分钟,然后准备和沉萱壹起拍照。”安岛高雄就坐在摄影机旁边,戏虐地瞧着高寒勃起的阴茎:“要不要喝瓶脉动?”高寒站了起来,从摄影助理手中接过饮料,尴尬壹笑:“谢了,高雄桑。”沉萱就坐在摄影机旁边,全程观看了高寒对着摄像机发表宣言,之前高寒脱去衣服时,她壹幅想看又不好意思的模样,之前摄影女助理照例用口交令高寒勃起时,她又壹直在盯着,明显有些吃醋的样子。

    她看着高寒大口饮着脉动,轻声道:“那么高雄桑,接下来,我也得出场了吧?”安岛高雄也不说话,直接做了个手势。

    沉萱于是红着脸站了起来。

    摄影棚是壹间宽大的卧室,之前高寒跪着的地方,是床前的地毯。此时摄影棚里人数不多,除了两位上镜者外,再就是安岛高雄、摄影师和女助理了。人少方便放松,沉萱于是拍了拍贴身的红色风衣,踏着高帮皮靴走到镜头侧面入场处,静待安岛的指示。

    “那么继续开拍,准备倒计时。”“三……”“二……”“壹……”“开始!”(待续)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