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版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 手机阅读

龙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永乐仙道

【永乐仙道】卷二:平步青云~第39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第三十九章、瀚珑坊之行2019-7-4夏清又来到了瀚珑坊,天色已是傍晚时分。当前网址随时可能失效,请大家发送邮件到 ltxsba @gmail.com 自动获取最新地址发布页

    他并没有急于去母亲唐瑜儿居住的小院,而是在坊市的几个街道上转悠了一番,确定没发现有认识他的人注意到他,以及也没发现有人跟踪他后,才步入唐瑜儿那个小院后面的一个小巷。

    他决定自己偷偷地去见母亲,先不惊动那两个婢女和那个老妈子。因为他觉得自己目前的身份太敏感了,身为青云派的少门主,如果他的这个身份在瀚珑坊泄露出去的话,若有人想打唐瑜儿的主意,或拿唐瑜儿来威胁他,那以她的修为,在这些人的眼里,根本就属于手无缚鸡之力的女修。

    尽管唐瑜儿已是练气中期的修为,但在修真界来说,还是太低了,跟处于最底层基本上没什么两样。

    当天色已经黑下来的时候,他来到了唐瑜儿小院后巷的墙外。

    这个小院当初是他买下来的,所以小院外围的禁制,他也有开启的玉牌。他在原地又站了一小会儿,放出神念,再次的确定没有人注意他后,才拿出玉牌,对着禁制一晃,禁制一阵波动,他一纵身,就从后墙而入,身形消失不见。

    他径直来到了唐瑜儿的后院主屋外面,看见里面已经掌上了灯,而且屋内除了她的气息之外,丫鬟和那老妈子都不在屋内。

    夏清轻轻地敲了敲唐瑜儿的屋门,说:“娘,我是清儿,来看你了,给我开门。”房门一下子就打开了,唐瑜儿一看果然是夏清,正站在门口冲着她微笑,忍不住扑到了夏清的怀里,将他紧紧地抱住。

    夏清也抱住了唐瑜儿的纤腰,母子二人就这么抱着退回了屋内,夏清用脚后跟把门又轻轻地关上。

    “娘,我不在的这一段时间,你一个人过得可还好?”夏清轻轻地问道,他忽然发现唐瑜儿此刻在他的眼里是那么的无助,就像一个需要依靠的孤单女子。

    唐瑜儿在他怀里轻轻地点了点头,夏清忍不住在她的额头上吻了一下,说:“那我就放心了,我这一阵子出门给门派办了点事,所以一直没来看娘,你可别生孩儿的气啊。”唐瑜儿在他的身上轻轻打了一下,笑着将他给推开,说:“看你说的,娘又不是小孩子了,你还有什么可不放心的。”说着,耳根有点稍微发烫。不知为什么,她觉得刚才被夏清抱在怀里的时候,感觉是那么的舒服,隐约好像还觉得夏清有了点不该有的反应。

    。

    沷怖頁夏清的确有点尴尬,刚才抱着唐瑜儿的时候,他忽然感觉她的身上好像有着和谢翩跹类似的气息,那是修炼媚术女修身上特有的气息。最新地址:xunshuge.com

    他因为修炼过《云雨秘笈》上的双修功法,所以现在对这种气息特别的敏感,就像是两个同类的人,一旦相遇,那种自然而然的吸引。

    这种类似的感觉,他还在紫霞仙子潘粉儿的身上也感觉到过,只不过碍于她和谢翩跹的姐妹关系,夏清对此也不好意思开口相询,但他心里总觉得潘粉儿应该也修炼过什么媚功秘术。这些都只是一种纯粹直觉上的微妙感觉,对他来说只可意会,但却无法具体的说出来什么。

    他暗暗咬了咬舌尖,把心中的怀疑给驱走。

    “清儿,你是怎么进来的?丫鬟们好像一点也不知道?”唐瑜儿和夏清都坐下后,疑惑的问到。

    夏清把心中的顾虑解释了一下,说:“娘,这三个仆人咱们并不太知根知底,谁知道她们都有着什么关系?或者在外面还有着哪些的往来?凡事儿还是小心谨慎点好,我以后每次来,能不让她们知道,就尽量不让她们知道,省得她们回头想法儿打听什么。”唐瑜儿看着他点了点头,她对夏清的一切所作所为都能理解,知道他这也是为了自己好。看着面前越来越沉稳的儿子,长得也越来越清秀挺拔,她的心中充满了柔情。

    “娘,等将来我当上了青云派的掌门,我会亲自来将你接回门派,这样咱们母子以后就再也不用分开了。”夏清接着说道。

    唐瑜儿一听满心喜悦,说道:“清儿,娘正等着你来,想跟你商量件事呢。”原来最近这些日子里,唐瑜儿一开始还能总是呆在小院里不出门,时间一长就感觉闷得难受,于是每天没事的时候就带着丫鬟去坊市上闲逛,她发现在这个瀚珑坊的所有街道上,只有几家客栈和茶铺,没有一家酒肆,客栈也只给往来的修士,提供些简单的食物。

    来此瀚珑坊的基本上都是结丹期以下的修士,结丹期的根本没人愿意来这儿,而这些低阶的修士,其中大部分都没断口腹之欲,有些则靠服用辟谷丹不进饮食。所以她突发奇想,想要在这开一家小酒铺,并用一些低阶灵兽的肉来作为下酒菜。

    。

    沷怖頁要说烹饪肉食,那可是她的拿手好戏,所以她认为要是在此地开一家这样的酒肆,生意一定会非常好,因为每天来此坊市的修士也不少。

    这样一来她也可以自己赚取灵石,用来购买丹药和一些修炼所需,不用再担心手头上的灵石越用越少了。最关键的是,她每天除了修炼之外,也有自己的事情可做了,不会再感到气闷了。

    夏清听她讲完这些后,沉吟了起来,他担心的是来瀚珑坊的修士鱼蛇混杂,什么样的人都有,很多东西都来路不明,甚至有些是杀人越货后来此销赃的。

    不过也有的是那么一些散修,经常拿着法盘出入一些名山秀林,靠堪舆风水,观察禁制,来寻找前人留下的洞府或坐化墓穴,然后再把人家留下的守护禁制破除后,取出里面的宝贝来变卖。

    像这样的散修,之所以不把好东西拿到大的坊市上去出手,那是因为他们有时打开的洞府或墓穴,里面以前的主人说不定会跟某个大的门派,或某个年代久远的修真世家有关联,里面的宝贝,人家有可能会认出来是自己的先人曾经拥有的。

    如果哪个去打开人家先人洞府或墓穴的散修倒霉,碰到了这种情况,肯定会给自己招来无尽的麻烦,于是认为还不如来瀚珑坊这样的小坊市,神不知鬼不觉的把东西一卖,换成灵石后走人,下次过一段时间手头再有货了再来,这样更安全一些。

    夏清说出了自己的担忧,怕有心怀不轨的修士盯上她,毕竟唐瑜儿的美貌会让任何男人看着都能动心,而且她的修为又不高。

    不过唐瑜儿对此却毫不在意,她对夏清说,自己也已经观察了很久,来这里变卖手头修真物品的修士,因为不知这里的商铺主人背后都有着什么来头,所以都万分小心,生怕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断了自己以后东西出手的路子。

    她还跟夏清说,这个坊市有很多店铺都是女修开的,筑基期的有,练气期的也不在少数,但却没看到哪个外来的散修会跟女铺主过不去,她来了这么久,最近每天都会抽时间去坊市上闲逛,还没见过一次店铺的主人和来此处的散修发生过争吵的事呢。

    夏清一听唐瑜儿如此说,也就不好再多说什么了,知道她的决心已定,自己要是非要阻拦,那回头要是让她每天无事可做,闷在家里,肯定会影响心情,对她今后的修行也会造成非常不利的影响。

    于是就问她开个这样的酒肆需要多少灵石,低阶灵兽的来源和灵酒的供应都了解好了吗。唐瑜儿一看夏清不再反对,高兴地抓住他的手说:“上次你留给我了那么多的灵石。开这个酒肆只用一小部分就足够了,至于低阶灵兽和灵酒的来源,我早都找好路子了,在此坊市内,就都可以解决。”夏清一听,也就不好再多说什么了。只是在心里想,自己以后更要找借口多来这瀚珑坊了,别她一个人在这儿出了什么事自己都不知道。

    接下来夏清又在后院多住了几天,晚上陪唐瑜儿说说话,然后再打坐修炼。白天就从后墙直接出去,在那坊市上闲逛,转了几天,发现瀚珑坊的气氛果然像他娘说的那样,非常的平静祥和。

    虽然有些来此的修士一看样貌就绝非善类,但在跟铺主进行买卖交易的时候,都非常的客气,有些修士一看就是来此的常客,到了瀚珑坊后,直接就一头扎进自己熟悉的店铺中进行交易。

    夏清观察了几天后就发现,这瀚珑坊规模虽小,但买卖的修真物品却千奇百怪,什么都有,心想说不定就算是稀世珍宝,偶尔也会在暗中流通。

    他发现不仅有人买卖灵兽,居然连一些凶猛的妖兽,都有人交易。有些法器的品级也非常的高,还有很多居然是高品级的魔器。就连一些修炼的功法也有人买卖,其中还有魔修和鬼修的功法。这瀚珑坊不禁让他愕然,他觉得自己将来对此处的兴趣,一定会远远地大于庆瑞坊和易和坊。

    夏清住了整整的十天,才告辞而去,临走前唐瑜儿依依不舍的拉着他又说了一晚上的话。

    在回去的路上,夏清的心里有些不安,通过后来这几天跟唐瑜儿的相处,他心里已经能断定她在暗中修炼双修之术了。

    一来是那眉梢眼角掩饰不住的风情,这是她自己都察觉不到的,那自然而然的流露出来的媚态,也跟她以往的神态不一样。虽然唐瑜儿以前也是那种风情万种,看着很诱人的女人,但神态上绝没有这种自然流露的烟视媚行之态,那娇笑中不经意的放浪,又岂会是正常清修的女修所有?

    还有就是她说话时,那嘴里吐出的如兰似麝的香气,这说明她的双修媚功已快到了初级圆满的层次,因为这一点他在《云雨秘笈》上看到过,是修练过媚术的女修,到了初级圆满后的一个特点,是用来勾引男修的一种本能的销魂手段。这种情况,在谢翩跹和柳曼云的身上也都有!

    其实夏清一切猜的都对,唐瑜儿的双修媚术确实已经达到了初级大圆满的层次,而且境界还在飞快的提升。这一点连她自己都没想到,自己修炼这淫媚之术进步会如此之快,比她修炼正宗的心法要快多了,仿佛自己天生就是修炼媚术的料。

    更让她觉得可笑的是,自从她开始修炼这媚术以来,下身那浓密的芳草就开始脱落,估计再修炼下去,会变得寸草不留,身为白虎。

    夏清一边在空中飞遁,一边心里在想着:娘以前也是修士,难道她以前是出身于魔门或邪派?但她刚开始恢复修炼的时候,身上并没有这样的气息呀。夏清对此百思而不得其解。

    他哪里能想到,唐瑜儿之所以也修炼的有双修之术,一切的始作俑者都是因为他,要不是他那天在家出门时忘了拿储物袋,唐瑜儿也不会有修炼此秘术的机会了。

    夏清一路郁闷的回到了青云派。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