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版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 手机阅读

龙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爱与欲的升华

【爱与欲的升华】(3)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爱与欲的升华(第三章·迷乱)作者:八九不离十2019年/8月/1日字数:9003第三章·迷乱原本以为一切是性福生活的开端,没想到却是悲惨生活的开始。当前网址随时可能失效,请大家发送邮件到 ltxsba @gmail.com 自动获取最新地址发布页

    情欲刺激下的可馨在那一刻展现出了前所未有的放荡与妩媚,但是情欲过后,她渐渐恢复了理智。

    那一刻,她痛哭流涕,把我狠狠推到了一边,任凭我百般哄劝都不起一丝作用。

    那时的我彻底慌了,而可馨在哭泣了一阵之后,显得更加生气怒斥着我的几大罪状。

    一、对她没有丝毫尊重,逼她说出一些不堪入耳之话。

    二、不能遵守婚前约定,再次提起前夫陆成。

    三、内心阴暗,思想龌龊,极具变态。

    四、最不能忍受之处,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妻子被他人侵犯,却没有第一时间阻止。

    面对可馨的怒斥,我不敢有一丝反驳,也不敢解释,生怕再刺激到她的神经,只是一遍一遍道歉。

    但这一切丝毫不起作用,可馨在骂累了之后,直接让我离开房间,砰的一声把门关上反锁了起来。

    “老婆,开门,我错了,有什么话我们好好说,你不要这样。”我在卧室门外,一遍遍道歉,屋内却始终没有回音,只可偶尔听见可馨那断断续续的哭泣声。

    我知道,这次自己玩大了,真正的伤到了可馨。

    “对不起,老婆。”这一刻,什么淫妻,什么前夫通通被我抛到了脑后,只想竭尽一切可能挽回可馨。

    “老婆,你不说话,我就一直跪在这里。”我扑通一声跪在了卧室门前,心中充满了后悔与对自己的懊恼。

    卧室内,依然没有任何回音,我跪在冰冷的地板上,不一会便感觉双膝一阵酸麻,但却只能死死咬牙苦撑着。

    也不知过了多久,一阵深深的疲倦感袭来,我的身体止不住地倒靠在了一旁的墙壁上,只感眼皮越来越重,最终沉睡而去。

    我做了一个梦,梦见可馨和我离婚了,再次和他前夫陆成走在了一起。

    就在我们的卧室中,可馨全身赤裸骑坐在陆成的身躯之上,尽情地扭动着自己的腰肢,发出着狂乱的呻吟:“好爽,我的骚屄好爽。”

    “爽吧。”陆成躺在床上,双手用力地揉捏着可馨硕大的乳房:“比你那个老公爽不。”

    “爽,你比他更爽。”可馨放荡地呻吟着:“林源,你看到了吗,陆成正在操我,他操的我好爽,以后我只让他操,你不是喜欢这样吗,以后天天让你看着他操我。”

    “啊。”那一刻,我心中只有愤怒和不甘,一声嘶吼从从嘴中发出,再听“砰”的一声,我狠狠摔在地上,醒了过来。

    睁开双眼的那一瞬间,我只敢浑身一阵酸痛难忍,睁眼看去,卧室的房门依然紧紧闭合着。

    “老婆。”我刚喊出一声,卧室的门突然缓缓打开了,可馨的身影顿时映入我的眼眶。

    她穿了一身朴素的短袖长裤,脸色有些苍白,眼角有些红肿,仿佛一夜没睡一般。

    “老婆。”我欣喜地喊了一声,正要起身,却因为腿麻一个踉跄又坐在了地上。

    可馨看着我,眼神很是复杂,有生气也有心疼,但最终转为了漠然。

    看到这一幕,我的心顿时凉了,还不等我说话,可馨便道:“我上班去了,早餐你去路边买点吃吧。”

    说完,也不管我的反应,可馨直接提起包换上鞋走出了屋子。

    “老婆。”我神情落寂地看着可馨离去的背影,却什么也说不出来。

    一整天,我的精神都是恍恍惚惚的,上班也是心不在焉,拿出手机,想要给可馨说点什么,但最终还是将手机放下。

    最终,快到下班的时间,我鼓起勇气给可馨发了一个消息:“老婆,下班我去接你吧。”

    可馨很快便回了我的信息:“不用了,我回我妈那住几天,你不要来找我,我想静一静,思考一些问题。”

    “老婆。”我顿时慌了,想要挽留,但最终只能叹息一声道:“老婆是我错了,我尊重你的决定,但请你不要不理我好吗?”

    可馨没有再回话,短暂的低沉之后,我深吸一口气,重拾了信心,自己犯下的错,无论如何我也要尽最大努力去弥补。

    从这一天起,我收拾好了所以心情,每天只要有空闲时间便主动找可馨聊天、分享我每天的生活,工作中的点点滴滴,讲述着我们之前的美好回忆。

    每天早上,我总会早早起来,准备一份早餐,送到可馨学校的办公室门口,然后离去。

    下午送去一朵玫瑰鲜花。

    一周以来,我从来没有与可馨再见过面,但我却用自己的行动让自己的气息无时无刻不存在于可馨周围。

    终于,可馨渐渐回复了我的聊天,虽然都只是简短的一个“嗯”字,或者是“还好“,但却让我倍受鼓舞。

    就这样,过了大概两个星期的时间,可馨突然给我发了一条信息:“我爸妈让你这周五晚上过来吃饭,不知道你有没有时间。”

    看到这个信息,我顿时欣喜若狂,连忙回道:“有,有,告诉爸妈,我一定准时赶到。”

    接下来,便是无尽煎熬之中的等待,终于等到周五,我和领导打声招呼,提前下班回家把自己里里外外好好整理了一番,然后上超市给可馨爸妈买了一些礼品便迫不及待地驱车赶去。

    可馨爸妈住在一个年代较为久远的小区,但环境却很不错,给我开门的是可馨的妈妈,我一进屋就亲切地喊着爸妈,并把带来的礼品放下。

    可馨爸妈一直以来对我倒是挺满意的,此次对于我的到来也显得十分高兴,我一边和可馨爸妈聊着天,一边在屋内来回看着。

    “是在找可馨吧。”可馨妈笑呵呵道:“她在厨房帮着我做饭呢。”

    “没事,没事。”我讪讪一笑,掩饰着自己的尴尬。

    “你和可馨爸先聊,我也去做饭。”可馨妈说着便也走进了厨房。

    我按捺下心中的思念,坐在客厅沙发便和可馨爸聊起天来。

    可馨爸和我都是健谈之人,一时间从国内国外大小新闻,还有工作生活中的大小琐事,我们俩人倒也聊得很是热乎。最新地址:xunshuge.com

    不过,可馨爸一直没提我和可馨之间的事情,我虽然有些着急,但也只能暂时按捺下了心情。

    不一会,饭便做好了,四菜一汤,简单但却美味。

    两周未见的可馨也终于再次出现在了我的面前,她身穿一件白色衬衣,下半身则是一条黑色蕾丝长裙,依然美丽而充满魅力。

    不过,她神情间依然透漏着一丝憔悴,看到我时,她只是淡淡看了一眼,便移去了目光。

    我再次讪讪一笑,不安地坐在饭桌前。

    吃饭中,可馨爸开了一瓶白酒,一家人吃着聊着气氛倒也很是温馨,就是一直沉默不语的可馨让气氛略显一丝尴尬。

    我和可馨爸接连喝了两小杯白酒,辛辣的液体入肚,顿时让我感到浑身一股炙热,但心情也莫名的放松了许多。

    “林源啊。”这时,可馨爸终于提起了正事:“夫妻间,偶尔吵吵闹闹很正常,我和可馨妈既然决定把可馨交给了你,就代表着对你绝对的放心,所以你也不要紧张。”

    “对,爸说的对。”我连忙道:“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这次是我不对。”

    “你这话就不对了。”可馨爸似乎因为喝酒也有点兴奋:“夫妻间哪分的清谁对谁错,不过可馨曾经受过一次伤害,可能有些敏感,做为一个大男人,有时候还是需要包容一下的。”

    我看了可馨一眼,只见可馨只是低着头吃饭,看不清她的表情,也不知道她心中到底怎么想的。

    这时,可馨妈也开口了:“林源,你不用担心,我和可馨爸虽然不知道你们为什么吵架,不过可馨回来这一段,通过她所说,你的所作所为无可挑剔,我和可馨他爸都很满意。”

    听此,我心中顿时一阵窃喜,可馨能够把我这段对她的关心告诉她爸妈,是不是代表着内心深处其实已经原谅我了。

    心中想着,我连忙表态:“爸妈,这次毕竟是我做错事情在先,无论做什么,我只想可馨能够原谅我,再给我一次机会。”

    听到我的话,我看到低着头的可馨身体微微一颤,但却依然没有抬起头。

    “没事。”可馨爸豪爽道:“我这闺女什么都好,就是遇事有点爱钻牛角尖,我和你妈这几天也劝了她好几天了,你放心,一定让你把媳妇完整无缺地领回家。”

    “好了,好了,先吃饭。”可馨妈也打着圆场。

    一顿饭在融洽的气氛中度过,除了一直沉默不语的可馨。

    我和可馨爸喝了半瓶白酒左右,可馨爸起身有些摇摇晃晃的:“林源啊,你也喝了酒,今晚就别走了,在这里住下吧。”

    “这……”我看了可馨一眼,却只见可馨直接瞪了我一眼,我当即道:“不了爸,明天公司还有点事,我就不住这里了,你和爸妈都早点休息。”

    “那你回去叫个车,路上慢点。”可馨妈知道我和可馨直接的矛盾还没彻底化解也没做过多挽留:“可馨,你去送送林源。”

    可馨有些不情愿,但还是起身走到了我的身边。

    “爸妈,我先走了,你们早点休息。”我心中微喜和可馨爸妈打了一声招呼,便和可馨一起离去。

    走在小区内的道路上,我和可馨并排而行,皆是沉默不语。

    我有千言万语想要说出口,但是话到嘴边却不知道怎么开口。

    沉默中带着一丝尴尬,我们两人渐渐走出了小区,一辆出租车正好如约而至。

    “老婆。”我犹豫着开口,但还没多说,可馨便道:“路上注意安全,到家给我发个信息。”

    可馨的表情似乎有所缓解,见此我只能一叹道:“好,你回去也早点休息。”

    坐在出租车中,透过车窗看着站立在路边目送我离去的可馨身影,我心中百感交集。

    回到家中,吃饭时入肚的白酒仿佛发酵了一般在我胃中翻滚着,我只感一阵天旋地转,一头倒在床上动也不想动。

    许久许久,我才终于感觉好受了一些,拿出手机看着微信中可馨那俏丽的头像,缓缓打出几个字:“老婆,对不起。”

    许久,许久,可馨回了信息:“到家了?早点休息吧。”

    我拿着手机沉默了许久,最终心中一横,决定把自己所有的想法和一切都告诉可馨。

    “老婆,我有病。”发出第一句话,我突然感到前所未有的放松,然后一字一字,把自己从足浴店开始,到后来从网上搜索,以及自己的心理变化和看到那天陆成侵犯可馨时的想法,通通说了出来。

    头昏脑胀之间,我不知道自己有没有打出错别字,有没有把自己想表达的意思表达清楚。

    把所有的一切一股脑全部发送给可馨后,我再次发出一条消息:“老婆,对不起,我爱你。”

    将消息发出的瞬间,我再也坚持不住,倒头便沉睡而去。

    第二天清晨,睁开双眼的那一瞬间,我依然感觉脑袋沉甸甸的,但猛然间我又一惊,我想起来了昨晚在半醉半醒之间给可馨发送的消息,连忙拿起手机翻看起来。

    打开微信,首先映入眼眶的就是可馨那个对话栏中的三条未读消息。

    我深吸一口气,颤抖着双手打开对话栏,是可馨在凌晨两点多的时候给我发的。

    第一句便是:“淫妻癖,我知道了,那天之后我便在网上搜了,我还以为你永远不会告诉我这件事。”

    看完第一句,不知为何我就猛地松了口气,接着看向了第二句:“我这两天想了很多,心中也很乱,不过还是感谢你对我说出这个有些难以启齿的秘密。”

    接着,我看向了第三句:“我还要再静静,想想我们的以后。”

    看到可馨的回话,我心中又是释然,又是害怕,想了想回道:“老婆,我错了,我一时糊涂,再也不会搞什么淫妻癖了,你回来行吗,我们一起解决这个问题。”

    发过去的信息久久没有回音,我焦急的等待着,一遍又一遍翻看着手机,却依然没有等到可馨的回复,中间几次想给可馨打电话,最终我还是忍耐了下来。

    足足一天,没有丝毫回音,我心如死灰,但就在六点多的时候,可馨突然回了过来:“晚上八点,到霓虹酒吧,不准早,也不准晚,更不准问。”

    “霓虹酒吧。”我心中顿时一紧,霓虹酒吧在我们这个小城市很出名,是名副其实的约炮圣地,之前我和可馨在一起也偶尔讨论过几次,但却从来没有去过。

    “老婆,你到底怎么想的。”我心中百感交集,却明白无论如何也不能再次伤了可馨的心。

    晚上7点50,我准时来到了霓虹酒吧门口,酒吧之外到处是来来往往的年轻男女,来往女子皆都衣着暴露,三三两两的与周围男子聚在一起,不时发出一声声放荡的笑声。

    不过,周围并没有可馨的身影,我深吸一口气,举步走进了酒吧之内。

    进入酒吧的那一刹那,震耳的劲爆音乐之声顿时传入脑海,各种颜色的灯光来回窜动闪烁,让人一时间有些头晕目眩。

    灯光之下,坐落着大大小小二十多个沙发软座,一对对男女相互依靠在一起,或是喝酒或者戏笑,更有甚着相互搂抱在一起,接吻抚摸。

    酒吧最中间是一个不大的舞台,此刻正有数十人在上面疯狂地扭动着身躯,震耳的音乐,闪烁的灯光,奔放的男女,让整个酒吧都充斥着一股放荡不羁的气氛。手机看片:lsjvd.我穿梭在酒吧之中,目光四处移走,却始终没有发现可馨的身影。

    “老婆,你在哪里。”我心中焦急万分,突然,眼前猛地一亮,一个熟悉但又有些陌生的身影终于出现在了都视线中,正是可馨。

    此刻,她正坐在我对面的一个吧台上,手中端着一个酒杯,不时轻呡几口。

    她的容貌我熟悉无比,但她此刻的一身装扮却是我有些陌生。

    此刻的她,一头乌黑的长发自然铺卷在背后,脸上画着淡淡的妆容,身穿一件连体紧身无袖黑色包臀裙,黑色的衣料之上,交错绣饰着密布的银色的鳞状片装饰,在灯光的闪烁下,显得很是醒目。

    可馨修长的双腿之上,此刻赫然穿着一件黑色的镂空丝袜,脚上则是穿着一双细长的红色高跟鞋。

    包臀裙的上半身,从可馨脖颈处直接开叉到胸部,她那丰硕的乳肉在紧身衣物的包裹下,被挤出一道深深的沟堑,散发出迷人的魅惑气息。

    目光所到,我并没有看到可馨衣物下面有胸罩的痕迹,但也没看到乳头处的凸起,我想她应该带了乳贴。

    看到此刻可馨的一身打扮,我猛地咽了一下口水,这一刻的可馨是性感妩媚的,但同时也给人一种下贱的感觉。

    在可馨的旁边,正坐着一个约有三十二三岁的男人,平头方脸,一身休闲的运动衣,脸上始终荡漾着迷人的微笑,时不时与可馨说着什么,而可馨则是若有若无的回应着。

    我正准备上前,突然可馨的视线也落到了我的身上,不等我出声,便见她瞪了我一眼,我讪讪一笑,只能站在了原地。

    可馨看到我之后,仿佛一下子放松起来了,和身旁那个运动男的聊天也一下子热络起来,不时也能见到掩嘴发出一声轻笑。

    我站在不远处静静地看着这一切,心中百感交集:“老婆,这就是你对我的惩罚吗。”

    就在这时,我突然看到可馨身体缓缓向身旁的运动男靠近,然后红唇几乎贴在了运动男的耳边,不知说了什么。

    运动男听了之后,明显一脸的震惊,许久许久才平静下来,对着可馨点了点头,不知说了什么。

    我心中焦急万分,正在这时,酒吧内的音乐声音突然一高,舞台正中央间舞台上的灯光也急促地闪烁起来。

    酒吧内的男男女女纷纷发出一声尖叫,起身走向了舞台。

    这时,那名运动男也起身朝着可馨做了一个邀请的动作,可馨微微有些犹豫,但最终还是起身和运动男一起走向了舞台。

    起身之前,我看到可馨朝我所在的地方看了一眼,然后便转身走向了舞台。

    “老婆。”我急忙跟上前去,眨眼间便看到可馨和运动男消失在了舞台的人潮之中。

    我着急地寻找着,好在可馨今天穿的衣服足够耀眼,加上他们俩人就在舞台边缘,很快我便在闪烁的灯光下寻找到了可馨的身影。

    看到可馨的那一瞬间,我脑海中仿佛轰的声炸开,一股热流直冲脑海而去。

    与舞台中,疯狂扭动着腰肢身躯的男女不同,可馨与运动男的动作温柔而清雅,但此刻可馨赫然正被运动男从背后轻轻搂抱着。

    两人的身躯紧紧贴合在一起,在狂乱的音乐声中缓缓扭动着,与周围的环境有些格格不入,但看在我的眼中,却充满了淫秽的气息。

    这一刻我是生气和愤怒的,但是一种控制不住的兴奋感却也在同时涌入四肢百骸。

    不时闪烁而过的灯光下,我看到可馨在包臀下丰满的臀部正紧紧贴着运动男的下体摩擦扭动着。

    运动男将可馨搂的更紧,嘴唇靠在可馨的脖颈处缓缓滑动。

    似娇羞,似享受,也似挣扎,可馨紧闭着双眼,头部靠在运动男胸膛,并没有丝毫抗拒运动男的动作。

    这时,我看到运动男原本搂着可馨的双手缓缓松开,两只手掌隔着衣物在可馨的腹部缓缓抚摸着,然后一点点上移,直到触碰到可馨的乳房边缘。

    我咽了一下口水,我是愤怒的,愤怒于自己的兴奋和胯下微微硬起的阴茎。

    可馨的身体有些颤抖,运动男趁势在可馨脖颈间缓缓呼出了一口热气,然后双手猛然抓住了可馨的巨乳,来回揉捏着。

    “哦……”我听不见可馨的声音,但却看到她那微微张开的红唇,以及与运动男贴的更近的娇躯。

    可馨丰硕的乳房在运动男手中不断变幻着形状,滑腻的乳肉在空气中一颤一颤,似乎要挣脱而出。

    突然,运动男似乎不再满足于隔着衣物抚摸,右手从可馨乳沟处缓缓探入到了衣服之内,手指似乎精确地抓住了可馨的乳头,然后尽情地揉捏着。

    可馨的身体猛地一弓,仿佛浑身没了力气一般,软软地躺在运动男怀中。

    这一刻,我的阴茎彻底硬了,但同时我也动了。

    欲望虽然充斥在脑海,但却让我想起了可馨那悲伤痛苦的模样,我绝不允许同样的事情再一次发生。

    几步走到舞台,我没有任何犹豫,一把拉过了可馨,将运动男推到了一旁,恶狠狠地盯着运动男,已经做好了打上一架的准备。

    没想,运动男看到我反而轻轻一笑,向我走进几步,抬起自己的右手在鼻间闻了闻笑道:“手感真的很好,祝你们玩的愉快。”

    说完,运动男转身便离开了舞台,留下一脸错愕的我。

    “老公。”就在我疑惑之间,身旁的可馨突然一把将我抱紧,转眼间我胸膛间的衣物便被一股温热的液体浸湿。

    可馨哭了。

    刹那间,我心中只有愧疚,将可馨紧紧搂住:“老婆,对不起,对不起。”

    可馨渐渐平静了下来:“老公,如果你这次再不阻止,就真的再也见不到我了,还好,你阻止了。”

    我心中顿时一惊,同时暗自庆幸,庆幸自己做了正确的决定,同时心中的愧疚之感更加浓厚。

    “老婆,我们回家,你想打我骂我都行。”我拉起可馨就要离开,但没想可馨却没有动:“不,老公,我想再待一会。”

    说话间,周围突然陡地一静,还不等我反应,那急促闪烁的灯光也消失的一干二净,整个舞台变的漆黑一片。

    “这是?”我心中正疑惑,却突然听到周围一阵口舌相交的淫秽之声和那若有若无的娇喘之声。

    瞬间,我便明白了酒吧的用意,舞台中央,几十名认识或不认识的男男女女,在漆黑一片的环境中,放开所有,接吻,抚摸,甚至撩开衣物,赤裸裸相见。

    脑海中想象这一幕,我只感一阵口干舌燥,而这时周围也缓缓响起了一阵柔和的音乐。

    音乐带着一股淫秽的气息,不时夹杂着一声声妩媚的娇喘一声,将整个舞台的气氛烘托的更加淫秽。

    “老公。”突然,可馨再次抱紧了我,接着我便感到一条灵活的长舌探进了我的口中,灵活的搅动着。

    我喘着粗气,也疯狂地吸吮着嘴中的甘露,双手在可馨臀部用力地揉捏着。

    “老公,你知道吗?”可馨魅惑的声音突然在我耳边响起:“刚刚,他好硬,顶的我好难受。”

    “什么?”一时之间,我愣住了,不知道可馨为什么再次提起这样的话。

    “你不高兴吗?”可馨收回舌头,发出一声若有若无的喘息:“他的鸡巴真的好硬,一直顶着我的屁股。”

    “可馨。”我的呼吸顿时变得沉重,双手揉捏可馨臀部的力道也陡然加大。

    “老公,你硬了。”可馨仿佛完全变了一个人,小妖精一般右手缓缓向下,隔着裤子摩擦起我坚硬的阴茎:“刚刚,他也让我摸他的。”

    “你摸了?”我的阴茎一跳一跳,声音有些颤抖地问道。

    “摸了。”可馨在我耳边呼出着热气,身躯软软地倒在我的怀中:“他真的好硬,比你的粗,比陆成的长。”

    “老公,还好你来了。”可馨嘴中发出着一声声娇喘:“你不来,我今天肯定要被他操了。”

    “骚货。”我再也忍耐不住,一把将可馨翻过身躯,从背后将其抱紧,一手便直接探入可馨胸部,用力的揉捏着。

    “就是这样。”可馨发出“嗯……”的一声低吟:“老公,他刚刚就是这样揉我的奶子,他还摸了我的奶头。”

    “骚货,我要操你。”我喘着粗气,另一手直接探入可馨的双腿之间,拨开那窄小的内裤,暴虐地探入那泥泞不堪的蜜穴深处。

    “嗯……嗯嗯……。”可馨陡然发出一阵连绵不断的娇喘,而周围不知何时,也早已全部都是一片淫声浪语,让我更加兴奋不已。

    “老公,你要在这里操我吗?”可馨娇喘着断断续续道:“你要在这么多人面前操我吗,你想要你老婆被别人看着挨操吗?”

    “想得美。”我再也忍耐不住,一把拉住可馨:“骚货,跟我走。”

    我拉着可馨快速来到了酒吧卫生间,一脚将门踹开反锁,快速脱掉自己的裤子,然后粗暴地按着可馨,让她趴在了洗手池上,一把掀起她的裙子,阴茎拨开内裤,身体向前猛地一耸,狠狠贯穿而入。

    “啊……啊……好爽。”可馨仿佛变了一个人,狂乱地呻吟着:“老公,好爽,骚屄被操的好爽。”

    “骚屄。”我快速地抽插着,一把扯掉可馨上身的衣服,两个硕大的乳房立刻从中蹦出,在我冲击下,来回晃动着。

    “骚货,看看镜子里面是谁。”我扶着可馨的丰满的臀部,一次次尽根而入,啪啪啪的声音回荡在周围,我想隔壁卫生间或者门外有人,一定能够清晰地听到这淫秽的声音。

    可馨娇喘中闻言抬起头,看向了眼前的镜子,镜子中的她发丝披散,脸上一片情欲的潮红,迷离的双眼中荡漾着无尽的欲望,硕大的乳房在晃动着不时触碰到冰冷的洗手池,显得淫荡而魅惑。

    “嗯……嗯嗯……”可馨看着镜中的自己,身体猛地一颤,然后身躯猛地一昂,发出一声高昂的呻吟:“是骚屄,镜子中是个骚屄,是林源的骚老婆。”

    “啊。”我彻底疯狂了,弯身暴虐地抓住可馨的巨乳:“骚屄,老公操的爽不爽。”

    “爽,好……爽,真的好……爽。”可馨断断续续地回答着,整个人在情欲的冲击下仿佛没了理智。

    “爽,还背着老公勾引男人,你是不是骚屄。”我既兴奋又愤怒,一次次比一次用力,滚烫的阴茎一次次摩擦着可馨蜜穴深处的肉褶,带出一片片溅起的水花。

    “我是骚屄。”可馨也疯狂地扭动着自己的腰肢,迎合着我的进攻:“老公喜欢我骚,我就骚,老公喜欢我勾引男人,我就勾引男人。”

    “老婆,我就喜欢你骚,我就喜欢你勾引男人。”我疯了一样,揪起可馨的两个奶头,使劲的拉扯着。

    “那我就骚给你看,我要勾引又长又粗的男人。”可馨猛地发出一声呻吟,头部高高昂起,下身剧烈地抽搐中,一股股热浪强劲地喷涌而出。

    “啊。”我疯狂地抽插着,高潮过后的可馨软软地趴在洗手池,在我们的交合处,流出的淫水早已变成了白浆,一滴滴滴落在地板上。

    “老公,我告诉他了。”可馨喘息间似乎在停留在高潮的余韵中:“我告诉那个男人,你喜欢我勾引其他男人。”

    “什么。”爆发边缘的我身体猛地一震,心底最深处的秘密被第三个人知晓,这一刻我是慌乱羞耻的,但更多的却是一种兴奋,抽插在可馨体内的阴茎更是猛地一涨。

    可馨微微扭动着臀部,依然喘息道:“他还说,如果有机会,他一定让你亲眼看着他操我,他一定,一定……要把我……操尿。”

    “啊……”说话间,可馨再次发出一声高吟,蜜穴深处赫然是再次收缩起来,而我脑海中回荡着可馨所说的那一幕,再也忍耐不住,一声嘶吼中,狂乱地喷射而出。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