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版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 手机阅读

龙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恶魔贷理人

【恶魔贷理人】(6)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第六章`女儿2019-8-1离夜总会那一晚已经过去一周了,林泽和高远的生活也渐渐恢复平静。当前网址随时可能失效,请大家发送邮件到 ltxsba @gmail.com 自动获取最新地址发布页

    但这平静中总带着一丝怪异的味道。

    就在林泽坐在办公位上,品味这一丝怪异时。

    啪的一声。

    又是一摞卷宗拍在林泽的脑门上。

    又愣神,想媳妇呢啊?高远怪声怪气地嘲讽林泽。

    啊?林泽瞄了高远一眼,应声道:嗯。还嗯?高远虽然面无表情,但她那白皙到近乎透明的玉颜出卖了她,羞红的脸颊仿佛一朵盛开于幽谷之中的桃花。

    赶紧把卷宗看了!好的,高姐。叫师傅!高远激动的好像一只炸毛的猫。

    是,师傅!噔、噔……高远气冲冲地踩着小高跟走了。

    林泽揉了揉脑门,暗戳戳地笑了两声。

    高远这样的奇怪有缘由的,自从夜总会那天以后,高远的身体就起了变化。

    这些变化大多数都是让高远欣喜的,比如皮肤变得更加白皙、紧致。

    在发生变化之前,虽然高远的皮肤也很白,但全身的肌肤并不像少女时期一样的弹力十足了,而是一种丰满慵懒的柔软质感。所谓轻熟女,当时的高远就是对这个词最好的诠释。

    但是在发生变化之后,高远真的是素肤若凝脂,皮肤不仅仅是更加白皙,还有一种婴儿新生的娇嫩,更像剥壳的水煮蛋一样富有弹性。如果不看高远丰腴的身材,单看皮肤说她十七岁也是有人信的。

    其他一些小问题,比如黑夜里更精神啊、讨厌阳光啊,都不是什么严重影响。

    但是,这些变化中最令高远无法容忍的,她必须叫林泽爸爸!而且她对林泽,有种从灵魂里延伸出的尊敬和亲近感!

    如果是为了做爱的情趣,高远也还算可以理解,叫两声爸爸也就叫了。

    但是她现在连林泽两个字都说不出来了,你敢信?在单位她甚至不敢跟林泽打招呼,只能卷宗一拍,布置几句任务,转头就走。

    以前林泽管高远叫师傅,高远都嫌弃林泽把她叫老了,不停地纠正。

    现在林泽管她叫高姐,高远总觉得林泽这小坏蛋话里有话,甚至看他口型,高远都能读出闺女两个字。

    为了维护师傅的尊严,高远每次纠正叫法都怒气冲冲。但是在林泽眼里,高远这种状态就好像炸了毛的猫咪。

    林泽反复调戏高远,乐此不疲。

    …………虽然这段时间高远总是炸毛不断,但是两人的感情温度却是迅速攀升的。

    下班后,林泽家。

    一男一女正赤裸着全身,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视。男人右手揽住女人的香肩,将大手搭在女人的胸脯上,食指和中指轻轻夹住乳头,缓慢地摩挲。女人的娇躯雪白玲珑,慵懒地靠在男人怀中。一对兰乳甚是丰满,且外形美观、细腻精致,乳晕不过樱花般大小,连颜色也是樱花瓣一样粉嫩可爱。

    俊男靓女,正是雨散云收的林泽高远二人。

    一周来,两人已经习惯了这样的生活,每天上班吵吵闹闹,下班后各自分别,然后在林泽家汇合。虽然每天只有几小时的共同生活,但两人已如同生活多年的夫妻般融洽默契。

    我刚才是不是很淫荡?高远的声音听起来娇娇无力,自有一股引人沉迷的性感慵懒。

    嘿嘿林泽贱笑了一声,然后转过头,亲了亲高远额头。高远在林泽心中是冰清玉洁的仙子,既尊敬又亲近,能把她干到自认为淫荡,林泽颇为自得。

    高远翻了个白眼,对林泽这种幼稚的行为表示不屑。站起身来,高远随意的扯过沙发上的浴巾披在身上,紧致又不失丰腴的妩媚身姿在毛巾的半遮半掩之下显得更加色气。此时的高远更像是一个新婚不久,被丈夫滋润的愈加成熟的少妇。

    高远对自己的美丽也颇为满意,站在林泽与电视之间,张开浴巾摆了个妩媚的pse。

    怎么样?高远一脸得意的神色,像只骄傲的小狐狸。

    林泽没有回答,只是将高远扯到自己身上,让她感受自己身下的火热。

    高远咯咯地笑着说:今天可不行,再晚薇薇要到家了。说着,高远还俏皮地伸出纤纤玉指,在肉棒上弹了一下。

    林泽看着坐在自己身上的妩媚师傅,心中暗暗感叹高远越来越像迷死人不偿命的妖精了。

    没有办法,以林泽的战斗力,再做一次肯定赶不上乔薇放学回家的时间了。当前网址随时可能失效,请大家发送邮件到 ltxsba @gmail.com 自动获取最新地址发布页

    目送高远走进浴室,林泽望着自己雄起的肉棒,感觉今天晚上要难过了……手机看片:lsjvd.就在林泽唉声叹气之时,一声尖叫从浴室传出。

    怎么了?林泽一个翻身冲到浴室门口,只见到一个金发碧眼的大号萝莉,乳鸽不足盈盈一握,纤细的腰身刚刚展示出妩媚的风韵,从镜子倒映出两支小巧的蝙蝠翅膀。

    这,这?

    是我啊,爸爸……呢喃软语中带着一丝哭腔。

    爸爸?林泽看着眼前这个外表十四五岁的少女,恍惚间觉得自己好像抓住了什么,但……是我啊,高远!萝莉高远急迫。

    啊、啊!林泽终于反应过来了,问道:高姐你怎么变这样了?我也不知道啊……萝莉高远依旧带着一丝哭腔,说:我只是到浴室清理一下……可是你射进去那么多脏东西,里边却干净的很。我正觉得奇怪,就看到镜子里的自己变小了……呜……林泽听完高远的叙述,又看了看高远的蝙蝠翅膀,心中暗暗回想起夜总会那晚高远的变异,看样子高远应该是变成血族了。

    没有办法,只好给恶魔小姐姐打电话询问了。

    ……林贷理,听了您的描述,我有一个猜测。恶魔小姐姐声音依旧甜美诱人。

    高小姐当时应该是刚刚被收为血族眷属,结果她的『母亲』因为和您缔结夫妻血契导致失去对子代的控制。在高小姐暴走时,您凭借血契余辉和夫妻二人的鲜血,与高小姐缔结了父女契约,所以高小姐才会这样叫您爸爸。至于现在变成萝莉,应该是高小姐的能力导致的。距离真祖血脉越近的血族,越有可能觉醒能力。高小姐的能力应该是变化类的能力,金发碧眼应该是血族的血脉影响。由于现在能力刚刚觉醒,高小姐无力掌控,所以受血脉影响,外表出现返祖。只要好好补充营养,高小姐就可以完全掌控自己的天赋了,林贷理要加油哦!恶魔小姐挂断了电话。

    加油?为什么我要加油?林泽疑惑。

    补充营养?可是我这几天完全没喝过血啊?少女高远歪头疑惑。

    呃……林泽看着高远干净的下身,心中出现一个猜测。

    高远注意到林泽盯着自己的蜜穴看个不停,又想到自己过去几天都被林泽内射却几乎不用清理,一股恐慌从心底升起。

    我的食物不会是你的精液吧?高远带着哭腔问。

    应该……可能……也许……大概齐?林泽怕挨高远的揍,即使占据如此之大的优势,依旧不敢嚣张。

    高远难过地捂住双眼,双膝并拢跪着往前一趴,好像在做日本人道歉的土下座。

    高远现在整个人小小的一只,缩成这个姿势就显得更小巧了,俏丽浑圆的臀肉,纤细妩媚的楚腰,更有一种别样的诱惑。林泽感觉自己的肉棒都增大了几分,心中暗骂自己一声变态。

    那个,高姐,别哭了。我先替你跟薇薇说一声,告诉她你今晚加班,自己锁好门窗哈。林泽突然想起乔薇已经快放学到家了。

    …………处理好乔薇的事情,林泽再次回到浴室。

    看到高远依旧在呜呜地哭泣,林泽忍不住抚摸着雪白细腻的后背安慰高远道:没事的,多来几次就能控制这个能力了,到时候想什么样变什么样,多好!高远依旧没有抬起头,趴在地上小声地哭着。

    林泽知道,作为一个普通女人,高远这几天经历的各种事件实在过于频繁了,一连串的变化让她有些难以承受。

    虽然高远表面上大大咧咧,在单位显得十分豪爽,但其实她是一个内心非常纤细的女人。外在的强悍,不过是多年检察官工作给她带来的一项武器罢了,其实早在丈夫跪下求她帮忙脱罪时,高远内心的支柱就已经崩塌了,所以从那以后她再也没有联系过丈夫。这么多年能苦苦撑下来,全靠女儿的陪伴和对检察官这个职业的热情。

    所以当李维新以她检察官的职业污点为要挟时,她几近崩溃,幸好林泽的关怀和对女儿的牵挂重燃了高远的希望之火。

    夜总会的那个晚上,林泽是高远的英雄,如果不是那个爸爸意外,高远可能已经敞开心扉,作林泽的情人了。

    可惜,就因为这一声爸爸,高远虽然和林泽保持着肉体关系,但她没能尽情说出心里话。

    错过了那个场合,错过了那个时间,高远提不起勇气向林泽示爱。

    加上今天这个变故,高远被一连串的离奇变化击溃了,她好害怕自己变成怪物,她好害怕自己控制不住而伤害林泽,她好害怕自己以林泽的精液为食会被林泽嫌弃她淫荡……她好害怕会失去林泽……林泽用他有力的臂膀将高远从地上抱起,像抱小孩子一样,用大手拖住高远的翘臀。高远搂住林泽的脖子,整个人挂在林泽的胸前,将头埋在林泽的肩颈里。

    爸爸,你会不要我吗?希冀中的询问带着哭腔。

    怎么会呢?林泽温柔地安抚高远。

    爸爸,你叫我一声乖女儿……高远撒娇,她不敢抬头,感觉自己羞耻极了。

    林泽听到这个要求也是一愣,但还是温柔地回应道:乖女儿,爸爸在这呢。

    再叫一声。从林泽的肩窝里发出一句闷闷的恳求。

    乖女儿,爸爸永远在这……爸爸,爱我…………小高远抬起头,一双雾气蒙蒙的眼眸望着林泽,娇小的面庞褪去了妩媚,反而有种梨花带雨的清新恬淡之美。

    林泽张嘴噙住高远秀气细腻的朱唇,高远还未来得及反应,林泽的舌头已经翘开了她的牙关。

    身体变小的高远仿佛接吻的技术也退步了,林泽吻在口中竟觉得有一种青涩之感,更添三分刺激。尽管如此,高远依旧用力地回应着林泽的热情。林泽只感觉到口中一条丁香小舌用力翻滚缠绕着,不住地送来甘甜的香津。

    嘤咛……在林泽的热吻下,高远发出一声鼻音。此刻的高远沦陷了,已经完全陷入林泽的掌控。她脑中一片空白,全身像火一般滚烫,娇嫩的肌肤泛着粉红的光泽,只觉得林泽的两只大手在自己身上胡乱抚摸,将自己摸得春心荡漾。

    啧——一吻终了,两人的唇尖拉出了一条晶莹的丝线。

    四目相对,林泽看到那一双碧眼已经是雾气蒙蒙、春水荡漾,林泽知道高远此刻已经迷乱了。

    林泽一边继续舔舐着怀中少女的香津,一边让抱着高远楚腰的火热魔手顺泽平坦的小腹一路向上,一下握住了小高远娇俏的酥乳。

    嗯~高远正被林泽吻得意乱情迷,只觉得林泽的大手像一只蟒蛇在自己身上缠绕。

    这条大蛇突然咬住了自己的酥胸,好像将自己的心也咬住了。

    唔~高远的樱唇被林泽堵住,发不出声音只能呜咽一声,闭紧双眸挥舞着小手在胸前乱抓,希望能阻止男人作怪的手臂。

    少女的挣扎似乎更助长了林泽的性趣,他口中继续吮吸小高远柔软的嘴唇,一只手握住乳鸽不断按摩把玩,另一只手则一路向下,探索小高远紧闭的幽深蜜穴,惹得她花径湿润潺潺。

    话说高远这个逆转年龄的变化,不但让她身体和技巧变得更青涩,连心理年龄似乎也倒退了。小高远被林泽亲吻挑逗,只觉得自己像是暴风雨中的一叶孤舟,身体里被林泽大手撩拨起来的情欲不断冲击着飘荡的小船,唯一能依靠的就是热情的亲吻。小高远索性放弃身上抵抗,任由林泽揉捏把玩,专心致志地回应林泽的热吻。

    林泽感到怀中少女受自己双手挑逗加之热吻催情,本来已经沉沦到无法思考了,但小高远突然放弃身上的抵抗,只专心游动小舌,竟然在接吻中强夺主动权。

    林泽不由得坏心大起,缓缓直起上身,将两人接吻的位置调整的越来越高。

    迷幻中的小高远只觉得林泽的嘴唇像要离开自己一样,不由得心中急迫,踮起脚尖就追着索吻。谁知林泽的嘴唇越抬越高,高远已经竭力踮起脚尖,依然只能堪堪碰到男人的嘴唇。

    看着小高远像一条鱼儿一样,被自己钓起,林泽心中大为快慰。要知道这几天大高远受血族力量的影响变得青春靓丽,心里状态也跟着变年轻了,整个人都活泼起来。于是高远好似小魔女一般,不停地挑逗折腾林泽,各种手段尽出,有力气时便做个女骑士在林泽身上奋力驰骋,娇气无力时便做个祸水妃子,搞得林泽迷恋忘返,只想把自己埋在高远身上。

    现在看着小高远被自己的挑逗征服,林泽心中成就感爆棚!

    高远这边拼命踮脚也只能蜻蜓点水般地触碰林泽的嘴唇,渐渐从肉欲中返回清明,娇嗔着抱住林泽的公狗腰,抬头撒娇道:爸爸,你好坏~林泽咽了咽口水,感觉肉棒又大了几分,不再犹豫,横着抱起小高远,从浴室走进卧室。

    躺到床上,小高远似乎又恢复了魔女本性,咯咯地笑着,张开两只小手像是在求抱抱。

    林泽欺身俯下,用口啄了一下高远的鼻尖,将硕大的龟头放在少女绮丽的玉户门前来回扫动。男人只觉得小高远蜜穴紧闭,两坨耻肉小小丘起,将嫩肉完全隐藏其中,只留下充血的阴蒂和一条小缝。

    被火热龟头扫过的玉门的小高远只觉得心尖好似被一根羽毛轻柔地扫动,痒痒的,下身的蜜穴不知不觉竟然已经流水潺潺。

    淫水打湿了林泽的龟头,林泽知道已经是时候了,不再犹豫,伸出肉棒对准蛤心,稍稍往前一送,龟头便油油润润地进入了花径。林泽只觉得花径内紧致的挤压如同红浪般翻滚而来,这挤压不是向外排斥肉棒,只是横向地对肉棒施加压力,甚至隐隐有一种吸嘬之力,给林泽一种花径不曾缘客扫,蓬门今始为君开的感觉。

    小高远本想说几句情话刺激林泽,但被龟头插入后只觉得浑身酥麻,半点力气也无,只能娇娇地任由林泽欺负。

    林泽抱起小高远白嫩嫩的玉腿,进一步将肉棒送入蜜穴,只觉得蜜穴内蠕动挤压,只一下便探到花心了。少女的花唇四周被粗壮肉棒挤压的肥起,连带的竟挤出许多粘粘的淫液出来。

    林泽的巨杵还余几寸在外边,已然有些难入了,只听到小高远哭哼道:爸爸,别、别插了,已经到底啦!不叫还好,这撒娇的叫声一出,林泽征服欲更胜,眯眼吸气,仿佛做了个起跑姿式后便突然发力,大拆大合地猛干起来。小高远翘嫩的乳鸽被撞得一浪浪来回翻滚,少女只感觉那浑重的龟头一次又一次结实地墩到自己娇嫩的花心上,只顶得自己花心酸坏,失声娇呼道:嗳呀!要死了!林泽奋力撞击,脑中性奋不已,只觉得下身销魂处看的不够清楚,于是关掉棚顶灯,只留下台灯照射两人的交合之处。

    黑暗中一束灯光照射下来,赤身裸体的两人仿佛在舞台的聚光灯下做爱,别添几分情趣。两人的私处相接,周围尽是喷溅的白色浆汁泡沫,林泽肉棒好似药杵,上面青筋蜿蜒,插在小高远花苞中贴合无间,仿佛本来就生长在一起似的。

    小高远被林泽大开大合的征伐,刚开始觉得酥麻难耐,但抽插几下之后竟然愈加美妙,媚眼如丝地一瞥这个小冤家,看见林泽正凝视着两人的交合位置,少女芳心荡坏,心想:刚才你那样作弄我,现在我缓过来了,看姑奶奶不给你好看!

    林泽正抽插的快慰,眼见两人交合处在强光的照射下淫水飞溅,十分痛快!

    突然,包住肉棒的玉径膣肉痉挛般地蠕动起来,传来阵阵绞杀之意,花心也传来阵阵吸嘬之力,每次被龟头撞击都紧紧贴合,但抽出时花心却不愿放开,总要十分用力才能啵的一声将龟头拔出。

    林泽看到少女高远似笑非笑地望着自己,似乎是在挑衅说:来啊,看谁先丢!

    林泽双目扫过少女身上春情勃发的销魂之处,感受着她那万千撩人风情,不由得好胜心起,闭锁精关加力猛冲。

    小高远被林泽猛插,差点又是一阵意乱神迷,心道不好,这样自己岂不是要先一步高潮?于是娇娇软软地用情话刺激林泽:嗳呀!太美了……呃,老是撞人家花心,这挨不过去了呢!爸爸、爸爸,饶了我吧!本来这句话对林泽的刺激是很有效的,但坏就坏在那声爸爸上,这娇呼在林泽心中燃起一股背德的快感,本来六成的缴械感觉瞬间褪去,林泽决心要征服这个娇媚的女儿。

    随着林泽的加力征伐,高远的淫声浪语逐渐由七分演技三分快感,变为十分快乐外加两分情趣。

    啊,爸爸饶了我吧!好满……不行了……要去!要去了!高远心神迷醉,淫汁如泉水喷涌,粘得两人下身淫靡湿滑,林泽那根大肉棒更是淫雨中的重灾区,被淫水浆汁包的乳白一层,每次抽出来都在床单上滴得淫液一片。

    此刻的林泽跪坐在床上,扛着两条白嫩嫩的美腿在高远的下身进进出出。看到小高远的迷乱,男人双手由少女的翘臀开始抚摸,顺着大腿小腿一路而下,捉住两支雪肤白嫩的脚丫,放在鼻子前闻了闻,玉足隐隐传来一股奶香,林泽对这一双小脚丫又闻又吻,时不时还伸出舌头舔一舔,撩拨得高远愈加扭动。

    林泽变换姿势,由跪坐转为向后一躺,用大腿将少女的娇躯垫起,整个人躺在小高远身下。

    爸爸,你这是做什么?高远、高远好难受~高远被林泽折磨得几乎迷幻了。

    爸爸给宝贝女儿做人肉床垫啊!林泽一边说,一边撑动狼腰,将少女的屁股颠得飞起又落下。

    啊,好爽啊,又是这种起飞的感觉!高远愈加舒爽。

    林泽一边把玩着玉足,一边用腰部将高远抛起又用肉棒接住,好不惬意。感受到高远淫水渐丰,知道女儿的高潮就要到了,林泽将白嫩小脚放入口中,用力吮吸那俏生生的脚趾,并加力扭动腰部,在高远体内疯狂进出。

    高远现在完全是凭借着本能收紧小穴,用力对抗林泽的肉棒冲击,只要一口气松开,她就会一泻千里。可没想到林泽竟然吮吸她的脚趾,这强烈的刺激让高远再也控制不住自己。

    啊……随着宛转悠扬的呻吟,一股最为醇美的花蜜喷射而出,淋到整根肉棒之上。肉棒享受了这股花蜜的醇香,方心满意足,在花房内喷洒出阳精。火热的精液激射在冰凉的花心上,让高远在享受高潮时忍不住打了个激灵。

    雨散云收,两人却都没有改变姿势,就这样首脚相对,连肉棒也没有拔出,尽情享受这美好的高潮余韵。

    静谧的夜晚,因相爱的人儿更显美好。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