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版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 手机阅读

龙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魑魅魍魉

魑魅魍魉(1.5)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第五章2019-8-1云中山,山如其名,高耸入云,绵延百里。最新地址:xunshuge.com

    早年的云中山,山清水秀、鸟语花香,可惜经那蜈蚣精一事,山失山味,水失水气,变得山不像山,水不像山。

    寥寥数年,山气日渐佳,飞鸟相与还。

    光秃秃的山顶,总算是恢复了些许特色。

    靠着这山,靠着这水,甘田镇的人才勉强生存下来。

    丁老汉就是趁着日头渐早这个时机,背着背篓,上了这云中山。

    蜈蚣精的事,还是四十年前的时候,那个时候自己正值壮年,也目睹了云中山青葱耸翠的时候,如今虽然不比四十年前,但靠山吃山、靠水吃水,镇里得人勉强活了下来。

    丁老汉年岁已大,这云中山高不可攀,紧紧到了小山脚,老汉已经是两股打颤,舌尖冒汗,不由得佝偻着身子,寻了一块大石,一边抹汗,一边缓缓坐下。

    刚待坐定,一头俊俏的麋鹿,竟兀自从林间钻了出来。

    起初听到林间筛筛的落叶声,丁老汉还吓了一跳,以为是吊睛白眼大虎,想不到竟是一头麋鹿,而且这麋鹿生的格外俊俏,单单是头上的那对角,就比丁老汉见过的所有麋鹿都要漂亮,最稀奇的是,那麋鹿双角呈天蓝色,在日光下瑰丽无瑕,像是一对蓝宝石。

    从林间钻出的这头麋鹿与丁老汉打了个照面,丁老汉先是一愣,随即颤抖的从背后挽出弓来,搭箭上弦。

    心想如若猎得这头麋鹿,头上鹿角生财不说,半个月的伙食也就有了!

    但是丁老汉毕竟人老体衰,非是年轻时候能比,挽弓搭箭之时,那麋鹿已经钻入了林间,消失无踪。最新地址:xunshuge.com

    丁老汉叹气,不由得捶足顿胸。

    当此之时,那茂密的林间突然再次传来沙沙沙的叶落响动声,丁老汉不由大喜,心说那头麋鹿不是半途折返了回来?

    想到此处,老头再次弯弓搭箭,冷冽箭头正对着密林。

    但下一秒,荒诞不经之事宛如一把重锤,狠狠锤击着丁老汉心口,让他一度以为自己年老眼花,看错了!

    只见那林中的树木一棵接一棵左右摇晃,随即向下下面长了车轱辘一般,竟然左右分开,花草树木、鸟兽虫鱼全都移到左右两侧,正当中给丁老汉让出了一条康庄大道!

    丁老汉无神呆滞了许久,正对面的康庄大道尽头,俨然就是那头俊美异常的麋鹿。

    这……莫不是碰到了妖怪?

    四十年前的蜈蚣精之事丁老汉记忆犹新,此刻目睹这怪异一幕,不由得一屁股坐到地上,跨间已然湿了一大片。

    就当此时,那左右分开的林中,突兀飞出了一根绿色的藤条,笔直卷住了丁老汉的老腰,带着他朝内中飞去。

    “救命啊……救命啊!”

    丁老汉大惊失色,呼救声高亢非常,惊得林间草木慌张,飞鸟扑腾。

    “老人家切莫慌张!”

    当此之时,先前那头麋鹿,竟然兀自说话。

    随后就见那头麋鹿身周白雾蒸腾,雾气散尽之时,一位衣着华贵的中年人出现在了丁老汉眼前。

    “我是此地新任山神,知晓你们甘田镇现状,特来帮助老人家!”

    “山……山神大人?”

    藤条将丁老汉轻放在地,噗通一声,老汉直接跪在了地上,不停地对着中年人叩拜磕头。

    不论眼前之人究竟是人是神,是妖是魔,丁老汉的性命已然捏在了人家的手里,除了卑微求饶外,再无他路。

    “老人家快请起!”

    自称山神的中年男人伸手扶起了丁老汉,目光落到了丁老汉佝偻背后的那粒大肉丸上面。

    自从四十多年前的那个蜈蚣精被消灭之后,甘田镇残余众人便背后生疮,头顶流脓,样貌也因这硕大的烂疮变得丑陋非常,昔日繁荣的甘田镇如今只剩下了一个镇名,实际和村落差不多,村里只有七八口人家,而且全部都是男丁,各个背生大疮,丑陋非常。

    因为如此,男丁全部都是光棍,村里已经四十多年,未曾有一名女性路过了。

    想到这里,村里的七八口人家就无一不是黯然神伤。

    “老人家请随我来!”

    山神看了眼丁老汉背后大疮,大手轻轻一挥,丁老汉就惊觉左右两边的山林树木尽皆朝后飞去,而自己与山神的身影,则是在劲风中不停疾驰,不过百息,前方出现一福地洞天,是一处轰隆瀑布,瀑布前方的水潭荷花烂漫、肥鱼窜游,周边鸟语花香,一派美不胜收。

    丁老汉背靠云中山半辈子,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一福地洞天。

    瀑布后面,是一处天然溶洞,溶洞里面,则有着一颗颗的钟乳石五光十色,乳尖下方是滴水穿石之塘,塘内荡漾着如人乳般的白色浆水。

    “老人家,饮用此水,背后浓疮可治!”

    山神开口。

    丁老汉闻言不由得双目放光,此时此刻,他已然对中年男子山神的称呼确信无疑,山神既然开口,老汉哪敢不从,立马就顿将过去,嘴唇就着那白色浆水哧溜一吸,只觉满嘴留香,奶味非常。

    那水似是白粥,入口即化,不给丁老汉反应时间,瞬间入肚。

    “好喝!”

    丁老汉吧唧了吧唧嘴,只感觉满腹皆是香味,仅仅一口,就吃着饱腹非常,像是连吃了五天五夜似的。

    “谢谢山……”

    丁老汉急忙冲着山神弯腰鞠躬,但话出一半,一股剧痛,突然自老汉后背浓疮袭来,疮口如似乱刀跺肉,火烙袭身,疼的老汉哭喊连天,摔倒在地左右打滚。

    前所未有的疼痛仿似杀猪一般,老汉浑身衣物都被汗水淋湿,那背后的大疮更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快速鼓胀,不过片刻,就已经像是小山一般,撑得丁老汉后背衣物刺然开裂。

    裂开的衣物间,可见那大疮里面似是有无数蛆虫蠕动,鼓起来的皮肤不停凹凸,恐怖非常。

    随着大疮鼓到极致,就听砰的一声,疮肉碎裂,像是鼓胀起来的气球最终破裂一般,鲜血混着蛆虫泼洒一地,那少说上百只不停蠕动的蛆虫,定睛细看之下竟是一条条的小蜈蚣,只有半指大小,团成数个肉球,争相蠕动。

    大疮破裂,丁老汉的疼痛也戛然而止,回过头的瞬间,目睹这一幕的丁老汉只觉闷雷击脑,嗡的一声愣在了原地。

    打死他也没有想到,自己的浓疮当中,竟是这种污秽之物!

    看着这些小蜈蚣,丁老汉心里一阵恶寒,冷不丁的想起了数年前那只在云中山祸害乡里、为所欲为的蜈蚣精。

    难道……“山神大人……”

    老汉色变,回头看向了旁边的山神……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