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版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 手机阅读

龙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淫途亦修仙

【淫途亦修仙】第142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淫途亦修仙`第一百四十二章`令人意外女邪修(2)2019-8-1手指探入女邪修玉缝后片刻寿儿脸色却是一僵,面露不可置信之色。最新地址:xunshuge.com原来指头进入紧窄、温热、湿腻腻的肉缝内后,略一施力,陷没几分不到一寸后便触到一厚厚软弹肉膜儿再不能进……摸到那穴口厚实肉膜寿儿禁不住喃喃自语道:“怎么可能?怎么这女邪修还是处女之身?难道她真的没有跟其他男修双修过?那她的修为是如何增长的呢?难道她没有修习那采阳补阴的双修邪术?……”***************寿儿内心茫然:如果这孟清婉并未修炼那采阳补阴的双修邪术那对方就并非是邪修。而且她至今都守身如玉说明她并非是什么淫娃荡妇,而是位贞洁之女,寿儿对贞持之女一向都是极为尊重的,那么今夜拿她作为炉鼎泄欲采补的计划就必须要改变了。因为寿儿在炉鼎的选择上是有原则的:‘炉鼎’绝对不能找洁身自爱的贞洁处女,这样会坏了人家的清誉,会毁了人家的一生,影响人家找到自己真正的道侣,试问哪个男修会选择被别的男人开过苞的女修作为自己的终身道侣呢?

    “如果我强行要了孟清婉的身子,那我跟邪修还有何区别呢?”寿儿扪心自问,想及此虽有不舍可手指还是拔出了那个温暖滑腻的嫩肉缝儿。

    当然苏嫣的情况与孟清婉可大不相同,苏嫣是寿儿的订了婚的未婚妻,是苦恋了多年一直以来都被寿儿视为终身道侣的女子,所以为了让她断了对凌峰的妄念先下手占了她的身子给她破了瓜,并无不妥。喜欢的女人可不能礼让别人,必须先下手为强,把生米煮成熟饭。可孟清婉不行,对她又没有感情可言,所以不能这么做,不符合寿儿选择炉鼎的原则……再者说,一旦孟清婉被寿儿破了身她定然不忿,回到灵兽谷必然会对着钟师兄、石娃各种编排他,钟师兄、石娃两个本就都对她有好感,要是他们被她挑拨离间那他柳寿儿在灵兽谷就不好呆下去了……就在寿儿发呆思索之时伸入孟清婉亵裤内的大手也被孟清婉费力拽了出来,同时传来孟清婉的羞怒娇斥声:“哥,你现在真的变坏了,连我都敢碰……我……我以后再也不理你了。”“生那么大气做什么?你摸回来不就行了?来,我的小弟弟给你摸。”寿儿说着就拉着孟清婉的玉手摸在了自己的那根妖异玉棒上,虽已决定不破孟清婉身子了,可让她帮着采集神秘油脂还是要的,毕竟现在急需神秘油脂来‘炼制’丹药。

    “哎呀,我才不稀罕摸!快放手。”玉手被强拉着摸到“哥哥”的那根粗大男根,孟清婉浑身一僵,紧接着就挣扎着要抽回玉手来。可是她处于梦境中手脚无力怎么可能比得过寿儿力气大?依然被寿儿强按着上下抚摸着他那根诡异阳物。

    “老实点儿,乖乖给哥撸,不然哥就肏你,你自己选吧。最新地址:xunshuge.com”孟清婉被寿儿抱在怀里一边言语恫吓着她,一边另一只大手竟真的又钻入她亵裤内抚摸上了那一片处女芳草谷地。

    “别!”孟清婉一急,连忙用另一只手去拽住“哥哥”侵入自己亵裤内的大手。

    “只要你乖乖给哥撸棒,哥就不摸你的屄,不然……嘿嘿嘿!”寿儿又在孟清婉耳边吓唬道。

    “好,我让你欺负我……”孟清婉生气了,竟真的握住“哥哥”那根粗大肉棒使劲上下撸动起来,她想故意报复,弄疼“哥哥”。

    可是……“啊!舒服!果然还是女人撸得更有感觉啊。”阳物被孟清婉那温暖柔若无骨的小手上下撸动着很快就传来快感连连,寿儿由衷感叹着。

    就见那鲜红的蘑菇头只被玉手撸动了几下便有了反应,开始渐渐像吹泡泡般肿胀起来变得越发涨大了。寿儿这才体会到,自己撸与美女撸这感觉简直云泥之别,玉手撸棒,跨下巨物越发粗大,寿儿美美的闭目享受着佳人撸棒之美妙。

    孟清婉的报复显然失败了,不仅如此就见那根妖异玉棒在孟清婉的狠命撸动下很快由半软半硬变成了硬邦邦的冲天铁炮,并且很快铁炮炮身上开始渐渐分泌出薄薄的一层油脂……手机看片:lsjvd.“啊?怎么那东西还会变?明明刚刚还是软软的,怎么现在变得铁棍般坚硬了?而且这东西怎么还会冒油?从来没听说过男人的那东西会冒油啊?”从来没摸过男人下身男根的孟清婉对‘哥哥’下身男根的种种奇怪现象感到疑惑不解,她虽帮着哥哥骗过几个女修被其双修采补,但哥哥与她们交欢采补时她都是躲在另一间石室的,从来都不会去看哥哥与女人之间的交欢过程,所以她并不了解男人下身那根阳物的变化。

    出于好奇孟清婉终于第一次去偷偷感知“哥哥”那根能神奇变化的男根,可是一感知之下就把她惊到了:因为‘哥哥’那根东西茎身上不仅分泌出了一层奇怪油脂,更是布满了神秘玄奥图纹,变幻莫测银色图纹中还夹杂着一根根血丝,更加显得诡异了。

    “奇怪,这根怪异的东西我怎么好像在哪里见过呢?在哪里呢?实在是想不起来了……”孟清婉望着那根怪异的男根似是想起了什么,可毕竟是在梦境中又记得不是那么真切了。

    ……寿儿见‘妖炼淫根’上已然分泌出了神秘油脂,赶快从储物戒指中取出玉片、瓷瓶,拿开孟清婉撸动玉茎的小手,更是把抱在怀里的孟清婉推开到一边床上,寿儿开始低头用玉片认真地刮着茎身上分泌出的油脂滴落在瓷瓶里。

    “哥,这是什么东西?你收集它作甚?”孟清婉显然已经感知到了“哥哥”的动作,于是好奇地问。

    “是蜜!你要不要尝一口?”寿儿故意调侃道。

    “呸!还蜜呢?你骗谁啊?我怎么没听说过男人那东西还能分泌出蜜来?肯定是什么脏东西。”孟清婉啐口娇斥,虽是如此可她还是趁着“哥哥”忙着采集之时偷偷用两根手指来回捻动着沾了她一手的那层油脂,分开手指,就见一条晶莹中含着血丝的液体丝线就粘连在她两根手指之间,她把手指凑到鼻尖偷偷闻了闻,竟真的有一股淡淡的奇异香味入鼻。

    “咦?奇怪了,这油脂中怎么还有血丝?而且竟真的不难闻?难道真的不是什么脏东西?……”孟清婉暗忖,那内含血丝的奇怪油脂散发出的异香十分诱人,是一种令人闻之难忘的奇异香味,孟清婉从未闻过如此诱人的香味儿,忍不住又闻了闻,竟越闻越好闻,那奇异的香味竟令孟清婉陷入了痴迷,她竟情不自禁地伸出小红舌舔了一口手指上沾染的那种奇异油脂,可没想到那奇异油脂入口即化,一种孟清婉有生以来从未尝过的美味儿令孟清婉甘之如饴难舍难忘,忍不住再舔了一口手心上那奇异油脂,入口果然是美味儿,再舔舐一口……直至将整个玉手上粘上的美味油脂都舔舐了个干干净净一丝不剩…………寿儿低着头认真地用玉片把‘妖炼淫根’上那层薄薄的神秘油脂挂了一遍又一遍,刮了个干干净净一滴不剩,晃了晃瓷瓶,只积攒了个瓶底,这次分泌的量太少了,不尽如人意。

    “只是这样让孟清婉帮着撸棒的话受到的刺激太小了,分泌出的神秘油脂量也太少了,照此这般下去估计要整整撸一夜才能分泌出足量的神秘油脂来。……唉,这样不行啊。……要不,还是换个亲热方法吧?比如跟她……”寿儿收好瓷瓶,可对收集到的神秘油脂量很不满意,于是开始琢磨着换个跟孟清婉亲热的方式来加快收集油脂量。

    正在寿儿低头琢磨间忽然感到身边人影晃动,他猛然扭头发现孟清婉竟一下子从一旁爬了起来。

    “奇怪,之前不是在梦境中爬起来都很费劲吗?怎么这次一咕噜就爬起来了?她哪里来的这么大的力气?”还不等寿儿想明白就见孟清婉已经猛地向他扑来,寿儿猝不及防一下子被她扑倒在床上,孟清婉已经像一头母兽般喘着粗气把寿儿压在了身下。

    “你……你想干什么?”寿儿惊愕万分地责问道。他万万没想到梦境中的孟清婉还能有这般大的力气。

    “哥,我……我好热!好痒!”孟清婉说着已经紧紧搂住“哥哥”情不自禁地开始热烈亲吻“哥哥”的面颊、脖颈,同时隔着裙子用最敏感的耻丘使劲抵住“哥哥”那根粗大诱人的妖异玉棒偷偷摩擦着……“这妖女怎么突然变得如此主动了?难道是……?”感受着怀里浑身火烫的佳人寿儿当然觉出了孟清婉不对劲,心中更是有了猜测。

    低头一瞥就发现孟清婉凤眼迷离,眉黛含春、桃颊红霞,两只娇小的耳朵也红到了耳根,就连玉颈也渐渐开始罩上一层粉色。就听她呼吸越发急促了起来,就连那一对儿淑乳也起伏个不停……寿儿猛地闻到孟清婉下体那种女人发春后才会分泌出的诱人味道越来越浓了。

    “这是……她怎么突然发情了?这症状怎么那么想被‘妖炼淫根’在体内种下‘淫种’的‘种女’的样子呢?可我跟她又从来没有发生过那种事……她怎么会?”寿儿惊疑不定地猜测着。

    “算了,不管那么多了,本来正想换个亲热方式来加大神秘油脂分泌量呢,这下可好了,正打瞌睡就有人送来了枕头。”“唔~~好热!”孟清婉压在‘哥哥’赤条条的身上一边忘情亲吻着‘哥哥’一边低声呢喃着。

    “热?那我帮你把衣裙都脱下来吧?”寿儿试探着问。同时双手拽住她那条月牙白色长裙丝束腰猛地往下一拽。

    孟清婉也不吱声,只是很配合地抬起了雪臀方便“哥哥”褪下长裙,很快月牙白色长裙就被脱掉被寿儿仍在了木椅上。接着就拽住孟清婉最后遮羞的那条小亵裤刚要褪下,却被孟清婉一双玉手按住了。

    “别!”孟清婉惊呼一声,使劲掰开寿儿拽住她小亵裤的一双大手,她都如此境地了居然保持着最后的坚持。

    “好。”寿儿也不勉强,腾出一双大手来抚摸上了孟清婉的光滑脊背。

    “哥,你真好!”见‘哥哥’没有强行脱掉自己最后遮羞的亵裤孟清婉甜蜜地在“哥哥”脸颊上亲了一口,以示奖励。

    ……“喔~喔~哥,别用你东西磨我小妹妹了,受不了了……好痒好痒啊!”卧室里传来孟清婉那魅惑众生的燕语呢喃呻吟声。

    再看她下身时哪里还有那条最后遮羞的白色小亵裤?就见她赤裸的神秘处女地毛茸茸的芳草下一个硕大紫胀的龟头正分拨开她羞处两瓣粉红花唇沿着一片泥泞的美人缝儿上下研磨着,饥渴难耐的花径内已经汩汩流出春露沿着粗长玉杵流溢到玉茎根部的那对儿鼓盈盈胀鼓鼓的硕大春囊上,再沿着鼓胀春囊滴落在床褥上,寿儿胯下床褥已经湿了一大片。

    那紫亮的火烫肿胀肉冠将湿腻唇片向两边挤开濡研半天就是不进入瘙痒难耐的花径内,却见寿儿正一边用邪恶玉杵研磨着孟清婉下身玉缝,一边用一玉片不停刮拭着茎身上分泌出的一层层神秘油脂滴落在瓷瓶里。

    “啊!好痒啊!……痒死我了……哥,你能不能别老是刮那层破油了?能不能帮帮我嘛……”早已婬兴如蒸的孟清婉终于被下身奇痒所迫开始了主动哀求。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