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版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 手机阅读

龙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欲望

【欲望】(55)(同人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第55章2019-7-4下午1点半出门,先开车去银行,往平时不怎么用的卡里存了1万3千块钱,又让银行柜台开了张存款证明,办好存款证明都快到下午3点,接着开车去了离家最近的一家旅行社,用他们的复印机,把我和儿子的护照各复印了两份,给了他们两张我和儿子的2寸照片,交了600快钱,办完手续,他们让我回家等消息,泰国签证比较容易拿到,一般两到五天就会有回复。最新地址:xunshuge.com

    随着中国的消费水平提高,东南亚旅游的兴起,泰国允许中国公民落地签,但那样会有很多突发的情况,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我选择还是自己辛苦点,在国内先把这些办好。

    5点多回到小区,又下车去到小区外面的手机修理店买了一张内存卡,回到家里的时候,儿子坐在客厅里,正拿着照相机的操作手册仔细的看着,看到我回来,马上跑过来要和我亲热。

    现在儿子和我分开一会,儿子就喜欢找我索要热吻,不管能不能和我做爱,先品尝一番我的唾液再说,我和儿子到是像极了一对热恋的情侣。

    儿子等我换好鞋转过身,搂腰一把抱住我,我也抬起手臂搂着儿子的脖子,送上我的柔唇迎上儿子奏过来的嘴,在他唇上吸一下就分开,儿子正伸出舌头想和我的香舌缠绵,没想到我突然离开,没有品味到我滋味的儿子哪里肯就这样罢休,我边笑边往后仰着头,儿子又努力把脖子伸得老长,我又摇动着头,他怎么都亲不到。

    儿子见自己没有得逞,把我向后推着,把我压在门框上,看着儿子那傻乎乎的可爱模样,把我弄得咯咯直笑,欲拒还迎的样子,儿子怎么不知道我是在逗弄他,他的嘴唇重重压了上来。

    “唔……”

    儿子的舌头撬开了我的嘴唇,伸进我的嘴里,跟我的舌尖纠缠在一起,母子俩就靠在门边尽情交换着彼此的唾液,足足亲了好一会,儿子直把我吻得气喘吁吁才罢休。

    正当我要和儿子说话时,包里的手机响起了铃声,拿出来一看,是杜丽打来的,我就依偎在儿子怀里接听着电话。

    手机那头传来了杜丽哭泣的声音,她问我在不在家,她平时大大咧咧的,我还从来没有看见她哭过,就是那次她和我说徐国洪和她提出离婚她都没有失态过,而儿子这个小色狼看我暂时注意力不在他身上,手伸进我裙底直接就摸到了我胀鼓鼓的阴户,隔着一层内裤用手指戳着我软绵绵的阴唇。

    被儿子突然这样弄得一声轻哼,我大腿赶忙夹住儿子的手,但还是阻止不了他手指的戳弄,把手机拿远了一点,轻轻的和儿子说。

    “杜阿姨遇到麻烦了,一直在哭”儿子点了点头,我松开腿,儿子趁机又用手指往我阴唇中间插入抠了两下才收回手。

    “坏死了你”被儿子弄得一阵娇羞,娇嗔着他。

    杜丽一直在电话那头哭着,我问她怎么了,她也不说,只说想在我家呆着冷静下,我实际不太想她来我家,上次听着儿子说他看杜丽阴户的事,明显杜丽有勾引儿子的想法,不然为什么我出门的时候杜丽内裤穿得好好的,儿子一进去,内裤都脱到了大腿根。

    我沉默了好一会,杜丽见我没有回答,说要是不方便她去酒店住一天也可以,毕竟我和她都是十几年的闺蜜了,也不想看着她落魄得都没有地方可去。

    “杜阿姨说要来我家,你愿不愿意让她来啊?”我好像一个贤惠的妻子,家里要来我的朋友,要征求丈夫的同意。

    “住几天啊?”儿子皱着眉头问,他很不愿意有人打扰我们的甜蜜的温情。

    “应该是一天的样子”“你和她关系那么好,我要是不同意,不是显得我很蛮不讲理”儿子无奈的说着。

    儿子没有反对后,我让杜丽来我家,她说她已经在路上了,她刚刚一个人在车里呆了很久了。让杜丽不要太伤心,路上放安全点,和杜丽挂了电话,我看着儿子。

    “她来了,你不许对她有想法,要是对她怎么样,以后你再也别想碰我”我捧着儿子的脸对他说道。

    “妈妈吃醋了”儿子没有在意其他的东西,只在意我在意他的语调,很是高兴的问着我。

    “我,,我就是吃醋了,怎么了”我被儿子问得一岔,我也不知道怎么有这样的情绪,只是下意识的说了这样的话。

    “太好了,妈妈为我吃醋了,我还以为只有我为你吃醋”儿子说完激动的在我脸上亲吻着。

    “真好,妈妈终于为我吃醋了”说完儿子紧紧的把我抱在他怀里。我被儿子的话弄得一阵娇羞,被儿子这样一说,我还真感觉自己在吃醋。

    儿子松开我,我们互相搂着,儿子拖着我向沙发边挪去,手从我腰上滑到大腿,拉起我的裙摆就要拔我的内裤。

    “等下乐乐,别,停下”我拉住儿子的手,和他僵持了几下。

    “我现在就想要你”儿子带点情绪的说着。

    “杜阿姨已经快来了,时间不够”并不是我不想给儿子,要是杜丽在家出发,我也不知道她会在我家住几天,我肯定会选择先满足儿子的性要求。但现在杜丽已经在路上了,也不知道多少时间就到了,要是儿子做到一半杜丽就来了,儿子肯定会更难受。

    “我们抓紧,会很快的”儿子劝说着我。

    “你现在哪次不是要十几二十分钟的,这么点时间,能发泄出来才怪”我白了儿子一眼。

    “可是你过几天就来大姨妈了”“明天杜阿姨一走我就满足你,好不好,乖点嘛,别难为妈妈”我头靠在儿子肩上撒娇着说。

    “好吧,真是的,他们家怎么这么烦啊”儿子把没有在我这里得到满足,怨气发泄到杜丽身上。

    “你等会别向她发脾气,哭得挺厉害的,应该是很伤心”我担心儿子会把脾气发到杜丽身上,到时候火上浇油就麻烦了。

    “知道了,怎么都要给老婆面子”儿子俏皮的说着。

    “讨厌”我娇羞着在儿子脸上亲了一下。

    杜丽还真的没有过一会就来了,就七八分钟的样子,外面传来敲门声,我看着儿子一笑,好像在说“看,时间不够吧”,儿子苦笑着摇了摇头。

    我一开门,杜丽就红肿着眼睛,蓬头垢面的上来抱住我大哭起来,我看着她身后的行李箱我就知道麻烦了,儿子一定会很生气,但我被杜丽死死抱住,没有办法移动,就喊来儿子,让她提进来。

    儿子出门看到杜丽的行李箱,回头无奈的看了我一眼,然后很气愤的死死盯着杜丽抽搐的背影,我都看到他手攥成拳头,然后抬脚踢了杜丽行李箱一脚。

    “进去,进去,站在门口哭什么”儿子不耐烦的说着。

    “走吧,有什么事屋里说”我扶着杜丽的腰让她先进屋,我在杜丽身后,向儿子摇了摇头,他扯了扯嘴角。

    我和杜丽坐在一起,听着她说是怎么回事,儿子在我边上低着头,一张一张的给杜丽递着纸巾。当前网址随时可能失效,请大家发送邮件到 ltxsba @gmail.com 自动获取最新地址发布页

    原来徐国洪很早以前就防着杜丽,杜丽还傻傻的为了这个家劳累付出,工资自己用再加上支付女儿的学费生活费,这些年根本没有存下多少,前些天她一直想早点和徐国洪有个结果,免得回那个冷冰冰气氛怪异的家,她和徐国洪谈了几次,徐国洪被搞得也不厌其烦,就和她前天去法院做了个公证,他们夫妻的共同财产不算房子在内只有几十万。

    回去后,徐国洪和杜丽说,因为杜丽出轨导致婚姻破裂,房子她是没有权利分的,新买的车子有他一半,如果要坚持离婚,可以,车子给杜丽再让她拿几万走人。

    杜丽说徐国洪防备她我是知道的,那次徐国洪向我表白的时候说过的,他和杜丽离婚,车子有他一半的,他吃不了亏,就当先给杜丽的奖励,奖励她让徐国洪收获了我和乐乐的把柄,让他有机会得到我。

    。

    沷怖頁杜丽后面不甘心,她知道徐国洪的工资很大一部分是买了理财产品的,她不相信他们奋斗了那么多年就这点财产,今天就带着所有材料去做了法律咨询,律师告诉她,理财产品没有写她的名字就和她没有关系,不能算做夫妻共同财产,因为杜丽出轨,徐国洪有权追究离婚赔偿,如果对方社会地位高,这个赔偿就会很高,所以房子就算据理力争,也分不到多少,如果孩子还由对方抚养,那就更没有机会。

    “要是,,你爸爸和妈妈离婚,,你跟谁啊?”杜丽说到她女儿,抬头问起了儿子。儿子没有想到,我们说得好好的,怎么就把他扯进来了,被问愣了一下。

    “你神经病啊,你们家的事情怎么扯到我妈妈身上去了,就算真那样,我肯定会跟着妈妈保护她啊,这还要问,你傻不傻”儿子气呼呼的对杜丽说。

    “唔,,唔,,我都说养儿子好吧,,唔唔,,你看你家乐乐多护着你,,唔唔唔,,我家那白眼狼,,,花完我的钱就跟他爸爸跑了,,”说完杜丽靠在我的肩头嚎啕大哭起来。

    “喂,虽然你和我妈妈关系好,但你不要把鼻涕沾到我妈妈身上去了,我妈妈很爱干净的”儿子好像觉得不过瘾,这样和杜丽说着,把杜丽说得像个孩子一样哭得更伤心了。

    这个傻小子,知道我爱干净让杜丽别把鼻涕沾我身上,理直气壮的说别人,我全身不知道都被他的口水涂了多少遍了,也没有见他哪次少用嘴舔弄了,但和对待杜丽不同的是,我愿意全身都流有儿子的痕迹。

    “好了,事情都这样了,你就是哭死也没有用,还是多保重身体,想想以后吧”被儿子一说,我还真有点担心杜丽的鼻涕会沾到我身上,撑着她的肩把她从我身上扶了起来。

    “唔,,,唔,,你今天,,怎么这么,,凶啊,,”杜丽一边抽泣着,一边泪眼朦胧的问儿子。

    我当然知道儿子今天为什么这么烦杜丽了,儿子在知道我和徐国洪的事情之后,就不太愿意接触杜丽的,见到他们,他会想起以前的事情,上次是想报复杜丽一下,现在没有报复她的兴趣了,就想少接触为好。还有我再过四五天例假就来了,儿子是记得很清楚的,他肯定想趁着这几天好好和我缠绵几次,现在杜丽这个大麻烦来了,看着跟来的大箱子,也不是住一两天的样子,一切都泡汤了,由不得他不烦躁。

    “你这样哭,我妈妈肯定为你难过,心情不好,我妈妈不开心,我就不高兴”儿子气呼呼的说,虽然我心里很高兴儿子能这样呵护我,可杜丽现在受不了这样的刺激,果然儿子说完,杜丽情绪就上来了。

    “,,唔,,都说女儿是父亲的小棉袄,,,唔,,儿子是妈妈的大皮袍,,果然是真的,,”再这样让儿子呆在这说几句,杜丽非伤心死不可。

    反手握住儿子的手心,在上面抓了抓,以示我对他的安慰,让他不要再生气。

    “回房去看书吧,不用担心”我转身对儿子说着,手在他大腿上拍了拍,儿子抓住我的手捏了下,才起身回房。

    杜丽看着儿子乖巧的走开,满脸羡慕的看着儿子的背影,好像恨不得那是她的。看着杜丽那羡慕的样子,我的虚荣心又满足了一把,女人最大的得意,不就是自己的孩子让别人羡慕妒忌嘛。在心里暗暗的说,你羡慕也没用,那是我的宝贝,谁都别想和我抢。

    “,,为什么你什么都比我好,,,生的儿子都这么听话护着你,,,唔唔,,,”杜丽抽泣着,满脸悲戚的说着。

    “好了,人生不如意的事很多,别想那些有的没的了,要是羡慕就生一个呗”我调侃着杜丽。

    “现在生也来不及了,,唔,,,等他长大可以呵护我,,我都成老太婆了,,”“你都知道,那你还羡慕个什么劲啊”我没好气的笑了笑。

    “你家儿子就那么宝贝,羡慕下都不可以啊”“捧在手心里那么多年了,可不能让你瞧了去”杜丽被我逗得也泣笑着,鼻涕泡都快出来了。

    “说得我好像要抢的是你男人似的,瞧把你稀罕的”杜丽笑泣着说。杜丽的话让我心颤了颤,儿子现在可不就是我的男人嘛。

    “那刚才谁羡慕得眼珠子都快看出来了啊”我不服气的回了句。

    “就是伤心呗,含辛茹苦的把女儿养大,就因为小时候她去医院玩,那些小护士哄着她,男医生护着她,就跟她爸亲”“男孩子也不好的,有很多问题很难办的,你不懂的”儿子从小就乖巧懂事,没怎么让我操心,但我要装出很苦恼的样子,免得她一直在孩子的问题上伤心。

    “有什么好难办的,不就是青春期嘛,你这么漂亮诱人,我个女人看了都喜欢,你儿子要是天天围着你转也很正常啊”杜丽可能也是哭累了,抽搐着很不以为然的说着。

    “这还不够人烦的,你是站着说话不腰疼”这杜丽是看事的不嫌事大的神态搞得我很无语。

    “要不我帮你解决了呗,反正我现在闲着”杜丽凑过来,肿着眼睛和我挑眉的低声说着。

    “你不会想勾引我家乐乐吧”我异样眼光的看着杜丽,有道是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要是杜丽真的不知道羞耻的死了心的勾引儿子,我还真担心他会不会就范。

    “我不是看你烦的,帮你解决麻烦嘛”杜丽皱了下肩,无所谓的说。

    “算了吧,你还是祸害别人家孩子去吧,我家乐乐还没有坏到水深火热的地步”多次领教了她的风骚,我在这方面的话题总是输家。

    “说真的,你家乐乐太胆小了,上次我主动诱惑他,他居然吓跑了,我感觉你家乐乐对女人还没性趣”对于杜丽对儿子性趣的评价我不赞同,我自己的儿子对女人有没有性趣我不知道,那是名副其实的小色狼,恨不得天天缠着我要,对你没有兴趣那是被我伺候好了。

    “那次真的是你勾引他啊”我惊颤着问。

    “你家乐乐这都和你说,太小白了吧,不会真的被你养成了女孩子性格吧”杜丽惊颤着问道。

    “你别再逗他了,上次他都被你吓到了,你再这样我可就生气了”我皱着眉头和杜丽说着。

    “要不你自己去试试,你这么诱人,一个眉眼就试出对女人有没有性趣了”杜丽有点精神错乱的风骚说着。要不是我知道她平时就这样说话下流露骨,还真要被她吓到。

    “你越说越疯狂了,再瞎说我就生气了啊”我娇嗔着杜丽。

    “瞧你脸皮薄的,你老公经常几个月不在家,你这朵娇花都闷坏了吧,怎么也不找个人安慰安慰啊”杜丽没把我的话当回事,她也知道我不可能因为几句露骨的话真的和她怎么样,继续挑逗着我。

    听着杜丽那为我遗憾的口气,我感觉有些好气,她哪里能知道,我中午被儿子在床上折腾得娇喘连连,被儿子狂暴的插刺得神魂颠倒,杜丽还问我怎么不找个人安慰,儿子射进我阴道里的精液现在都还没有流干净呢,我可没比你少享受床上的快乐,你那还要遮遮掩掩,偷偷摸摸的来,我和我儿子回家要怎么做就怎么做,可不像你那样有今天没明天的。

    “我可不敢想那些,我家乐乐天天跟在我身边,要是让他知道了该怎么想我啊”虽然心里是另一个想法,但在杜丽面前我还是要装出好好女人的模样,我可不敢像她那样什么都不顾的放荡。

    “就是抱着你也没有用啊,你又不会把自己给他,要不你把你儿子交给我,我把许家豪借你用两天,一下午不停歇的干,保证让你欲仙欲死”杜丽的样子像个骗小孩糖果的无赖,她提起许家豪又让我心里毛躁了一下,虽然过去了几个月,但我还是对许家豪有些厌恶,只是没有刚开始强烈而已。

    杜丽又开始在我面前炫耀许家豪的厉害,看来许家豪是有些守信的,并没有把我们的事情告诉杜丽,这让我又安心了很多,可杜丽怎么也不会想到,我已经和许家豪有过接触,我对许家豪的评价除了粗大,就没有什么可以称道的地方,他所说的持久不过是他的龟头太平,敏感度不够而已,也只有杜丽这种纯粹追求肉体刺激的才会觉得快乐。

    。

    沷怖頁现在杜丽说得天花乱坠,精彩绝伦我都不会有感觉,我现在只想和儿子享受那种情意相通,爱欲相溶的性爱,更何况儿子现在已经有了足够的经验,可以填补我的欲望。

    “你是死了心的要祸害我家乐乐啊,真不害臊”我没好气的笑骂道。

    “你家乐乐白白净净的,长得又好看,以后一定是个大帅哥,这么好的机会,怎么都要把他的处男身夺了啊”杜丽夸着儿子,我心里满高兴的,听着后面的话我就更开心了,儿子的第一次早就给我了,还能由着你杜丽惦记。

    “别疯了,我家乐乐单纯着呢,你可别害他”我埋怨杜丽还在惦记着引诱儿子。

    “不忍心的话,你就自己上呗”杜丽的话刺得我脸上一热,好像被她看透了我心里的秘密。

    “哎呀,你真没个正型,不是来找我说你的事嘛,你怎么老提我家乐乐啊”“嫉妒你啊,什么都比我好,拿我的强项害臊你一下”说着杜丽哈哈的笑了起来。

    “不和你闹了,说真的,你后面打算怎么办啊”我现在对杜丽的心情有些复杂,我想杜丽和徐国洪继续保持这样的夫妻关系,好让他拖着徐国洪让他少来纠缠我。但看着杜丽现在狼狈憔悴的样子,我又想她能赶快的解脱出来。

    “哭出来就好多了,主要是一个人想着,越想越伤心,女儿吧女儿没有得到,钱吧钱也没有,财产吧也没有,把自己从少女熬成了黄脸婆,到头来一无所有,一事无成,都不知道这么多年的劳累到底为了什么”杜丽说出来后,整个人懒散的靠在沙发上,虽然语气说起来很灰心,但现在看起来精神比刚刚进门时好了很多。

    “一切都会好起来的,想开些吧”我拍了拍杜丽的肩头。

    “别为我伤心了,你的宝贝儿子等会就又要生去气了”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杜丽,我不想她又扯到儿子身上去。

    “明天去和我逛街吧,感谢你为收留我,你买什么我买单”杜丽笑着和我挖苦到。

    “说什么呢,来住几天,就要收你东西”我苦笑着和杜丽说道。

    “真的,我送你,你别跟我客气”杜丽很认真的说着,不像是和我客气。

    “怎么这么大方了,你伤心也不能和钱过不去啊”我奇怪杜丽怎么这么豪迈,以前他自己的东西除了手机,都没有超过400快的。

    “老徐答应离婚给我那么多,但现在还没有离啊,我怎么都要折腾个几万进去再说”杜丽好像终于找到一件值得高兴的事情,很是开心的和我说。

    “我还以为你想好好犒劳下自己呢,原来是这样的啊,那我可不跟你客气哦,你知道我品味的,到时候别心疼”我不可能真的要杜丽破费,现在只能先敷衍的负荷她。

    “谁心疼是小狗谁是小狗,说好了哦,明天不许和我客气”杜丽信誓旦旦的说。

    “那先做饭吃吧,明天和你去血杀一场,为你出气”“好,走,我帮你”杜丽跟着我起身。

    和杜丽一起在厨房忙碌,做好饭菜都快到8点了,把在房里的儿子叫了出来,杜丽和儿子都有些没精打采的,杜丽是今天基本哭了一下午体力消耗过度,人放松下来就很疲惫,儿子是怪杜丽过来破坏了我们的温馨生活,而且是那么几天的时间。

    吃完饭,杜丽太过没有精神,先回房找着她带来的衣物去卫生间冲凉,我在厨房沉默的洗刷着碗筷,心里一直担心儿子埋怨我多管闲事,等我收拾好厨房进到卫生间,比较清晰的听到了卫生间杜丽冲洗的水声,儿子一脸郁闷的坐在沙发上,看到我过来,嘴向卫生间噜了噜,我快步走了过去,看到卫生间的门故意的虚掩着,我站在门外看到杜丽穿着内衣裤,内裤拉到大腿跟,露出她黑密的耻毛,花洒在向自己身上轻幽幽的晒着水。

    说实在的,杜丽这个样子对与未经性事的雏男会有诱惑,但对已经在我身上品味到足够滋味的儿子来说,就没有那么有诱惑力了,我轻轻的关上了门,刚转过身,儿子就走了过来,拉着我的手把我拉进了他的房间。

    “不行,我怕”我有些担心的摇着头,轻声对儿子说着,我好怕儿子做出疯狂的举动。

    “我又没疯,我就是想跟妈妈调情”儿子颤了颤嘴的对我说着。儿子的话让我一阵安心,这是我体贴的儿子啊,他是不会在他知道的危险下伤害我的。

    “你要怎么和妈妈调情啊,等会难受可别怪我哦”看着儿子气呼呼的俊俏模样,挽着儿子的脖子莞尔一笑。

    儿子把我推到墙角,手伸进我裙底直接就摸到了我胀鼓鼓的阴户,隔着一层内裤用手指来回揉搓着我软绵绵的阴唇。

    一阵酥痒顺着我的小腹蔓延上来,我紧咬着下唇不让自己发出舒畅的呻吟。

    “喜欢吗?”儿子轻吮了一下我的耳根,在我耳边轻轻的问着,儿子的声音好像有魔力,骚弄得我心里痒痒的。

    “嗯”我酥软的发出颤声。

    “想要吗?”儿子的手指按在我凸起的阴蒂上,顺时针方向绕着圈的揉搓着,布料的的纹理摩擦着娇嫩的肉芽,我那敏感的阴蒂被儿子弄得又硬又痒。

    “想要”我狐媚的颤着回答,而脑袋软软的斜的靠在儿子肩上,我自己也来了感觉,我的蜜穴也逃不过要被儿子把玩一番了,我也愿意让他玩弄,就当是今天安慰他的小小奖励吧。

    儿子的手熟练的从我裤腰插了进去,我配合的岔开腿,火热的手掌抚过我浓密的耻毛,中指抚弄着我已经微微湿润的阴唇,中指抚开我的阴唇没有丝毫的犹豫就用力地插进了我湿漉漉的阴道里,“嗯……“我刚愉悦地呻吟出来就又马上把嘴紧紧闭上了,把一串销魂的声音完全压制在了喉咙里。

    中指完全插到了尽头,儿子开始上下抽动着,好像那是一根他小一号的阴茎,要弥补大鸡巴没有办法征服我桃源的遗憾,儿子好似要给我更强的快乐,食指跟无名指曲着向上推送摩擦着阴唇一阵阵的酥麻,很快我的阴道深处流出暖暖的水来,两腿间那性感的水草地也被湿得泛滥成灾,随着儿子手指的抽动,我风骚的扭动着屁股。

    “舒服吗?”儿子插弄了一会,感觉到我阴道里再次涌出的水流,轻轻的问着我。

    “舒,,服”两个简短的字,好像带有无数个音调,从我喉咙里颤动着传了出来。

    儿子双手箍住我的腰,把我下身往前拉了拉,把我背推着软软的靠着墙,嘴凑上来轻轻的吻了一下我的软唇,儿子顿下身,双手抓着我的裤腰,把我五分打底裤和内裤一起拉到了腿跟,我先后抬起左右脚,让儿子把我的内裤完全脱了下来。

    “这是什么啊,好奇怪哦”儿子拿着我烟灰色的内裤,拿在鼻子上嗅了一下,右手中指同时按在我湿漉漉阴蒂上磨蹭着,左手大拇指压着我烟灰色内裤中间那快干燥的固渍奇怪的问着。

    儿子真是明知故问,那不就是他射进去流出的东西嘛,我娇羞得都不敢面对他,但儿子那眼里期盼的神色让我想回答他。

    “你坏,就是你射进去流出来的东西”我轻声说完,脸烫得火热,羞得闭上了眼睛。

    儿子胯间翘起的坚硬,顶着我的大腿蹭了蹭,接着在我身前蹲了下去,把我一条雪白的大腿扛在肩膀上,双手继续抚摸着我丰满浑圆的翘臀,他的脑袋钻到我的长裙下,埋在了我的双腿中间,温热的嘴唇贴紧了我的阴户。

    两片丰满的肉唇就像熟透了的鲍鱼一般,鲜美的汁液正从中间的缝隙里缓缓溢出来,晶莹透亮,儿子的舌尖轻轻往我的阴唇中间上下一扫,把那些汁液都吸进嘴里,我身体顿时像被电击了一样,仿佛整个下肢都失去了知觉,“嗯”我实在忍不住身体里快感的刺激,情欲的快感从鼻腔里哼了出来,按住儿子的脑袋,手指漫无目的地抓乱了他的头发。

    儿子发出断断续续的鼻音,像一只嗷嗷待脯的羊羔,像小羊吮奶一样,一直拱着我肥实的阴阜,舌尖早已撬开两片娇嫩的肉唇长驱直入,时而上下,时而左右,在我狭窄的肉洞里转动。我的支撑腿哆嗦了一下,脚上穿着的是一双凉拖,几乎就滑了出去。

    儿子双手把我圆滚滚的屁股捏得像变形的皮球,把我的身体用力往他脸上按,舌尖开始舔着我凸出来的阴蒂头,阴唇已经像石榴花一样被逗弄得翻开了,一张一像是要把儿子的舌头往里吸。

    我的小腹越来越热,有种憋尿的快感,又酸又麻,扩散到整个下肢,我极力往前挺着腰,想让儿子的嘴更贴近自己,与此同时阴道深处涌出了一股热流。

    儿子站起身来,近距离地朝我注视着,我看到他的嘴唇上晶亮晶亮的,也不知道是他的口水还是我阴道里分泌出来的爱液,他像刚吃完冰棍一样舔了舔嘴唇。

    “妈妈的淫水真好喝”我娇羞的转过了脸,我现在有些忍不住了,我都开始有点暗暗责怪杜丽为什么要今天来。要是没有她的阻碍,我现在就可以让儿子深深的插入我,让我享受更美妙的滋味。

    儿子看着我脸上情欲的绯红,把自己的居家裤拉到屁股下,露出他那青筋直冒的大鸡巴,儿子拉过我的手,握住他滚烫的肉棒,儿子把我的裙子撩起来,撩到了腰上,伸出右手把我的左腿抬了起来,勾在自己的腰上,我的阴唇一下子就张开了。

    “自己放进去”儿子对我说着,我手握着儿子粗大的鸡巴,没有任何犹豫的顶到了自己双腿间那情欲的穴口。”嗯”儿子低吼了一声,整个腰一挺。随着我的身子被儿子深深的插入得一抖,小腿刺激得都绷直了,儿子接着连连挺了几下,我双手紧紧地抱住了儿子的头。

    我的下身还是尽量地往前面顶,让儿子能更容易插到我身体里,儿子抬着我的腿,就这样站着,急促地动了起来。我的双腿不时刺激得颤动一下,儿子不停地把我推向身后的墙,而我则不停地从墙上弹回来,两个人就这样靠着墙,用力地弄着。

    儿子也不知道杜丽洗澡什么时候结束,所以抽插的力度很猛,连续地碰触我的宫颈,每次被儿子的大龟头顶触到宫颈,我都是快感连连,就像跟时间赛跑一样,儿子快速的抽插着我,他也想在这难得的时间间隙里发泄进我身体里,鸡蛋般大的龟头快速的剐蹭着我的阴道壁,刺激的麻痒让我高潮也到来了,一阵热浪从我阴道中间喷涌而出,浑身一阵颤栗,阴道裹着儿子的阴茎不断的抽搐收缩,一股透明的汁液从我阴道口滑向我的大腿。

    在我高潮过后,儿子又快速的抽插了十几下,传来卫生间的门打开的声响,在我正紧张的时候,儿子最后向我阴道里用力的插了一下,好像发泄他的不甘,把我插得一声轻哼,然后把坚硬的鸡巴从我湿漉漉的阴道里拔了出来。

    儿子没能发泄出来,他放下我的腿,快速的提起裤子,把我的内裤拿着藏进被子里,拉着我蹲在衣柜边。

    “我上次那衣服你放哪了,我要穿,你找找”儿子对着外面说着。

    “我上次明明放在这里的,我看看”我默契的说着。

    我们拉开衣柜抽屉,装模作样的翻弄着,不一会杜丽拖啦着拖鞋走到门口,靠在门边。

    “你累了要不先睡吧,乐乐的衣服我不知道放哪了,我给他找找”我心虚的向杜丽说着。

    “冲完凉人感觉好些了,我看会电视再睡吧”说完她走向了客厅。

    我歉意的看着儿子,我得到了满足,可是儿子还没有宣泄出来,儿子亲了下我的脸,捋了捋我额前的乱发,说没事,我起身准备从被子下拿过我的内裤穿上,儿子先一步的拿在了手里,送到鼻子上嗅了一下。

    “还给妈妈好不好”我有些挫败的说着。

    “我要闻着妈妈的骚味入睡”儿子凑到我耳边说着。儿子还没有平息的气息吹着我的脖根痒痒的,我的心也是痒痒的,那内裤中间有我和儿子体液混合的气味,我现在身体里不会再有自己单独的味道,总会残留着儿子送进我体内的腥臊气息,儿子为什么还那样喜欢呢。

    “有时间再找吧,先穿别的”我自顾自的说着,手在儿子腰上拎了一把,转身出了房间。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