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版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 手机阅读

龙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性奴训练学园

【性奴训练学园】番外篇 学姊的一天生活日常 09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2019-06-01九、实况:自虐透过刚才管理员从耳机的指令,梦梦学姊知道了,这是一个惩罚,惩罚自己刚才让这造价不便宜的假阳具滑出体外。当前网址随时可能失效,请大家发送邮件到 ltxsba @gmail.com 自动获取最新地址发布页

    然而,自己租借的道具中,拘束带被取走,换成了这一盒别针,也让梦梦学姊明白,这同样是被安排的一个临时表演项目,呼应了自己的直播主题:“自虐”……就算是一年级时有受过几周的性虐课程,不过大多数施虐者都是由助教或是同学间彼此担当,还很少有接触这样“自己虐自己”的课程,反倒是违规时的公开惩处,自己拿藤条抽打自己的下体,或是像那次制裁,自己用槌子钉子把自己的舌头钉在板子上,还比较有“自虐”的感觉。

    也因为经历过这些,让梦梦学姊知道“自虐”比起“被施虐”要困难许多,但偏偏观众们却也更喜好观看女奴自己虐自己的窘迫模样、更喜欢品味着女奴又怕痛又须硬逼自己虐待自己的为难处境。

    当然,有些人天生就是受虐狂的,要她们自己虐待自己可能兴奋程度还会凌驾于痛楚,但这些女孩们绝大多数并无此异癖;或许有些女孩会在性虐的训练过程中渐渐被开发出能接受施虐的体质,但并非所有女孩们都能如此“坦然接受”。学校虽然要女奴们受过“性虐”、“拷问”甚至“自虐”的训练,但也没有义务把她们改造成有此癖好的受虐狂。相反的,一个非但没有受虐癖好,甚至怕疼怕痛的女奴,被硬逼着自虐,反而更受到欢迎。这就跟学校把她们训练成“一生都得过着极度羞耻的生活”,却又“无法克服或是习惯羞耻坦然面对”的女奴们一样的概念,这种“矛盾”的生命体,才是最顶级的性奴商品。

    梦梦学姊当然不是受虐狂更不是自虐狂,她会选择这主题也是跟上次“制裁”后有不少观众想看更多自己自虐的画面,加上女奴世界流行所造成的趋势。不过,她原本所希望的直播,除了鞭打自己下体、自打耳光这些轻微疼痛类的之外,就算有针刺穿孔,顶多也是选择在乳晕、乳头这种比较次要的敏感部位,也只打算穿个一两针……结果,管理员一开始,就命令自己要用别针把小穴别起来,还是在敏感程度不亚于阴蒂的阴唇部位;况且,既然是要防止小穴内的东西掉出来,那也就绝不可能随随便便别个一两针就能交差了事……管理员也下达了更直接清楚的指示:“把整盒别针全别上去。”

    因为这样与预期的巨大落差,也无怪乎梦梦学姐刚才会愣住。

    然而,虽然愣住了一会儿,但马上就回过神来的学姊,也很清楚自己没有抗拒的权力,甚至在这四面八方都被拍摄的情况下,连想逃避的方法也不存在,回过神后,简单地向观众们交代接下来的直播内容之后,除了建设好心理准备去面对之外,也没有第二种选择了。

    而早就知道这次直播主题其实是自虐的观众们,对于梦梦学姐刚才的迟疑都清楚看在眼里,但对于他们来说,这并不至于算是“扫兴”,反而更助长了他们的嗜虐欲望。就如同学校一直用心贯彻培育出来的矛盾综合体,像梦梦学姊此时此刻那难掩恐惧的表情,才是最让人玩味的模样。而颤抖到像是快拿不住别针的手指,仍紧捏着别针的一端,那过度施力按压而变白的指甲,都在在显示出梦梦学姊此时的害怕。这样子的她是无法轻松完成第一个自虐直播的节目的,不过平常总是很猴急的观众,此时却变得异常有耐心地等待梦梦学姐调适好心境,更正确的说法,他们也在享受着看梦梦学姊那窘迫到快哭出来又得强自镇定的维和表情为乐。

    经过了好一番心理调适,梦梦学姐才开始有了下一步动作,她一边尝试着几次深呼吸,一边用手指小心地解开了第一个别针,用别针盒内附赠的,一小瓶的消毒酒精棉,擦拭了别针的针尖处。看着那沾着酒精的针尖金属面反射着耀眼的亮光,使得这根别针的针尖看起来也变得更加尖锐。终于,在最后一次深呼吸状态下,梦梦学姐变换姿势,让自己的下体完全在光线充足不受阻碍的状态下完全入镜,从屏幕确认了自己下体的每一处都清晰到连细纹都数得出来后,拿着别针的手,也缓缓向着那里伸去。

    然后,别针也终于到达了最终的目的地:小穴入口处。

    管理员只有指示是要“把针别在阴唇上”,并未细讲是小阴唇还是大阴唇,但是别针的尺寸光是穿过一片大阴唇就接近极限了,更遑论将两办大阴唇别在同一根别针上。那么,自然是要别在小阴唇上啰?不过,梦梦学姊很快也发现到另一个问题…由于是要把玻璃假阳具固定在小穴内,所以小穴其实是得被迫撑开着的,而玻璃假阳具长度与粗度皆是按照学姐的小穴尺寸挑选的,原本是放进去时刚好能露出一小截阳具尾部方便固定与拘束,但是此时却要将这些多出来的部分给强行塞回去小穴内,再将小穴口内部的小阴唇小心翼翼地往外翻出,才有办法在小穴插着玻璃阳具的情况下,将两边的小阴唇别起来。

    光是做着这样的动作,尤其是将小阴唇翻出时,那敏感度不亚于小豆的地方被手指轻柔地掐住拉扯,都传来异常的性刺激,这样的地方,要被别针穿孔、被如同缝合般把小穴入口封住,光是想象都难以模拟那会是怎么样的痛楚与刺激。

    就算学姊们都试过在乳晕甚至乳头根部“别名牌”,但两边的神经数量根本是不同层次,而且也不会有需要把两边乳头别成一块的时候。

    越是多想就越害怕到无法下手的梦梦学姐,明白自己如果再迟疑下去就失去刚才好不容易产生的勇气,一咬牙,将针尖抵着一边小阴唇的外侧,手部施力往前轻轻一推…“咿咿呀啊啊啊啊───”直播间内,立时传来梦梦学姐凄厉痛苦的尖叫声。幸好麦克风的音量会自动调控,才没有吓到看得正精彩的观众们。

    从那一针扎下去的瞬间,学姊感觉到的不像是针刺,反倒像是利刃割过,甚至还有整片阴唇被割成两半的剧痛,瞬间炸裂开来。学姊并没有从受虐获得快感的性欲,还是一般虐恋的爱好者也难以忍受的虐待方式,而受到如此无情摧残的部位,更在这一年的改造下,要比普通女性高出数倍的敏感程度,所受的痛楚与刺激,大概任何人都无法想象比拟出来吧…然而,让观众们吃惊的是,在这样的残酷虐待下,另一方面,从玻璃假阳具拍摄的小穴内部画面,却能发现刚达到一次直逼潮吹的顶级高潮的小穴,此时竟突然蠢蠢欲动,小穴肉壁也在这剧痛下痉挛收缩起来,原本不该有受虐癖的梦梦学姐,竟在这种极端的情况下,达到了一次小型的高潮。

    然后,已经楚楚可怜的梦梦学姐,非但没有因为刚才的哀嚎惨叫引来应有的同情,反而还因为自己竟因此高潮的画面流传开来,弹幕文字上却传来更加污蔑的辱骂。

    操!这样都能高潮?!、贱婊子!根本是想被虐,还装那什么无辜模样!、要不是小穴里面高潮的模样被拍下来,还以为妳多害怕呢!、是怕不够虐不能满足吧?、早知道该把妳赶进去愉虐班,让妳天天被虐到爽!

    、别这样,她当母狗也不错……或者万人公厕也很称职……、特殊班级的女奴们都这样,怎么玩都行,改造成人体摆设也不错。、……弹幕文字讨论得激烈,梦梦学姊那因为剧痛而泪水盈眶的双眼却看不清,她那深陷痛楚与快感交缠之苦的大脑也还没完全恢复,嘴边仍发出阵阵痛苦的哀号声,但是在最初声嘶力竭般尖叫后又紧跟而来的高潮,导致虚弱又神智略为不清的她,此时吐出来的声音竟是痛苦中夹带着娇喘呻吟,在嘴边的麦克风良好的收音下,清晰地传给所有观看着直播的观众,甚至包括她自己。从耳边传来由自己发出的媚态声音,似乎更加坐实了那些弹幕文字的谩骂。

    歇息了一会,下体被穿了小孔的痛楚才渐渐适应了过来,但这还只是刚开始,甚至连第一根别针都还不算完成。接下来,继续回到自虐表演实况的梦梦学姐,检视了一下小阴唇上还挂着别针,微微渗血的伤口,确定无大碍后,继续残忍地折磨女生最娇嫩敏感的部位。

    既然是要别住小穴口,别针就必须同时贯穿两边小阴唇后再扣上,才能达到目的,梦梦学姊刚才痛到尖叫高潮,却还只是第一根别针的前半步骤,但是当她要准备进行剩下的后半步骤时,却碰到了些困难。

    学姊小穴内塞着的玻璃假阳具,必须要被封在小穴内不能取出,但是那根假阳具原本就是按照学姊的小穴的深浅尺度挑选的,本来就是会露出最底部基座的尺寸,此时却要把它全塞进小穴,而且还是要从位在小穴口较内侧的小阴唇作为门扉去挡住那随时会撞门而出的假阳具,为此,梦梦学姊在完成后半步骤时,所受到的苦还不亚于别针刚刺穿小阴唇时的状况。

    首先,为了将假阳具完全塞入小穴内,学姊熟练地调整成让自己的小穴能变得最深的姿势,这对于时常在自己下体插入种种不同尺寸及形状的异物的梦梦学姊来说并不困难,但是此时此刻学姊还得一手抓着别针,一手捏住另一侧的小阴唇,准备在那部位上再多一个小孔,使得学姊必须向前曲起身子,无法调整身体姿势让假阳具顺利没入小穴内。

    。

    就算再怎么尽力,假阳具勉强一大半都塞入小穴内,但是基座的部位仍超过小阴唇的位置一点点,不管怎么调整都没有办法再更深入了,无奈之下,梦梦学姊只好选择把小阴唇往外拉,直到超过假阳具的基座而在小穴口外尽量靠拢,这也就意味着,这一针别上去后,小穴所要受的不只是被针穿孔的痛楚,还有假阳具往外推撞时,小阴唇受到牵扯而往外拉伸的持续性痛楚…况且,光是要在这种情况下,完成第一根别针,就很不顺利了,勾着小阴唇的别针必须拉到靠近另一侧的小阴唇,带动着敏感的小阴唇拉扯着传来痛楚与快感的综合体,随着拉伸的越长,那感觉也就越剧烈,终于好不容易在快到极限的位置,能与另一侧的小阴唇勉强会合,知道这样状态维持越久就只是多受折磨的梦梦学姊,这次倒是毫不犹豫地,将别针从内向外地,刺穿了另一侧的小阴唇。

    “咿呀啊啊—─”另一阵剧痛再次让学姊发出一声尖叫,但这回可没有让她失了神,相反的,为了避免别针滑出而得重新徒受痛苦,她必须绷紧神经,才能一边手忙脚乱地用一只手压住受小穴肉壁蠕动而往外推顶的假阳具,一边用腾下的几根手指,忍痛将别针的针尖扣上,才终于完成了第一根别针。

    接下来,也没有太多的时间歇息,才刚松手,因痛苦与快感而收缩的小穴肉壁,似乎在排斥着玻璃假阳具地将它往外推挤,却因为别针如同门闩般挡住了假阳具进一步的逃脱,只是这样就变成所有推力都得由那唯一一根别针承担,这更弄痛了小阴唇上穿孔的伤口处。梦梦学姊此时也已经没有退路,唯一的缓解之法,只能赶紧继续别上第二针、第三针、……,自己的小阴唇一次又一次地受针穿刺之苦,换得的是将那股推力均匀分布在整个小阴唇上。

    针刺的痛苦,仍会疼得让学姊直冒冷汗,仍会痛得她出声尖叫,也仍会带来加剧肉壁动作的异样性快感,不过都没有第一针那么剧烈了。除了逐渐适应之外,刚涂抹在针上消毒的酒精内含有微量麻醉药,也起了不小的效果。这也让之后剩下的几针,都比犹豫的第一针还要迅速许多。

    好不容易,一盒十几根别针全别在学姊娇嫩的小阴唇上,密密麻麻地排列成一排将小穴内的假阳具封锁在里面掉不出来,学姊也才从完成任务下稍稍松了一口气。

    然而,这才只是痛苦地狱的开始而已。梦梦学姊才刚要调整回原本的跪姿,小穴从刻意延展拉伸的状态回复为原本的深度,迫使原本就显得过大的玻璃假阳具又被往外推,顶住了小阴唇上的别针横杆,虽然不会再滑出来,但是却也把小阴唇整个往外顶翻到小穴口外,给学姊娇嫩敏感的部位带来如同要被撕裂般的痛楚与刺激。

    光是这样跪着,下体的痛楚就让学姊露出蹙眉痛苦的表情,观众们从分镜看到那被翻出大阴唇外的小阴唇,当然也知道学姊所为何苦,但他们之所以会聚集起来,也是因为这场实况直播的“自虐”主题,会观看的全都是体内流着嗜虐血液的特殊爱好者,不但毫无怜香惜玉之情的他们,反倒在弹幕上更加催促着学姊继续表演。

    知道自己只有继续自虐一途的梦梦学姊,也开始翻找起她刚才租借的自虐用道具。

    刚才要残忍的把小穴口用别针锁住,是临时被管理员修改的意外插曲,除此之外,学姊的自虐秀,原本就安排将以自己所知道及所能承受的几种方式,在观众面前凌虐自己身上数个部位,除了原本就预计要直接放送小穴内部画面而“逃过一劫”的小穴部位之外,乳房、乳头、阴蒂、肉臀、阴唇、会阴、肛门等常被针对的性敏感部位之外,就连平常保护在鞋内的脚趾及脚掌也将难以幸免。

    而第一个,便是要先从乳房开始。

    对于虐乳,梦梦学姊在一年级时也尝过几次相关经验,不过当时都是由助教行刑,自己只需挨着、忍受着就行。这一次却是要在这直播间内自己虐待自己的乳房,如果因为怕疼而想投机取巧当然是瞒不过众多已有丰富施虐经验的观众们的眼光,但是要对自己多狠心,如何在自虐过程中既害怕痛苦却又要对自己痛下毒手,这之间的平衡点才是自虐表演真正引人入胜之处。

    不过,自虐却有一个麻烦的瓶颈:多数施虐方式皆执行困难。

    就虐乳来说,“搧打”、“鞭打”是最常见的虐待方式,如果是用手掌掴打自己的乳房那还勉强有点看头,但如果是要自己挥鞭笞打自己的乳房,碍于角度问题,不但不好出力,也无法全方位面面俱到;更别提另一个虐乳的经典方式“乳房践踏”,这是自己一人绝计无法完成之虐待方式。

    另一种施虐方式执行困难的原因,是出于“安全问题”。比方说,二年级愉虐主题班的进阶虐乳课程,有一项“火烤乳房”,是要用蜡烛之类的微火,直接放在乳房下方烘烤,又或者是“乳房电刑”,将两边乳房通电,任由电流从乳根流向乳头尖端,或是由一边乳房流向另一边乳房,对于靠近心脏的乳房部位,这都是非常危险的虐乳方式,现场执行的除了都是经验丰富的助教外,还有许多相关的安全措施。相对之下,就连愉虐班毕业的,已经习惯各种重口味虐待的学姊们,自虐却都还是得避开这种高危险性的方式,一来是怕有什么万一,身边没有其他人能进行急救措施,二来是当这些课程不幸留下后遗症,如无法消除的疤痕疙瘩而导致外型扣分,若是助教闯的祸至少女奴自己还不用为自己的贬值负责,但如果是自己自虐时玩得过火导致,那就真的是自己作死了。

    因此,自虐必须要挑安全的,至少不能有什么后遗症或造成疤痕,这应该是自虐的第一守则。然而,另一方面,这些自虐并不是因为做错事而惩罚,而是一场要直接呈现给观众们的表演,如此还需要将不少原本可行但缺乏看头的自虐方式过滤掉,才能让这场自虐表演成功,就像刚才管理员指示添加的“把小穴别起来”,或者改用夹子夹住,也能达到同样的封住小穴及制造疼痛的效果,但这样的表演方式绝对没有直接用别针别住两边阴唇,所带来的视觉冲击,“简单,却又能满足这些嗜血观众们之兽欲”,对于实际上没有几次自虐经验,甚至受虐经验也只有不到数周课程经验的梦梦学姊,要安排这样的直播表演是很耗费心力的。她并没有愉虐班的同学们专业,甚至在特殊班级也不算杰出,比起其他“升学志愿”(注)是愉虐班的同学,梦梦学姐还落后一大截。

    (注):升学志愿是学园一年级生要升上二年级时,在考试前所填的主题班志愿,一般只能填一个班级,即使有意愿进入特殊班级的资优女奴,虽然被要求均衡发展,但仍需选一个自己较有把握的主题作为升学志愿;如果没考上特殊班级则与其他女奴一起依志愿分发。梦梦学姊的升学志愿是被谑称为“公厕”、“肉便器”的“群交班”,这也与她当时所学的专长“12小时阴道交媾”及“深喉技巧”有点因果关系)不过,梦梦学姊也是花了很多心思筹划,就算无法提供很完整的全套自虐表演,至少,经过这一年的课堂上所学到的书本知识,这一年的课后练习所学到的实务经验,以及这一年几次大型活动中与来访的学校顾客们租用时所探听的流行趋势,已经是二年级的女奴们早该清楚自己该怎么样讨好别人而活。就像一年级女奴凭借着“新鲜感”与“稚嫩”两大利器在直播界中得以存续,梦梦学姐就算升上二年级,也能凭这短短期间内的自我成长变化来吸引观众们。

    。

    虐乳的主轴,就是针对她这几周以来,因为密集喂哺直属学妹们而被迫以倍数成长的泌乳量。虽然早在一年级期中,这一对乳房就会开始不受控地生产乳汁,在乳头受到足够的吸吮或是挤乳器等道具的刺激,就会分泌出未怀孕的母乳,但是乳量并不多,且间隔时间也很长,在那样的情况下要喂饱一个十八岁的女孩,是绝对不可能的。

    也因此,刚开始学姊们还无法直接喂哺自己的五位幼奴学妹们,都是得事前榨乳后,再用假乳房喂食装置供给幼奴们,有些学姊甚至还得跟其他同学“借奶”,这些都是当时幼奴们午餐时间的一些内幕,不过,在学姊们的饮食营养调整、药剂改造、多次注射产乳素、催乳素等激素或前驱物药剂,以及高频率的榨乳或吮乳状态下,所有特殊班级的学姊们在这几周之间也已经进步到能够靠着自己的一对乳房,勉强喂给自己的直属学妹们,虽然无法真正让她们达到饱足感,但至少是饿不死的了。

    所以,以前的直播,就算是故意展现自己像乳牛一样被辛苦地榨乳,到后来却也只能挤出不到一杯的成果,学姊就是要利用现在跟以前的差异,以虐乳之名展现自己乳房这短短数周间的进步程度。

    首先,梦梦学姊找出了两支小小的注射器及小注射瓶,并向观众讲解着里面装的药剂内容。那些药剂,正是这几周之间不知施打多少次了的催乳激素。学姊看着这两支针头及里面散发出不祥颜色的可怕药剂,虽然里面只有几毫升,但这药剂的强大效力,她是再清楚不过了。可尽管如此,她仍然很快地将这两针依序注射入自己一左一右的乳房根部,驾轻就熟地为自己乳房打针的技巧,也谕示着这些日子她有多少次这样对着自己的女性重要部位施打药剂了。

    注射完成后,简单地按摩几次,等到乳房发热后,梦梦学姊再转而找出虐乳道具。

    那是两条金属链子,用来箍住学姐的两边乳房,此时链子的长度大约能够勉强环绕梦梦学姊的乳房根部一圈后扣成一环,就像是装饰品般闪闪发亮,也更加衬托了学姊的那一对巨乳。

    然而,这链子上还有个机关,当学姊一启动,链子就会开始缩紧,导致原本就已经不大合身的链子,此时更是缩短了一截,深深陷入肉里面。

    被金属链子强制勒住的乳房,不一会工夫,颜色就开始变深、发红,甚至开始涨紫。乳房内部的血管也渐渐清晰地浮现。

    链子的机关其实有一定的力道上限,当达到一个程度就会受到乳房的阻力而不会继续勒住,不至于勒太紧造成组织坏死,而且每隔一段很短的时间,都会有一瞬间的松绑让血流通过,虽然外表颜色没有好转,但却能确保带有新鲜氧气及养分的血液能持续流入乳房内。尽管如此,但看到自己的乳房变成这般可怕的颜色,梦梦学姊仍然感到胆战心惊。深怕自己的重要部位被自己玩坏了。

    梦梦学姊这般乳房责,虽然有过类似经验,不过当时助教在旁,且用的是夹棍类的工具上下夹击,不像这次是环绕一圈无死角的箍紧,更没有事先注射催乳素,只是单纯肉体上的拷问,然而,如果只是这样的拷问,是决计无法满足观众们的胃口,而注射催乳素泌乳榨奶的画面虽然养眼,但在这所学校已经算是日常,称不上是“虐乳”。于是,梦梦学姐便想到,像这样子将原本不同的两种拷问方式合而为一,折磨自己的乳房,如此不但符合主题,又因为不是既定的虐乳方式,能带给观众们新奇感。

    对于学园内的女奴,都要有自觉地思考着如何“改变”、如何“突破”,如何“学以致用”,同时还须让自己不会太早被玩坏,这也只有满脑子都是性奴相关知识的女孩们才做得到,同时也是学园出产的女奴最大卖点之一,现在的顾客不在意这些商品制造出来得花费多少金钱或时间,只希望能得到一个由内而外皆符合其身分的,既聪明又乖巧的女奴,而不是那种只懂得被玩而不会开发新玩法,像个无思考的肉玩具般劣质的货色。

    梦梦学姊这样的自虐表演,尽管不确定会不会成功,尽管不确定那呈现的效果如何,但值得肯定的是,她正在“尝试”,在这学园的女奴都得如此,尝试着让自己的身体改造得更像个女奴,尝试着让自己的性技更加精湛更能给主人带来满足,尝试着让自己的肉体变得更符合自己的身分。

    对于已经入学一年的可怜女孩们,学园课程并没有、也不打算在“这阶段”

    彻底洗脑她们,甚至是以让她们“时常想起过去人类身分”为宗旨一直训练至今,因此能有如此自觉的女奴们,就好像是明知道自己是宴会上的佳肴,却还得思考要如何烹调自己才能呈现出最佳的美味。比起简单洗脑式想让女孩忘记自己这十多年的人类生活点滴,这样子残忍的奴化训练过程,才能彻底撕毁这些女孩们埋藏内心最深处的人性。

    当梦梦学姊确定自己的乳房没有坏掉的危险后,她的虐乳也正要到最关键的地方,她知道,等到刚才注射的产乳素开始起效果,她的乳房会比现在胀大一圈,并且会有更加饱满的乳汁量,这对于原本就未排空而有所囤货的乳房内部来说,其实会造成不小的负担,但是为了要让这对乳房内的乳汁能够饱溢出来,还是得依靠药剂的帮忙。

    梦梦学姊赶在乳房胀痛到难以行动之前,又拿出了另一个要注射的药剂,这药剂同样是为了虐乳的表演而准备,但注射目标并不是整个乳房,而是乳晕,更准确来说,是穿透乳晕直接注射在乳房接近乳头处的乳腺管。而这药剂的作用,便是让乳腺管暂时扩张,原本是用来治疗乳腺发炎堵塞的强效药剂,但此时用在学姊的乳房上,却是为了让乳房内积满的乳汁,在乳腺管扩张下溢流出来。

    学姊们的榨乳方式中,就有一项便是与这原理类似,以工具强行撑开乳头上的小孔道,过程痛苦不堪之外也需耗费一番功夫才能装置完成。相较之下,注射这药剂,虽然会在药效期间内,乳汁很容易就溢流而出,但至少敏感的乳头不会有被强制撑开、如同撕裂伤般的痛楚,而且光是乳汁自己流出来的画面感就已经非常色欲,足以满足观众们的视觉享受了。

    不过,当梦梦学姐刚注射完右边乳房,要将另一针药剂如法炮制地注射到另一边的乳尖处时,管理员的声音又从耳机端传来:“把第二针同样打在右边乳房上!就说自己奶子大,要两针才够,然后另外一边自己看着办!”

    。

    梦梦学姊虽然早就预料到过程不会如原本计划的顺利,但是管理员这样的命令还是让梦梦学姐完全无法预料。注射的药剂早已依照调配为标准剂量,右边乳房已经注射过一次,注射第二针会有什么后果,是她还不知道的。但就跟前面的情况一样,她所能做的,只有依循着管理员的命令,同样在右边乳房注射了第二针药剂,并且在弹幕文字的一片惊疑声中,羞耻地说着自己因为有着巨大的骚奶子,所以要施打两针才够。这样的解释理所当然会造成更多的耻笑与羞辱。

    梦梦学姊为了直播,也就只准备了两针让乳腺管扩张的药剂,现在都注射在同一侧的乳房上,如此推测,注射了双倍药剂的右边乳房,乳腺管的扩张程度及药效时间应该会比原本更长,而左边乳房则是维持原本要经过榨挤或吸吮方式刺激才可以顺利排乳;然而,两边乳房却是同样注射了相同剂量的强效催乳剂,两边乳房会产生份量相当的乳汁,但却有一边无法顺利排空的话……梦梦学姊还在思索时,才刚注射完所有药剂没多久的乳房,就开始出现了异样……先是从乳房最肥厚浑圆之处开始,发热发烫,这与乳房根部被勒住而血液滞留的热不一样,比较像是整个乳房一起,被放进烤箱烘烤一样,全面性地发热发烫。梦梦学姐之前也曾注射过几次这种强效的催乳剂,知道这是药效开始起作用了,再过不久,当乳房内的乳叶构造受到药物刺激而开始大量产乳,很短的时间内,乳房就会胀痛到连抬起手臂都有困难,而且两颗肉球都会变得沉甸甸的,从里面像是灌满液体的水球一样比原本重了数倍,如不赶快排空,到后来随时都有可能被撑破一样。

    那样的痛苦,梦梦学姊经历过一次便永生难忘,而且多次注射这种强效催乳剂的经验,也让她很清楚,等到药效发挥到最大效用,胀奶的程度会严重到连抬起双手都十分艰难,就算想靠自己双手挤榨乳汁排空,也会因为双手使不上力而无法办到,只能借助外人或道具的帮助,所以每次注射催乳剂之前,就一定要先想好能排空乳汁的方式。平常喂乳时都会控制时间在乳汁最饱胀但又不会对胸部造成太大负担之前开始喂乳;课堂时间如果有注射药剂的需要,同学之间也会在彼此的乳房受到重创之前吸吮那即将满溢的乳汁;甚至是服务助教们的时间,面临着有可能毁损商品价值的风险,助教们也会在学姊们低声下气地哀求他帮忙吸吮或挤榨自己乳房时,“勉为其难”地答应。

    可是,今次却是独自在直播间内,无人可以协助,就连能否被允许趁乳房胀到抬不起手之前先自己榨奶纾解胀痛都无法自主,原本梦梦学姊安排的方式,是在注射过乳腺扩张剂后,让胀满的乳汁满溢而出,如此虽然可能会有同样强烈的胀痛感,至少不会无处排解或舒缓,而今被管理员修改胸部自虐的规画,且到现在没有其他配套的解决方案,也让梦梦学姊担心管理员会不会没有意识到,万一她的胸部被这样置之不理,直到胀坏毁损的严重后果。

    可是,在直播的观众面前,梦梦学姊也不能表现得惊慌失措,在感受到原本就已饱满的乳房开始产生异常胀痛之时,梦梦学姊也得先着手进行原先规画的下一步。

    在一边被自己饱胀的乳汁,凌虐自己乳房的同时,学姐也还得由自己产生的乳汁,去凌虐自己下一个自虐的目标:“乳头”。

    梦梦学姊很快地从租借的道具中,找到两个玻璃瓶,那两个玻璃瓶的瓶身设计就跟一般的35牛奶瓶很像,不过瓶口处不但比一般玻璃牛奶瓶长了一些,口径也只有小指般粗细,瓶口中间处还有一根贯通瓶口的金属横杆,横杆的粗细只有比缝衣针稍微粗一些,而且是可以调整拆卸的。

    梦梦学姊从未试过这种东西,但是也有学到这道具“集奶瓶”的用途,正确说法是曾经看过ㄋㄟㄋㄟ学姊使用过,今次则轮到自己要用这集奶瓶来收集乳汁。

    梦梦学姊将横杆拆卸下来,将自己的一边乳头塞入瓶口,再小心翼翼地用瓶口内的金属横杆贯穿过自己乳头曾经穿环留下的孔洞后再固定,不一会工夫,梦梦学姊的两边乳头分别装上了集奶瓶了。

    与一般的集乳瓶、集乳袋等,利用真空方式吸出乳汁再收集成瓶的方式不同,这集奶瓶并没有加速乳汁快速分泌的作用,勉强要说的话,就只有让乳头受到重力拉扯时所造成的刺激,有稍微辅助乳汁分泌的额外作用,但是如果没有另外对乳房揉捏刺激的话,这种单纯对乳头拉扯刺激的方式,其实对于乳汁分泌的效果十分有限。

    所以,这笨重不实用的装置,所谓的集乳功能,充其量只是确保能将乳头栓在瓶口内,确实地盛装着从乳头流出来的每一滴乳汁,而另一方面,它对于乳头的折磨也让它更像是虐乳的工具,用玻璃制成的器皿重量完全由金属杆贯穿的乳头去承担,因为还得靠双手挤榨乳房迫使乳汁分泌流出,也就无法腾出手去扶着被乳房带动摇晃的玻璃瓶,而且当乳汁收集得越多,集奶瓶的重量越重,乳头的负担也就越大。

    梦梦学姊并没有自己揉捏或按摩乳房催乳,而是靠着乳房根部的链子的收紧作用,加上刚才注射的催乳剂及乳道扩张剂,使乳汁自行分泌而出,这是梦梦学姊就着她所学的“性奴知识”教育及对“道具”的理解并加以利用而设计的,事先也没法确定能否如她自己所料想的方式进行,而是把自己当成白老鼠般,将这项实验呈现在直播观众前共同观测实验进行。

    实验结果就是,当梦梦学姊的右边乳头,刚装上集奶瓶悬吊着,没多久时间,被重量向下拉曳的乳头的尖端,就开始汩汩地流下了乳白色的液体,进到了玻璃瓶内。另一方面,未注射让乳道扩张药剂的左边乳头,偶尔也会在乳房胀到疼痛不堪,同时因乳头被集乳瓶的重量拉扯晃动的刺激后,滴流出些许乳汁。

    此时的主要镜头,正是梦梦学姊身前的摄像机,而且还被管理员调整成对乳房及乳头的特写镜头,使梦梦学姊不用辛苦地低下头,也可以直接从眼前的屏幕画面,看到自己胸前那对在催乳剂的作用下比原本尺寸肿大一圈后,被链子勒着微微发紫的可怜乳房;还有乳房顶端那对被栓在透明玻璃瓶的瓶口,此时正缓缓流出白色乳汁的可怜乳头;当然,还有同样观赏着这一幕的观众们,所留下的淫猥、羞辱谩骂言词的文字弹幕。

    他妈的,这婊子的奶水竟然用流的,简直是头乳牛嘛!乳牛都没像她这样她就是靠这奶子,去喂饱自己的直属吧?真够下贱的。那么大的牛奶瓶,这大奶子恐怕还真的可以装得满。梦梦学姊就这样一边忍受着胸前疼痛,一边羞耻地从屏幕中清楚地看着自己肿胀的双乳,被拉伸下坠的乳头的尖端,以不同的速度泌出了汁液,流入了透明的玻璃瓶中,在瓶底汇集成一小滩乳白色液体,那些都是自己的奶水,明明没有生育,也没有特别经过挤榨,却像是乳牛一般不受控分泌出来的奶水……然后,还有那满屏的文字羞辱……虽然产后的妇女,乳汁分泌旺盛的话,在胀奶时自动流出来并不是什么稀奇事情,但是没有学过这类知识的学姊,片面地看着不具名的观众,把这种自动流出乳汁的行为说成是比乳牛还低贱不如的证明,却也根本无法反驳,而当管理员有意无意地把主要画面切换到梦梦学姊小穴内的光景,残忍地揭露了学姊的小穴同样也在兴奋地不停分泌出液体的秘密,更是让梦梦学姊完全符合观众们贬低她的形象。

    就连梦梦学姊自己,也不知道她为什么会这样,只知道她明明被别针别住下体发出剧痛;明明被注射催乳剂而乳房胀疼;明明乳头被重物悬挂着吃痛地流出乳汁,但是自己的身体却像是很喜欢被这样虐待般擅自发情,甚至分泌不少淫液的小穴肉壁还像是欲求不满地,不断蠕动地想从静置在体内的玻璃假阳具讨得更多的刺激。这种淫荡行径,梦梦学姊自己心里明白,但是被管理员残忍地在数万名观众面前昭然若示,就好像是努力假装好学生却被抓包做错事的罪恶感,袭卷着已经脆弱不堪的梦梦学姊的心灵,在这突如其来的心理刺激下,竟又迎来一波小高潮,让原本涓涓流出的乳汁,忽然像是未关紧的水龙头忽然被转开了似的激射出一道乳汁。

    梦梦学姊如此失态的一幕,被管理员的镜头完整地捕捉到了,并透由直播实况同样传到了数万名观众此时凝目注视的屏幕上。果不其然,屏幕上马上又涌出了更多的讥笑与谩骂;羞辱与色情之文字。甚至就连梦梦学姊的耳边也传来笑声,那是透过耳机传来的管理员对学姊刚才的淫荡行为感到可耻的耻笑声。

    梦梦学姊当然不知道她会在这样的自虐行为中发情、感到兴奋,甚至达到高潮,有一部分原因得归咎于催乳药剂里面其实含有大量的雌性激素及其它让女性发情的药剂成分。她也无法跟观众们澄清误会,只能任由这些极端污辱女性的羞辱文字,再次狠狠地刺穿了她的内心要害。

    不过,另一方面,看着自己的左边乳房,也能正常分泌乳汁,也让梦梦学姊稍微感到一点安心;虽然不及被乳道扩张的右乳房,但是至少不会像自己之前那乳房像是要胀坏了的恐怖经验。当时注射了催乳药剂胀乳后,乳道一直不通畅,在没有及时地被按摩胸部或被吸吮排出乳汁的话,就会传来像是乳汁要把每个乳腺甚至整个乳房胀破般的剧烈痛楚,让学姊们就算是跪下来哭着哀求助教吸吮自己的乳头,也要想尽办法把那些乳汁排出。如今看来,能就这样流出乳汁,就算被极尽羞辱也甘愿了。

    梦梦学姊原本安排这一项直播项目,一方面是因为胀乳难以排出是她一年级时印象最深刻的痛楚之一;另一方面是想藉由这种乳道扩张自动流出乳汁的方式,展示着她这段时间乳汁量的进步。在这些日子密集地注射催乳剂,再让学妹们吸吮乳汁激发大脑分泌更多激素生产乳汁,在这样正向回馈的刺激帮助下,学姊的乳汁量已比刚升二年级时进步了不少。不过,另一方面,她的乳腺也在这样密集地被迫产乳与被吮乳的过程中,同样被撑开了不少。

    早期的胀乳会这么痛、这么难以排空,就是因为她们无法像正常的孕妇一样,经过十个多月的怀孕催化下渐渐让乳房与乳腺发育成熟,而是以药剂的方式强行催熟,虽然学校已经放慢乳汁生产的脚步,试图减少女奴们的乳房负担,但对于毫无经验的女孩来说,催乳剂的强效作用仍然是沉重危险的负担。

    而今,学姊们的乳腺成熟程度已经快要不输给喂哺婴儿至断奶的少妇,她们甚至也不知道,如果继续这样成熟下去,加上药剂的持续催化,她们的乳腺越加发达、乳汁量更多、乳腺管的道路也会更加顺畅,到了最后,她们只要乳房盈满乳汁,就会不受控地从乳头流出,尤其是乳头或乳房受到摩擦刺激之下,更是想挡都挡不住。到了那时,她们将连胸罩都没有办法好好地穿上了。

    只不过,就算知道了,她们同样无法改变什么。打从进到这所学校,她们的这具身体,早已不属于她们了。就像她们在产乳过程中因为药剂作用而擅自发情的身体,早已脱离她们能自我掌控的范围了。

    现在的梦梦学姊,也只求这次的直播能够顺利圆满。如今的观看直播人数竟已逼近十万人,就算画面没有什么爆点,聊天的屏幕文字也几乎从没断过。再次确认自己这像乳房与乳头自虐顺利进行中,梦梦学姊也没打算让观众枯等到乳汁装满瓶子,而是要继续准备下一项自虐项目。

    同时,这也是每个学姊在直播时最期待,最需要精心设计的桥段:“特别赞助”。

    (待续)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