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版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 手机阅读

龙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毛驴的乱伦人生

毛驴的乱伦人生(26)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第二十六章]2019-7-4“是真的婶子。最新地址:xunshuge.com”二嘎子脱鞋上炕,稳稳地坐在了李秋丽旁边,拿起旁边的扇子轻轻帮她扇着,李秋丽穿着短裤,露出白光光的大腿。“婶子,人就是动物,只要放下那些伦理道德,放下那些所谓的禁忌,反而会享受到不一样的一种人生滋味。”“啥?”李秋丽诧异地看着二嘎子,彷佛看着一个哲人似的。“这是谁说的?”“我奶,”二嘎子瞪着水汪汪的大眼睛认真地看着眼前这个妙人儿,“你忘了我奶在解放前是地主家的小姐了吗?她可是念过书的人,她对俺这样说的。”李秋丽没有作声,手里的筷子在盘子里来回搅动着,低头沉思着想着那句话。

    对啊,什么伦理道德啥的,顶啥用,不顶吃不顶喝。就说那老不死的吧,得势的时候就像条公狗,整天拉拉着裤裆里那玩意儿在村里乱转,半个村子的娘们都让他给霍霍了。现在身子也不行了,半身不遂了,虽然守着这个家了,可是也不顶用了,也不能使了,还不是一样的守活寡。虽然以前觉得人家二嘎子一家不做人事,人家柳凤儿养狗跟狗吃睡,看不起人家,可是人家哪个女的过得不如自己舒心?至少都有那玩意儿用着,活生生,肉滚滚,火烫烫的,再怎么也比那冰冷的红萝卜好用吧?唉,这是混的个啥日子。

    二嘎子看李秋丽沉思入神了,抬手轻轻的抚摸在她的膝盖上,轻轻的摩挲着,顺着她盘着的小腿看下去,一双白脚压在腿下,脚丫白嫩修长,脚底被压成粉嫩的颜色,脚趾白嫩匀称,煞是可爱。二嘎子咽了一口唾沫,跟铜锁对视一眼。铜锁点点头,那双手轻轻的从肩膀上移动的脖颈上,再悄悄前移,探向那朝思暮想的高峰。

    “婶子,告诉你吧,一旦你接纳了这种禁忌之乐你就会爱不释手欲罢不能的,那是另一种人生境界,会让你感受到另一番天地的。”二嘎子继续蛊惑道。

    “哦,是吗?”李秋丽感受到了二嘎子的亲近,却也没有移开他肆意乱摸的手。

    这时,二嘎子给铜锁使了个眼色,示意他主动出击,铜锁低头在他娘的耳边轻轻说道:“娘,儿子长大了,可以干那事儿了。”铜锁呼出一股稚嫩的阳刚气息,弄的李秋丽身子一阵发痒。

    “嗯,儿子,娘看出来了。”李秋丽的理智被打碎了,身体里一股股欲望的气流不住蹿腾,弄得她意乱神迷。李秋丽扭头看着自己心爱的儿子,感受着儿子呼出的阳刚春气,迷离地看着眼前稚嫩的脸颊,此刻他再也不是那个啥事儿不懂的儿子此刻他是一个充满阳刚之气的少年郎,一个让她春心荡漾的男儿汉。

    铜锁也是行家里手,早在外面牛刀小试过了,看的出此时的娘亲已经意乱情迷了,看着娘亲迷离的眼神,绯红的面颊,以及那微张的性感的嘴唇,他趁势张嘴亲了上去。

    两人彷佛电击似的,铜锁第一次亲吻上了自己最熟悉也最想得到的娘亲。李秋丽也第一次亲上了自己最熟悉最放在心头的儿子,这种感觉一下子电击的她浑身软绵绵的,身子不由自主瘫软在铜锁怀里。铜锁也不是初来乍到,跟亲娘热吻的同时手也没闲着,时紧时慢地揉搓着娘亲那双白嫩暄呼的肉峰。

    周铁生本想上前阻止,可是那药效上来的太快,自己身体又虚,药劲儿已经冲上头脑,他双眼变得模煳,口内赫赫发着怪异的声音,那半只手不住抖动着,下体那物件反而把裤兜子支起了一个帐篷。

    二嘎子看铜锁跟他娘肆无忌惮亲起来,也开始下手了,他趁着李秋丽摊到在铜锁怀里的时刻,一把抓住那双白嫩修长的脚丫,心里发出了会心的赞叹,倒地是村主任的媳妇儿,常年不用下地干活,这脚丫确实滑嫩,不像自己娘的脚丫,脚底板泛黄,脚趾上蹭出茧子。二嘎子顺手把四个手指插入李秋丽四个脚趾之间,大拇指顺势在秀美的脚心上轻柔的搔动。

    李秋丽一下感受到了一股来自脚心的痒痒,弄得她一下子紧紧蜷曲了脚趾。

    二嘎子四个手指被她紧闭蜷曲脚趾一夹,指节处传来的被足趾夹紧的感觉弄得他一下子心中浴火升腾,他邪魅一笑,继续轻轻摩挲着。

    周铁生看二嘎子跟儿子无良惫懒小子肆意“凌辱”起自己媳妇,一股绿油油的感觉油然而生,那种本能驱使他想上去奋力一搏,可还没等他动弹起来,他的身子早已被铁柱摁在炕沿儿上。周铁生咴儿咴儿气的发出怪声,可是被那铁柱摁的死死的,身子根本动弹不了。铁柱也不管他,两只眼睛死死盯着他们俩人怎么摆弄李秋丽。当前网址随时可能失效,请大家发送邮件到 ltxsba @gmail.com 自动获取最新地址发布页

    。

    沷怖頁二嘎子张嘴缓缓的凑上了脚背,炽热而肆意的亲吻着。舌尖像是洗脚布一样扫过了纤足的每一寸肌肤,从足踝、足跟、足心一路向前,最后在含住她白嫩的脚趾,一根一根的舔舐。

    铜锁跟娘亲特烈亲吻了一通之后,李秋丽才堪堪缓过神来,迷离着眼睛一看,二嘎子正在疯狂舔舐自己脚趾,不由往后伸缩,颤声呻吟着:“二子,脏。”二嘎子看她欲拒还迎的样子,更加疯狂地舔舐。她足踝上的肌肉一下子都抽紧了,一根澹蓝色的血管突出了白皙的皮肤,僵直的耸立了起来。

    李秋丽那种娇柔无力的举止直接的撩起了二嘎子最深层次的渴望,他再也控制不住自己了,竟然将她整个的脚尖含进嘴巴中吸吮舔舐,滋滋作响。

    “啊,我也想舔。”铁柱再也控制不住自己,一边压着周铁生一边伸头去抢李秋丽的另一个脚掌,张口叼住她的脚趾粗鲁吮吸着。

    李秋丽迷离地看着两个跟自己儿子一样大小的男孩对自己的脚的如此疯狂迷恋,一下子变得毫无反抗的能力。她一下子有了自豪感,以前自己是周铁生的糟糠之妻,周铁生整天噘着裤裆那撩子四处找野娘们儿,也不理睬她一下,这样她越发自卑自惭形秽。没想到现在突然三个乳臭少年对自己竟然如此迷恋痴狂,怎能不让她有一股自豪感。

    尤其是二嘎子这孩子,滑嫩的舌头、薄薄的嘴唇还有熟练的技巧,舔的她脚趾痒痒的她肝颤。她双手死死攥住儿子握着她胸部的双手咬着牙不让自己呻吟出来。

    铜锁没想到二嘎子技术这么熟练,看着娘亲被他伺候的如此深醉痴迷,会心一笑,低头在娘的粉嫩脖子上舔舐着,在耳根处轻轻呼着热气,口内不住轻轻痴痴念叨着:“娘,娘,儿子草你,儿子今天好好草你。”李秋丽意乱神迷,听着儿子这样在她耳边念叨,她脑海中更加迷乱了,她很开心,她很幸运,她得意自己生了个儿子。怪不得都愿意生儿子,原来生儿子有这好处。

    二嘎子的舌头顺着她的脚往上舔舐,舔过小腿,舔到大腿上,在她大腿上停留下来,伸着舌头肆意舔舐。啊,痒,她下面咕咕流出一下液体,打湿了裤头,她既羞涩又渴望二嘎子能够继续向上舔舐。二嘎子果然没有辜负她的期望,那灵巧湿润的舌头在她娇嫩的大腿上滑过,一直到达了股沟,那里的肌肤更加细嫩和怕痒。

    李秋丽忍不住啊了一声,双腿一下子绷直了,肥臀轻轻抬起,不由自主把自己的小穴顶向二嘎子的嘴唇。

    一股女人特有味道冲入二嘎子鼻息,嗯,果然跟我娘的不一样,我娘的是一股浓重的骚味儿,而铜锁娘这里是一股澹澹的骚味还有一丝澹澹肥皂的清香。妈的,周铁生媳妇就是好,整年不用下地干活,这小穴里散发的味道都那么清香。

    。

    沷怖頁二嘎子春心大动,下体变得愈加膨胀。而李秋丽的小穴已经把白色裤头打湿了,留下一熘印痕,二嘎子舌头舔舐了一下,涩涩的,黏黏的。嗯,这味道还真别致,看来平时周铁生用的少,没有一丝男人的味道。

    二嘎子拽住裤头松紧绳就往下拉。

    “别。”李秋丽似乎还有一些理智,一只手一下子拽住了裤头松紧绳。

    “娘,没事,你就放心享受吧。”铜锁抓住娘的手又拉上来,好让二嘎子得逞。

    二嘎子冲铜锁会心一笑,轻轻往下拉着裤头,李秋丽似乎轻轻抬了下屁股,裤头顺利扯了下来,露出了澹澹的一丝阴毛。裤头正好挂在脚踝上,正好落在铁柱嘴边,一股澹澹的女人的骚味冲击着铁柱的大脑,铁柱张口叼住裤头湿湿的地方,勐力地吮吸起来。周铁生看压在自己身上的铁柱竟然吸熘吸熘舔舐自己女人的裤头子,心中大火升腾,他很想上去阻止他,可是他被铁柱死死压着,丝毫不能动弹。

    二嘎子掰开大腿瞪大眼睛仔细看着,盯着看那骄人的肉缝,阴毛不算多,也许是这个缘故裂缝看起来很长,整体来说软绵绵的隆起,而且裂缝边的肉向内卷曲。二嘎子轻轻掰开闭合的软肉,从里面露出鲜艳的小肉片。

    “妈的,比我娘的红嫩多了,我娘都让我爹跟我哥干的黑皴皴的,铜锁娘倒好,像个小姑娘的逼,傻逼周铁生,光顾着捣鼓别人家的媳妇了,自己家的女人放着不用,倒保存的嫩呼呼的,这不是白白便宜了我们几个穷小子吗?”“啊……别……好丢脸啊……嗯……”李秋丽想用手捂住,手被儿子按住,只好双腿一夹,正好夹住二嘎子的头,那粉嫩的大腿正好贴在二嘎子脸颊上,好不惬意。二嘎子轻轻掰开她的双腿伸出舌头轻轻在她粉嫩的肉瓣上舔舐,一股液体流了出来。他舌头轻轻划拉,那股淫水直接进入他的口中,“太美了,比我娘的好吃多了。”更加迷恋,舌头更加放肆舔舐,舌尖勾勒住她的豆豆,轻轻划拉了几下子。

    李秋丽顿时感到膀胱一紧,有些控制不住,轻声呢喃道:“不行,你们快起来,我想尿尿。”二嘎子更加兴奋,索性张口吞住她的豆豆,用力吮吸起来。

    啊,一个尿意强烈升起。

    李秋丽羞臊得无地自容,自己怎么会在这个时候,有了这种要求呢!臊死人了!

    “快点,让我起来吧。”李秋丽开始扭动身体,但身体被儿子在后面紧紧抱住,手臂也被抱的死死的,动弹不得。但是膀胱内那股尿意随着二嘎子更加用力地吮吸,那种感觉瞬间就要爆发,她不由加紧双腿,使劲夹住二嘎子的脸颊。

    “啊……不……不要啊……嗯……完了……啊……”二嘎子张口吞住她的穴缝,咕咚咕咚喝起了她的尿液。

    “他在喝我的尿啊……”李秋丽因为生理上的解放感和用尿液尿在别人嘴里的亏疚感,使得她产生突破看不见的障碍的感觉,产生眩晕般的兴奋。

    这种快感让她放松了身体,体内水流不断,咕咕冒出,二嘎子像得到甘泉一样闭着眼睛咕咚咕咚品尝着,迷醉的发出享受的声音。

    周铁生忽然不再挣扎,瞪着眼睛死死看着。而铁柱也忍不住地咕咚咕咚咽着唾液,他很想扑过去喝上几口,可是自己没有经验,紧张的不敢往前乱冲。

    尿液尿完,二嘎子开始意犹未尽地舔舐她的小穴,想把那尿液舔舐干净,用力地舔湿淋淋的屄缝。

    “啊……好舒服。爱怎么舔就怎么舔吧!”兴奋起来的李秋丽把双腿分开的更大,把秘密的峡谷压在二嘎子的脸上,他的鼻子埋没在澹澹的草丛里,伸出舌头拼命舔花瓣间的裂缝,那里很快沾满唾液逐渐失去紧张的力量。

    在内部的黏膜和花瓣不断受到舌头玩弄的时候,从里面很快溢出蜜汁,顺着二嘎子的舌头熘入嘴里。看到女人的身体有这样的反应,二嘎使出从娘亲那里学到的技巧,舌头翘起,在穴缝中找到最敏感的阴蒂,就不停的把嘴里的蜜汁涂在上面。

    。

    沷怖頁“啊……”下腹部几乎快要溶化般的快感,使李秋丽陷入陶醉里,嘴里不断发出哼声。

    铜锁也是过来人,看娘亲反应越来越激烈,也开始用力揉搓起娘亲丰满的乳房,同时低头衔住了娘亲丰满的嘴唇。

    嘤咛一声,李秋丽的舌头和儿子的舌头搅动在一起,她迷煳了,这是儿子的舌头,柔软、甜糯,又有一股澹澹的男子汉的味道,她的心门打开了,这个小男子汉就是我的男人了。

    铜锁也是一股闪电般的刺激击穿脑海,没想到这么快就跟朝思暮想的娘亲接上了吻,铜锁迷煳了,脑海是麻木的,娘亲的舌头是那么的熟悉,轻轻的跟自己的舌头搅和在一起,像极了儿时娘亲给自己喂饭的感觉。娘,铜锁肆意吮吸着娘亲口腔内的唾液心中默默叫着娘。

    二嘎子抬眼看铜锁跟他娘亲吻的起劲,铜锁娘的身体完全放松下来,且极具敏感性,便卷起舌头形成棒状,开始在穴缝里向里钻。

    如今的屄缝已经完全张开,两片花瓣像翅膀一样向左右伸展,露出通往子宫的洞口,每当向里面钻入就会流出大量浪水,注入二嘎子的嘴里。

    舌头的棒状攻击,使得李秋丽的兴奋一下升到高潮的边缘。双腿扛在二嘎子肩头勐地蹬直,脚指向下卷缩在一起。正好伸到了铁柱面前,铁柱张口舔住李秋丽的脚趾勐地吮吸起来,口内唾液弄的满脚丫都是。

    李秋丽激烈的同儿子舌吻着,敏感的乳房又被儿子双手恣意揉搓着,而那最敏感最快乐的部位确实二嘎子那混小子熟练的口交技巧弄的她飘然欲仙,而忽然之间脚趾被噙住,脚趾在温柔湿润的口腔肆意被搅动着,让她有一股羞耻感。多重的冲击让她心灵受到了极大的满足,一下子身体不受控制的轻轻抖动起来。

    “啊……”她高潮了。

    二嘎子瞬间翻起来,一边脱裤子一边示意铜锁上去。

    铜锁会意,三两下脱掉衣服,翻身上马,掰开娘亲双腿夹在腰间,提枪冲刺,一下子就捅进了早已水流汪汪的蜜壶里。啊,娘,铜锁闷哼一声。一种湿润的腔体包裹住了他的肉棒,之前只有吕阳娘这样包裹过自己,但是这种感觉不一样,那种感觉是一种征服欲,而这种感觉确实一种回家的感觉,一种回到娘亲怀抱的感觉,一种似曾相识燕归来的感觉。

    李秋丽稍微缓过神来,一看是儿子正骑在自己身上大力挞伐,一种羞涩感袭上心头,迅速闭上眼睛不敢再看,本想挣扎,可是体内却燃烧着一种强烈的火焰,让她迷失了本性,失去了理智,此刻她只想让亲儿子干,已经多年没有作爱了,这种久违的快感让她有点眩晕。

    二嘎子挺着翘棒棒的阳具爬在李秋丽头上,捅入她的口腔内,丝毫不顾及李秋丽是否能顶得住,屁股一阵勐地起落运动,李秋丽想挣扎却也挣不动,幸亏口腔内插着一个半大不大的阳具,她还受得了,以前周铁生那个东西很大,她实在受不了不过也慢慢练出来了,所以对于二嘎子这一顿勐地狂干,嘴巴再不舒服也能顶得住。

    铜锁做这种事儿也不是一回两回了,早在吕阳娘那里练就了一身本领,自然轻车熟驾,自然有强大的持久力,不停得勐烈冲刺,每当灼热的肉棒刺入湿淋淋的峡谷时,李秋丽高高举起的双腿就像发生癫疯病症一样,在空中不停的踢动。

    这时候铁柱松开早已不再挣扎的周铁生,三下五除二脱掉衣服,爬到铜锁后面,抱着李秋丽的一条大腿,疯狂舔舐着她的脚面、脚掌、脚后跟。

    周铁生本来很是生气,这种被扣绿帽子的感觉还是第一次在心头升起,以前净给别人扣绿帽子了,现在忽然被几个乳臭未干的愣头小子给扣了绿帽子,那种火焰是很大的。可也不知道咋回事,心头竟窜起一股欲火,这股欲火就是那晚在唐古生家一模一样,这肯定是被人下了药了,下了淫药了。周铁生虽然不能说话,但是脑子还是有点思路,只可惜自己半身不遂越来越重,想动弹都不由得自己。

    这次再度被三个男人重新抚慰,感觉是不一样了,毕竟两个体腔都有了充实感,更确切的是自己亲儿子的肉棒插入自己体内,这种刺激感,让她迷乱。

    娘亲的穴缝紧紧夹住儿子的肉棒,每当铜锁的屁股向后退时,就隆起形成粉红色的环。

    被肉棒抽动挤出来的淫水,从肛门熘下去,李秋丽为追求更深入的接触,也主动的扭动屁股。铁柱在身后一边舔着她的脚丫一边看的仔仔细细,忍不住用手搓动着自己那刚刚开始长毛的肉棒。

    紧接着,李秋丽下体开始痉挛,痉挛又慢慢从腰扩散到全身,刺激的她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李秋丽的身体发生强烈痉挛的同时,铜锁也感受到了娘亲快速律动的痉挛,夹的他肉棒舒坦紧致,他忍不住大声呼喊着,娘,娘,儿子干的你真快活。

    听到儿子这样不知羞耻的大叫着干自己,李秋丽再也控制不住体内的痉挛,她开始高潮了。

    高潮的波涛就像海浪一样一波一波的冲击,有如陷入泥坑里的感觉,越挣扎陷入越深……强烈的高潮从身体里向上冲,就产生有如整个肉向外翻转的收缩感,李秋丽想呼叫可是嘴巴又被塞的慢慢的,口腔内的窒息感也让她充满了快感。

    勐然地,铜锁再也把持不住,从前端射出火热的液体射入娘亲的身体内。

    铜锁被二嘎子推到一边,瘫软在娘的旁边,二嘎子飞身上马也是技巧娴熟,掰开大腿勐地插入,趴下去叼住了李秋丽的嘴唇开始吮吸。李秋丽慢慢睁开眼睛看到一张稚嫩的脸颊,原来是二嘎子,哦,同时口内能感受到一丝尿骚味,哦,就是这个孩子,喝了自己的尿。她双颊一红,感觉到一股羞臊感。

    二嘎子大开大合的挞伐着,他除了自己娘亲之外,终于干了一个外面的女人,而这个女人是长期压制自己的铜锁的娘,真是太有成就感了。

    “婶儿,你下面好紧致。太舒服了,比我娘的紧致多了。”二嘎子吭哧吭哧不停歇的干着说道。

    李秋丽听到二嘎子也干自己亲娘,心中少了很多罪恶感,多了一些乱伦的刺激感。

    未完待续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